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朔风
朔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618
  • 关注人气:1,8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锦瑟年华/2017.8

(2017-08-26 11:27:49)
标签:

朔风月刊

锦瑟年华

赵剑云

文化

分类: 连载
锦瑟年华(十四)
赵剑云

  肖丫丫看了马丁一眼,马丁心里窃喜,接着说道,丫头,你能不能告诉爷爷,我不能喝酒,对酒过敏,你是知道的我是真的不能喝酒。
  肖丫丫狠狠地掐了一下马丁的手臂,马丁痛地叫了起来,她有暴力倾向,她高兴的时候会打马丁,不高兴的时候也会打马丁,不过她打马丁的样子非常可爱,葛亮总结说她真是将“打是疼骂是爱”发扬光大了,马丁现在算是彻底领教了。
  中午他们在一个小镇上吃了午饭,说实话,长这么大还没有走过这么长的山路呢!肖丫丫也许是经常走山路的缘故,看起来精神饱满。而马丁经常会被她甩得老远。
  马丁说,难道没有别的路了吗?
  肖丫丫说,还有一条不过是羊肠小道,更不好走。
  肖丫丫走在镇子上寻找饭馆,马丁紧紧地跟在后面,走在这个镇子上总让马丁有种时光倒流地感觉。
  这个镇子说白了就是一条街道,两边都是高山,山上也是原始林区的一部分,在两山之间的那块平川上住了许多山民,听肖丫丫说这些山民原来都住在山上,因为镇子上有几口井,后来山里住的山民们陆陆续续从山里搬到这里,慢慢地镇子上有了上千人,就形成了小镇现在的规模。
  这里的山民种植粮食和药材,闲暇时就到林子里去采山果和药材或者打猎、挖山货,生活不富裕但也算温饱,大家都能和睦相处。
  采来的蘑菇和药材山民们从不发愁卖不出去,镇子上经常有外地的商人和药商来收购。
  这里的风景对马丁是陌生的,肖丫丫拉着马丁的手,引来了很多卖药材的山民们异样的眼光。肖丫丫说这个镇子上几十年就发生过一次离婚的事,那是前年,一个药商来收购药材,就住到一个老实的山民家里,并和那家年轻貌美的小媳妇勾搭上,后来家里人知道后,就不要那个媳妇了。
  这里的生活是平静的,几乎是与世隔绝的。前几年才看上电视,镇子上有三家酒馆,因为林区的气候非常湿润、寒冷,闲暇之余这里的男人们都会聚到酒馆里喝几盅,当然也说一些闲话。
  马丁和肖丫丫走到一家酒馆,酒馆里坐着几个老汉正议论着今年药材价钱上不去的事,看他们来都不说话了,其中一个七十岁上下的老汉叫了一声,“呦,这不是肖老汉的孙女丫丫吗?”
  肖丫丫站了起来,马丁也跟着站了起来。肖丫丫显然已经认出老人了。
  大爷,您也在这啊,我看您越活越精神了……
  肖丫丫小声告诉马丁,老人是我爷爷多年的酒友!
  老汉点着头把目光投到马丁身上,他指着马丁说:“是不是有对象了啊,你爷爷要是看见你找了个这么精神的小伙子肯定会高兴地喝上几盅老酒。”
  马丁只能傻笑了。
  吃完饭,肖丫丫给她爷爷称了几斤猪耳朵还买了十斤羊肉和一些蔬菜。
  本来还想打壶散酒,又怕爷爷喝的太多伤身体,就没打酒,买了双布鞋。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傍晚时分,才看见了爷爷的老屋。
  老屋修在半山坡上,四周是深深的林子。林子在晚霞的映衬下浮现出一片黢绿,旁边是一条曲折幽长的通往林子外面的小路。老屋后面是一条细细潺潺的小溪,肖丫丫说她小时候常在小溪里洗衣服。周围山上那些爱美的姑娘都来小溪边洗头,她们边洗边唱,常常林子里会不时飘来阵阵山妹子们甜美的歌声。
  马丁说,丫头,我闭上眼睛就能想象出你当时的样子。
  对他们的到来,显然老人是不知道,
  看着被林子掩映着的老屋,马丁开始紧张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紧张,可能是怕老人不喜欢他吧。好在肖丫丫有钥匙,她打开了房门,屋里的摆设非常简单,最显眼的是墙上挂着的三张狼皮。
  肖丫丫说关于狼皮的事情,让马丁晚上喝酒的时候问他爷爷。肖丫丫去厨房生火,她让马丁穿上衣服,林区的气温变化非常快,马上就冷了。
  马丁穿上葛亮的那件棉外套,肖丫丫让马丁把家里的炉子生着。
  马丁是从没有生过炉子的,最后居然把火生着了,不过家里也变成烟筒了。他们正烟熏火燎的打开门窗放烟的时候,就听见了几声狗叫。
