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评论:冬天即将过去,春天还会远吗(转)

(2011-01-23 22:20:23)
标签:

转载收藏

杂谈

分类: 阅读写作【原创、资料】

冬天即将过去,春天还会远吗

                          ——对郭玉琴春天系列散文的解读

 

*河北:王克楠

 

  到中财即认识了郭玉琴的散文,她的散文沉稳,朴素,同时内在里有对于真理的渴望,有对于人生的畅想,有她的人生态度和对于理想的坚守。最近笔者抽时间系统地解读了她的博客和中财里的散文,先对她的“春天心情日记”系列散文发表一下自己的拙见。

  笔者一边读郭玉琴的作品,一边熟悉了她的生活。她从19岁步入这个社会,十年去过很多的地方,先是做过乡村的代课教师,后又随哥哥远行福建,再后来又回来了,转了一大圈,终于还是回到了她最熟悉也最不快乐的环境,这个环境不是她的生存理想的环境,却是可以播种她最深情地一场梦。郭玉琴是一个有梦的人,有梦才有表达,才会有文学作品,我终于从她的散文里觅到了她写散文的缘由。

  读郭玉琴的作品,总是有浓浓的春天的感觉,春天是一种感觉,一种生命复苏的感觉,这在她的《春游》里有很美好的表达,“我确信我是爱着水的,所以我在少时的时光里就总是梦着自己最美的时刻一定是端坐在水边用绕着时光的纤长手指一边望着茫茫之水一边理着云鬓。”智者爱水,由水可以进入她的内心世界,看到这样的一湖清水。“在刺桐花守护的年年岁岁的三载春秋里,到如今也就是一转眼恍然如梦,光景宛如昨。”郭玉琴从小洪泽湖边长大,自然对水有着另一番的理解,那就是水可以寄托梦境。郭玉琴的散文,善于在抒情的同时展开对生活的朴素的叙述,她在《春游》里回忆了乡下的贫困的日子。《潮湿的心》,题目是浪漫的,但是内文是朴素的叙述,“想起儿时的那些日子,虽然生活清贫,可渴望过年的心是多么的憧憬。有父母在身边,一家人围在一个炉火旁,即使有一年是我十岁的时候,我们家仅仅用十块钱买来的菜吃了一顿年夜饭,我也觉得那时候的饭菜是有滋有味的”,文字里渗透了童年过年时的温馨。

  写散文,有人盯着风景,有人则盯着生活,郭玉琴属于后者,《寂寥如酒》本来可以写的很浪漫,在作者这里,则是对于职业的表达。“只是做幼师这个职业,不同于小学和中学的教师,我们每天面对的是最不懂事和最单纯幼稚的孩子,职业决定我们不仅要上文化课,还要不段地在孩子面前用肢体语言向他们传达生活的生趣。”职业只是谋生的工具,作者明白这点,所以对有的人刻意把中学教师和幼儿教师的职业进行比较,感动很不习惯。她在散文里解剖了人在当代生活里的疲惫,“很多时候,我感觉生活的累,其实不是身体的疲惫,恰是这些心理作用和我实际的外在表现达不成一致的步调造成的。”在这里,她呼唤人们自觉而真实地保护自己。郭玉琴的散文是朴素的,她似乎很少对人的心理进行刻画,但是《女人心》是一个例外,对于女人的爱美,她有着这样的朴素表达,“我今日之所以想起来用镜子照自己的脸,渴望给自己的直觉一个准确的年龄判断是因为昨天朋友安安约我去美容店美容。”在散文的推进里中,“语境”的独创是艰难的,但是在郭玉琴这里,总是显得顺手拈来。比如说到散文中涉及到感情问题,她开朗地表达道,“我说拐走一个男人怕什么,又不是拐走一个天下。”“她这样说的时候,我终于咯咯的笑了起来,忍不住说,感情深会淹死人的。”感情深了,会淹死人,很少有人这样表达。

  郭玉琴的散文《春天在哪里?》,题目很浪漫,内文却是沉甸甸的。春天是浪漫的,而生活是现实的,是尴尬的,是必须面对的。春节过后,春天来了,而郭玉琴则如实地描写了一个尴尬的春节。她写了很多家庭都可以遇到的婆媳矛盾,“她也曾在儿女们面前不止一次地说,要是再拿掉她光阴里的十岁,依然不会有人敢违拗她一句,在这整个家庭里。可她都年过六甲了呀,活了大半生竟然还没明白人是不可能永远年轻下去这个道理的。”虽然,她的散文解读了春天里并不浪漫的现实,解读了人间烟火,解读了厄运和人生的互相牵连,但是,她的内心对于春天还是有理想化的刻画的,不是刻画在散文里,而是在诗歌里,如《对着春天,我想躺在软泥下做一株水草》,“对着春天,花木苏醒/而我只想躺在这软泥下/做一株水草/在石头缝隙里,对着隔岸的世界/把心底的期待轻轻招摇。”在春天里做人艰难,那就做一颗水草吧,就还原大自然吧。

  郭玉琴的《闭上眼睛就是天黑》是一篇有力度的散文,她对于人的文化心理进行刻画,她还对人的文化需要进行了精彩解读。人是渴望自由的,因为渴望自由而去漂泊,有的时候是身体的漂泊,有的时候是精神漂泊,我想,作者在散文表达出来的是——精神的漂泊感,“心思重了,常常走神陷入恍惚中,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都会想一些不开心的事情。”对于女人,尤其是封建传统下的中国女人的活命状态,她有着清醒的理解,“女人一生要把自己分成好多份,一人给一份,父母一份,丈夫一份,儿女一份,唯独没有给自己留一份。”把女人作为工具,作为花瓶,恐怕是很多男人的梦,但是,这个“梦”却是摧残人性的。女人不解放,社会就不能进步,女人给男人的反作用力到底是现代文明,还是封建渣滓,十分需要警惕。“我终究不是牲口,这世界的万物是拴不住我的。”电影《篱笆.女人.狗》插曲也呼唤女人再也不能这样活,再也不能这样过。《玩偶之家》解读了出走女人出走后的生活。出走有出走的代价,出走有出走的尴尬,人如何选择幸福,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活法,作者对此有自己的思索,这是难能可贵的。

  写生活,郭玉琴的散文呈现出画面感。写景,她则写出了“意”来,她的散文《清明.唢喇悲歌》即是写意的。“三月的风柔柔地吹,竟将我此刻的心抚摩的光滑细腻,通透彻骨,凭借风儿的力量召唤,我倒在了一片桃花的夭夭景象里。”在郭玉琴的散文里,处在人境的多,处在仙境的少,因此这篇散文就十分可贵。她写了桃花坞的美丽,主要是写了自己在美丽环境里的心情。她写了桃花,写了年轻的感觉,写了清明上河图里的美好感觉,她还写了鸟的聒噪和一夜的雨,“躺在桃花林深处的一块石头上,放眼望那满树桃花的芳华,我心里好生羡慕她们,粉粉嫩嫩的脸,那羞答答开起的心事,比起人间的妙龄女子,她的美,更加的隽永,更加的有恩泽备至。”美在春天,美在河流,美在桃花,桃花勾起了她的青春的感觉,青春是美好的,虽然春天瞬间即逝,但是可以永久地存在人的心里。

  笔者对郭玉琴散文的突出的感觉,就是质美——这是散文最重要的品质。作者谈创作的时也这样表达过,当生活不如意的时候,才会拿起笔。这个时候写作更增加了生活的清醒感,而不是虚幻。祝福郭玉琴,好好写下去,你会成功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