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晓
东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3,518
  • 关注人气:1,0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剑舞天涯

(2013-07-14 11:07:55)
标签:

咽喉

在哪里

老天爷

事情

原创作品

分类: 思绪缱绻赋文章─小说故事
(上中学时代,十分喜爱古龙的小说。尤为欣赏他独特的文笔,今天闲来无事,按其文式,模仿一篇。因水平有限,未必能续写下去。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
 引子——都是蚂蚁惹的祸

      蝶衣是一把剑的名字,剑长三尺三寸三。一寸也不多一寸也不少。刚好三尺三寸三。蝶衣同样也是一个人的名字,袁蝶衣,喜穿一袭白裙。江湖上没有人说过她如何漂亮,只是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你心里的女神是什么样,袁蝶衣就是什么样。此刻,蝶衣剑就悬挂在袁蝶衣的腰间。一袭白裙依旧穿在她身上。
 

   今天的天气不错,雨后初晴,阳光漫洒。袁蝶衣的心情也不错。因为今天在美丽的西子湖畔,在蒙蒙雨中,她吃到了自己很早以前就想吃的西湖醋鱼,喝到了珍藏了三十年的绍兴女儿红。酒后的袁蝶衣面颊泛着红晕,秋波流转。她一边漫步苏堤,一边欣赏西湖美景。

  
    
柳随风是一个人的名字,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一个看上去像温文尔雅的书生。随风同样也是一把剑的名字。

      随风剑:主人:柳随风。

                    长度:无。

                    形状:无。
 

     因为凡是见过随风剑的人都已死在随风剑下。 在百晓生的兵器谱上,随风剑排名第四。仅次于小李飞刀李寻欢的刀。江湖上很多人对百晓生的人品评价不高,但绝对没有任何人质疑百晓生兵器谱上的排名,因为它是百晓生排的,是最正确的,毋庸置疑的。


   今天的柳随风心情同样也不错,他像个孩童一样,正蹲在一棵树下,聚精会神的看着一群蚂蚁搬家。他看的是那样的入神,以至于袁蝶衣从她的身旁走过他都没有抬头。
 

袁蝶衣漫不经心的走着。虽然刚下过雨,但她身上依然十分干净,干净的甚至于连个雨点都没有。在不需要轻功的时候,她永远是迈着轻盈的步履,衣袂飘飘,缓缓而行。她迈出的每一步都是相等的距离,相等到就如同用尺子量过一样,连一厘米都不差。但当她看到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的柳随风时,迈出的步子却发生了变化。因为她是故意这样的,心情不错的袁蝶衣今天就是想看看,自己的脚踩到蚂蚁时,那个看蚂蚁的书生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暴跳如雷,还是摇头叹息。她猜不出来。人往往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答案就越想知道。此刻的袁蝶衣就是这样的一种心情。
 

当袁蝶衣的脚快要踩到蚂蚁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一把扇子,白色的折扇,刚好拖住了袁蝶衣的脚。使她的脚定格在扇面上。无法再往下踩。袁蝶衣一愣。就在她一愣的瞬间,又是刚刚好有一只手伸了出来,在她的臀部一推,袁蝶衣便身不由己的飞了出去。还好那个书生没用多大劲,还好袁蝶衣功夫了得。在空中先是一个破茧成蝶,身体向上提,然后双臂一分,一招蝴蝶展翅,身体慢慢落了下来。
 

落在地面上的袁蝶衣早已怒容满面,她要给面前的这个狂徒一点颜色瞧瞧。从小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在她面前造次。甚至连一句轻薄的话都没有人敢说。今天,这个狂徒居然敢伸手摸自己的臀部,简直是色胆包天。但是她却忘了一点,自己是怎么样飞出去的。
 

