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腊波
王腊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441
  • 关注人气:8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唐雄:新洲记忆

(2018-10-31 16:28:43)
标签:

唐雄

王腊波

辛叶

问津书院

新洲记忆

分类: 好文转载
[转载]唐雄:新洲记忆

˙

新 洲 记 忆
作 者:唐 雄

˙

题记:新洲记忆,一段三十年前的往事,记述省城来的一位陌生年轻人与新洲两位年轻人的相见,友情与诗情,相融于文字之中。本是三位年轻人诗情友情的相关,却带出了无关的新洲文化的历史渊源。悠久的问津书院见证和记录了新洲文化的发展和繁荣。子路问津的悠远,六口印与五子登科一门两主事,五里三解元故事的生动,都是新洲文化的瑰宝。

 ˙ 

“院前桃李接青荷,万叶千重戏浪波。殿角挑开云几朵,书声飘过问津河。”读新洲诗人王腊波的七绝《问津书院听小学生诵经》,脑海里不禁浮现出第一次到新洲探访他和辛叶阔谈问津书院时的情景,那一幕幕难以忘怀的画面,仿若昨天。

˙

大约是1986年的7、8月间,在湖北省青年诗歌学会打杂的我,受学会负责人饶庆年老师的指派,前往新洲找县志办的王腊波和县粮食局的辛叶,了解新洲分会筹备的情况。

˙

当年,从武汉到新洲,交通极为不便,路况也差。既无轻轨,亦无高速,仅一般的客车可乘。我从武昌傅家坡出发,像跳舞似的在坑坑洼洼的路面颠簸了好几个小时,才于中午时分到达新洲县城邾城。

˙

当时的邾城并不大,既没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也没有标志性的建筑,显得十分质朴,具有原生态风格。街道两旁的店铺,卖的基本上都是日常用品和食物,很难看到奢侈品的影子。

˙

因为是第一次去新洲,人生地不熟,我就事先给王腊波写了一封信。按照约定,我先去县志办找王腊波,再和他一起去找辛叶。下车后,我直奔政府办公大楼。王腊波见我匆忙赶到,说了声:“终于来了。快,辛叶他们已经等急了。”拉着我就跑。

˙

在一处类似农家乐小院前的平地上,辛叶和一帮文朋诗友已在等候,菜也已经上桌。感动之余,我连忙道歉:“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辛叶挨个介绍文友后,不等我落座,就端起了酒杯:“李白斗酒诗百篇。因此,诗人必须喝酒,不喝酒你就写不出好诗。兄弟,按照我们新洲的规矩,我敬你三杯,算是给你接风。”

˙

乖乖!扯上酒文化了。好在我那时年轻,还有一定的酒量,也就不客气地端起酒杯:“感情深,一口闷。感谢大家的厚爱,我也连喝三杯。”

˙

那个年代,是湖北诗歌兴起和繁荣的黄金时代,每个市县基本都有数量不等的诗社,出版油印或铅印的诗歌刊物。印象中,新洲1951年才建县,历史不长,又是武汉的远郊,当却能造就一批像辛叶这样豪爽性格的诗人,必定与深厚的文化底蕴有关。于是,酒过几巡之后,我冒昧地问辛叶:“新洲诗歌的繁荣,除与酒文化密不可分外,应该还有其他的传承吧?”

˙

“哈哈,不幸被你言中。”辛叶一脸的骄傲,反过来问我:“知道孔子不?知道问津书院不?”

