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实、“老祖宗”与民主普选(下)

(2013-10-30 15:17:48)
标签:

秋实

西方民主游戏

老祖宗恩格斯

杂谈

分类: 时事评论

秋实·”老祖宗“·民主普选(上)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老祖宗”一个多世纪前某些论断因历史局限性,而出现了必然应当与时俱进予以舍弃和修正的内容。那么马、恩关于“民主普选”的论断是否过时而不合当下国内外实际了呢?国内外实践证明:并非如此。

(点击这里:浏览上篇

三、一个多世纪前马、恩关于“民主普选”的论断是否过时?

毋庸讳言,笔者以及其它部分学者、网友曾对马克思主义某些论断提出过与时俱进的疑问。那么,一个多世纪前马、恩有关“民主普选”的论述是否也因历史局限而不合当下实际呢?笔者认为,基于如下事实,恩格斯关于“民主普选”的相关论述并未过时,其明确论断和号召言犹在耳:“《共产党宣言》早已宣布,争取普选权、争取民主,是战斗的无产阶级的首要任务之一”马克思则断言:“选举权已经被他们——由历来是欺骗的手段变为解放的手段。”——因为实践证明,真民主具有“人类共同价值”,即便是恩格斯当时所在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马、恩的论述恰恰道出了民主政治的客观价值,它使我们看到了工人和广大劳动者获得翻身解放的另一条途径——争取民主、争取普选权,并积极参与其中。——一百多年前的“资产阶级”国家难道不比当今这些国家的现状更野蛮落后?诟病“西方民主”为虚伪“游戏”的秋实先生如何解释马、恩的论断和号召?

以下事实可以佐证笔者观点——

我们还是以马克思的故乡——恩格斯所说的德国为例:默克尔并非出生于资本家家庭,其父母为牧师和教师。而默克尔是从物理学博士直接进入政坛的,通过竞选成为总理后,实践证明她更多地考虑到广大民众的利益,并不是如秋实等先生们所说的“资产阶级大财团的代言人”;一个数据就可以说明:反映一个国家贫富差距状况的是国际通行的基尼系数(系数越高则贫富差距越大),而德国此系数之低名列世界前茅(第8或第11位),2007年基尼系数比德国更低的也就是丹麦、瑞典、挪威、日本、匈牙利等(中国此状况之落后下文将说到)。

另一个宏观数据更能说明默克尔和她的政府班子重视人民利益和社会公义:据2008年统计,德国拿出国家GDP总值的27%-40%(各年不等)用于社会福利。但是,在宣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中国,2008年,国家投入社会福利事业的资金仅占当年GDP总量的0.034%。(见文末索引:中国社会福利协会会长刘光和:对社会福利事业发展的几点看法/人民网)这是何等的差距?而再从基尼系数来看,截至目前为止,中国此系数仍有升高,仍位列德国以及世界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之后。——今年9月,默克尔以高票当选第三届总理的连任,人民的大多数拥戴了她。德国人民不傻。

部分资本主义国家用于社会福利保障支出占GDP百分比

看来,马克思主义并未被它的故乡德国所接受而引发暴力革命,这倒是可以理解的了——德国普通平民成功运用了“普选权”,无须流血牺牲,同样获得了相对大大超过“社会主义”国家人民的自由、民主、公平和社会公义;早年“社会主义”东德百姓纷纷逃往“资本主义”西德就是最好的证明。而无独有偶的是:中国大陆公民冒死逃往“资本主义”香港的“逃港黑潮”竟持续了“前30年”,改革开放后这股黑潮却在不知不觉中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如今我们的一个“社会主义”邻国仍然泛滥着“脱北”潮——事实往往就是这样无情。马克思所预言的“资本主义丧钟”久久未能敲响,看来并非原因不明。

诚然,国家间贫富和社会福利不可攀比,国家大小和基础各有不同,“共同富裕”更是遥远将来的事儿;但国家用于社会福利资金占GDP的百分比以及贫富差距基尼系数,那是具有完全可比性的绝对值,它与一个国家富裕程度关联不大,但与国家执政党和政府的执政准则、价值追求存在着显而易见的逻辑因果关系——一个并不富裕的国家,但用于社会福利保障资金的比例照样可以相对较大,这方面,俄罗斯、印度等也是例子(参见文末文献索引)。而这些,无疑都反映着人民对政府监督和授权的民主效应,这又与人民“普选权”的真正落实密切相关。

