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腊波
王腊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441
  • 关注人气:8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一篇被大学教授剽窃的文章

(2009-10-03 14:44:18)
标签:

问津书院

旧志

孔子庙

正殿

大别山

分类: 剽窃文案

   我的一篇被大学教授剽窃的文章

   2009年4月28日,武汉科技大学文法学院教授孙君恒应阜阳师范学院文学院邀请,向学生作《孔子的君子、小人和新人培养》学术报告

 

   [博主按] 

写文不觉巧,

处处抄原稿。

遍读世上文,

剽窃知多少?

请阅读下面两文,对照两文(除黑色字外)相同颜色、相同字体的文字剽窃了多少

    《问津书院探微》,作者王腊波,发表于1999年第4期《湖北方志》。

**********************************************************************************************

北最大的孔庙和书院——问津书院

文 / 孙君恒  

    

    在湖北武汉市新洲区东部的旧街镇黄林乡黄林墅境内,有一个山村名叫孔子河村。村北一座山,名孔子山;村南一条河,名问津河。在孔子山腰、问津河旁,矗立着几栋残存的古式建筑,这就是楚黄历史上有名的问津书院、亦称孔子庙,为湖北最大的孔庙和书院,是湖北省文物保护单位(2002)。问津书院离武汉市区约六十公里,是目前武汉市乃至湖北省保存得最完好的古代书院之一;也是全国唯一以“子路问津”的典故而命名的古书院。由清末民初著名书法家、曾任孙中山总统府秘书张翼轸先生题写的“问津书院”四个古朴苍劲的大字牌匾。

    问津书院座山依水,面南而向。前有清溪盘纡,后有碧嶂环抱;左方是一肪纵横的高山,右边是村田相间的原野。远观鳞次栉比,气势恢宠;近视门庭壮阔,富丽堂皇。建筑布局为轴对称式,中轴线上为主体建筑分列上、中、下三幢,自前而后,依次为仪门、讲堂、正殿;左右两旁为东西二庑;二庑之外,另建亭、斋、楼、阁数栋,整个建筑墙院护围,占地面积数十亩。

 

    在汉代前期,新洲的老百姓在孔子山旁掘出“孔子使子路问津处”石碑。传说春秋末年,孔子领着子路等北子,车马风尘,周游列国,在自陈蔡至楚郢的路上,自北而南,来到今天的旧街镇南1公里处,遇见一群小孩子聚在路中垒石为城,挡住了孔子的去路。孔子忙叫小孩子们把石城搬开。有个7岁的孩子,名叫项囊,理直气壮地说:“请问先生,自古以来,是城应让车,还是车应让城?”孔子听了,一时语塞,只好回车绕行,哪知车子绕弯过急,车轴扭断,车子卧倒在地。后来,孔子一行在附近村里请了木匠,修好了轴子,继续南行。约走4公里处,遇上一条山谷河流,水深岸阔,不知津口。孔子一行踌躇岸上,忽见河的上游,有两人并立田间正在劳动。这两人是当时著名的隐士,一名长沮,一名桀溺。孔子便吩咐子路向这两问津。可是,长沮、桀溺两人都没有告诉津口,孔子一行只好在离问津的地方约半公里处的下游涉水渡河。由于河流很深,水盈车轴,车上的书籍全部被淹。孔子见状,长叹一声,急唤子路返车上岸,将书搬到北岸的一座平坦的山上去晒。孔子便坐在山间的一块石头上休息。后来,人们将圣贤经过的地方——命名。将孔子绕道坏车的地方叫回车埠,又叫桀溺畈;称孔子晒书的平地为晒书场;称孔子坐过的石头为坐石;在孔子涉水的河上修了一座桥,名孔叹桥;把那条长20多华里挡住孔子去路的河流,命为问津河,又名孔子河。同时,还在各自命名的地方立碑、建亭、修庙,以示纪念。至今在部分地方还保留有这种纪念性的建筑。明代著名诗人吴国伦游孔子山时有诗云:孔子南游后,山川莫可名。问津千古事,环辙至今情。雨洗沙茸净,波吹石发轻。惟应楚孺子,下马濯尘缨。
   明人萧继忠《过问津河》诗,在“云生汉殿荒”诗句下注云:“旧志云,庙始汉淮南王时。”汉淮南王即汉高祖刘邦之孙刘安,建庙时间约在公元前164年至前122年间。据历代旧志记载,东晋成帝咸康二年二四年(公元336年—338年),时任豫州刺史毛宝曾在此地拜谒过孔子庙,并对孔子庙给予了营饰修缮;唐武宗会昌二年于四年(公元842—844年),时任黄州刺史杜牧对此地的孔子庙又进一步予以扩大改建,并改庙名为“文宣庙”;南宋末年,江西庐陵大儒龙仁夫在此首创书院,自始,孔子庙又增称问津书院。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改建、扩充为问津书院。至明清,几经修葺扩建,规模日渐扩大。有大成殿、仲子祠、隐士祠、文公祠、诸儒祠、讲堂、理事斋、酬庸馆、文昌阁、魁星楼等数十间屋宇,一时文风鼎盛、名儒辈出。院周围还有孔子山、孔子河、颜子港、长沮冲、桀溺畈、回车埠、孔叹桥、问津碑、讲经台、晒书场、墨池、砚石等诸多胜迹。正殿依存,古风犹在,区政府作为古建筑文物保护,供人观瞻。孔庙和问津书院在两千多年风雨中,历尽沧桑,现仍存大成殿、孔子问津碑和康熙御匾、碑廊等,附近的孔子山、孔子河、孔叹桥也古韵犹存。

