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聚敏
王聚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959
  • 关注人气:1,0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梨花川记

(2019-07-12 08:45:36)
标签:

金川

秀美

乾隆打金川

桃花川

分类: 散文随笔

梨花川记

王聚敏

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是的,坐落在川西北高原的金川县,的确是山辉川媚。只因为这里的嘎达山、索乌山山石韫玉,流淌的金川江水怀珠携金。此地有五千年的文明发展史,居住着藏、羌、回、汉十四个民族,是本波教、藏传佛教气氛浓郁的地区。蓝天、白云、寺庙、经幡、石刻、石碉……静穆而神秘;这里的生活似乎有些“慢”,人人脸上洋溢着安详平静的神情,气定而神闲。大自然之美与生活之美,在这里“美美与共”、相映生辉。特别是这个曾经盛产贡品“金皇果”“公主梨”的“雪梨之乡”,每到三月仲春,万亩梨海,百里白蕊,茫茫雪海,滔滔白浪。一川梨花一川诗,满山遍野,每棵树都是诗的一个段落,每朵蕊都是一首诗的“诗眼”。您看,山腰山脚上的梨花与山头的皑皑白雪和天上棉花般的云团,瞬间连成一个白色的童话世界:穿行在万亩梨海、百里花的长廊,你会分不清哪是云哪是雪哪是花;更不知是在大地行走,还是在云海中畅游;你似驰骋在青藏高原上的“林海雪原”,又似徜徉在一个现代的人间仙境——梨花川!如果说陶潜笔下的“桃花源”,是一种寄寓了作者理想的子虚乌有的理想乌托邦的话,那么眼前这个“梨花川”,却是一个迷人的实存。是的,山韫玉、水怀珠的大金川,确实是一个迷人的川、秀美的川。

然而,大金川更是一个壮美的川、坚挺的川、不屈的川,英雄的川。

“御碑亭”前话古今,“红军城”里说当年。在金川,有两个故事为当地人所津津乐道,一个是“乾隆打金川”,一个是“红军在金川”。“乾隆打金川”史称“乾隆金川之役”,第一次打金川,是从乾隆十二年(1747年)至乾隆十四年(1749年),历时两年半;第二次打金川是从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至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历时五年,且前后历经三十年之久。第一次攻打,朝廷共从十余省调兵十万,耗银一千多万两,阵亡将士近五千人,伤者不计其数。此役得不偿失,最后不得不草草收场,这位“十全武功老人”乾隆帝,最终也没能“犁庭扫穴”、“刬绝根株”而使金川人俯首服气。第二次攻打,其惨酷之状无法形容与描述,清军共伤亡十五万人左右,其中阵亡1473人、各级军官908人。当然,金川人付出的代价更为惨重:大量的石碉被摧毁,大量村寨被夷为平地,酿成大量无人区,但金川人并没有真正的屈服,大金川挺立依然。而今,我们在金川穿行,万里城、土营盘、色尔岭、照壁山……古战场的遗迹四处可见;葛纳依、勒乌围、九把锁、御碑亭……似乎在无声地讲述着当年的惨烈。乾隆两打金川的起因,虽源于土司间的地盘争夺和割据,皇帝怕地方势力坐大,危及朝廷,因而开始征剿或平定,但在彼此对峙和反征剿中,也充分显示了金川人为生存、为信念、为信仰而战的不屈精神。若蚂蚁与大象强搏,如身瘦体弱者对阵于关西大汉——无论从哪方面讲,“乾隆金川之役”都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堂堂大清帝国,国土上千万平方公里,小小金川平方公里仅仅两千;大清帝国人口二点七亿,金川不足三万;清军参战125500人,而金川能参战者不足5000人……但金川人却能与大清朝廷对峙周旋多年,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战争史上一个独特的战例。据史料统计,第一次金川之役,大清帝国耗银一千余万两,相当于当年国库三分之一的存量;第二次金川之役,大清帝国耗银七千余万两,相当于鼎盛时期当年国库存量的全部。是的,金川人是勇武善战的,清籍《平定金川方略》中也承认:金川人“其性嗜利好斗,轻生易死,履绝壁险崖,若康庄然……女子耳带大环,男也垂铒。自十二岁以上,皆腰插短刀,兵丁则左手擐一铁袖以为甲,习鎗矛弩箭,不善弓矢。”清代李心衡《金川琐记》中也记述金川习俗风尚:“夷俗尚武,咸工击剑之术,虽妇女也解谈兵,闻有征调,殊踊跃向往,临阵奋不顾身。”如果说乾隆金川之役,说到底是一种地方武装与中央政权间的对抗和周旋的话,那么后来,金川屯兵以震撼中外的勇武精神,西征廓尔喀(尼泊尔)、东赴鸦片战争,则是为国而战。特别是1840年至1842年在长达三年的时间内,金川屯兵三次应召参加鸦片战争,其血性、其勇武,令道光皇帝感动,而史学家魏源则更为慨叹:“川军以金川屯练为强”,每遇敌“奋勇前驱,十数人辄辟千人”,即十多个人,可以对付一千个敌人。