中国为何“崛起”速度及国家财富增长度与社会福利保障的提高没有形成相对应的合理比例?为何出现诸多令百姓叫苦和愤怒的事情却久久得不到解决?笔者认为:正是“民主”在中国出了较大问题,使得人民的诉求成为执政决策意志的难度很大

中国公民有没有“普选权”?形式上当然有,《宪法》更有规定;但“候选人”是选民自主推举并竞争产生的吗?我们听过竞选“人大代表”或某职位官员者的演讲吗?我们如何知道“上面”划定的几个候选人就能代表我们大家的利益传达我们的诉求呢?我们的“选举”难道不仅仅是在被“上面”划定的几个“候选人”中茫然投票走过场吗?这就是我们无比优越的“民主选举”?

试想:倘若我们的“人大代表”是由公民公推普选的,其构成就不会出现以“官员”为主的现状;倘若我们的《选举法》能保障非官员各阶层普通平民,并包括下岗工人、出租车司机、农民工等自由职业者在内的好人能人,得以按人口一定比例通过公推竞选而更多地成为“人大代表”,从而使“人大代表”群体构成与社会各阶层现实成正比,这才算真正实现了“人民当家作主”而不是“官员富豪当家作主”,也不会出现当了半个多世纪的“人大代表”而从未投过反对票的典型案例——我们姑且不说“宪政”,当“人大代表”出现如前所述的合理构成时,下列普通民众反映强烈的问题就不至于久久无法进入立法和决策议题,稍稍列举如下:

① 绝大多数国人呼吁近20年的“官员财产公示”立法无法实现的问题;

② 落实《宪法》规定: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的具体立法问题;

③ 前任胡锦涛总书记2002年曾明确宣示:“要抓紧研究和健全宪法监督机制,进一步明确宪法监督程序”——11年过去了这样的“机制”、这样“监督程序”制定出来了吗?在哪里?

④ “三公经费”居高不下问题;而国家对社会福利保障投入占GDP比例过低问题;

下岗工人“被买断”后待遇不合理不合法以及后续保障补偿问题;“农民工”以及被拖欠工资的一系列顽症年复一年难以解决问题;

出租车行业曾出现全国罢运风潮,但该行业的垄断以及一系列既不合理也不合法的霸王规定如何解决?黑幕何在?为何风潮过后连全国人大也未见有相应提案出现?

⑦ 公民民主监督权的落实和切实保护举报人的立法问题;

“血拆”屡屡发生成为严重社会问题如何解决?等等等等。

所以,当我们看到恩格斯关于“《共产党宣言》早已宣布,争取普选权、争取民主,是战斗的无产阶级的首要任务之一”这一论断,怎能不百感交集?而上述一切现实恰恰证明:马、恩有关“民主普选”的论述并没有过时。

四、“人大代表”由选民公推普选应当尽快实现,这将使大多数人民的诉求成为执政意志和决策。

笔者从未曾想过中国要“照搬”“一人一票选总统”或省长市长的选举模式,我们懂得民主不可一蹴而,代议制民主是合理的,符合国情的——但这不等于说,连民众公推和选举自己的代表也不能成为现实,不等于说“人大代表”的平等竞选也不能去做。我们不解:目前的所谓“选举”现实难道就是所谓“最广泛的社会主义民主”内涵的体现?“官”并非为民所选,何谈“权为民所赋”?再说,即便执政党千般好,那也只是“为民做主”,并不是“人民自己当家作主”的“民主”。而没有真民主的实现,即便国家高速发展,谁能保证不会出现希特勒式的独裁者和法西斯纳粹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颠覆性大灾难?历史难道真的那么容易被遗忘?