 

    仪门一幢三间,门楣榜书“问津书院”。朱红油漆大门6扇,中为大成门,左名金声,右叫玉振,再外各为东角门和西角门。诸门表面皆为兽面铜环巾金。仪门外正面设屏墙,东西两侧设辕门,东门署“道冠古今”,西门署“德配天地”。整个气势庄严威武,堂皇胜似望族门庭。
   由仪门直线而入,是讲堂。讲堂一幛三间,门楣榜书“问津堂”,是历代儒生学士传道讲经的地方。讲堂内设中堂。中堂连屏八扇,左右各连屏八扇,左右各连屏四扇,堂下左右各有掖门,通东西两庑;正中连屏六扇,上书“圣经一章”四字。

   由讲堂深入,是后幢正殿。正殿前面为宽广的露台,露台上承正殿前檐,下接讲堂后檐,左右横宽与正殿前檐长度等同,台基纯用青石镶成,上铸交龙云气。露台的东西两侧,有台阶各九级,下达讲堂。穿过露台,即为正殿。正殿由数根银朱油漆的粗园木柱支撑而起,空旷而又轩昂。殿中设朱红神龛1座,上悬黄罗幄1幅,内奉孔子圣像。圣像之前,置雕花镂朵供桌1张,桌上陈设礼器,置铁磬、香炉、花瓶、烛台之类。殿左悬钟,殿右架鼓,阶前置一铜制大鼎。圣像之上,分别悬挂清圣祖康熙帝和仁宗嘉庆帝御制的“万世师表”、“圣集大战”金字匾额。圣像两旁,有联云:“圣人在上,贤人在旁,恍见当年执辔时车马风尘,早已化成南国;传道得徒,行道得侣,试观此日问津处,文章礼乐,居然教衍东山。”

   在正殿两侧,即中轴线上主体建筑两侧,以讲堂为中,上起正殿,下至仪门,一左一右,两两相对,是东西两庑。东庑西向四幢,为两祠两斋;西庑东向四幢,为两祠两馆。东庑首幢为“仲子祠”,奉先贤仲子像;次幢为“隐士祠”,奉先逸长沮、桀溺牌位;三幢为“洁粢斋”,是孔时祀典设厨做饭之所;四幢为“奉牲斋”,是置仓收租、祭孔时宰钉猪、牛、羊三牧之地。西庑首幢为“文公祠”,奉先贤朱子像;次幢为“诸儒祠”,奉历代大儒、名官、乡贤牌位;三幢为“酬庸馆”,奉捐主牌位;四幢为“斋宿馆”,是祭孔时来宾住宿之地。

 

   在东西两庑之外,另建亭、斋、楼、阁数栋。东庑洁粢斋之前,有“饱德亭”,为祭孔管理人员办公就寝的地方。西庑“斋宿馆”之后,有楼阁两幢,南向,上下对峙。上幢为“文昌阁”,奉旁群像,悬“文章司命”匾额;下幢为“魁星楼”,奉魁星神像,悬“文光射斗匾额。
   整个书院既庄严气派,又美轮美奂。殿堂祠馆上覆琉璃碧瓦,下铺方面石砖。室内画栋雕梁、丹楹刻桷;院外朱栏曲槛、宫墙护围。其内门户相接,走廊相连,行走于其间,雨天可不湿足,晴天可遮荫凉。书院的一砖一石,一梁一柱,一纹一饰,无不体现着美学与建筑学的修饰与搭配,无不蕴含着劳动人民的汗水和智慧。

