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北田禾
苏北田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4,349
  • 关注人气:6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夫为媒

(2019-05-22 06:54:11)
分类: 小说

夫 为 媒 (小说)

田传道(苏北田禾)

 

      民国二十五年,古城保定。青年作家刘培禅娶了一位漂亮的妻子,男才女貌,小日子过得甚是幸福。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刘培禅的长篇巨著《傍晚》刚刚问世,还没来得及庆贺一番,他本人就病倒了。妻子李媛媛陪他到医院检查,结果是肺部恶性肿瘤晚期。

     临死前,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对妻子说:“我这一生毫不足道,幸运的是娶了你这位漂亮温柔贤慧的妻子,才使我的人生有了一些意义,怎奈命运偏偏和我作对,我真是悲痛万分。假如我还能有来世的话,我还要娶你。可是,人死如灯灭,我不会有来世了。 “我死了以后毫无牵挂,唯独对你不放心。你还年轻啊,需要再嫁。”

    “不,不要说!”她悲痛万分,用手堵住了他的嘴。

     他推了推她的手,说:“不!你将来会明白的。一个生理和心理上都十分正常的人,不嫁的痛苦是比任何东西都可怕的。我已想了很久,为了对你的后半生负责,我死了以后,你去美国找我的弟弟刘培根吧!他心地善良,人又聪明,长得也帅。还记得吧,咱们结婚的时候,你和他见过面,他对你的印象颇好。他曾给我开玩笑说:‘我嫂子长得真漂亮。假如有一天你不爱她啦,我爱她你可别后悔哟!’我说:‘是吗?’他点点头说:‘是的。’我看得出他的眼神里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事情就这么巧,我见你第一面时爱上了你,他见你第一面时也爱上了你。要不是这该死的病,弟弟的这段话,我永远不会告诉你的,我弟弟也永远不会向你表白的。他今年二十五岁,和你同岁。他和你的心地一样善良,如果你们能结合在一起,他也会和我一样爱护你的。像你这样的女子,只有傻瓜才不爱呢!你知道,我弟弟在纽约一家大学读医学博士,估计明年就要学成回国了。一年以后,你可以到上海我母亲那里打听他的地址。三天前,我已给我弟弟去了一封信,把我的想法都告诉他了。不知你对他的印象怎么样,倘若你也喜欢他的话,就答应我嫁给他吧!”

    “……”

    “他不好吗?”

     她知道丈夫的心是好的,但是让他答应嫁给仅见过一面的小叔子,他还真是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呢。为了丈夫死后能闭上眼睛,放心地离去,她还是违心地答应了。

     刘培禅病逝半年有余,李媛媛一直未接到刘培根的任何音信。她有心想给他写信,又觉得不妥。刘培根毕竟只是和她见过一次面,没准他已早把她忘了呢!

    李媛媛在一家商行工作,由于工作地点离家太远,刘培禅死后,她便把原来的房子卖了,在商行附近买了一套住房。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李媛媛仍孑然一身,迄未再嫁。

    她虽然每天忙于工作,然而思念亡夫忧心,时儿烦躁易怒,时儿凄然泪下,夜难成寐,每天入睡总梦其夫刘培禅来会,会毕相交,每天夜里如此,频作不止,罹病二月有余。她自觉头痛眩晕,精神慌忽,目赤耳鸣,口苦咽干,纳呆乏力。她明白自己患了“梦交症”,只得把商行的工作辞了,想一门心思把病治好后再另作打算。

    二十年代的保定,李媛媛走遍了所有的大街小巷,没有一家医院能答应收下她这种病人。后来,她找了一家民间的土大夫看了,服了几副药后,病情反而更加严重了。

    一日,她忽然记起亡夫临死前的嘱咐,心想刘培禅的弟弟在国外早已学成回上海了吧!如果找到他,也许在上海能找到个看病的地方。看在亡夫是他哥的面子上,他肯定会帮忙的。于是,李媛媛便连夜打点行装,带上亡夫生前告诉她的婆家地址,于次日早晨乘车奔上海而去。

 不几日到了上海,下车后,她便雇一辆小板车,数分钟后到南京路下车,然后向一个深巷走去。走着走着,突然一家“梦交症专科医院”的招牌映入了她的眼帘。

    “何不进去看看,倘若能治好病再见小叔子,岂不更好!”她想到这里,便三步并作两步地向医院走去。

进了门诊室,一位年轻英俊的刘大夫接待了她。她看这位大夫有点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大夫问明病情,又问了几句和病情无关的事,便给她开了住院手续。使她大惑不解的是,大夫没让她交住院费,就唤来一位护士,把她带进了楼上一间高级单人病房。

 每天,李媛媛由护士帮助服药。

    周末的晚上,刚服完药,她便问护士:“我的住院费大盖得需要多少钱?”

      护士说:“刘大夫有交代,你是特殊病人,一般不让我们给病人说话。不过,可以告诉你,我们医院收费不会太高的。”

      在后来的日子里,除了刘大夫,几乎每位医务人员都没给李媛媛说过话。

每天晚上临睡前,刘大夫都亲自到李媛媛的病榻前,倒一盆水,给她泡脚十五分钟,然后用毛巾擦干,揉搓足心(涌泉穴),再用手指轻轻按压她耳后凹陷处(翳风穴)十分钟。

    光阴荏苒,转眼间李媛媛住院一月有余,她的食欲与睡眠转佳,精神渐振,体力续加,梦交亦止。

        这一日,她正准备找刘大夫去办出院手续,刘大夫却先她一步步入并房。

   “我知道你今天要走,所以来看看你。”他边说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谢谢啦!”她激动地说。

“我想,你来到这个城市,是人生地不熟的,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

“……哦,对,我还真想请你帮我找一个人呢!”

     “好,你说吧!”

     “我到上海来就是要找一个叫刘培根的大夫。”

     “你仔细看看我。”

     “你是……”

     “猜错了也没关系。”

    “你是……刘培根。”

    “对,没错!”

    “你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

    “对。回上海后,我曾给你写过信。”

    “信?”

     “对呀!我寄信的地址是:保定市秀水胡同208号李媛媛收。可是,没过多长时间,信又原原退了回来。信封上的回执是:查无此人。”

     “是吗?”她若有所思地:“哦,我想起来了,你哥哥去世以后,没过多长时间,我就搬家啦!”

    “喔,原来是这样!”他沉思了一下,又说:“但我一直相信,你肯定会来找我的。”

    “你一直在等我?”她问。

     “对!”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

     泪从她的眼中跌落,一滴,二滴……

     他挺上前。她扑进他的怀中。

     他紧搂着她,觉出她的心脏在跳,她的整个身子止不住地哆嗦着……

 

(小说《夫为媒》,2002年获第十五届全国青年征文大赛优秀作品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果树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果树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