  老远地就听见一声苍老的声音,“是不是我的乖孙女来了呀?”
  肖丫丫大喊着跑了出去,马丁也跟着出去了。一个穿着蓝褂子的老人一瘸一拐地进了小院。他身后跟着一只大黄狗。那只黄狗大叫了起来,可能是看到了马丁,肖丫丫已经扑到了老人的怀里。
  老人微笑着抱怨了一句,怎么不捎话要来啊,好让爷爷到山下接你。这时老人已经看见了马丁,他指着马丁,肖丫丫说,爷爷,他就是马丁。
  马丁大声说,爷爷您好啊!
  老人乐了,他应该是知道马丁的。
  这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老人张罗着要做饭,肖丫丫说,傻爷爷,饭已经做好了。
  马丁坐在炕沿上不敢动,因为那只叫老伙计的大黄狗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老人对马丁到来显地特别高兴。他说才一个月没见,他的孙女就把孙女婿带来了。
  肖丫丫不好意思地叫了一声爷爷,老人爽朗地笑了起来。他说小伙子你能来看我这个老汉,我真是高兴。今晚我们爷俩要好好地喝几盅。
  肖丫丫看马丁使眼色,连忙说,爷爷,马丁今天给你买了五瓶好酒,有你喝的,不过,他不能喝酒,他小时候得过病,对酒精过敏。老人一听说,略微有点失望,那就让他敬我喝吧,嘿嘿。
  肖丫丫爷爷是个传奇人物,他的半条腿是打日本鬼子的时候丢的,腿瘸得并不厉害,不影响干活和走路。解放后他回到了曾经养育他的这片林子,后来组织上为了照顾他这个老革命,就让他看管这片原始森林。这么多年老人一直住在坐落在山坡路口的那两间老屋里。
  马丁和老人聊天,肖丫丫在厨房里做晚饭。打开了一瓶酒,双手给老人敬了一杯,还叫了声爷爷。老人一听马丁喊他“爷爷”感到格外高兴。
  马丁说,爷爷我一进你的家感觉就像进了猎人的家里一样,您真的是一位老英雄啊。
  老人喝了一口酒说,他这辈子就打死过三只狼,第一次打狼是为了救一个山民养的二十只羊,那阵子,山上好多人家的羊经常被狼咬死,有一天老人正在林子里转悠,看见一只狼正准备攻击一群吃草的羊,他当时朝天放了几枪,饿狼似乎并不理会,眼看恶狼咬死了几只羊,没办法,他就举起了猎枪,一声枪响狼就死了。肖老汉在战场上是出名的神枪手,打只狼对他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老人喝了第二杯酒,显然酒已经调动起了他的兴致。说他打第二只狼是为了救一个山民,他皱了皱眉头接着说,他是打心眼里不愿意打狼的,虽然不懂什么生态平衡,什么生物链,总觉得在原始森林,不能没有狼的吼声,一片这么大的林子如果没有狼那成什么了。
  马丁说,那也是没有办法啊,狼经常破坏这里平静的生活,你打狼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老人摇摇头说你不懂啊,小伙子。
  马丁想我真的不懂。
  老人说他举起枪真的不忍心摁扳机。老人第二次打狼是为了救一个专心采药材的大娘。情急之下老人还是开了枪。
  这时肖丫丫喊马丁去厨房端菜。马丁应声去了,她穿着一件有很多补丁的围裙像个村妇一样,她在一个很大的锅里做了四个菜,香味扑鼻。
  马丁很想知道肖丫丫为什么带他来这个别样的世界,马丁真的很感谢她,这里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吃饭的时候,肖丫丫给老人温了酒,她像个大人一样,开始“教训”爷爷为什么到现在还不生炉子,为什么这么久不下山去看她,为什么不去城里住几天。老人布满皱纹的脸上像开了一朵花一样。他眯着眼睛,笑着给马丁夹菜,还让孙女陪她喝一杯。
  老人真是大酒量,马丁一次次举起杯子,老人一次次喝光。看着一桌的肉菜,老人忽然放下了筷子,他叹了口气,岁月不饶人啊,现在真的老了,老了,老人说他年轻的时候胃口大,力气也大,有一顿他吃了三只鸡还觉得饿。那时候浑身的力气使不完。老人反复感叹着年轻就是好啊。
  老人又说到了饥饿的年代,那年他的媳妇怀了孩子,他既高兴又发愁,那会儿,大人都没吃的,孩子吃什么呢,老人说他天天进林子找吃的,饿了挖点草根,喝点水,那时森林里根本看不到鸟,更听不到狼嚎。真是安静的出奇。老人实在找不着吃的,就一棵一棵地爬树,找鸟蛋,可是她媳妇还是没有等到孩子出世就饿死了,当然孩子也没了。