   问津书院原有田产550余亩,全部出租佃户,其租产收入供每年祭孔活动和殿宇维修之用。书院原藏物件,有历代文公诸儒的文墨诗词,会课全套桌椅,清康熙二十六年文华殿大学士余国村捐献的全副礼器、乐器等。另有明代万历年间创修,清代康熙、道光、光绪年间三次续修的《问津院志》全卷本。所藏物件现均流失殆尽。

   书院是儒家文化的一种载体,“以诗书为堂奥,以性命为丕基,以礼义为门路,以道德为藩篱”(王会厘等:《问津院志·艺文·问津书院赋》)。历代硕学鸿儒到孔庙(问津书院)拜孔、治学,讲学的人很多,如西汉的伏生、申公,唐代杜牧、宋代朱熹、张拭、孟珙,明代龙仁夫、王守仁、董其昌,清代耿定向、李贽、洪良品、张之洞、杨守敬等。书院还直接对社会成员进行教化,问津书院明代山长萧继忠与某屠户的对话极为典型。萧氏在一屠户家避雨,屠户问道:“萧先生乎?近来所讲何学?”萧答:“不过平常日用事。”屠户又问:“所讲某等亦可为否?”萧答:“何不可,即如尔业屠,戥称如制即是圣贤事……今教尔每事只要问此心安否,心不安处便不做,便是圣贤学问。”(《问津院志·讲学·记萧康侯逸事》)在一个偶然的场合,萧山长几句深入浅出的话语,深深触动了屠户的心灵,使其从此以后“悉改向所为”。又如,清初施愚山在福建的景贤、鹭州两书院设坛讲学,在讲到“长幼有序及兄弟之恩”时,“有兄弟具牒互诉者亦在坐,听毕相持大恸,各出袖中之牒而燔之”(杨家骆:《书院制之缘起及其优点》,《东方杂志》第37卷第15号),兄弟俩尽弃前嫌,和好如初。所以,有人赞曰:“然则书院之设,所以正人心,存天理,其有关于世教岂浅鲜哉。”(《问津院志·艺文·讲学原序》)。问津书院盛极一时,可与“白鹿洞、鹅湖、东林、首善、岳麓诸书院相颉颃”(清《问津院志》)。

   在明、清两朝的中叶,问津书院的讲学活动达到了巅峰。其间一批又一批的硕儒名士云集于此,以自己满腹的道学经济、节义文章,为成百上千的生员传经授道,他们首讲宗旨,次授经济再传制艺。书院规约井然,长幼有序,日有会,月有课,每季肄业会考一次,培养的生员均能登翻新进第。其影响曾是风动海内,名噪一时,足与当时著称天下的庐山白鹿洞书院、江西铅山的鹅湖书院、无锡的东林书院、京都的首善书院相媲美。明万历年间,还在河南的商城建有“问津书院分院”。 据统计今新洲万氏自康熙二十九年至光绪三十一年共有贡生35名;举人39名;进士11名;其中翰林4名。有秀才约205名,他们均出自问津书院。科举以来,该书院共出387名进士。明代南昌大儒朱试曾说:“澹祠、问津,彼此相望,大张正学,俾江楚俨然邹鲁,诚确论也。”清代晚期的问津书院,还是当地县衙黄冈县科举界人士的会考之地。每当开科取士之前,县衙要在这里组织一次全县士子预考,凡在书院考试及格者,再赴县里复试均有希望考中秀才。每年还有县内塾师带领学生在此参加童考。当时,有一则描写童生考试的顺口溜:“问津书院出难题。考得童生翻眼皮,混吃几餐鱼肉饭,我是特地来玩的。” 清康熙湖广提学使蒋永修在“问津书院碑序”中曾写到“惟楚有材,雄长天下,独黄为之冠,……”清乾隆大儒陈诗云:“惟楚有材,黄郡实当其半。”所谓“黄”即指今新洲、黄州、团风三区县。明清两朝,楚黄在全国一逞“楚风之雄”。据史料记载黄冈县清初中状元一人;进士、举人均为全省各县之冠,而金榜题名者多为问津学子。

