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朔风
朔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618
  • 关注人气:1,8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锦瑟年华/2017.11

(2017-12-01 08:30:18)
标签:

朔风月刊

锦瑟年华

赵剑云

文化

分类: 连载
锦瑟年华(十七)
赵剑云

  之后他们又回到了病房,此时病房的门大开着,原来是到了打针的时间,肖雨站在护士旁边,她用自己的微笑面对着所有人。
  看到他们,肖雨跑过来,她比划着,肖丫丫翻译着,肖雨说我们该走了!她好像变得很轻松,刚才的不自然已经烟消云散。
  马丁说,我想和口腔医生说几句话,这时丫丫和肖雨出去了,她们以为马丁只是说声再见。
  马丁看着这个苍白的男人,他躺在病床上虚弱地像刚刚创造了生命的产妇。不过产妇的眼神和口腔医生是迥然不同的,产妇眼中是自豪和希望,而口腔医生的眼里是空洞的绝望和无法捉摸的痛楚。
  她走了,知道今天她为什么来吗,她是来告诉我,让我不要心存幻想,她已经是结了婚的人,她说她配不上我,她无法改变自己是残疾人的现实,她说让我就当她死了……
  口腔医生喃喃着,马丁能体会此刻他流血的心是怎样的疼痛。
  马丁拍了拍他的肩,希望能给他一些力量。
  知道吗,我真的不在乎她不能说话,为了和她接近我天天学哑语,可是这么久她从未给我笑过,只有今天她才笑了!口腔医生最后还是哭了。
  马丁说,难道你不知道她已经有葛亮了吗,难道你不知道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了吗?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就是爱她,我管不住自己,除非每天去花店找她否则我就不能正常工作。而且肖雨爱的不是葛亮,她爱的是我,我能感觉到。她是为了报恩才嫁给葛亮的,我对她说我可以补偿葛亮的,可是她说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口腔医生已经泪流满面。
  马丁说,肖雨说的不错,你们的确是两个世界的人,这么多年,她和葛亮已经融入了同一种生活。葛亮对肖雨也非常好,他用实实在在的生活爱着她!
  口腔医生说,我并不后悔爱上肖雨,我只恨自己怎么不是个哑巴,那样她就不嫌弃我了。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
  谁说这个世界公平,有些人他生命垂危不得不死去,连看一眼他爱的人的机会都没有!马丁有点激动。
  马丁最后祝福了口腔医生,并紧紧地握了一下他的手,马丁想很多年之后当他回忆起现在的这段爱情,相信他的嘴角边一定会带着微笑。
  马丁很佩服肖雨的平静,也许所有痛苦和矛盾只有她自己知道。人这一辈子真是很辛苦,不但要为温饱奔波还要隐瞒真实的自己,有些人是为爱,有些人是欺骗或者掩盖。
  送肖雨回花店,肖丫丫一路谈笑风声,而她还在为肖雨高兴,以为终于摆脱了口腔医生。马丁想这个秘密还是不要告诉这个纯真的傻丫头了,不然她会失去现在的快乐。
  肖雨开了花店的门,她今天主动为马丁包好了九枝百合,她也计算着日子呢。当马丁双手递给肖丫丫鲜花时,马丁在想明天是最后一次送花的机会。肖丫丫很贪婪地闻了闻花香,揪下其中几个花瓣,撒了花瓣,花瓣在空中飞舞着,肖丫丫旋转的姿势真是动人极了。
  她喊着,马丁,我好幸福,我幸福地快要晕了,你真的送了我这么多百合花吗,马丁,我真的好幸福好快乐!
  马丁拉着她的右手,任凭这个傻姑娘喊叫。
  肖丫丫看到桌子上的电子琴,她没有马丁想象中的激动,非要给马丁钱,马丁一听就生气了,一生气没想到他的心脏会那么脆弱,居然当着肖丫丫的面绞痛起来,马丁知道自己不能晕倒,忙倒在沙发上,低喊了一句,丫头给我一杯水!
  肖丫丫被他的样子吓坏了,她急忙跑到肖雨的房间去倒开水,马丁艰难而迅速地将药放到嘴里,睁着眼睛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肖丫丫见马丁脸色蜡黄,硬要拉他去医院。
  马丁低声说,丫头,我现在不能动,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别担心,没什么事情。
  你真的没事吗,你的脸色很吓人啊,不会是食物中毒了吧?
  没有,我只是胃有点疼,可能是着凉了!
  肖丫丫一听着凉连忙把毯子盖在马丁身上,她紧紧地握着马丁的手,她是真的吓坏了。马丁闭着眼睛说,丫头,知道吗,我来世上一遭,可能就是为了和你相聚这一次。
  肖丫丫温柔地抚摸着马丁的脸,她说,别说傻话,能见到你,能和你手拉手走在黄昏里,走在月光下,即使让我立刻死去,我也会很幸福的。
  马丁说,别说傻话,小傻瓜!
  肖丫丫说,可是,这几天,我真的幸福地快要变成傻瓜了啊!
