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风徐徐过QUYAZHAI
清风徐徐过QUYAZHA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7,683
  • 关注人气:6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刘兴亮|吃面的最佳姿势:圪蹴

(2020-02-01 21:32:31)
标签:

转载

分类: 民族、民俗风情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  北京也有部分人管蹲或半蹲叫 圪蹴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有一段时间,国外媒体上流行着一种说法,那些夏天把跨栏背心卷起来露出白生生的大肚皮,坐在街边小店旁狂饮啤酒猛撸串的糙老爷们的装束,被称作「北京比基尼」。

此称呼一出,举世哗然。人们发现,北京比基尼根本不限于北京,在黄河以北,漠河以南的广袤地带上,它是贯穿北中国的一道靓丽的风景!同时随着走出国门的人们的足迹踏遍了全世界。

北京比基尼并非人皆可穿,你首先得是爷们,其次必须是板寸或光头,一个滚瓜溜圆的大肚皮也是必不可少,如果脸上再有几道横肉就堪称完美了。当然不能戴眼镜,尤其是金丝眼镜。

这构成了一幅意境辽阔而深入世俗百相的当代生活图景。


-02-


与此相对,华北西北一带也有一种闻名遐迩的生活风俗画,那就是「亚洲蹲」。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相对于「北京比基尼」的当代属性,亚洲蹲更具有悠久的历史含义,它是一种悠悠岁月的沉淀,是回环往复的吟咏,是梦回唐朝的实现。

人们都说陕西人蹲着吃面,吃出了一方水土一方人的霸气。其实说这句话的人展现了历史知识的片面和个人观点的狭隘。

[转载]刘兴亮|吃面的最佳姿势:圪蹴

要知道,亚洲蹲不仅在陕西,在华北西北数省的广袤土地上都有坚实的现实土壤和层出不穷的身影。在苍茫的大地上,在苍莽的群山间,在浩渺的戈壁滩,在风吹草低现牛羊的大草原……亚洲蹲无处不在。

亚洲蹲,亚洲蹲,我们都爱亚洲蹲。


-03-


山西人爱蹲着,是普遍现象。在老家,我们把蹲着称为「圪蹴」。

小时候,父亲曾经教过我两个字,都是上下架构,第一个字是上不下立,第二个字是上不下坐,从字面意思看,不立不坐,也是圪蹴着的意思。可惜这两个字并没有收录进现代汉语字典,失传了。

老家通常都是两顿饭,上午九十点左右一顿,下午三四点左右一顿。

到了饭点,拿一个大海碗,捞一碗分量足够的面条,舀几勺菜,扒两瓣蒜,端着走到院门外,找墙角圪蹴下来——这个地方必定是阳坡,此时周围四邻八舍的人们已然同样圪蹴在相近的位置,一边吃饭一边搭话,其乐融融。

周围的花香果香随风弥漫,这日子难道不是人们梦寐以求的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吗?夫复何求。

注意,你不能在这个完美和谐的瞬间,端着碗站着进食。那实在无法想象,也绝无发生的可能。另外,大闺女小媳妇也不凑这个热闹,她们最好在屋子里盘腿坐在炕上吃饭——社交范围虽然有局限,但是得体。

在院门外,谁要是站着吃饭,那他很可能是来自「上边」的官吏,是打算演讲与训话的,而非聊天。他还没有把自己的身体姿态放低,与劳苦大众融为一体。


-04-


如果细细追究,并不仅仅是吃饭的时候蹲着,很多乡亲们在村里墙根下闲聊的时候,也是蹲着的。

并不是说不能坐着或没有坐的地方,而是,我们实实在在地感觉蹲着舒服,熨帖,恋恋不舍无暇他顾。


-05-


追溯历史,我觉得圪蹴有其特殊的成因。

黄土高坡与西北广袤的戈壁滩上,常年干旱,人们世世代代过着背朝黄土面朝天的日子,饮食习惯是以粮食为主,蔬菜有限,其它更少。这么说吧,我们这儿的生活局面还没有形成那种干什么都要「装修」的小资产阶级面孔。

很多面条的做法,并不需熬太多配菜,仅仅是酱汁即可与面完美融合,因而无需每餐饭都摆开桌子,盘盘碗碗大肆铺张。

[转载]刘兴亮|吃面的最佳姿势:圪蹴

端着一碗面圪蹴下来,整个身体就有了安定的感觉。

关键这是一种非常重要的社交活动,邻里邻居圪蹴在一处,沐浴着温暖的阳光,膝盖正好可以如同桌面一样配合左手把巨大的海碗搁平,手腕无需使力,边吃边聊,从容自在。

由于长期站着劳动,回家后圪蹴着吃饭,大腿肚子与小腿肚子相互拥挤按摩,腿外侧的肌肉又适时绷紧,整个身体获得难以形容的通泰感,这不是坐在八仙椅上的老爷们能够享受的。这是劳动人民千百年来进化得来的解乏法宝。

并且还有一点非常重要,蹲下来肚子被撑回去,胃部能够容纳的食物不多不少,站起来以后浑身舒展,延年益寿自不待言。不信你看看西北的农村地区,很少有北京比基尼,因为本地的劳动人民,都没有白生生的大肚皮,还没有资格穿戴这种具有小康社会特征的高级服饰。

用老家话说,就是「圪蹴下吃饱,站起来正好」。


-06-


圪蹴着吃饭,最好的食物莫过于面条。

首先,是因为面条在华北西北地区本身就是美食中的美食;其次,蹲着吃面条,有一种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一气呵成感,低头一阵吸溜,一碗面下去大半,再一阵咕嘟咕嘟,半碗汤已经暖暖地进入身体。

这时候打一个圪蹴着的短促而有力的嗝儿,除了赞美生活,还有什么可说的。

饭量大的哥们还有一招,那就是除了一海碗的面条,筷子上再穿俩三个白面馍馍,走到院外路口,顾盼自雄,不紧不慢圪蹴下来,撕扯着吃了馒头——偶尔啜口汤,再把碗中的面条一扫而尽。你就说吧,服不服!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