一脸笑意的柳随风此刻已站了起来。当看到面前怒不可遏的袁蝶衣时。他知道,自己这次真的闯祸了。袁蝶衣,武林第一堡,袁家堡堡主,只手擎天袁宏宇的掌上明珠。塞外双绝之一,天山侠女,玉面观音,玉无暇的关门弟子。另外他还知道,凡是惹上这两个人的,除非死了,否则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没用,而袁蝶衣却是他们要星星不给月亮的主儿。所以,柳随风知道自己闯祸了。他虽不至于害怕袁宏宇和玉无暇。但他真的不想惹麻烦,因为他还有事要办,所以他想到了逃。逃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就在袁蝶衣刚要出手的瞬间,柳随风真的像风一样,身形斗转,一道白光向北疾射而去。然而,麻烦来的时候你想甩也甩不掉。袁蝶衣已经看见了柳随风的脸,所以,柳随风的麻烦来了。不仅是麻烦还是大麻烦。同样的一道白光,袁蝶衣朝着柳随风逃走的方向飞奔而去。她一定要抓住那个狂徒,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第一章 杀了屠户的农夫

 

   金陵,六朝古都,自古以来就是繁华之地。水陆交通发达,南北商贾云集。无论是亭台酒肆,还是殿宇楼阁。无处不人声喧闹。尤其是华灯初上后金陵的夜晚,秦淮河两岸更是“夜夜笙歌舞,处处丝竹扬”。有多少富豪达官在这里一掷万斤。又有多少文人骚客在这里泼墨挥毫。
 

   三月14日,下午5时。天气,晴。

   柳随风不喜欢这样的日子。因为他总觉得14这个数不吉利。可万物轮回,老天爷不会因为柳随风不喜欢这个日子而把它去掉。所以,柳随风虽然不喜欢,14日这天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就在今天的下午,柳随风转过喧闹的街市,来到了金陵西北角的一条小街上。

这条小街和金陵其他的小街没什么不同,青石板的小路,长满绿苔的民房,透着古朴。要说有不同的地方就是太过清静,这与繁华热闹的金陵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柳随风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这条街道,街道不长,总共住着十几户人家。在街道的中间,距离柳随风大约二十米左右的地方,东边有一个简陋的小酒馆,在酒馆的门外,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两碟菜,一碟花生米,一碟猪头肉。在菜的后面,有一只粗碗,碗里是满满的一碗劣质老白干。在老白干的后面,坐着一个农夫,农夫的身旁还放着一把锄头。此刻他正在用手端着劣质的老白干慢慢的喝着,那种享受,就像是在喝世上最美的佳酿。一种特有的满足感尽写脸上。
 

在小酒馆的对面,是一家肉铺,肉案上平铺着半扇猪肉,肉案后面站着一个让人看上一眼就知道是个卖肉的屠户样的人。只见他中等身材,肥头大耳,体型臃肿。那身上的肉一点也不比肉案上的猪肉少。虽然此刻他的面前一个买肉的也没有,但笑容依然挂在他的脸上。这也许是他多年形成的一种习惯。此刻,他右手正拿着剔骨用的牛耳短刀,左手拿着一条大棒骨,在认真的踢着肉。短刀划过棒骨,发出吱吱的响声。
 

柳随风的出现好像并没有引起两个人的注意,他们依然在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同样,柳随风也依然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当柳随风走到肉铺与小酒馆的中间时,肉铺里屠户手中用来剔骨的牛耳短刀突然犹如箭射般的直打向柳随风的檀中穴。与此同时,屠户手中也多了一把钢刀,只见屠户双肩一抖,那肥大臃肿的身躯已不再臃肿,轻盈的简直就像一只矫捷的燕子直扑柳随风,他的速度甚至比他先前掷出的那把牛耳短刀还快。后发先至,眨眼间在柳随风的头上连劈四刀。掷刀,拔刀,劈刀,一气呵成。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躲开的话,那他一定是鬼。柳随风不是鬼,他是人。所以,柳随风挡住了那屠户劈出的四刀,也躲过掷过来的短刀。只见他,左手上抬,伸出食指和中指,当当四声响过之后,屠户劈出的四刀便已落空。而在柳随风抬手的同时,吸气侧身,射向他檀中穴的短刀也擦身而过。
 