  马丁说,丫头,今生能和你相遇,我已经心满意足了,真的。
  马丁仍然不想睁开眼睛,心脏慢慢地又恢复了平静,肖丫丫最终还是收下了礼物,她给马丁弹奏了一曲《甜蜜蜜》。之后取下了挂在脖子里的一个金色的护身符,说是她爷爷在她三岁的时候到庙里给她求的,她已经戴了好十几年,说着把护身符随手戴在了马丁的脖子上。
  肖丫丫的脸挨着马丁的脸,马丁轻轻地吻着她,那是缠绵忧伤的吻。
  肖丫丫望着马丁,突然说,我想给你念一首古诗。
  什么?
  说我最喜欢的一首诗,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肖丫丫念完后,半天没有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点悲伤。她数。
  马丁握住了她的手,傻丫头,你就知道胡思乱想。说着捏了捏肖丫丫的鼻子。肖丫丫才笑了。
  晚上她想让马丁留下来,抱着她,马丁答应她不走了,晚上就陪着她。
  肖丫丫在马丁的怀里沉沉睡去。这几天,她既要陪马丁,又要上班,的确是累坏了。
  看着她像小公主一样躺在自己的怀里,熟睡的脸上充满了幸福和满足,马丁流泪了。
  熄了灯,窗外月明星稀,月光透过窗棂照在满屋子百合的花瓣上,多么美好的一个夜晚,多么善良美丽的姑娘!
  后天马丁将离开这里,离开赐给过他爱情的姑娘,离开幸福的一切。是的,他不得不离开,心脏这两天经常捣乱,他有点害怕了。
  不能再发病,这是医生的忠告,所以他必须尽快离开。
  在手术前他要陪陪父母还有外婆,还要见见他的朋友,让他们也分享一下他的幸福。
  月光沁人心脾,百合花的芳香包围着他们,她还在睡,不知道她有没有做梦,总之他已无撼。
  马丁低喊着:上帝保佑我怀里的天使吧,今生如果我不能给她幸福,请来世再给我机会。
  肖雨回来后给马丁泡了一杯茶,并在纸上写到:谢谢你,马丁!
  马丁说,肖雨也许你的选择是对的,可你太对不起自己了。
  肖雨听了,她苦笑着,写到:这是上帝意思,他和我相遇后又错过,我想这一切的爱和恨都是值得的。
  马丁说,肖雨你会幸福的,虽然你没有得到爱情,但是我相信你一定会幸福!
  肖雨迅速地在纸上又写到,假如上帝能赐予我说三句话的机会。
  第一句我想对这个世界,对所有关心我的人说一声谢谢!
  第二句我要对葛亮说我愿意一生和他相伴相守。
  第三句我要对他说,希望他过得比我幸福!
  马丁知道这个他指的是口腔医生。肖雨写完把纸撕地粉碎扔到了垃圾篓里。
  这时葛亮来接马丁了,他问肖丫丫怎么这么早就睡了,马丁说她是个懒猫,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他们都笑了。
  葛亮现在正在忙着设计他和肖雨的新房,他那沉稳的眼睛告诉马丁,他是爱肖雨的。马丁想世间的美丽总是有缺憾的。
  第十天,马丁一直和肖丫丫在一起,陪她上班,下班,肖丫丫一到家不是给马丁讲一些幼儿园里特有的趣事,就是缠着让马丁抱着她听她念诗。直到晚上月亮升起的时候,他们才手拉手去肖雨那里拿马丁预订的十枝百合花。
  这是马丁和肖丫丫在一起的最后一个夜晚,马丁已经意识到其实他伤害了肖丫丫,尽管她幸福地没有意识到马丁要离开,甚至想不到马丁会伤害她。
  马丁走进了肖丫丫平静的生活后又没有痕迹地离开,她还能拥有过去的平静和快乐吗?马丁反问着自己……
  晚上,马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决定明天走了,他怕坚持不到后天。明天来天水已经十一天了。
  真的该走了,马丁怕看到肖丫丫哭泣不舍的眼神,那是他的心是无法承受的。
  葛亮已经睡了,他的鼾声此起彼伏,最近他太累了。马丁打开台灯,从包里拿出纸和笔,突然间觉得自己很陌生,拿笔的那只手苍老笨拙的就像年华已逝的老者。
  马丁很清楚地看见自己的手在不停地颤抖。
  
  42
  
  马丁拿着笔,看着那张干净的就像肖丫丫的眼睛一样的白纸,还没有写上一个字,他闭上眼睛都能想象肖丫丫看到这封信后失去理智的表情。
  马丁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张纸上即将填补的是他生命的终结和爱情的破灭。
  葛亮的鼾声悠长而和谐的回荡在宁静的夜晚,来天水这么久,第一次马丁感觉到天水的夜晚如此的安详和轻柔。
  闭上眼睛,睁开眼睛,眼前全是和肖丫丫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她黑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充满了灵气。
  马丁走到阳台上,路灯模糊冰冷,凄凉的秋风吹醒了他。
锦瑟年华(十八)
赵剑云
  
    马丁知道,自己必须得给肖丫丫一些不辞而别的解释。
  亲爱的丫头:
  我的天使,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这封信要告诉你的,是一个你无法接受的事实,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可是我必须要告诉你真相,只有这样你才会理解我,理解我的不辞而别,希望这一切的一切来生再偿还给你。
  其实真的很想再陪你两天,可是又怕自己坚持不到两天,就倒在你怀里,那样你会被吓着的。能见到你我已经很高兴了,能和你相处这么多天,我想今生没有遗憾了。
  丫头,在我说出事情的真相之前请你答应我,你一定不许哭不许伤心,也请你相信,我对你的感情是纯真的,是美好的。
  认识你之前从来没有人照亮过我的生命,我也没有照亮过别人的生命。我是个混混,是个十足的酒鬼、社会的败类。现在的良民的样子,应该感谢我的心脏。我的心脏也许是对我过去生活的惩罚,有一天它突然不老实地跳了,医生说我患的是很罕见的一种心脏病,如果不做手术随时都有生命的危险。
  为了生命我重新做人,从此不喝酒不打架,甚至见到你也不敢激动,我想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为什么拉着你跑了几步就停下来的原因了。
  在生病的日子我遇见了你,开始我真的犹豫过,我曾经不止一次地问过自己,一个随时死去的人,还有爱的权利吗?这个问题一直纠缠着我,我不知道爱上你是不是个错误,不知道当有一天你知道真相后会不会说我欺骗你的感情,会不会恨我,是的,我都不知道,甚至我无法想象明天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的眼神。
  可是在手术前我强烈地想见你一面,哪怕看你一眼,也想让你真实地看看我,我们两个既然相遇,无论如何也该见一面。
  于是我来了,真实的看到了你,拉着你的手在黄昏里散步,和你去了原始的森林看望爷爷,和你一起吃天水的小吃……
  所有的回忆都已藏在了心里,它们会陪伴着我,接受命运的安排。
  这两天我的心脏疼痛加剧,医生说如果手术前再晕倒一次,可能连手术的机会也没有了,所以,我必须回去,父母为了我的病多方奔走才联系好了专家。无论手术的结果怎样,我想都应该试一试,很多次我想当面告诉你这一切,可是每次看见你那快乐的充满阳光和欢乐的眼睛,我就是张不开口,我怎么舍得让你难过。
  丫头,如果手术成功,我一定会来找你,我不是曾经说过吗,当我们重逢的那一天,就再也不分开了。这么多天我心里时刻想对你说的那个字,今天我想说出来,真怕万一没有机会,那我在天堂也不能原谅自己。
  丫头,我爱你,从第一次和你聊天开始,我就爱上你了,是你拯救了是的心,我的灵魂,是你让我感受到了生活中的爱,也是你能让我勇敢地面对死亡……
  回广州后,我就不会给你任何消息了,一到广州,我马上会住院,如果手术成功,我会第一个给你打电话,我会大声的告诉你,我爱你,我还要来天水接你做我的新娘。
  可是你是知道的,手术也有可能失败,任何手术的风险非常大。我已经做好了各种思想准备。
  离开天水,不知道未来的命运会怎样。所以请你忘记我吧!
  和你度过的每一天都是美好的,而我给你的结果却是如此凄惨。你怪我也好,骂我也罢,我都接受。
  今天我也为你订了百合花,这十一枝百合的心愿是,希望丫头你永远快乐幸福,希望百合花的芳香永远永远地环绕着你。
  别了,我的天使,不要悲伤不要流泪,上帝在我快要失去生命的日子把你赐予了我,让我享受了爱情,我感谢上帝,感谢所有美好的一切。
  请相信这十一天不是梦,它是真实的发生过的!
  但愿有一天我能再次捧着百合花站在你面前,那时候我一定要拉着你在黄昏里尽情奔跑直到月亮升起。
  别忘了我们的那些花儿,那些为我们曾经盛开过的花儿。
  永远爱你的马丁
  写完这封信,马丁才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疼痛加剧,直到眼泪出来,他才想到必须要吃药了,疼痛的心,让他分不清,这泪到底是因离别的感伤,还是心脏的绞痛已经到了极限。
  泪水滴在了那张曾经纯洁的白纸上,马丁曾经以为写完这封信,自己就能坦然面对死亡,应该什么也不怕,不怕手术,不怕离别,可是现在他空前想活下去,幻想他的病只是上帝的一个玩笑,信已经写了,他还想活下去,只能寄希望于手术了。
  马丁知道自己摆脱了过去混混的生活,也享受了这短暂的幸福,这一切是值得的。
  马丁没有让自己心如刀绞,他平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想明天该做的一些事情,凌晨时分他睡着了。
  第二天,葛亮起床,马丁也跟着起床,住了十一天,他该向他道谢。
  葛亮说,马丁,你的脸色不好,是不是生病了。
  马丁笑了,说可能是睡得太晚了。
  葛亮说,再过一个月就要装修新房了,装好房子,我们就办婚事,你就安心住着,等着参加我们的婚礼。
  马丁说,可能过两天我就回去了,家里有些事。
  葛亮问马丁,是不是单位的假到期了?
  马丁没有应答。
  马丁说,这些日子我给你和肖雨添麻烦了!
