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蘇東坡書畫三卷印本簡介(萬君超)

(2018-09-28 19:59:10)
标签:

杂谈

(一)《潁州禱雨詩帖》(今藏處不詳)

     又名《禱雨帖》、《潁州禱雨紀事帖》、《龍公神帖》。紙本行書。尺寸縱二十九米,橫一百二十米。全貼共計二十九行,二百三十九字。鈐朱文印:東坡居士、趙郡蘇氏。帖曰:元祐六年十月,潁州久旱,聞潁上有張龍公神祠,極靈異乃齋戒遣男迨與州學教授陳履常往禱之。迨亦頗信教,沐浴齋居而往。明日,當以龍骨至,天色少變,庶幾得雨雪乎?二十六日,軾書。廿八日與景貺、履常同訪二歐陽,作詩“後夜龍作,天明雪填渠。夢回聞剝啄,誰呼趙、陳、予?”景貺拊掌曰:“句法甚,前未有此法。”季默曰:“有之。長官請客吏請客目主簿、少府我。即此法。”相與笑語。至三更歸時星斗然,就枕未幾,雨已鳴簷矣。至朔旦日,五人者復會於郡齋。既歎仰龍公之威德,復嘉詩語之不謬。季默欲書之,以為異日一笑。是日,景貺出迨詩“吾儕歸臥髀裂,會友攜壺勞行役。”僕笑曰:“是也,好勇過我。

元祐六年即一九一年,時蘇軾五十六歲。此年六月由翰林承旨潁州(今屬安徽阜陽)知府,次子蘇迨(字仲豫)侍行。帖中“陈履常”即詩人陳師道(字履常,號後山居士),時任州學教授。景貺”即趙令畤(初字景貺,蘇軾為之改字德麟),時由京官任潁州簽判。二歐”即歐陽修第三子歐陽棐(字叔弼)、第四子歐陽辯(字季默)。此帖後有董其昌等人跋,明末曾為金壇項元汴天籟閣遞藏民國年間為汪士元收藏後由白堅(字堅甫,後改名白隆平)購得並售往日本,今藏處不詳。先後著錄於陳繼儒《妮古錄》、張《清河書畫舫》、吳其貞《書畫記》、顧復《平生壯觀》、汪士元《麓雲樓書畫記略》、徐邦達《古書畫過眼要錄》等。

 吳其貞評此帖云:書法體長,筆劃藻麗,自有一種玉堂富貴態。為東坡超妙入神之書。


(二)《杜甫榿木詩卷》(臺北故宮博物院)

澄心堂紙本,行書。無名款署年。全卷共十九行,一百五十九字。尺寸縱二十·厘米,橫八十五·厘米。杜甫詩與蘇軾跋云:背郭堂成蔭白茆,江路熟俯青郊。榿林礙日吟風葉,籠竹和煙滴露梢。暫下飛烏將數子,頻來語燕定新巢。旁人錯比揚雄宅,懶惰無心作《解嘲》。蜀中多榿木,讀如欹仄之欹散材也,獨中薪耳。然易長,三年乃拱,故子美詩飽聞榿木三年大,致溪邊十畝陰。凡木所,其地則瘠。惟榿然,葉落泥水中輒腐,能肥田,甚於糞壤,故田家喜種之。得風,葉聲發發如白楊也。吟風之句,尤為紀實。籠竹亦蜀中竹名也。

此卷經先後著錄於卞永譽《式古堂書畫匯考》、顧復《平生壯觀》、吳昇《大觀錄》、佚名《裝餘偶記》、安岐《墨緣匯觀》、《石渠寶笈續編·寧壽宮》、張珩《木雁齋書畫鑒賞筆記》、徐邦達《古書畫過眼要錄》、臺北故宮博物院《蘭千山館藏品特展目錄》臺北故宮博物院一九六九年七月印行)等並刻入《三希堂法帖》。先後為南宋紹興內府、賈洵,元人胡长孺、章氏(棣華堂)、仇仁近,明人葛文幹、唐思房,清人卞永譽、安岐、乾隆內府等遞藏,約民國年間流出清宮,最終為臺灣林柏壽蘭千山館庋藏。徐邦達先生認為是蘇東坡中年之作品並鑒定為“真跡。上上。”

