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近世艺林琐记(五)

(2019-02-19 16:51:55)
标签:

杂谈

女画家江采(号南),为陈半丁、陈师曾入室弟子。祖籍杭州,出生于河南,十六岁时随母亲定居北京外祖家,十九岁与江苏丹徒人、收藏家吴定(号静庵)结婚,一九三O年移居上海。吴氏藏有一册宋克《七姬权厝志》拓本,题签号称明代原石精搨,实为清代翻刻本,且题签题跋伪,不值一观。然此册前有江采白描画七姬像一帧,吴带当风,精彩异常。

近世艺林琐记(五)
江采《七姬图》(墨笔纸本,上海图书馆藏)


赵叔孺作画不善当众挥毫,须闭门静坐,观摩前人作品多时,然后落笔。其晚年懒,沪上各笺扇庄订件及个别上门求书画者,虽付足润资,却延不交件。又当时通货膨胀日甚,故每逢节日,其又要追加润资。即便如此,仍还是迟不交件。其卒后,负欠累累,也只能不了了之。人品口碑,可想而知。当年凡有上门求书画者,赵叔孺即衣冠楚楚,端坐于厢房门前。家中仆人遂取出帐册登记,一一写明书画内容、尺寸、收件日期、交件时间及润资若干等,俨然一家商铺也。


一九四八年,汪亚尘经教育部核准自费由上海赴美国考察艺术教育一年。临行之前,徐悲鸿从北平托人带七幅画作给汪,请其装裱后至美出售。并注明每幅画之价格,从一千美金至二百美金不等,共计三千五百美金,其中价最高者为《飞鹫》,标价一千美金,最低价为《竹》,标价二百美金。徐在信中言明:“如在美照价售出,兄当取十分之三费用。”并言:“定价大略如是,可以尊意决之。惟不可太低,怕失身份。”时徐任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


一九三三年一月,徐悲鸿携古今中国画三百余件,赴法国及欧洲各国举办中国画展。有友人至徐家话别,适徐外出不遇,夫人蒋碧薇接待。友人见庭院中新植树木甚多,颇为赞美。蒋曰:“树虽多,然大多寻常之桃李之类,名贵者甚少。”友人曰:“桃花不能栽。”蒋问何故?友人笑答:“家中栽桃花,老爷必定走桃花运。”蒋亦笑曰:“安知不是太太走桃花运呢?”


虞澹涵谱名秀徵,又名虞璿,浙江镇海人,民国时期上海商会会长、巨商虞洽卿之长女。著名画家汪声远入室弟子,工山水、梅花,擅诗文。曾获一九二九年上海“女子美丽比赛”亚军。夫婿江一平为大律师、国民政府立法委员,与兄江万平、妹江百平皆为李瑞清、曾熙入室弟子。虞氏亦是民国画坛女活动家,同侪中堪称“一姐”,惜今人知其名者极稀。


谭延闿有国民党四大书家之称。其公务之暇,即在官署中写字,尤以对联为多。案头备有苏东坡诗集之类书籍,翻阅佳句,左手执卷,右手挥毫。时求书者极众,所赠纸笺常成巨捆,而其择较有交谊者先书之。如见有求书治家格言或指定词句时,便皱眉不悦道:“点菜吃,可恶!”然最终仍偿求书者所愿。据传,其最多一次半日书对联八十馀副,令人可惊。


马一浮精书法,早年力学褚遂良,兼融章草、汉隶,自成一家书风,然不轻易为人作。其晚年鬻字润例中,附定有诸多限制条件:不相识者或无人介绍者不书,来文不书,指定字体不书,祠墓、碑志、寿序、寿联、店招、讣告题签等不书,书画、碑帖之原迹与拓本,不论古近,概不加题。限定日期或风雪昏雨时皆不书。上款如称兄道弟者不书。


梅兰芳平生喜收藏湘妃竹扇骨,庋藏有百馀柄之多。友人蒯若木赠其一湘妃竹扇,长近一尺半,云系明代之物,扇面原有明人书画,完整如新。扇骨上之斑点,螺纹可数。竹骨之色,包浆红润,犹如琥珀一般,乃梅氏缀玉轩藏湘妃竹扇骨之冠。


民国收藏家刘公鲁晚年幽居吴门,其寓所曰固庐,古物甚夥,犹如一私人博物馆。其侍姬阿灵,能知书画金石鼎彝盘匜之名。刘氏凡有所取,阿灵随噭应之,取之来,皆无误者。即使器物、卷轴、拓本上无标识,亦能探索取之而不误。令观者无不叹为奇事。


书法家白蕉评近世名人书法有云:康有为字如脱节藤蛇,挣扎垂毙。吴昌硕字如凌乱野藤,密附荒篱。郑苏堪字如酒后水手,佻挞无行。昌硕行书学王觉斯,倘及门亲脍,亦宜打手心者;沈寐叟书如古衣冠名士,于前人殆近黄道周、倪元璐,而又参钟、索草法,其拙处可喜。然亦只可有一,不可有二。

—————————————————

《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2019年2月17日文汇版·万君超《尔雅楼随笔》专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