  这时肖丫丫和肖雨来了,当然她们是来送早餐的,谈笑风生间吃完早餐,马丁送肖丫丫去上班。
  走在街上,马丁若无其事地拉着她的小手,也许是昨天晚上的拥抱,她看起来还在害羞,步子越来越急,催促着要迟到了,马丁的心变得脆弱而敏感。
  看了她一眼,马丁想他的目光里一定带着可怜而绝望的微笑。
  肖丫丫的脸上膨胀着无法掩饰的幸福。
  马丁说,丫头,有什么愿望尽管告诉我?
  我说了,你会帮我实现吗?肖丫丫仰头问。
  当然!
  哦,可是你明明知道我的愿望啊!
  我怎么能知道肖老师的愿望呢?
  我想和你天天在一起,可以吗?
  迎着那渴望的目光,马丁差点落下泪来。他迅速地往前走了两步。
  马丁,你不愿意吗?
  看了一眼肖丫丫,马丁微笑着:我的灵魂永远陪伴着你,我想我们总有一天会永远在一起的。
  肖丫丫一只手搭在马丁的肩上,满脸微笑,马丁,我要你发誓!
  马丁说:难道你不知道誓言都是假的吗?
  肖丫丫说:可是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马丁的容颜是欢乐的,可是眼前已经模糊,举起了右手。他们面对面站着,眼里都噙着泪水。
  马丁说,我发誓,无论上帝给我多长生命,我的心会永远永远和丫丫的心相爱。
  肖丫丫看马丁夸张的有点严肃,她大笑了起来,马丁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笑声持续不断的延续在这个美好的清晨,而马丁的心却在无声的哭泣,这是一个永远也无法忘记的清晨。
  他们一直呆到上课铃声响起,肖丫丫几次想进去,是马丁拉住了她,但是,分别的时刻还是来临了!
  马丁将肖丫丫紧紧地抱在胸前,马丁的双臂勒得她喘不气来,马丁听见,她的心像鼓点一样敲打着他的心。肖丫丫肯定感觉到了他的心。她推开马丁,红着脸说,“人家得进去了!不然要迟到了……”
  马丁的脑子里突然一片混乱,头有点眩晕,拉着肖丫丫的手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
  马丁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
  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气息,亲了马丁的脸颊,然后说了一句:一棵树,你今天很奇怪啊!
  说完她迅速地跑进了教室。
  马丁目送着她,直到听到小朋友们喊“老师好!”。
  他才想起她今天穿的是,他第一次天见她时穿的那套粉红色的裙子。
  为了节省时间,马丁坐车去葛亮那里收拾东西,其实就一个包。出门时他把钥匙放在了桌子上,心想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葛亮。之后去肖雨那里。
  肖雨正在做一个精美的花篮,一进花店,她就把马丁要的百合花递过来,一数刚好十一朵。
  马丁说,肖雨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肖雨笑着写到,每天早晨肖丫丫都会缠着让我猜,你会不会送百合花给她!
  马丁笑了,肖雨也笑了。
  马丁想对肖雨说点什么,可是怕她有所怀疑,惊动肖丫丫。花店里弥漫着浓郁的芳香,马丁捧着那十一枝百合花,郑重地向肖雨说了再见。
  马丁把花放到了肖丫丫房间的门口,当然花里还夹着那封信。
  最后看了一眼肖丫丫的房间。
  这时天突然刮起了大风,天水四季分明。虽是仲秋时节,树上变黄的叶子和没有完全变黄的叶子,经风一吹,一片片落下来,在空中回旋几圈,便都跌落在地上。
  双手下意识伸展,却没有抓到一片落叶,马丁手里还是空的。一瞬间,落叶铺满了整条大街,马丁站在肖丫丫房间的楼下,看着落叶在他眼前飞来飞去。最后一次看熟悉的窗户,马丁幻想着肖丫丫站在阳台上喊他的名字,渴望再一次听到她爽朗的笑声。可是,一切都被风吹走了,包括他的爱情。
  站了片刻,又一阵大风过后,马丁穿着肖丫丫送的那件温暖的米色毛衣,背着行囊走出了那个幸福的地方。
  那些铺在路上的落叶,枯黄的颜色里也流露出无限的失落和感伤!
  坐在离开天水的火车上,马丁眷恋地回忆着这十一天的时间所发生的一切,那些事情尽管发生在几天之前,对他而言已经成为了往事。
  上火车前马丁给外婆打了电话,说他一切都好,外婆催马丁回家,说她很想马丁。马丁说我会回来的,你们都放心。
  马丁没有告诉外婆,他今天回家,他不想说,只想完全的把今天留给自己。外婆还没有来得及唠叨,马丁就挂了电话,在离开肖丫丫的这段旅途中,马丁想尽情地想她,此刻想念是他惟一能做的,也是惟一的权利。
  到西安机场,一看表,正是肖丫丫下班的时间,马丁有好几次拿起了手机,想最后一次再听听她的声音,可是他始终没有勇气。过不了多久,她便会看到那封信。
  坐在飞机上,他安静的一个人坐在机舱的某个孤独的角落。旁边的一位老奶奶试图想和他聊天,他礼貌地点点头,便闭上了眼睛。
  悲伤袭击着马丁,那些幸福的时光和心脏的痛恨不期而至,泪水流淌不息,不能自制。此刻他才意识到悲剧所在,二十五年来,他一直在寻找活着的理由和价值,现在找到了,可是心已枯萎。
  在飞机上马丁又吃了药,心隐隐地做痛。他不愿睁开眼睛,让所有的记忆都重新来过吧!
