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朔风
朔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618
  • 关注人气:1,8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锦瑟年华/2017.3

(2017-03-29 12:19:44)
标签:

朔风月刊

锦瑟年华

赵剑云

文化

杂谈

分类: 连载
锦瑟年华(九)
赵剑云
    
  27
  
  欧清波在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来找马丁。
  马丁说,新郎官现在怎么有工夫出来。
  他说,万事俱备了,现在就等新娘子。
  马丁,说那你干吗不好好休息休息跑到这里来干吗?
  没想到欧清波说了句让马丁喷饭的话,“马丁,我好紧张,我是不是真的要辛月儿结婚了啊?
  “大哥,这种玩笑可开不得,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把你已经许配给辛月儿了!而且是一生不得反悔!”
  马丁笑呵呵地给欧清波倒了茶,心想晚上这得问问外婆,男人是不是也有结婚综合症。
  欧清波认为娶到辛月儿是他的造化,他反复念叨,我追她追得好辛苦。
  马丁说,要知道,难得之人难失去,男人要是能很容易娶到自己心仪的姑娘,那怎么会珍惜呢,爱情是要付出代价的。
  欧清波说现在终于不用那么辛苦了,这几年他的所有快乐和痛苦都是辛月儿施舍的,马丁说可别以为未来你的喜怒哀乐就可以自主,辛月儿还是会主宰它们的。
  马丁说听外婆说,男人或者女人只要碰上自己的那个冤家,那这辈子永不能安宁, 
  马丁看到他流露出的目光却是流光溢彩般的幸福和喜悦还有紧张。
这时外婆从外面回来,她笑眯眯地打量着欧清波,你快要结婚了吧小伙子?
    是,奶奶,明天您和马丁还有阿姨都要来参加啊!
    外婆这会儿已经笑眯眯地坐在了欧清波的旁边。
  马丁心里大叫不好,外婆肯定要把欧清波的婚礼引申到她的那场婚礼,马丁拼命地示意欧清波,好在他看到马丁的样子就站了起来,傻呼呼地问,怎么了,你想说什么就说吗,干吗比划,你知道我这两天大脑晕晕的……
    马丁没等这个傻瓜说完就拉他跑出了家,要知道不是马丁不想听外婆讲那
  过去的故事,只是她一开讲一般少则两个钟头,多则就说不来了,何况这次是从欧清波婚礼引出的“外婆结婚记”,这个是马丁和妈妈一直不敢碰的一个开关,每次亲戚朋友结婚,外婆如果是亲临现场,那他和妈妈就得牺牲睡眠,通常妈妈最多顶一会儿就以明天要上班为由,先行告退,而这时候外婆正讲到“拜天地”,那可是眉飞色舞,手指比划,马丁是绝对不能退场的,所以今天一见外婆笑眯眯的目光马丁就急忙逃之夭夭,溜之大吉。
    气喘吁吁地跑下楼,欧清波开始不知道出什么事了,也跟着马丁跑,跑了几步,他一把拉住了马丁。
  马丁……你不要命了,这样跑,你的心脏会受不了的!没办法,现在生活里处处有人管教马丁,何况欧清波还是研究心脏这门专业出身的未来准专家。
  马丁停下来。
  欧清波以为马丁又要自惨,他忘了明天要当新郎的事,他开始给马丁举手术成功的例子,他激动热烈的言辞告诉了马丁一个信息,病魔可以摧毁一个人的健康一个人的器官还有自由,但病魔是征服不了他们坚强的心灵的。
  原以为人敢于面对死亡就是勇敢的人,今天马丁才发现自己是个懦夫,近来做得所有事情,像是在和这个世界告别。
  马丁已经闭上了眼睛,认定他是个无路可走的人。
  在大操场的中央,马丁狠狠地捶了一拳欧清波,算是感激吧。现在做的事情不是马丁生命的最后一件,而是他实实在在的生活。
  和欧清波分别的时候,马丁有一句忠告给他,如果他对辛月儿有丝毫的大意,马丁是不会饶他的。
  马丁说,我会一直监督你们的生活,直到老得走不动的时候。
  你是辛月儿请的间谍啊,要知道现在家庭暴力也有老婆打老公的,欧清波笑道。
  马丁说放心,我对辛月儿说话也是同上的,我也会保护你的。
