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朔风
朔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6,093
  • 关注人气:1,8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锦瑟年华/2018.1

(2018-01-27 09:42:06)
标签:

朔风月刊

锦瑟年华

赵剑云

文化

分类: 连载
锦瑟年华(十九)
赵剑云

  妈妈说,爸爸是她的初恋,他非常优秀,家在农村,生活非常困难,大学里他的生活费,经常是他们两个一起花,那时候虽然有点拮据可是非常幸福,他对她非常好,物质上无法给予她什么,可是他的心却完完全全的给了她丁,当时她完全可以找到更好的,有很多条件好的男生追求她,可她没有答应他们,她和爸爸一毕业就结了婚,她想这辈子再也不会遇到像他这样的男人了,爸爸在她心目中几乎是完美的。
  妈妈说着,她的目光柔和而幸福,仿佛沉醉在往事里。
  我没有想到他会背叛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不敢回忆那些幸福的往事。当时我真的不能原谅他,可是如果我当时原谅了他,起码我有个好儿子,有个完整的家,现在你病了,我仔细的反思自己,才发现我不是个好妈妈,不是个好女儿,如果我能像别的母亲那样温柔地关心你,爱你,你或许也不会得这个病。
  妈妈看了马丁一眼,接着说,孩子,妈妈活了五十年,现在才明白生活,过去我把自己的未来设计的太美好了,所以才想不开。生活就像是一个石碾,它把所有的美好都碾进了泥土,留下的是实实在在的日子,我们年轻时间追求的爱情不过是烟花绽放,还有那所谓的梦想和向往的生活,不过都是云烟,只有自己的亲人和真实的日子才是最该去爱的……
  妈妈尽量地克制着自己,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马丁的鼻子也酸酸的,伏在他肩头的女人太不幸福了,马丁懂得她所有的痛苦,可是未来谁来照顾她呢?
  马丁只希望,以后没有自己烦心的日子,妈妈或许能快乐一点。
  妈妈说,孩子你真的长大了,也成熟了。我很高兴看到你生病后懂事的样子,可是妈宁愿你没有生病。
  马丁问妈妈会不会和父亲重新在一起,她笑了,她反问,你怎么看。
  马丁知道,妈妈的恨虽然已经看不清了,可是那个伤疤是永久的。
  她为了折磨马丁父亲,一生孤独,而马丁父亲也是孤单了一生,一个错误毁了两个人的幸福。父亲再忏悔又怎能偿还?
  妈妈在马丁肩头痛哭的那一刻,马丁承认他那一刻恨父亲,可就是那么一刻的时间,恨便没有了……
  过后马丁一直在想一个人犯错的时候,为什么不能意识到这个错会伤害到无辜的人呢?
  离手术还有三天的那个清晨,马丁依然从迷失的梦里醒来,是的,又安然地醒了过来,如果不做手术,马丁很难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他还有几个清晨。
  整个医院都是静悄悄的,父亲还在熟睡,马丁躺在被子里安静地看了会儿窗外越来越亮的光线,然后轻手轻脚地穿衣、洗脸。为了一防 万一,欧医生这几天给他用了最好的药,心脏似乎比以前平静多了。
  站在卫生间的大镜子前,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在镜子里认真地看过自己了,小时侯是极其爱照镜子的,动不动就站在镜子前梳自己的“小寸头”,如果要是过年穿上新衣服那就更不得了,一天不知要去镜子前多少回,后来听人说爱照镜子的人都有自恋倾向,还暗自怕自己也是呢,不过自从马丁决定混社会以后,就很少照镜子,一头乱得像“鸡窝”的黄头发一度成了他的形象标志。
  马丁用一条雪白的毛巾仔细地擦了他的额头、眉毛、眼睛、他的鼻子还有耳朵和嘴巴,没有失去水分的脸上,正在滋生着一颗青春痘。马丁有点奇怪地观察着这颗非同寻常的小痘痘,如今这是对他青春的惟一见证了。
  镜子里的自己到底几岁了,马丁正在问自己,忽然听见父亲的叫喊声。一边答应着,又瞥了一眼镜子里的他,看起来,那个人,很陌生也很熟悉。
  这一天的午饭是辛月儿陪马丁一起吃的,早上做完检查,马丁一直等待她。
  辛月儿是专门来给马丁鼓励的,也许在事实面前,有些鼓励是微不足道的,可马丁还是等着她,认识她这么久,从来没有认真地等待过她,直到她嫁为人妇,才在医院里有机会等她。
  早上本来外婆要来,听说马丁早上要做检查,外婆说她下午过来陪乖孙子。