假如“秋实们”担心“人大代表”由人民公推普选,便有可能使执政党失去执政地位,那么笔者以为,这也实在太缺乏“自信“了。请问:一个真正为人民服务、德才明显出色的党员,人民怎么会不选他当“人大代表”?一个拥有8000万党员的大党,只要党员的大多数是好人能人,怎会失去在“人大代表”中占优势的席位?执政党管好自身才是保持执政地位最重要的根本,而非其它手段。

我们丝毫不否认中国“后30年”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与进步。但若以中国当今“崛起”为佐证,并认为任何国家都无法与我们媲美,因而藐视“民主”的价值,认为中国“就这样挺好”,无须深化政改推进民主政治进程——那么,民主的缺失会使“崛起”遮掩下的“管涌”越来越大——而且,请别忘了这样的历史:希特勒德国也曾“崛起”得另世界震惊,小小日本也曾“崛起”到几乎吞并亚洲且觊觎世界,甚至炸烂美国珍珠港,前苏联也曾“崛起”到可与超级大国平起平坐针锋相对——但这一切结果如何?尽管希特勒凭其出色的宣传虽也是“民主”选上去的,他也确实使德国迅速发展壮大,可正由于其上台后抛弃了民主,煽动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大搞个人崇拜和法西斯独裁——民主的迷失使希特勒失去任何制约,终于导致德国的毁灭性灾难。历史往往惊人地相似!

五、搞了“选举”未必可称为“民主国家”,但没有名副其实的真选举又何谈“民主”?

秋实以嘲弄的口吻说:他们认为“只要搞了选举就是民主国家了”——这是玩形而上学的文字游戏。因为事实是:仅从选举判定是否“民主国家”确实站不住脚,因为民主制度是一个科学系统,“选举”虽然是其中不可忽缺的核心部分,但任何一部分出了差错,民主都不可能真正实现;可反言之,我们能说不搞真“选举”而使“选举”形同虚设倒反而可以称为“民主国家”吗?哪有这么玩文字游戏的?

纵观“老祖宗”马、恩的论述和世界众多相对成功的民主政治实践,我们能忽视恩格斯关于无产阶级劳动大众要“争取民主,争取普选权”的号召吗?仔细品味恩格斯从实践得出的关于“在资产阶级用来组织其统治的国家机构中,也有东西是工人阶级能利用来对这些机构本身作斗争的”的论断,我们能对“西方民主”经验、制度设计和实践等一概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而夜郎自大吗?我们能开着西方的汽车,用着西方的手机、电脑技术和打印机等各种先进技术和产品、派大批留学生到西方学习,而唯独对产生这些先进成果的“西方民主制度”和实践成果竭尽冷嘲热讽的攻击而全盘否定吗?重温一下本文上篇所引“老祖宗”的论述吧

六、结 语

唯有真正由人民自己选出的“代表”并由这样的代表选出的政府,才可能把努力实现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作为终极目标,否则人民将用选票而不是暴力革命请他们下台;在这样的政府领导下,所谓“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永远是一致的——爱国首先应爱民,因为国家是人民组成的,没有人民国家将不复存在。违背这一原则的希特勒德国和日本以及前苏联即是先例——不论他们曾经如何“崛起”多么“强大”。

唯有真正的科学的民主政治才能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和可持续发展,这方面“西方”以及“东方”许多国家的历史和现实,已经为我们提供了可供解剖和参考的诸多个案(自然不是什么傻愣式的“照搬”)。面对事实和马、恩“老祖宗”符合实践的理论分析,我们岂可对发达国家的民主政治实践一概嘲讽之否定之拒绝之,进而固步自封,夜郎自大?

这就是重读“老祖宗”关于“民主普选”的论述给我们的启示。秋实先生,您又该如何评说?□

(点击这里:返回上篇,关注恩格斯更多阐述

2013年10月29日   

【参考文献索引】

1、恩格斯:马克思《法兰西阶级斗争》导言

2、应学俊:与秋实说说“民主”有无阶级性

3、邓聿文:习近平多次强调“权为民所赋”有极强现实针对性(中新网,2011年)

4、人民网:中国社会福利协会刘光和:对社会福利事业发展的几点看法(2010年)

5、陈祖芬:中国的社会福利制度究竟在全世界排第几?

6、蔡 铭:浅析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及对我国的启示

7、全球10大高社会福利国家简介

8、胡锦涛:在“首都纪念宪法施行2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2002年)

9、应学俊:马克思主义“阶级论”的当代困境(上)(下)

10、应学俊:马克思主义“真经”你在哪里?

11、应学俊:《选举法》及其实践质疑

12、秋实:划清“四个重大界限”的有关理论与实践问题

13、秋实: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