  一下飞机,天空和空气都是模糊的,心开始剧烈地疼痛,走了几步,马丁就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马丁躺在医院里。
  是和马丁一起乘飞机的那位老奶奶救了他,她的老伴也是心脏病,她看见马丁突然倒地知道是心脏病发作,急忙从马丁的口袋里找到药,否则在送往医院的路上,马丁可能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机场给家里通知,是外婆接的电话。
  外婆又告诉了妈妈,因为太突然外婆一到医院就晕倒了,她知道了真相,不过她很快就挺了过来。
  外婆没有想到马丁得了那么重的病,她想不开。
  当马丁睁开眼睛看到垂泪的外婆和妈妈,还有痛苦的父亲以及欧清波和辛月儿守在周围时,马丁笑了,马丁说,又能看见你们真好,他没想到这句话让外婆和妈妈无声地啜泣起来。
  马丁又笑了,说,我想吃你煲的粥了。
  妈妈捂着脸说,好,我这就去给你做。
  马丁拜托欧清波把他的手机号码注销了。
  欧清波说,你有数十个未接电话,还有短信!
  马丁知道肯定是肖丫丫打的,她一定看到那封信了。
  马丁说我不想看,你就帮我注销了吧,等我做完手术,我再换个新的号码。
  其实马丁很想知道肖丫丫在短信里说的什么,可是他始终没有勇气看。在机场晕倒,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在一点点从身体里流出,而对于手术的成败他突然不再关心了。
  马丁已经知足了,上帝没有让他在无所事事中猝死,没有让他带着遗憾而去,他真的满足了。
  
  43
  
  在手术前发病,无疑是非常危险的。如果在手术前身体得不到完全恢复,手术风险可能会更大。为此主治医生欧医生限制了马丁的自由,对他实行二十四小时的监控,就连马丁每天吃的饭菜也列了个单子。
  这几天,整个城市笼罩在阴雨蒙蒙中,天空一直是灰色的,迟迟没有阳光。一想起阳光灿烂的日子,就不由地会想起在天水的一切,许多次马丁抑制住了落泪的冲动。
  马丁像个空心人一样,整天被护士推进一个又一个的观察室,进行手术前的检查。马丁失去了自由,就连每天的心跳次数和血压的高低也要每小时测一次向医生汇报。
  马丁一天几乎没有时间和妈妈、父亲说话。第六感觉告诉他,他们其实一直陪在自己左右。
  从天水回来,马丁似乎忙碌地没有时间想念和回忆十几天前发生过的一切,甚至觉得那像是十年前的往事。马丁感觉自己已经很老了,而且很累很累。
  马丁病床头放着他和丫丫的一张合影,相片里他们幸福的笑容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每个清晨马丁睁开眼睛都会仔细的端详她动人的微笑,她依偎在马丁怀里,是那样的满足和幸福,可是现在……
  有时他从梦里醒来,看着睡在他旁边的父亲,他会静静地用心听他均匀舒缓的呼吸,父亲现在每天晚上都来陪儿子,他已经正式办了回国的手续,他把在国外辛辛苦苦创办的公司转让了。
  最让马丁欣慰地是有一次,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妈妈和父亲居然说着说着笑了起来。当时他们说到马丁小时候有一次做了坏事心虚的样子,于是他们陷入同一种回忆里,越说越高兴。
  当时几乎所有人都忘了,他们是在医院里。
  也许当时他们是为了放松马丁的心情,他们同时发出的笑声对马丁来说是莫大的安慰,马丁不用再担心妈妈将来没有人照顾了。
  这些日子,一静下来,马丁会一遍遍地问自己是否还有什么遗憾。他不想给自己短暂的生命留下遗憾,他承认他对手术是不报希望的。
  昨天他在医院花园散步的时候无意间遇见了他的病友展飞的父亲,在医院的这几天,马丁一直没有见到他,展父一直是急匆匆地,他似乎奔波惯了,每次看见他,马丁都来不及问他,他就过去了,这次他恰好朝马丁这边走来,马丁鼓起勇气问,大叔,展飞他好点了吗?