˙

“孔圣人谁都知道哇。至于问津书院嘛,真的不知道哦。”我茫然地回答,接着,像一个急于得知答案的小学生,热切地望着辛叶。

˙

辛叶见我如此虔诚,也就不再卖关子:“问津书院源起孔子周游列国至楚国的现新洲孔子河附近,使‘子路问津’于长沮、桀溺的典故。津,指过河的渡口。‘长’和‘桀’,形容人的形象。长,高大;桀,魁梧。‘沮’和‘溺’,指身浸在水中。公元前164年,当地百姓在现孔子山附近挖出一块刻有‘孔子使子路问津处’八个秦隶体大字的石碑。为纪此事,西汉淮南王刘安下令就地建亭,将石碑立于亭内,并在此修建孔庙,设私学,召学士讲学著书。至唐朝,时任黄州刺史、写下‘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著名诗人杜牧,改孔庙为‘文宣庙’。明神宗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黄州太守王世德请巡抚提学道募捐移建孔子山,与庙学合一,建新书院,设讲堂、大成殿、仲子祠、仪门等,湖广巡抚熊尚文为新殿取名曰‘问津书院’。由此,绵延千余年的‘问津书院’,开创了一个新的文化时代,成为孕育元、明、清三朝鄂东文人的摇篮,被称为中国最古老‘大学’。自宋至清,书院共有387人进士,知名于海内外。问津书院曾与岳麓书院、东林书院、白鹿洞书院等齐名,为湖北省保存得最完好的古代书院之一,被载入《中国书院志》。也因此有‘北有山东曲阜孔庙杏坛,南有武汉新洲问津书院’的美誉。”

˙

“说问津书院人才辈出、群星璀璨,一点都不为过。”看到辛叶夸夸其谈,谙熟新洲史志的王腊波,马上接过了话题:“新洲流传至今的‘六口印与五子登科’及‘一门两主事,五里三解元’故事中的主人公,均为问津书院的学生,个个都是栋梁之才。”

˙

王腊波娓娓道来:“清朝顺治年间,新洲毛集(今阳逻)人陈肇昌,刻苦攻读,博学多才,于顺治十五年(1658年)中进士,官至顺天府尹。他的六个儿子,也个个高中。长子大年,中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顺天副榜,官至邓州知州;次子大章,中康熙二十七年进士,为清初著名诗人、学者,官至大仆寺少卿;三子大巩,康熙年间贡生;四子大群,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举人,官至四川会理州知州;五子大华,精于书法,康熙二十九年乡试第一,与兄大群同登楚榜,惜英年早逝;六子大辇,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进士,官至广西永安知府、台湾道台,诰授奉直大夫。父子兄弟各有所成,荣极一时,被世人称之为‘五子登科’。因其父子有六口官印,他家所住的村落被称为‘六口印’,沿用至今。又因其女婿也有功名,人亦称‘八口印’。”

˙

王腊波顿了一下,接着说“‘一门两主事,五里三解元’,讲的是在仓埠人卢璲采、卢英僴叔侄与离其两家不过五里地的张百揆、周禾田、罗金声的故事。卢璲采、卢英僴叔侄二人一起进京赶考,同获同治十年(1871年)辛未科二甲进士,双双被授予吏部主事。卢璲采后为签发吏部文选司兼验封司,旋改浙江义乌知县,兼理东阳县正堂,钦加同知衔,同治十二年(1873年)恩授朝议大夫(从四品)。卢英僴后为签分吏部考功司兼验封司行走、特授考功司、掌印堂帮掌印官;擢山东泰安知府、济南知府、候补道台。张百揆、周禾田、罗金声分别于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清咸丰元年(1851年)、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乡试中解元。”

˙

听完王腊波和辛叶的介绍,我不禁暗自赞叹:两千多年文化底蕴的问津书院的传承,铸就了新洲人崇尚文明、喜欢诗书、积极进取、吃苦耐劳、敢于争先、不服输等性格和特点。而以儒家传统文化为主脉,以荆楚文化知识为底蕴,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独特“问津文化”,若能与旅游文化有机融合,一定会迸发出耀眼的光芒。

————————————————————————

原载:《银河悦读》http://www.yinheyuedu.com/article/detail/3665

˙

唐雄,男,1962年冬月生于湖北赤壁,1993年定居海口。著有散文集《恋上海南》,策划、主编、编著作品12部。现为海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海口市作家协会、海南省作家协会理事、《廉政中国》《廉政内参》驻海南课题调研中心副主任、《高尔夫旅游》杂志副总编、《大海南》杂志总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