  辛月儿推开门的时候,马丁正在看丫丫的相片,她说,是不是想我了?
  马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想了又怎样,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辛月儿看了马丁一眼,自己倒了杯水。马丁补充道,她给我的是永恒的快乐,而我留给她的是一生的痛苦。
  想她就打个电话吧,不要硬撑了,何苦让两个人这样思念,我猜她的号码,你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辛月儿说着拿出了手机。
  马丁轻描淡写地说,还打什么呢,一切都成往事了。
  辛月儿扑哧笑出了声,她是想让马丁尽量放松些。辛月儿一本正经地问马丁有什么需要她帮忙的?
  马丁盯着相片说,如果有一天,马我万一不在了,请你打电话告诉肖丫丫,说我对不起她,不然,她会来找我的。
  她会来这里找你,真的吗?
  马丁点点头,我的心告诉我,肖丫丫一定会来找。所以请你一定转告她,我已经不在了,这样她也就死心了,可以吗?
  马丁,其实你不该在她的生活里消失,我相信你们一定会结婚生子幸福地过一辈子的!
  辛月儿的话让马丁觉得非常荒诞,马丁说我已经知道自己会哪一天死去,怎么可能……说着他自己也被逗笑了。
  辛月儿接着说,欧清波说你不想活了,我不相信,今天我才知道,你真是不想活了,手术没有做,你怎么知道会失败呢?马丁,请你有点信心好不好?
  辛月儿和欧清波不愧是夫妻,两个人劝人的口气都一模一样。马丁没有太多的辩解,他说,我对生活有信心,可是我对心脏没有信心,对手术更没有信心。
  辛月儿又劝了一通,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话,她说,马丁,我相信刚发芽的叶子即使凋谢也要经过四季的。
  马丁知道这话的分量,剩下不到三天的时间对他弥足珍贵。父亲对他的关心超出了他的预料。只要他说话,父亲会一直注视着他脸上的表情,而他的脸上始终泛滥着微笑,那微笑的内容又不动声色。马丁想他是知道了结果才会这样。
  他想把这么多年来欠马丁的父爱统统浓缩在这短短的几十个小时里。其实马丁很少面对着父亲的脸说话,怕他看出自己的秘密,人的眼睛会泄露一切秘密的。
  手术的日子从倒记天,变成倒记时,现在成了倒记分秒,这几天晚上马丁总能梦见肖丫丫,梦见他们去原始森林看他爷爷,梦见山坡上盛开着漫山遍野的百合花,梦见他迷路了,梦见丫丫哭着喊着找他……
  父亲常常会在夜里把儿子摇醒,他知道这孩子又做梦了,父亲说,别胡思乱想,儿子,等做了手术你就健康了,那时候你就去找她。
  马丁说,爸,你说我做错了吗?
  什么?
  从肖丫丫的生活里消失!
  父亲笑了:你是做的不对,不过我想她一定会原谅你的,她肯定一直等着你,你在梦里都在喊她的名字!她肯定也一样,忘记一个深爱的人是很难的!
  马丁说,我知道她永远不会忘记我,可是我却没有机会再真实的想她了!
  父亲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孩子,记住,当上帝关闭了你所有的门,他会留给你一扇窗户的,上帝是仁慈的,你要对自己、对未来充满信心,知道吗?
  马丁盯着天花板说:爸,上帝可能已经把我最后的那扇窗户也关了!
  丁丁,答应爸爸不再胡思乱想,如果上帝把你的那扇窗户也关了,爸爸一定会给你找到一扇门的,所以我们都不能放弃!
  父亲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充满了泪水。
  突然马丁很想说,爸,我一直都在爱着你,可是话到了嘴边,只喊了一声“爸爸……”。
  马丁很想问,这么多年他是否还经常也想起他和妈妈,想起曾经的家,但最终还是没有问。
  这个晚上,马丁和父亲睡在同一张床上,马丁心里异常踏实。
  手术的前一天,棋子打电话到医院,说有个朋友想见马丁,语气有点神秘,马丁问是谁,棋子让他猜,马丁说了十多个狐朋狗友的名字,棋子都说不是,他说见到了你就会知道。
  大约中午十一点左右,棋子敲门,外婆和妈妈都在,是妈妈开的门,打开门的一瞬间马丁闻到了一股很熟悉的香味,紧接着马丁揉了揉眼睛,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看到的,站在他面前边微笑边流泪的那个人,特别像肖丫丫,不,她就是肖丫丫。
  她在门口傻傻地站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滴滴答答地落下来,一滴一滴掉在怀里的那束百合花上,她是那样柔弱,那样楚楚动人……