空气在这一瞬间凝结。在小街的中心,柳随风背负着双手。望着面前的屠户,而那屠户手握钢刀,也正在看着眼前的柳随风。他的眼神惊愕中透着阴冷,冷的就如同他手中的钢刀一样寒气逼人。他不敢相信,一个年轻的书生竟然能够躲过他每一步都经过精心计划的暗杀。他也不由得有些佩服。但他并不害怕,因为他还没有用上全力。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真的没想到,一向独来独往的职业杀手,闪电狂刀麻六,竟然改行做了屠户”柳随风不紧不慢地说着。

听到柳随风说出自己的名字,麻六的惊愕程度比之前柳随风躲过他的暗杀还要惊愕。但他并不害怕,因为他知道名字就是让人叫的。

“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就应该知道我的手段。”

“是的,闪电狂刀,不就是说明你的刀快如闪电吗”

“你说错了,不是快如闪电,是比闪电还快,你知道一眨眼有多快吗”

“很快,一瞬间”

“那你知道我在一眨眼能劈出几刀吗,六刀,所以我才叫麻六”

六字的话音未落,闪电狂刀麻六的刀已劈出。当刀举到半空时却戛然而止。因为一把剑已经架在麻六的脖子上。

举在空中的刀是麻六的刀,而架在麻柳脖子上的剑却是柳随风的剑。
 

望着一脸迷茫的麻六柳随风说“你知道我出剑的速度有多快吗,我出剑时你跟没就没有眨眼的机会”以前要是有人这样跟麻六说,麻六一百个不相信。但现在他信了,因为他根本就没看到柳随风是怎样拔剑和出剑的。他甚至不知道柳随风的剑藏在哪里。在柳随风走进小街时,他是仔细的打量过柳随风的,当时的柳随风就只是一个人,身上什么也没有。可现在的剑又是哪儿来的呢?他开始怀疑自己一向自信的眼睛。

“你怎么知道我是麻六?”麻六问到

 

“起先我并不知道你是麻六,我只知道你要杀我,道理很简单,一个惯于杀人的职业杀手,无论如何的伪装,只要他杀人时,身上就会有一种特有的杀气。还有就是你面前肉案上的半扇猪肉,现在已经下午5时多了。可半扇猪肉依然完好无损。这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在早晨就已经把真正的屠户杀了,自己冒充了屠户。所以我一进街道,就知道你是来杀我的。当你在我头上连劈四刀时,我便已经猜到你是麻六。因为我可以感觉到你并没有使出全力,你的刀还可以更快些,但你没有,也许你觉得杀我这样的一个人四刀就已经足够了。能够在一眨眼连劈四刀以上的,江湖上也只有闪电狂刀麻六了”
 

麻六愣嗑嗑的呆在哪儿,他真得没有想到自认为完美无缺的暗杀计划却原来破绽百出。他开始怀疑站在他面前的是人还是鬼。

“说是谁让你来杀我的。我希望你能合作,否则我会有一百种手段保证让你死得很难看”柳随风接着说道。

麻六是杀手,他的习惯是杀人,而不是被人杀。越是喜欢杀人的人越是害怕被人杀,因为他见过太多的人临死之前的那种恐惧。

 

望着柳随风冰冷的目光,麻六从心底升起一阵阵寒意。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两只筷子从柳随风的身后飞了过来,一只射向柳随风后背的风池穴,一根射向麻六的咽喉。那筷子的确很快,麻六一声没哼,筷子便已插进麻六咽喉。麻六的身体随之倒下。而射向柳随风的筷子,被柳随风侧身抬手,伸指,稳稳夹住。这一系列动作完成后,柳随风依然没有转身。只是右手的随风剑已不在手中。
 