  说到这,他们都停下了筷子,老人的眼角湿了。老人说:“我一直想不明白媳妇是怎么被饿死的,打来的山货,她明明吃了的,比我吃的都多,要饿死也该是我啊,后来才知道,我打来的东西,大部分她都给周围挨饿的孩子了,唉,我那傻媳妇啊……”
  老人摸了一把泪说这也许就是命吧。
  “爷爷,你就别难过了,事情都过了这么多年,现在他们都很爱你啊!”肖丫丫说着给老人又倒了杯酒。
  老人笑了,“来,好孩子陪爷爷喝一盅,咱们不说这个了……”
  看着老人脸上横七竖八的皱纹,马丁真无法猜测每一道的皱纹背后都有着怎样的经历。
  吃过饭,老人很快就呼呼睡着了,许是喝了酒的缘故。
  马丁和肖丫丫坐在院子里。
  也许来这个美丽而古老的地方,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是注定的。老伙计这时已经和马丁建立了一种相对友好的关系,不过它还是选择趴在肖丫丫的脚下,乖乖地倾听着他们的对话。
  肖丫丫说每次来到这里,她都会想起她的身世。
  马丁说,那就讲讲吧,我很想知道,我一直不敢相信你是个孤儿。
  肖丫丫起身从老屋里拿出老人的一件羊皮袄给马丁披上,她自己也披了一件大棉袄,她说夜里山上的气温很低。
  肖丫丫说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她出生的第三天就被生她的人扔到林子里,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家的孩子,当然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被扔掉,不过在深夜里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扔在原始森林里,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喂狼。
  上天有眼,那天真是凑巧肖老汉睡不着,那晚老汉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便披了件褂子,带上老伙计出了门,到林子里巡查,所谓巡查就是看有没捕杀野生动物的,有没有偷偷砍伐森林的,这片林子肖老汉很熟悉,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异常,回来的时候,老伙计突然叫了起来,肖老汉随即也听见了婴儿微弱的哭叫声。
  那晚的月亮特别圆,皎洁的月光透过树梢映射在奄奄一息的婴儿身上,肖老汉以为是做梦,揉了揉眼睛,面前的确是个刚出生的孩子,这时老伙计大声地叫了起来,肖老汉呵斥几声,老伙计便摇着尾巴,站在了婴儿旁边,肖老汉很小心地抱起这个差点喂了狼的小生命,四下里瞅了瞅,周围除了老伙计再没有别人,林子里静极了。
  肖老汉打开抱着的薄被子一看,孩子并没有缺胳膊少腿,说也奇怪,怀里的小婴儿定定地看着老人,居然笑了,一个才几天的孩子,按理说是不会笑的,肖老汉的眼睛湿了,骂了句:“该天杀的畜生……”便抱着孩子一瘸一拐地回家了。
  肖丫丫说,听人说,她刚来到这个家,的确给一个人过惯了的爷爷带来了不少麻烦,爷爷从来没有养育过孩子,他不知道她吃过羊奶后为什么还哭,她刚来几天,一天到晚地哭,她一哭,爷爷就急了,他怕孩子哭出什么毛病,找郎中看,也没有瞧出什么病,郎中说婴儿是个健康的娃娃。
  可是孩子还是哭,爷爷急了,好几次差点把丫丫送给林子里一对不能生育的夫妻,可是每次抱到门口,看见小丫丫红扑扑的脸蛋和甜甜的笑容,便又舍不得了。
  好在小丫丫后来不哭了,一天笑个不停,看见灿烂的阳光,看见圆圆的月亮,看见美丽山花,她都会咧开小嘴呵呵地笑个不停,丫丫一笑,爷爷觉得自己也年轻了十岁,那一年他已经整六十岁了。
  肖丫丫小时候喜欢听百灵鸟叫,为此,肖老汉专门捉了一只小百灵,让它天天给孙女唱歌。
  在老人的精心养育下,肖丫丫看着青山绿水,吃着杂粮,喝着山泉水,一天天地长大,一天天地懂事。
  肖老汉姓肖,丫丫也就姓肖,丫丫这个名字也是老人起的。
  肖丫丫说虽然她不是老人亲生的,但她非常感谢老天爷让她有这么一个英雄般的爷爷。他比亲生父母还要亲,有时候他是爷爷,有时候他也是妈妈。
  肖丫丫说她会说的第一个字是“爷”,小时候她分不清叔叔,大妈大婶,就乱叫,可她自己从不把别人喊爷爷,遇见年长的就叫大爷。