然而,金川嘉绒藏族人的这种“抗争不屈”、“重义轻生”的民族性格,只有与一种全新的“主义”或信念信仰相遇相融的时候,才会产生前所未有的精神力量!1935年,红军长征曾两次驻留金川,于是这里便有了许许多多“红军在金川”的故事。红军到达之前,这里实行的是封建地主经济和农奴制领主经济,生产力落后,农奴人身依附于领主,官府、地主、匪患、高利贷层层压榨,袍哥码头林立、土豪横行无忌,百姓卖儿鬻女,苦不堪言。红军的到来,才使“翻身农奴把歌唱”。当年十月,“中共大金省委”在绥靖成立,并随之诞生了中国革命史上第一个民族自治革命政权——格勒得沙共和国。当此之时,金川人不过八万,地不到七万亩,亩产仅百斤左右,百姓半年瓜菜半年粮、忍饥挨饿,却为红军筹粮上千万斤;他们“轻生易死”,为保卫根据地,与红军并肩而战,捐躯者逾千;他们积极主动为红军充当“通司”,有数千金川儿女随红军北上。板登卓(汉名杨金莲)一家,则是长征途中最有名的藏族通司。19355月,在丈夫和大女儿毅然决然参加了红军之后,年近花甲的板登卓又带着14岁的小女儿姜萍民投奔红军,成为队伍中年纪最大的“老妈妈”……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或神力在激励、鼓舞着他们如此这般?它就是一种众所周知的“主义”、信念和信仰!难道不是吗?

而今,战争的硝烟已经消散,金川山辉川媚,重回安宁与美丽。金川江似游龙逶迤而过,其水怀珠抱金;嘎达、索乌神山接天连云,其石韫玉含翠。就连当年的乾隆爷,也禁不住写文赞叹索乌山之美:“峰迭峦回,拱挹山群峰之表;氛消雾廓,嵯峨雄两镇之间……”阳春三月,风和日丽,走进这童话般的梨花大川,不觉心动技痒,愿作此“梨花川记”。昔有陶潜之“桃花源”,今有陋作“梨花川”,然此川非彼源也。桃花源是一个封闭的自适自足的社会,而梨花川则是一个真善美并存、假恶丑共在、有压迫有反抗的真实世界,上述故事,可资证明;桃花源中皆“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农耕时代的远古之人,而梨花川中人,早已融入现代,锅庄舞而外又有广场舞,容中尔甲的歌声中,已揉进当代音乐之旋律,轿车、别墅、手机、电脑等与都市没什么两样。据知,目前资产在一亿以上的金川籍企业家,至少有三十个。金川的“贡梨”也已加工制作成饮料和秋梨膏,进入芸芸百姓家,金川县业已脱贫:过去他们反抗“压迫”与“不平等”,如今他们与“贫穷”“落后”抗争,曾经能征善战的金川人,更会做生意哩。

金川,秀美且壮美的梨花川,你惹得多少外地人的向往和艳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