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只花蛤
一只花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84,133
  • 关注人气:25,3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麦森·霍金斯:他们寻找的东西与巴菲特一样

(2009-01-20 09:15:14)
标签:

国际基金

安全边际

内在价值

霍金斯

分类: 投资人物

1975年,麦森·霍金斯在田纳西设立东南资产管理公司,今天,东南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着超过140亿美元资产的机构帐户,此外还有4家长叶合伙共同基金,其中包括有最著名的长叶合伙基金。

霍金斯对自己成功的原因没有丝毫的疑虑,他说,“我们的成功主要来自本杰明·格雷厄姆和沃伦·巴菲特的教导。”像巴菲特一样,霍金斯也喜欢好的公司,而且这些公司容易理解,有完美的平衡表,这些平衡表能带来自由的运营现金流,并能说明公司在市场上的竞争地位占据优势。他也寻找那些有能力、以股东利益为导向而且擅长分配公司资本的经理。他通过计算公司未来自由现金流的现值来决定公司的内在价值。霍金斯像格雷厄姆一样,要求每一笔购买都应当有安全边际。他的安全边际非常具体:购买公司必须以不超过其内在价值60%的价格进行。

1998年,霍金斯与东南资产管理公司的其他投资经理人和分析家们,都感觉很难找到符合他们要求的安全边际的美国公司。但是在海外,许多优秀的公司正在以大大低于其内在价值的价格出售。根据公司章程,长叶合伙基金可以购买国外证券,但是不得高于公司投资的30%。由于海外的投资机会非常多,霍金斯决定成立国际基金,这样就能把更大比例的资金投入外国证券。

长叶合伙国际基金与大多数国际基金不同,霍金斯希望他们的基金注册为一个非多样化的基金,这样他们就可以进行更多的集中投资。而且,东南资产管理公司的领导团队认为,基金应当严格遵循由下而上的运行。也就是说,基金不能有任何地理上的偏见。他们希望能够寻找到20家的最好的国际投资,而且不论国别、部门或者投资组合与国际指数对比。霍金斯不在意他的投资组合与某些国际指数相比的结果如何。最重要的是,他拥有的公司的经济收益如何?如果要成为股东,应当付出什么样的价格?而且,基金必须与那些只购买美国公司的人进行至少相同水平的调查。基金必须不仅能理解公司,还能衡量管理层的水平,并且能够解释平衡表和收入陈述。

对于一些国际投资者来说,一个共同的困难是国家之间的合计标准不同。但是霍金斯相信,必须调和某些相异点,“我们从来不看GAAP收益,”他说,“我们对公司所有人能获得的税后自由现金流感兴趣,只要公司的资本支出与运营资本需求能维持平衡。”大多数国际公司都会把折旧和摊销时间表明确列出。“我们调和各种时间表,以得出正常运营现金流,从正常运营的现金流中减去必需存货、应收款项和替代资金需求。这些数据在工业化国家都是可以获得的。只有在刚成立的国家,你才会发现解会计陈述更加困难。”

当然,国际投资者都必须考虑到国别风险,因为刚成立的国家在经济上和政治上的不稳定性可能比投资者预想的要大得多,比如货币昂贵,无法兑换,又比如其会计标准根据美国标准看很不完善,不能正确衡量其经济价值。如果是这样,长叶合伙国际基金就不会投资。长叶基金采用的是完全套头交易,他们把投资于任何一国的总资产都卖空成美元,这就保障了了另外一项共同的但是经常被忽视的国际投资风险。国际投资者虽然可能能够获得外国公司的经济利益,但是仍然会因为外国货币对美元的的汇率下跌而遭受损失,这样就会抵消了拥有运行良好的公司所带来的经济收益。通过卖空他们投资的国家货币,个人投资者就能保护自己不必遭受货币交易的潜在损失。霍金斯相信,换汇是保护股东资金的一项谨慎的策略,他说,“当你审查公司的经济价值的时候,必须减去换汇成本或加上换汇收益。所以,如果你的平均持有期是5年的话,你就要考虑纯成本。”

除了要解释略有不同的会计陈述,以及把投资换成现汇的风险外,遵循巴菲特投资准则的国际投资者们还要面临一项挑战:会晤管理层。长叶公司的专业人士经常有机会和管理层会晤,在计划一次拜访之前,他们首先必须决定公司是否符合最低财务标准,还要决定交易的股价是否有满意的内在价值的折扣价。霍金斯解释说,和外国公司的管理层会晤并非总是必需的。所需要的大部分东西都能在互联网上获得。“我认为,投资者可以通过阅读公司的代理陈述、过去5年公司的年度报告以及杂志和报纸上的报道的与管理层会晤的情况,获得关于公司及其管理团队的大量信息。而且,公司的网站上也有大量有价值的信息。”

带着巨大的成功,长叶公司不仅主动地投资于外国,还投资于临时性的外国技术公司。长叶公司的斯坦利·盖茨说,“像其他任何一个行业一样,技术开始考虑商业、人和价格。我们已经投资而且将继续投资技术,但必须是按我们的条件。根据商业-人-价格模式,我们必须知道它们是如何运作的。我们必须知道它们的竞争优势;我们需要了解、信任并且喜欢这些驾驭技术的经理人,同时,更重要的是,我们应当更便宜地购买这些技术。”长叶在国际技术购买中一个成功的例子就是飞利浦电子公司,它是欧洲最大的电子企业,半导体部门是这个公司最大的一个部门。但是吸引长叶的是飞利浦公司股票价格短期能的剧烈变动,这个变动为在低过资产负债表上净现金和市场安全线购入股票提供了机会。长叶已经为该股票的下跌做好了准备。他们绝不会放弃一次免费得到价值200亿美元的半导体及相关电子企业的机会。“我们永远不能理解,对于一个国家、地区或者某个领域,仅仅根据短如一周的时间来判断其好坏,这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将数字贴在相应的公司名字上。”长叶另一合伙经理人安德鲁·麦德蒙这样说。

今天,长叶国际基金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投资。他们拥有财务公司、工业和服务业公司以及零售业公司。在每一项交易中,他们寻找的东西与巴菲特寻找的一样:能够产生良好的经济效益的好公司,这些公司由精明的经理人管理,并且能够以便宜的价格收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