  肖丫丫小时候,肖老汉每天要去林子里巡查,他不放心孙女,怕她摔,怕她饿,开始把丫丫绑在门墩子上,周围放几个玩具,可是每次回来,丫丫总是哭红了脸,后来,爷爷就把她放在炕上,绑在窗子上,这样丫丫每天可以看着窗外的风景,过路的乡亲也可以逗她开心。
  肖丫丫扒着窗子长到五岁,肖老汉就送她去了林子外的一个小学,丫丫在学校哭闹了三天,爷爷没办法,又把她背回来。第二年,丫丫六岁,肖老汉又一次把孙女送进学校,这次丫丫安安稳稳的上了两年学,识了不少字,还学会了算术。丫丫其实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老师们都这么说。
  丫丫上三年级的时候,肖老汉突然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连话都说不出,每天不吃不喝,请了很多郎中看都不管用,丫丫每天站在爷爷床头哭,也许是她的泪感动了上天,有一天傍晚,爷爷突然说话了,说要吃饭,吃过饭还要下床,肖丫丫说她永远忘不了爷爷那张蜡黄的脸被晚霞映出的血红。
  在丫丫细心地照料下肖老汉总算是活了过来,可是丫丫却再也不去学校了,为此肖老汉还给了她一耳光,那是他惟一一次打孙女,打完后爷孙俩都哭了。
  肖丫丫又去了学校,后来又到城里读初中,再后来去省城兰州上幼师学校。这些年她和爷爷一直是聚少离多。
  山的夜格外宁静,马丁出神地听着这个童话般的故事,肖丫丫蜷缩在他怀里,反复地说,“爷爷是我惟一的亲人,爷爷是我惟一的亲人……”。
  肖丫丫说她的爷爷不知道帮过多少人,他是个大好人,大善人。她好多次想接爷爷到城里住,可他就是死活也离不开林子,爷爷已经习惯了每天在林子里转悠,每天傍晚时分到她奶奶的坟前说话。
  马丁真的被这一切给弄糊涂了,但马丁知道这都是真的。
  马丁说,丫头,我真的很羡慕你,有英雄一样的爷爷,有这么一个特别的家,还有一份天天和孩子们在一起的工作,我几乎有点嫉妒你了。
  肖丫丫笑了,她摸着老伙计的头,接着给马丁讲她小时候的事情,马丁听得几乎入了迷。
  肖丫丫是趴着窗户长大的,她有点陶醉地沉浸在往昔的回忆里。她说林子里的春天往往来得晚,走得早,林子里最微妙的变化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哪一天,哪棵树抽出了新芽,哪一天,天空飞来了第一群大雁。路旁的野花哪一朵先开,肖丫丫说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肖丫丫说她最喜欢的是夏天,因为夏天是林子最有活力的季节。溪水哗哗的流,林子被各色的绿包裹的严严实实。
  漫天遍野开满了美丽的山花,红的、黄的、白的、蓝的、粉的、紫的,一朵朵一朵朵淡淡地点缀在森林的每个角落,她说那时候她喜欢穿着花裙子,背着爷爷编的花篮,满山遍野地采花和漂亮的蘑菇。
  马丁说,丫头,不要说了,我真的有点妒忌了,再说我就呆在这不走了。
  很远的东方一弯月牙儿缓缓西移,星光若隐若现地影射着安详的丛林。老伙计爬在肖丫丫的脚上已经睡着了,还轻轻打着鼾。
  马丁说,丫头,给马丁背首儿歌吧!
  肖丫丫把头靠在了马丁肩上,她让马丁闭上眼睛,马丁很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她清了清嗓子,躺在马丁怀里朗诵了一首《猫生病了》
  猫生病了,老鼠大声朗诵诗歌,并修剪花盆。
  猫生病了,老鼠慢慢刷牙洗脸,并打扫厨房。
  猫生病了,老鼠倚在窗边欣赏夜色,并对流星许愿。
  猫生病了,老鼠也病了,
  它说:“我还是习惯那种时时紧张,处处小心,夜夜逃亡的生活。”
  午夜,我听到老鼠在叹息,
  且不在读诗了。
  肖丫丫忽然说你知道为什么读这首诗吗,马丁说因为爷爷和狼。她让马丁继续闭着眼睛。又念了一首……
  你一直说你爱我,我曾怀疑但是愿意相信。
  直到山崩地裂的那一夜,才知道错了。
  你根本没有爱的能力,我惊恐且伤痛。
  在漆黑的夜里,点上一把小火,
  对着月亮说:“我会勇敢地活下去。”
  知道为什么我念这首吗,马丁很想说是为我们,可怎么也说不出口,马丁说为了爷爷和去世的奶奶。
  这时肖老汉披着衣服,叼着烟斗子,说,“老了,老了,说着话就睡着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