   问津书院自科举制度废除之后,一直被地方上的官府或有关组织设为学校。1927年大革命时期,这里曾开办一所国民小学,教师由地方聘请,办学经费由书院的田亩租产解决。1933年,黄冈县先后在此设立初级小学和初级职业中学,直到解放后。1954年,新洲县人民政府连续3年在此开办农民干部文化学习班,前后培养农民干部700余人。1957年后改办成小学,1975年创办初级中学,1977年增办高级中学,后改办初中、小学。现学校已经迁离他处,问津书院古建筑专作文物进行保护。新洲引资1.2亿元,主要用于6个子项目:恢复明清时期问津书院原貌,修整孔子河河道,修建孔子文化碑廊,开发孔子河水库,修复孔子河、孔子山附近的著名景点,新建仿徽派建筑一条街。

    全国政协副主席张思卿2003年在湖北视察工作期间,看到《湖北日报》的作者李森林写的“问津书院无人问津”一文后,于二OO三年十一月十一日亲自到书院探察。张思卿副主席对书院保护修复指示;要多听专家意见,要专家说了算,切不能让有钱人说了算,更不能当官人说了算,要多方考证,为历史负责、为人民造福。2005年12月16日,中(国)巴(西)学术交流中心主任西蒙娜一行到新洲问津书院参观考察,是外国友人首次访问该书院。

 —————————————————


问津书院探微

 文 / 王腊波

 

    在武汉市新洲区旧街街南部的黄林墅境内,有一个山村名叫孔子河村。村北一座山,名孔子山;村南一条河,名问津河。在孔子山腰、问津河旁,矗立着几栋残存的古式建筑,这就是楚黄历史上有名的问津书院。

一、问津千古谈阙疑

    在孔子河村方园数里的土地上,自古以来就流传着子路问津及其相关的传说。这些传说,给这块美丽的土地增添了一定的文化氛围,但也给历代的文人们留下了一个争论不休的历史话题,成为古往今来的一大阙疑。

    传说春秋末年,孔子领着子路等弟子,车马风尘,周游列国,在自陈蔡至楚郢的路上,自北而南,来到今天的旧街街南1公里处,遇见一群小孩子聚在路中垒石为城,挡住了孔子的去路。孔子忙叫小孩子们把石城搬开。有个7岁的孩子,名叫项橐,理直气壮地说:“请问先生,自古以来,是城应让车,还是车应让城?”孔子听了,一时语塞,只好回车绕行,哪知车子绕弯过急,车轴扭断,车子卧倒在地。后来,孔子一行在附近村里请了木匠,修好了轴子,继续南行。约走4公里处,遇上一条山谷河流,水深岸阔,不知津口。孔子一行踌躇岸上,忽见河的上游,有两人并立田间正在劳动。这两人是当时著名的隐士,一名长沮,一名桀溺。孔子便吩咐子路向这两人问津。可是,长沮、桀溺两人都没有告诉津口,孔子一行只好在离问津的地方约半公里处的下游涉水渡河。由于河流很深,水盈车轴,车上的书籍全部被淹。孔子见状,长叹一声,急唤子路返车上岸,将书搬到北岸的一座平坦的山上去晒。孔子便坐在山间的一块石头上休息......

   后来,人们将圣贤经过的地方一一命名。将孔子绕道坏车的地方叫回车埠,又叫卧车盘;将两隐士干活的地方一叫长沮冲,一叫桀溺畈;称孔子晒书的平地为晒书场;称孔子坐过的石头为坐石;在孔子涉水的河上修了一座桥,名孔叹桥;把那条长20多华里挡住孔子去路的河流,命为问津河,又名孔子河。同时,还在各自命名的地方立碑、建亭、修庙,以示纪念。至今,在部分地方还保留有这种纪念性的建筑。

    传说不是历史。子路是否在此问津,历来是当地历代文人争论的一桩悬案。观《论语》“子路问津”的记载,书中仅记其事,未言其地。《史记》记载孔子自叶返蔡,见沮溺耦耕使子路问津,其在叶在蔡,也未详细所指。查《圣贤冢墓记》,书中记载:“黄载山即沮溺所耕处,下有东流,子路所问津处也”。又查《括地志》,书中载:“黄城山在许州叶县西南二十五里。”由此可见,“孔子使子路问津”的故事不应是发生在这里,而应是发生在今天的河南省叶县黄城山一带。 