  展父看见是马丁,他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只是看着马丁,看着看着,突然蹲在地上哭了起来,马丁的心沉重地没有力气拉他,安慰他。
  展飞是死在手术的前一天的,他是病情突然发作导致死亡的,当时没有来得及抢救,展父压抑着哭声啜泣着,他比马丁初次见他时显得更老更沧桑了,头发几乎全白了。
  临走前他说展飞住院的时候一直念叨着马丁,说等病好了一定要感谢马丁。
  马丁握住这位白发父亲的手,大叔,你一定要保重身体。
  展父流着眼泪吃力地说,展飞还年轻,大学毕业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人生,享受幸福,就走了,医院免了那么多费用也没有来得及道谢,展飞突然发病什么话也没有留下,我和医院商量打算把他的眼角膜捐献出来,这也是展飞的意思。
  展父说完匆匆向马丁告别,他走了马丁才想起点什么,他喊了一声大叔,追上他,从口袋里把妈妈和父亲这两天给的所有零花钱都掏出来,展父极力推辞,最后还是收下了,那时他已是老泪纵横。
  这时给马丁打针的护士小刘走了过来,她说你也认识这位大叔,他的命可真苦,他儿子手术失败死了,前几天他的女儿又疯了,真是可怜啊!
  马丁急忙问,你说谁疯了?
  小刘叹口气说,就是刚刚在你跟前哭的那个大叔,听说他女儿为了救哥哥,当了小姐,好不容易凑够了手术费,结果他哥哥死了,那姑娘当时就疯了,哭喊着一件一件边脱衣服边往外跑……
  那个下午马丁一直待在花园里,默默地坐着,看着一片浅红色的月季花瓣静静败落,头顶偶尔有几只小鸟鸣叫着飞来飞去,他一动不动,想已经离开的展飞,想疯了的展香香,想他的手术……直到听到父亲的喊声,他才从悲伤里猛然醒过来。
  马丁没有料到结局会是这样,真的没有想到。
  马丁在心里盘点着自己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自己在手术前还想做点什么。
  马丁想到和父亲见面三个多月,还没有和他下过一盘围棋呢?甚至他都不知道父亲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应该找个时间和他聊聊。
  还有这么多年马丁从没有给母亲送过什么礼物,他想找个时间给她买个礼物。
  在手术前马丁还想再去看一次童年生活过的小院,上次和父亲去小院时快拆了,不知道现在拆了没有。
  还有他得再陪陪外婆,如果真的手术失败,那最伤心的就是她了,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人。
  还有,这么多年他和父亲没有一起照过一张相片,当然他们全家也没有一张合影,他还要和亲人们合几张影
  还有……
  是啊还有很多很多……
  外婆知道马丁的病情后,也来医院陪孙子住了一个晚上,进入高龄的她是极少生病的,只是夜间尿频,陪孙子的那晚,外婆吃过晚饭连红茶也没有喝,她是怕夜里醒来惊动马丁,但那个晚上她还是起来了两次,她颠着小脚经过马丁的床边,外婆以为马丁是熟睡的,其实马丁眯着眼正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挪步。
  当时马丁很想把灯打开,可是最终没有打开。外婆虽有点眼花,可是她是极其敏感的,她大概发现了马丁醒来过,第二天外婆便悄悄搬回家了。
  不过外婆的表现出乎意料的坚强,她每天清晨会来医院看马丁,有时马丁还在梦中,有时他正准备洗脸,她看着马丁吃完早餐就走了,她从没有在孙子的面前掉过眼泪,甚至提及手术两个字,她只是说“我知道我的乖孙子不会有事的!”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像是在安慰马丁,又是像在安慰她。
  妈妈说外婆每天都要走很远的路去庙里烧香,妈妈让她坐车去,她说只有走着去才会感动上天的。
  而马丁只能默默地接受这一切,他欠他们的太多了。
  离手术还有八天的那个下午,父亲和妈妈都出去办事了,马丁看了一会儿报纸,觉得有点无聊,打算去找欧医生随便聊聊,欧医生的办公室半掩着,正准备敲门就听见父亲的声音。父亲和欧医生肯定在谈论马丁的手术,马丁很想知道,就站在门外听了个清楚。
  “马先生,你千万不能冲动,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的!”
  “我只想知道找到的这个手术的成功几率有多大!”
  “请你冷静下来,你要知道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我们一定会尽力!”
  父亲近乎哀求:“那能不能不做这个手术,保守治疗……”
  “恐怕不能,马丁的心脏不能再等了……”
  听到这里,父亲突然没有了声音,他一定是在痛哭,马丁克制着自己,轻轻离开,父亲压抑的哭声,无疑感染了他,他的泪水还是流了下来,早知道是这样一个结果,可他还是在心里报有一丝幻想。此刻连幻想也没有了,他知道现在只有等待死亡了。
  他听到自己的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断裂坍塌,变成一片荒凉的废墟。他的世界没有了太阳,没有了希望,还能期待什么呢?
  已经有了这么明确的结果,为什么他还要上手术台浪费钱呢?
  肖丫丫在相片里依然微笑着,马丁抱着相片久久无声。这时父亲进来了,他急忙把相片放在桌子上,父亲微笑的脸上没有一点泪的痕迹,他拍了儿子一下,问,是不是在想那个远方的姑娘。
  马丁感到心跳的有点不规则,平躺在床上,马丁说,爸,明天,我想和你去再看看那个院子?
  父亲说:可是你现在什么地方也不能去啊!
  马丁说:我去和欧医生说,只要你答应我。
  父亲最终还是答应了,窗外又是一个傍晚来临,他们父子在医院的花园里专心致志地下了一盘围棋,分胜负的时刻,妈妈来了,她是来和他们一起吃饭的,责怪了父亲一句,难道你不知道孩子现在不能太用心吗?
