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只花蛤
一只花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40,068
  • 关注人气:25,3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撕掉他的脸”

(2013-04-16 23:02:35)
标签:

财经

不应该

水平

是一种

佣金

分类: 读书笔记
    有时候看看外国投行是如何圈钱的,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有一本名叫《泥鸽靶》的书就是这方面的力作。作者弗兰克·帕特诺伊本身就是从事这一行当的射击手。这些射击手与世界各国的大公司交易着由世界顶级数学家、物理学家设计出来的金融产品。他们能够让那些自以为非常成功的企业家和企业职业经理们,在只了解了华尔街出产的金融产品的一个皮毛后,就将几十亿美元轻而易举地送进了他们自己的公司。
    作者曾经任职的摩根士丹利是最喜欢发明复杂的衍生产品的公司之一,虽然声名狼藉,但却仍受欢迎。比如有一种叫做PERLS的“本金与汇率联结证券”的衍生产品,看起来像债券,实际上也是一种债券,但却是一种非常奇怪的债券,因为它的表现就像是有杠杆的外汇汇率赌博。这种也叫做结构性票据的“债券”是给买家制造最多麻烦的衍生产品之一。如果你买了它,你不会收到固定的利息和本金。你的利息和本金或两者兼而有之,但是需要通过一个或更多的复杂公式来调整。PERLS的买家有两种:一是骗子,一是“孤儿寡母”。骗子们都很精明,他们通过PERLS,用其他投资者做梦都想不到的方式在外汇市场投机。而“孤儿寡母”就是完全缺乏理解这类衍生产品的知识和经验的一些人。经纪人酷爱这样的买家,因为那意味着在5年之内都不会为本金偿付而担心。
    帕特诺伊听说过很多经纪人向“孤儿寡母”销售PERLS的故事。他很喜欢的是以下的一个故事。
   一个经纪人把8500万美元的PERLS卖给了一家迟钝的保险公司,但是这家客户显然没有理解这笔交易。几个月后,这家公司的高级财务官打电话给这个经纪人询问PERLS的市值。他以为它的价格大概是100美元——要么是99.99美元,要么是100.01美元。当他得知这种债券的价格已经狂跌了一大半时,简直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他和这个经纪人的对话是这样的:
    “但我们怎么可能在债券上赔了这么多钱呢?才刚刚过了几个星期。而且,看在上帝的份上,这可是政府机构债券啊!我的老板会杀了我的。”
    “好啊,你知道,在你买了债券之后的这几个星期,本金偿还公式里的各种货币兑美元都大幅贬值。而且,时间价值的减损和波动率的变化也减少了PERLS里面含有的期权的价值。”
    “什么?你再用简单明了的话说一遍。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说你大量投机外汇汇率,而且你输了。”
    这个时候,保险公司的财务官慌了。“外汇汇率投机?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我们没有投机任何事,所以我们也不应该赔钱。我们没有投机外汇汇率。看在上帝份上,我们是保险公司,我们连买外汇的许可都没有。”
    “是这样的,当你买PERLS的时候,你就承担了汇率风险。这就是为什么你在这种债券上能得到高于市场水平的利息。我告诉过你嘛。你就是不记得,我警告过你。你想想,如果你不承担什么风险,怎么能得到这么高的利息呢?”
    这个财务官大惊失色。“天哪,你是说我们要承担汇率风险?我以为是你们承担汇率风险。”
    这个经纪人在这笔PERLS交易中赚了一大笔佣金。他讲这个故事时笑得几乎失控。弗兰克·帕特诺伊也笑了。最后,这个经纪人问帕特诺伊是否知道这样的销售行为被称为什么,他说这就叫做“撕掉他的脸”。所谓的撕掉他的脸,就是抓住客户,从脖子下面掐住一层皮肤,然后用力猛拉,撕下尽可能多的皮肉。当这个经纪人解释的时候,帕特诺伊注意到他带着极大的自豪感,几乎眼泛泪光:“弗兰克,我撕掉了他的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