    但是《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公元前489年,“孔子迁于蔡三岁,吴伐陈。楚救陈,军于城父。闻孔子在陈、蔡之间,楚使聘孔子。孔子将往拜礼陈蔡大夫谋曰:‘……孔子用于楚,则陈、蔡用事大夫危矣。’于是乃相与发徒役围孔子于野。……于是使子贡至楚。楚昭王兴师迎孔子,然后得免。”史述孔子一行,是在遭到陈、蔡的追堵,经楚昭王救助,而后到楚的。考彼时大别山以南的江旁地带尽为楚地,孔子经此到楚正是通途。这也就是说,孔子一行,在自陈蔡适楚的途中,并不排除到过此地。

    新洲地处大别山南麓,自古以来是大别山南北通道必经之地,古时被称为“遮蔽江汉,咽喉淮汝,为南北之要冲也。”春秋时,大别山、桐柏山之间南北通道只有3道关口,即冥厄(今平靖关)、直辕(今武胜关)和大隧(今大胜关),这三关皆在今京广铁路附近,是豫、鄂两省交界的地方,离今河南省信阳市仅百余里左右,当时是江(今河南省息县西南)、黄(今河南省潢川县)诸小国人民往来的小径。古时的孔子河村,是历代官府设置递铺的重要的地方,递铺线路北到麻城大别山下,南到黄州府衙。公元前489年,孔子离开陈国,前往负函(今河南省信阳市),在陈、蔡之间,经历了绝粮追堵的危难。到了负函以后,即踏上了楚国土地。负函在大别山北,由此深入到楚国的内地,必经大别山、桐柏山关口,而后必经或可能途经新洲。旧志书对此多有记述。如明万历《黄州府志》云:“按史记孔子自蔡如叶,注云,叶有黄城山……古志载,县以北十里有永安城,为楚所筑,楚固当都之矣。今淋山河(今团风县地,与孔子河村南北毗邻,相距约10余华里。——引者注)正当官道,亦有黄山。”查清光绪《问津院志》:“黄山,在孔子河北,一名黄山铺,一名黄林墅。”按府志说法,叶有黄城山,而孔子河这个地方也有叫黄山的地名。黄城山、黄山仅隔一字之差,且附近又有楚城,本地又是官道,孔子由此到楚似在情理之中。 

    孔子河、孔子山这个地名由来已久。据清康熙《问津院志叙》云:孔子河、孔子山这个地名在汉代及齐梁时期就已流传,这两个地名在当时的文人的文章中经常出现。明、清时期地方志书籍对这里的地名、胜迹记述颇多。如《山川记异》载:“黄州东(应为北,原书误记。——引者注)百进而有孔子山。相传孔子适楚,尝登山。上有孔子坐石,草木不侵;有砚石,墨水浸出。”《湖广通志》载:“孔子河在县北九十里孔子山前,昔孔子自陈蔡适楚至此问津。”明万历《黄冈县志》载:“楚志亦云夫子入楚,问津、歌凤皆在此地。”许多志书还记载:当地土人在问津河滨耕地时,曾掘出一块石碣,上刻五字“子路问津处”,字体为“秦隶”。当地士民即在发掘的地方建修一亭,将碑碣立于亭内。明弘治《黄州府志》记载:“子路问津处在县北九十里,旧有孔夫子庙,后人拙地得石碣,有‘子路问津处’五字,遂建问津书院。”清光绪《问津院志•艺文卷》收郑琛“穹碑照水浔”诗句,旁注:“使子路问津处碑,田夫耕地得之,出士已数百年。”明代儒士萧继忠也有“雾暗秦碑涩”诗句,即咏其事。

二、殿宇沧桑话院容

    孔子河村流传的丰富而又美丽的“问津”传说,在尊儒重道的封建社会,得到了历朝历代官府和儒士的竞相推崇,他们在此大兴土木立庙建院,绵延相继,不断发展。据有关典籍记载,以及当地士民代代相传,南宋以前,这里的殿宇建筑称孔子庙,南宋末年以后,又称问津书院。传说最早在此修建孔子庙的是西汉初年。旧志收录明人萧继忠《过问津河》诗,在“云生汉殿荒”诗句下注云:“旧志云,庙始汉淮南王时。”汉淮南王即汉高祖刘邦之孙刘安,建庙时间约在公元前164年至前122年间。据历代旧志记载,东晋成帝咸康二年到四年(公元336年—338年),时任豫州刺史毛宝曾在此地拜谒过孔子庙,并对孔子庙给予了营饰修缮;唐武宗会昌二年至四年(公元842—844年),时任黄州刺史杜牧对此地的孔子庙又进一步予以扩大改建,并改庙名为“文宣庙”;南宋荆湖制置使孟珙也相继为孔子庙给予了扩建增建。至南宋末年,江西庐陵大儒龙仁夫在此首创书院,自始,孔子庙又增称问津书院。 