  当然他们父子的这盘棋也没有分出胜负。
  这顿晚餐马丁央求妈妈喝点香槟,最终他们举起的是橙汁。妈妈的情绪里看不出一点点的忧虑和不安,父亲也一直在和儿子谈笑风生,可马丁能看出来他眼底深处的悲伤。
  吃过饭马丁打电话把欧清波叫了过来,这家伙似乎还沉浸在新婚的快乐之中,为了防止父亲或者妈妈听到他们的谈话,欧清波一进来马丁就把病房反锁了。
  欧清波和辛月儿本来要出国了,他们的功课还没有读完,因为马丁的手术,他们推迟了时间,这几天只要有空他俩就会来医院看马丁。
  所有的病人在医院里情绪都不稳定,不是惧怕手术,而是想的太多,马丁也一样。
  欧清波一进门看马丁神秘的样子,便嘻嘻哈哈起来。沏了两杯茶,马丁让他坐下,他显然被马丁的样子给“震”住了。
  马丁想把这次谈话尽量变得严肃认真些,但是又担心他说得悲戚,欧清波听得哀伤。
  马丁说今天找你来是想拜托你帮个忙。
  欧清波一听帮忙,他立即松懈了下来。
  马丁说,这个忙你得先听我说完再决定帮还是不帮。
  欧清波“哦”了一声,随即他说,小子,说吧,我洗耳恭听,不许耍阴谋!
  马丁笑了,耍小聪明的我现在早就被马丁给PASS了。
  马丁咳了一下,神情庄重,今天叫你来是想拜托你,以后如果你回国来工作,有空常去看看我的父母,我是说,如果我不在了!
  欧清波要打断马丁,马丁示意他让他说完,马丁接着说,你是学医的,应该知道任何手术都有风险的,何况我的是换心手术,你应该听你父亲说了,我的手术风险更大,当然我现在并不是完全绝望,只是说如果,万一我真的死在手术台上,请你一定陪在我妈妈的身边,我怕她知道后会发生意外,以后你回国,我父母老了,希望你能帮忙照顾他们,这辈子我欠朋友的可能没有机会还了,希望来世有机会感谢你……
  欧清波听了半晌没有说话,他说了三个字“放心吧!”当然欧清波在走之前又说了许多劝慰的话,他说就是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该试一试。
  马丁说,我现在才懂得了人活着的意义,脆弱的生命随时可能破灭,可是写在生命这本书上的内容,一页页的越发丰富厚重起来,我不会傻的放弃生的机会。
  欧清波走后的第二天早上,马丁打电话把棋子叫了过来,对他说了同样拜托的话,棋子表现的比他还脆弱,他当着马丁的面哭了,他像个万分委屈的小姑娘,倒是换马丁安慰他,棋子说他一定会像孝顺他亲妈一样孝顺马丁的妈妈。
  不过棋子很委屈地说,万一你妈妈对我有成见怎么办?
  马丁说,小子,所以说你需要努力呀。
  本来马丁还想和他聊聊,棋子的手机响了,说是给酒吧送洋酒的车到了,他必须得回去,临走前,他说马丁,我相信我们都会活到八十岁,都会抱孙子的。
  这句天真的话令马丁感动万分。
  棋子走后,马丁去了欧医生的办公室,欧医生刚吃过午饭,正在看报纸,马丁一进去就说有事和他谈,欧医生给他们各倒了杯清茶,他慈祥的目光里看不出任何的谎言,可是马丁知道他出于职业的需要经常给那些重病人说慌,马丁知道那是善意的谎言,可今天他是要来揭穿他的谎言的。
  马丁说,前天无意间听到了您和我父亲的全部对话!马丁说,为了所有爱我的人,这个手术即使失败我还是要做的,请您放心这一点。
  对马丁的开场白欧医生显然有点不知所措。
  马丁说,我今天来找您的事情希望您保密,请您千万不要告诉我的父母,要不然他们会受不了的。
  欧医生说,目前只有你父亲知道手术的真实情况。他说,你父亲也要求我保密,在手术前不要告诉任何人。他又说,你们父子真像啊!
  马丁笑了,这是他进门后的第一次微笑,欧医生见马丁笑,他也笑了。他的神经略微放松了一点。
  马丁平静地说,今天我来是想对您说说手术失败后的事情,如果手术失败,我想把自己其他的所有器官都捐献给医院,这恐怕是我惟一能给社会做的事情了,希望您能答应。
  欧医生听了马丁的话表情有点古怪,随即便明朗起来。
  他劝马丁安心准备手术,马丁说,欧医生,请您帮我实现最后的这个愿望吧!我这二十五年对不起父母,对不起生活,更对不起我的生命,所以只有这样做我才会安心,否则我的人生太苍白了。
  欧医生说,我答应你,不过让你也答应我,手术只是存在失败的风险,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悲观,手术就一定会失败。
  马丁说,我知道。
  之后,马丁写了遗嘱,遗嘱非常简短就两句话:
  
  心脏搭桥手术如果失败,我愿意将自己的身体捐献给医院,请我的所有亲人支持我。我至爱的亲人们,我永远永远爱你们!