  马丁想,他的目光一定也是微笑着的,因为他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丫头眼睛里的千言万语,他脆弱的神经一刹那间快速膨胀,迎着那目光,马丁流泪了,曾经以为今生不会见面了……
  马丁,我于找到你了……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马丁哑着嗓子无法说话。
  外婆接过肖丫手里的花,随即一把抱住了她,外婆高兴地哭了,我的乖孙媳妇,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
  肖丫丫忍不住终于哭出了声,她转头看马丁,马丁,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为什么你要不辞而别,为什么你要从我的生活里消失!
  马丁只是傻笑,马丁想他的泪水也一直在流,这时妈妈给肖丫倒了杯水,她说,儿子你不能激动,孩子,你也平静点,你们好好说说话,他明天就要做手术了。
  肖丫丫不哭了,她笑了,那失而复得的微笑又重新挂在了她脸上。
  肖丫丫来了,马丁想也许真的有奇迹,她是怎么找到的,马丁应该没有告诉她家里确切的地址,她是怎么找到的。这些日子她是怎么挺过来的。
  棋子说肖丫丫是昨天晚上九点多找到他的酒吧“候鸟的童年”,她一进门就喊着要找老板,一见到棋子就问,你认识马丁吗,他现在在哪里,请你带我去行吗?
  棋子说,知道,刚想给医院打电话告诉马丁,没想到肖丫丫听见那么肯定的回答,就晕过去了,等她醒来,已经是午夜了。棋子让她先休息,棋子说肖丫丫一醒来反复说着,“幸亏我记住了酒吧的名字!”。
  肖丫丫在马丁手术的前一天找到了医院,马丁想他们是注定有缘的,即使他出不了手术室,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肖丫丫告诉马丁,所有枯了的百合花,她都埋在了天水的南山上,以后南山上所有的花草将是他们爱情的见证,她想让百合的余香永远留在泥土里。
  和肖丫丫见面后几乎没有说上几句话,马丁就被送进一个又一个的检查室做术前最后的检查。直到吃晚餐他才回到病房,肖丫丫正和外婆聊天,见马丁进来,她们的笑声突然停止,马丁却乐了,能在这个时候听见亲人的微笑,是对他最大的安慰。
  一起共进晚餐后,马丁让家里的人都回去,他想握着丫丫的手和她说说话。
  肖丫丫请了一个月的假,她不顾众人的反对,千里迢迢来广州找马丁,听说支持她来找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她爷爷,就是在森林里生活的那个古老的像山里的千年老树一样的老人,肖丫丫说只有他爷爷鼓励她。
  肖丫丫说,肖雨和葛亮在在马丁走后不久就举行了婚礼,那天口腔医生一直站在肖雨家的楼下,不过只被她一个人看到了。
  肖雨和葛亮都反对肖丫丫来广州找马丁,反对的主要原因是,他没有留下任何地址,广州太大,人也很多,找他比大海捞针还难。
  不过肖雨相信“马丁做完手术会和肖丫丫联系”,他们还担心肖丫丫在路上出事,因为她从来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过去无论去省城还是去旅游,都有他们陪着,他们把情况告诉了肖丫丫幼儿园的领导。
  肖丫丫说自从马丁走后,她的日子就再也没有安宁过,开始是幼儿园领导天天做思想工作,后来又是连续发烧的重感冒,葛亮捎口信把她爷爷也接到了城里陪她,她整天闷闷不乐,不是盯着手机发呆,就是傻了一样地看天花板和马丁送她的东西,爷爷看着心疼地直叹气,她的病彻底好了的那一天,爷爷给了她一张火车票,说是晚上的火车,单位的假也请好了,肖丫丫说看到火车票的那一刹那她抱着爷爷高兴地足足跳了半个小时,葛亮和肖雨送她上了火车,葛亮还让他广州的一个朋友照顾好她。
  马丁说,对不起,丫头,我不该那样一走了之,请你原谅马丁,其实我也是没有办法呀?
  好吧,我原谅,不过你必须发誓以后不这样了!
  我发誓!
  马丁和丫丫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马丁想吻她,可被她拒绝,她吻了一下马丁的额头,小声说,医生说你是不能激动的!
  遵命!马丁做了个鬼脸,他们都笑了。
  这个晚上,肖丫丫要求陪马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