    自龙仁夫首建问津书院之后,书院历经元、明、清三朝,年逾数百年,其间曾是风雨沧桑,屡蹶屡振,即废又兴。元末,问津书院毁于战火,明洪武初年复修;明崇祯末年三度兵燹,同治、光绪年间又数次复修并予扩建。书院复毁复修,屡修屡扩,愈扩愈增,至清末民初,终于被营造成一座轩峻壮丽的三高六矮十三幢五十余间宫殿式建筑群。

    问津书院傍山依水,座北面南。前有清溪盘纡,后有碧嶂环抱;左方是山脉纵横的高山,右边是村田相间的原野。远观鳞次栉比,气势恢宠;近视门庭壮阔,富丽堂皇。建筑布局为轴对称式,中轴线上为主体建筑,分列上、中、下三幢,自前而后,依次为仪门、讲堂、正殿;左右两旁为东西二庑;二庑之外,另建亭、斋、楼、阁数栋,整个建筑墙院护围,占地面积数十亩。   

    仪门一幢三间,门楣榜书“问津书院”。朱红油漆大门6扇,中为大成门,左名金声,右叫玉振,再外各为东角门和西角门。诸门表面皆为兽面铜环帖金。仪门外正面设屏墙,东西两侧设辕门,东门署“道冠古今”,西门署“德配天地”。整个气势庄严威武,堂皇胜似望族门庭。  

    由仪门直线而入,是讲堂。讲堂一幢三间,门楣榜书“问津堂”,是历代儒生学士传道讲经的地方。讲堂内设中堂。中堂连屏八扇,左右各连屏四扇,堂下左右各有掖门,通东西两庑;正中连屏六扇,上书“圣经一章”四字。   

   由讲堂深入,是后幢正殿(大成殿)。正殿前面为宽广的露台,露台上承正殿前檐,下接讲堂后檐,左右横宽与正殿前檐长度等同,台基纯用青石镶成,上铸交龙云气。露台的东西两侧,有台阶各九级,下达讲堂。穿过露台,即为正殿。正殿由数根银朱油漆的粗园木柱支撑而起,空旷而又轩昂。殿中设朱红神龛1座,上悬黄罗幄1幅,内奉孔子圣像。圣像之前,置雕花镂朵供桌1张,桌上陈设礼器,置铁磬、香炉、花瓶、烛台之类。殿左悬钟,殿右架鼓,阶前置一铜制大鼎。圣像之上,分别悬挂清圣祖康熙帝和仁宗嘉庆帝御制的“万世师表”、“圣集大战”金字匾额。圣像两旁,有联云:“圣人在上,贤人在旁,恍见当年执辔时,车马风尘,早已化成南国;传道得徒,行道得侣,试观此日问津处,文章礼乐,居然教衍东山。”

    在正殿两侧,即中轴线上主体建筑两侧,以讲堂为中,上起正殿,下至仪门,一左一右,两两相对,是东西两庑。东庑西向四幢,为两祠两斋;西庑东向四幢,为两祠两馆。东庑首幢为“仲子祠”,奉先贤仲子像;次幢为“隐士祠”,奉先逸长沮、桀溺牌位;三幢为“洁粢斋”,是祭孔时祀典设厨做饭之所;四幢为“奉牲斋”,是置仓收租、祭孔时宰杀猪、牛、羊三牧之地。西庑首幢为“文公祠”,奉先贤朱子像;次幢为“诸儒祠”,奉历代大儒、名官、乡贤牌位;三幢为“酬庸馆”,奉捐主牌位;四幢为“斋宿馆”,是祭孔时来宾住宿之地。

   在东西两庑之外,另建亭、斋、楼、阁数栋。东庑洁粢斋之前,有“饱德亭”,为祭孔时来宾用餐的客厅;洁粢斋之后有“理事斋”,为祭孔管理人员办公就寝的地方。西庑“斋宿馆”之后,有楼阁两幢,南向,上下对峙。上幢为“文昌阁”,奉帝君像,悬“文章司命”匾额;下幢为“魁星楼”,奉魁星神像,悬“文光射斗”匾额。