  马丁
  
  走出办公室马丁的心情空前的好。
  马丁和父亲约好下午一起出去,自从他听到父亲在欧医生面前那无声的压抑的哭泣声后,他对父亲的态度更亲近了许多,马丁开始留意父亲脸上新增的皱纹,也试着忘记过去他的无情。
  可能是知道了真相,心里反而塌实了,也知道剩余的时间该怎么过,时光在每一秒每一分地随着马丁的心跳一起流逝。
  马丁才知道了珍惜每一天的真实含义,可是却晚了
  这几天马丁刻意地寻找和家人呆在一起各种机会,有时候外婆来送早点,马丁会故意的慢慢吃,想多听一些外婆的唠叨,她那像缠脚布一样的往事,现在听起来动人无比。
  妈妈只要打电话问,丁丁,你需要什么东西,马丁就知道她要来,马丁会站在医院门口等妈妈那辆银白色的小汽车,直到听见鸣笛的声音。
  有一次妈妈开车没有看见马丁,她把车开过了,马丁急忙跟过去,妈妈从后镜发现他跟在后面,之后她经常是走回来,每次看见她,马丁就朝她走,她则小跑过来,马丁甜甜地喊一声“妈”,然后挽上她的胳膊。
  中午和妈妈一起吃过饭,父亲开车来接马丁,马丁说,爸,我想和你走走,能不能不开车,父亲爽快地答应了。
  妈妈当然也不放心,她本来也想跟着去。
  马丁说,妈,晚上吃饭的时候你再来,今天我想和爸爸单独一起出去。
  妈妈送他们出了医院,在路上嘱咐了几句,她对父亲的口气完全缓和了,在外人几乎看不出他们是离了婚的夫妻,父亲当然只能点头,马丁的心里甜甜的。
  已经到了深秋,现在应该是广州一年中最舒服的时候,气候非常宜人,从医院出来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马丁离开天水在飞机上俯瞰广州时也同样有这种感觉。
  马丁不竟问自己,他到底对什么地方最熟悉,哪里将是他最终的归宿……
  父亲似乎感觉出马丁心理的变化,他拍了拍儿子,马丁开始喜欢这样的感觉,惟一能直接感受父亲的就是这几下并不太重的巴掌。
  在手术之前,今天是马丁惟一的假期,以后医生不会给他任何外出的机会。像沉睡了百年的记忆,一下子醒了,马丁可以完全清楚的看这个世界,父亲的声调和表情都柔和无比。
  今天马丁特别喜欢喊他,一声一声地喊他“爸,爸……”
  父亲像被儿子感染,他始终微笑着,不厌其烦地答应。
  走了小院所在的地方,看到的是一片乱石堆积的空地,周围的一些平房也没有了踪迹,站在荒凉的废墟上,记忆在这时好像出了差错,马丁说,爸,我们在这拍张相片吧。
  父亲忙抓了一个匆匆的路人,他们父子多年后终于有了一张合影。
  父亲让儿子站着别动,他又给马丁拍了几张。
  马丁说,爸,晚上妈妈来了,我们一起照张像吧。
  父亲说,我没有问题,就怕你妈不同意。
  马丁说,这你放心,我会做工作的。
  废墟是没什么好看的,站在那里和父亲为哪边是小院的门,哪里是小巷争论了半天。当然到底谁的答案更正确已经无从考证。时间尚早,几个广州妇女说着地道的方言,提着一包东西走过他们身边。父亲说,丁丁,这么多年你还没有学会广东话吧?
  马丁说,广东话比外语还难,所以我压根就没有学,上学时班上的当地孩子也不多,也没有什么人影响我!
  我和你差不多,爸爸还真怕你一口广东话呢?父亲说。
  爸,我们去那个“候鸟的童年”坐坐吧!马丁突然想起在天水时棋子打电话说父亲一个人去过那里喝酒。
  就是你那个同学开的酒吧吗?
  马丁点头,心里却在想怎么问父亲。
  快到的时候,马丁提议把妈妈也叫过来,父亲欣然同意。父亲说他去接,顺便把车开过来,马丁说,爸,你和妈会好吗?
  父亲愣住了,马丁也傻了,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马丁也被自己的话吓了一大跳!
  父亲打车去接妈妈,他叮咛马丁千万不能喝酒。
  马丁说,放心吧,你儿子现在很热爱生命的。
  又是一个黄昏,马丁远远地看见一个短发女孩从身边走过,她走路的姿势很像肖丫丫,此刻肖丫丫会做什么呢,她给孩子们上课,还是正走在回家的路上,马丁带给她的伤痛,不知道是否变淡甚至不留痕迹,疑或是只有在晚上入睡前她才会想起,想起他们短暂的爱情,想起他的傻笑还有那一束束满怀心愿的百合花……
  马丁抬头望天,天空里依然是这个城市特有的混乱,只有西边的方向能看见晚霞的尾巴。
  丫头,丫头,马丁在心里喊着,闭上眼睛,不再看这混乱的一切,想着肖丫丫,想着她曾经给他的幸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