“乾坤圣手金不二的“劳燕分飞”果然名不虚传”一边说着,柳随风一边慢慢的转过身来,望向坐在小酒馆里喝酒的那个农夫。此刻,那个喝酒的农夫已站了起来,就站在他喝酒用过的桌子前面。

 

农夫望着慢慢转过身子的柳随风说“能从我的武功路数猜出我的名字并不奇怪,我奇怪的是你难道跟先前一样,也看出了我的破绽,早就知道我也是来杀你的,”乾坤圣手金不二虽然说得很慢,虽然表面看上去很平静,其实他内心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一个人在全神贯注的审问另一个人的同时,还能躲过他独一无二的暗器。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身手的不会超过十个人。但他依然没有逃走,他只是想从柳随风的口中得知,是自己的计划不够周密,还是碰巧而已。
 

柳随风望着站在桌子后面的金不二,微微一笑说“你真聪明,只可惜晚了一点儿。”

 

“是吗,那我倒想请教一二”在柳随风没有到来之前,金不二对自己的安排十分满意,满意到近乎得意。他把每一个细节全部考虑在内。包括,农夫所穿的衣服,农夫用的锄头。最便宜的下酒菜,最廉价的老白干,连装酒的碗他都用最普通的粗瓷碗。甚至于喝完酒后面部的那种满足感的表情他都没有放过。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漏洞在哪里。
 

“为了杀我,你的确做了精心的准备,但是你忽略了一些不合理的常规,你见过一个酒馆的门前只摆一张桌子和一条凳子的吗?通常情况下,要么酒馆外面一张也没有,要么一摆就是好几张桌子和好几条凳子。如果只有一张桌子,一个凳子,很明显,那只能是坐凳子的人自己搬来的。”
 

“就凭这一点你就知道我是来杀你的?”金不二一脸怀疑的问。

“当然不是,”柳随风依旧不紧不慢地说着。

 

“你的锄头,从我一进街口,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起初我并不知道什么原因,等我走近了才发现。是你的锄头,它太新了,新的几乎一尘不染。你见过农夫下地干完活后,他的锄头依旧一尘不染的吗,唯一的一个合理的理由就是那把锄头是刚刚从铁匠铺里买来的”

柳随风越往下说,金不二的心也越往下沉,他的额头已经有了些许的汗珠。

“其实,让我最后确定你是来杀我的不是这些,而是你的手”
 

“我的手”金不二看了看自己引以为傲的手,好像没什么不对。

“对,就是你的手,现在看上去你的手的确没什么不对,因为你现在看到的就是一双杀人的手。为了确保下手的准确性,你的手保养的莹润,修长。白皙,细腻。甚至修剪的连一点多余的指甲都没有。可这一双手要是长在一个农夫的身上,你还会觉得合适吗?就在你端起酒碗喝酒的时候,我就看到了那双本不属于农夫的手却长在了一个农夫身上。显得太过格格不入”
 

柳随风依旧继续说着。突然金不二跟前的桌子挂着风声朝柳随风迎面飞来。听的胆战心惊的金不二身子如离弦之箭般的朝小酒馆内急退。

当他退到小酒馆的屋中间时,突然感觉自己的喉咙不太舒服,低头一看,原来一根筷子已从的他的喉咙穿过,只剩下一小截露在外面。他明明知道那只筷子原本在柳随风的手里,怎么又会在自己的喉咙上。他的身躯慢慢的倒下去。至死他也没弄明白柳随风是如何把筷子插进他的喉咙的。
 

望着慢慢倒在小酒馆内的金不二,柳随风摇了摇头。他真的不喜欢杀人,他喜欢的是美女,美酒。以及世上一切美的东西。

从前面不远处的院子里传来的一声沉重的闷哼声,使柳随风的心头一凛。他现在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一件让他后悔的不能再后悔的事情。于是,他腾身而起,真的就如同随风摇摆的柳叶,三晃两晃,便已经消失在前面不远的院子里。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思  念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思  念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