    整个书院既庄严气派,又美轮美奂。殿堂祠馆上覆琉璃碧瓦,下铺方面石砖。室内画栋雕梁、丹楹刻桷;院外朱栏曲槛、宫墙护围。其内门户相接,走廊相连,行走于其间,雨天可不湿足,晴天可遮荫凉。书院的一砖一石,一梁一柱,一纹一饰,无不体现着美学与建筑学的修饰与搭配,无不蕴含着劳动人民的汗水和智慧。

    问津书院原有田产550余亩,全部出租佃户,其租产收入供每年祭孔活动和殿宇维修之用。书院原藏物件,有历代文公诸儒的文墨诗词,会课全套桌椅,清康熙二十六年文华殿大学士余国柱捐献的全副礼器、乐器等。另有明代万历年间创修,清代康熙、道光、光绪年间三次续修的《问津院志》全卷本。所藏物件现均流失殆尽。

    问津书院自科举制度废除之后,一直有毁无修,现仅存正殿四壁和东西庑部分残存馆舍。殿内孔子塑像基本保存完好。如今已被湖北省人民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单位,有关部门曾多次勘察考查并纳入修复规划。

三、邹鲁遗风说杏坛

    问津书院自宋末元初开始,便出现了文人萃聚、文风迭起的局面。历代的耆儒硕学,纷纷聚此倡道讲学,会讲风气蔚盛不衰。历史上的问津书院,可谓杏坛繁荣,学者辈出,大有邹鲁遗风的韵味。

    据历代志书记载,问津书院的讲学,始于南宋末年的大儒龙仁夫。龙氏之前,有关典籍仅记庙宇的兴废,并未记载兴院讲学之事。可见,龙仁夫是问津书院杏坛史上的第一代师儒。

    龙仁夫,字观复,号麟洲先生,江西庐陵人。南宋末时任湖广儒学提举,宋鼎革后,被元朝政府授为陕西提举,他绝意仕元,坚决不去赴任。晚年徙居黄冈,筑室孔子山下,创建问津书院。平生以著述自娱,撰《周易集传》18卷,颇有见解。卒年90余岁,葬于新洲阳逻华山。龙仁夫晚年拒不仕元的高风亮节,赢得了后学的高度评价,他们在其墓旁建祠,在问津书院诸儒祠里立牌,每年还要为其举行奉祀。明、清时期达官名士纷纷来到孔子山下探游,为龙仁夫吊古咏怀者不乏其人,他们对其事迹赞颂备至,发人情思。清康熙进士、翰林陈大章诗云:“往事麟洲迹久论,讲堂犹系宋山河。凭将一掬西台泪,洒作千秋正气歌。”极赞其晚年气节,可见一斑。

    龙仁夫之后,问津书院继踵讲学之士代不乏人。在明、清两朝,先后登坛讲学的名儒可达百余人数。在这些儒士当中,论阶层,或翰林出身,或显官身份;论籍贯,即有本邑世居者,也有周边县府人士,更有天南海北遥远的外郡客籍大儒。数百年间,儒士们师承渊源,学派分宗,各自成派。主张随处体验天理的,称为“江门之学”;与朱子背驰的,称为“姚江之学”,笃信程朱的,称为“东林之学”。院中诸派俱备,各儒自主其宗。学派与学派之间,或孤行独诣,或力辟他说,一时间众家争鸣,繁华纷呈。

    书院中的生员有来自黄冈本籍的,也有来自海内异地他乡的。在每年的春、秋会课时节,生员们橐笔携墨,不远万里,纷至沓来。每当此时,书院内外,人潮如涌,接踵摩肩,生员多达千人以上。他们各承师说,各具源流,同室研修,共同长进。

    在清代的讲学、会课当中,书院对生员订有学规和会约。学规主要内容是:以圣学修身、道德品行为第一,以承师受业、溯源上进为宗旨,以博学多才、学以致用为目的;在发挥圣贤道理、借鉴前人读书经验上,坚持互教互学,即可彼此衡量长进,又可互相议论得失;对于一时过失,必须接受师友的规劝。会约的主要内容是:文章与德行两者兼优;不剽窃他人的文章;先生批阅的文章,不妄肆讥谈;注意书写书法;出类拔萃的文章,由当事人誊正送书院先生递传欣赏。书院规定,如果有谁违犯学规或者会约中的任何一条,将给予一定的惩罚。