此詩卷後有元人胡長孺王執謙、黃玭敬、張翥、吳叡、鄭元祐、袁士元等,明人危素、金冕、姚廣孝、謝理,今人林柏壽之題跋及觀款。乾隆帝題簽“蘇軾書杜甫榿木詩”,並於卷末左上題長跋。吳昇《大觀錄》中有云:惜胡(長孺)、王(執謙)、黃(玭敬)三跋偽跡,得刪去。但存仲舉(張翥)以下諸真跡。”此說今人從之。

吳昇評價此詩卷云:結體秀潤,姿態橫生,無一筆板滯。雖短幅,令人愛玩不忍捨。”安岐亦云:“此卷字劃沉著,用墨濃淡得中,較豐墨者別有生動之趣。亦紙之使然耳。


(三)《古木竹石圖卷》(香港佳士得拍賣公司)

又名《木石圖》、《古木怪石圖》《枯木竹石圖》等紙本,墨筆。無名款。尺寸縱二十六·厘米,橫五十·厘米。圖繪一枯木虯杆,枯木下一怪石,石後幾枝幽篁。筆墨草草,純屬文人墨戲畫格。圖中古木或枯木似可視作“散木”之義,典出《莊子·人間世》,比擬因無用之材而享天年之樹木。東坡平生喜作木圖、枯木圖,其或有自戒和警世之意以避人世凶患也。

此圖是否是原作全幅,是否曾有過裁割,今已難以求證。圖尾另紙上有劉良佐以歐小楷題五言律詩及跋,其中有云:見示東坡《木石圖》,因題一詩贈之,仍約海翁同賦。海岳翁即米芾(別號海庵主)。又另紙上與蘇畫非同一紙)米芾以小行書題五言律詩一首芾次韻。四十誰云是,三年不制衣。貧知世路險,老覺道心微。已是致身晚,何妨知我稀。欣逢風雅伴,歲晏未言歸。”次韻或是劉良佐五言律詩之韻。米書真跡無疑,可與劉氏之詩及跋形成前後銜接之證據鏈。另有元人俞希魯、明人郭氏二跋,亦是真跡。

根據此卷上之鑒藏印,大致可知先後經南宋王厚之(字順伯),明人沐璘、楊遵號海闇主、李廷相三家遞藏但是否曾為嚴嵩收藏見文嘉《鈐山堂書畫記》,則難以確認至民國遞藏情況不詳上世紀三十年代中期,《古木竹石圖》為方天仰(號雨樓從山東濟寧購得,旋歸白堅。白氏持之上海欲轉售張珩,因價格未談妥,白氏遂攜往日本售與大阪企業家阿部房次郎齋號爽籟館。一九三七年阿部氏病卒後,此圖卷竟不知所終。直至二一八年六月出現於香港佳士得拍賣公司滄海沉珠,重見天日。

此圖曾著錄於元人湯垕《古今畫鑒》湯氏“僕曾收《枯木竹石圖》,上有元章一詩,今為道士黃可玉所有矣,亦奇品也。”近人張珩《木雁齋書畫鑒賞筆記》、徐邦達《古書畫過眼要錄》《中國繪畫史圖錄》等。愚之拙見,勿過於質疑蘇畫之真偽。諸多傳世宋元書畫名跡是否為百分之百真跡,只可認知,定讞實難。

張珩先生評價此圖卷云:此圖純以筆墨趣味勝,若以法度揆之則失矣。用筆之柔潤虛和,朝未見其匹,蓋純從書法中來者。此圖乃現存文人畫之祖,命為東坡真跡,當無間然。”徐邦達亦云:東坡以書法餘事作畫,此圖樹石以枯筆勾皴,不拘泥於形似”“蘇畫傳世真跡,僅見此一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