    问津书院的讲学活动,自宋至清,历经数百年,曾是几废几兴。每在朝代更迭、战火纷飞的时候,院宇遭到兵燹,课业自然停止。停课时间,少则几年,多则十余年。在明、清两朝的中叶,问津书院的讲学活动达到了巅峰。其间一批又一批的硕儒名士云集于此,以满腹的道学经济、节义文章,为成百上千的生员传经授道,他们首讲宗旨,次授经济,再传制艺。书院规约井然,长幼有序,日有会,月有课,每季肄业会考一次,培养的生员均能登科进第。其影响曾是风动海内,名噪一时,足与当时著称天下的庐山白鹿洞书院、江西铅山的鹅湖书院、无锡的东林书院、京都的首善书院相媲美。明万历年间,还在河南的商城建有“问津书院分院”。明代南昌大儒朱试曾说:“澹祠、问津,彼此相望,大张正学,俾江楚俨然邹鲁,诚确论也。”

    清代晚期的问津书院,还是当地县衙黄冈县科举界人士的会考之地。每当开科取士之前,县衙要在这里组织一次全县士子预考,凡在书院考试及格者,再赴县里复试均有希望考中秀才。每年还有县内塾师带领学生在此参加童考。当时,有一则描写童生考试的顺口溜:“问津书院出难题。考得童生翻眼皮,混吃几餐鱼肉饭,我是特地来玩的。”

    问津书院自科举制度废除之后,一直被地方上的官府或有关组织设为学校。1927年大革命时期,这里曾开办一所国民小学,教师由地方聘请,办学经费由书院的田亩租产解决。1933年,黄冈县先后在此设立初级小学和初级职业中学,直到解放后。1954年,新洲县人民政府连续3年在此开办农民干部文化学习班,前后培养农民干部700余人。1957年后改办成小学,1975年创办初级中学,1977年增办高级中学,后改办初中、小学。经有关部门“关于在此办学不利于文物保护”的建议,现学校已经迁离他处,问津书院古建筑专作文物进行保护。

—————————————————————— 

孙君恒的剽窃文章《湖北最大的孔庙和书院——问津书院》发表(转载)情况:

2006年第6期《寻根》杂志http://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xg200606030.aspx

http://xuge.qikan.com/MagInfo.aspx?issn=1005-5258&year=2006&periodnum=6

2007-7-4 ,原道网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2&id=25678转贴;原道网版主吹剑按:这篇文章是孙君恒教授给《儒家邮报》的赐稿,原文格式是word,并配有图片,在《儒家邮报》发表

2007-7-5,中国儒教网儒教复兴论坛http://www.rjfx.net/dispbbs.asp?boardID=4&ID=1942转帖;

2007-07-29,原道网精华——平和书院网http://www.pinghesy.com/data/2007/0729/article_1137.htm再次转贴;

2008-03-18,中国学术引擎网http://www.80075.com/mishuwenmi/200807/25-207623.shtml亦转贴。

———————————————————————————

    孙君恒(1964— ),男,河南省邓州市人,武汉科技大学文法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哲学博士、中华孔子学会理事、孔子文化全球促进委员会专家组成员、湖北省哲学学会常务理事、湖北省伦理学会副秘书长。主要从事道德伦理学研究。

    出版专著《贫困问题与分配正义》(2004)、《当代企业伦理学》(1997),在《光明日报》、《哲学动态》、《鹅湖》(台湾)、《人文》(香港)等报刊上,发表文章128篇,被报刊转载28篇。应邀赴日本、巴西、香港、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地参加学术交流。研究成果得到美国《国际经济伦理研究评论》引用。专著《贫困问题与分配正义》,被专家评价为中文世界第一个系统研究阿马蒂亚·森的经济伦理思想的成果,已经被中国国家图书馆、台湾大学图书馆、香港大学图书馆、香港九龙公共图书馆、马来西亚大学图书馆等多家图书馆收藏。 

    作者简介详见专家学者网:

http://www.cnexpert.org.cn/expert/ShowInfo.asp?ID=333

我的一篇被大学教授剽窃的文章

我的一篇被大学教授剽窃的文章

我的一篇被大学教授剽窃的文章 

我的一篇被大学教授剽窃的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