  回到家,家里人都在客厅等马丁,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吗?
  居然见马丁进门都站了起来。马丁吃了一惊,不过他很快从外婆笑眯眯的眼神里读出了好事的信息。他松了口气。
  怎么了这是,我又不是外星人你们干吗这样啊!
  马丁笑着凑到外婆耳边问她有什么好事。
  丁丁,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没有啊,我能有什么事情能瞒地住火眼金睛的母亲大人呀!
  马丁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外婆干咳了一下,总算道出了真相,刚才有个叫肖丫丫的姑娘给你打了六个电话,开始我没有接,后来我看是同一个号码以为有急事就接了,没想到肖丫丫开口就是“亲爱的马丁,怎么才接电话,看来你说想我是假的……”
  外婆就说,马丁他不在,而且还说她是马丁外婆,总之肖丫丫一听是外婆就多聊了几句。外婆是何等厉害之人,她几句话就套出了肖丫丫的年龄职业还有与马丁认识的时间,总之,外婆接完电话兴高采烈,她马上把这一消息迅速地告诉其他人,总之,一场还没有开始的爱情就这样被“曝光”了。
  他们就是要等马丁亲口说,我有女朋友了。
  看着他们高兴的样子,马丁真不忍心告诉他们,肖丫丫是自己在网上认识的,而且还没有见过面。
  马丁偷笑着,低着头承认了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姑娘。
  外婆说,乖孙子,你可要加把劲,人家欧清波明天就要娶媳妇了!
  妈妈说,有时间带她来家里坐坐,人家是女孩子,你要主动一点。
  父亲说,儿子,积极的感情对你的身体是有帮助的,再说我也看出来你最近的反常,我们要好好感谢那位姑娘!
  为了避免他们再次追问,马丁硬拉着外婆去了卧室,马丁想给她修修脚。
  外婆的小脚现在不用裹脚布,马丁端了一盆温水,把她抱在凳子上,外婆身轻如棉,感觉抱在怀里的全是骨头。
  马丁仰头问外婆,小时候您是不是也这样抱我?
  对啊,你长得太快,三岁大的时候,我就抱不动了,你妈都抱有些吃力,那时候常常是你爸把你架在脖子上,不过你这家伙一上你爸的脖子就撒尿,每次你爸就喊又下雨了,又下雨了!
  马丁笑道,外婆,那时候我是不是很笨,从幼儿园开始小朋友们就笑我笨,笑我懒,笑我不写作业,是个超级差生!
  外婆疼爱地说,我不是说过吗,像你这样的孩子才是最会享受生活,最幸福的人,因为你不操心自会有人为你操心……
  马丁叹气:外婆,就是太对不起妈妈了!
  马丁专心给外婆修剪脚趾甲,他得把她的脚抬得老高,才能看见那隐藏在脚底肉里的指甲,外婆反复地重复同一句话:“乖孙子长大了,乖孙子长大了……”
  盆子里的水溅起水花,落在脸上,马丁用手擦一下,马丁想这么复杂的工序他一定要学会,以后绝不能再让外婆戴着老花镜那么艰难的修脚了。
  马丁尽量找些别的话题,比如让外婆讲她裹小脚的故事,马丁怕她又问起关于肖丫丫的事,马丁知道上帝此刻就在听他们的对话,他不想骗亲爱的外婆,可她问了,没办法就得撒谎。
  所以以后一定要随身带上手机。千万再也不能让外婆接电话。否则肖丫丫一想起马丁,万一外婆又接上电话,马丁真不敢保证她们不胡说八道。
  
  28
  
  欧清波的婚礼热闹非凡,他们同时举行了两种婚礼,中式和西式的,欧清波赞成西式,辛月儿赞成中式,双方父母决定中西都举行,这一天最累的人除了一对新人,就数马丁这个伴郎了,当然伴娘怎么样他不知道,总之他一会儿陪欧清波换唐装一会儿又换西服,他们拜天地马丁给他们铺跪垫,他们在教堂马丁得小心伺候。而且更要命的是,马丁得做严肃认真状。
  结婚进行曲刚响起的时候,马丁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听铃声,他就知道肯定是肖丫丫。马丁悄声说:丫头,我正走在新郎后面,他们马上要发誓了,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
  呵呵,原来你在结婚啊,那你一定很紧张了,马丁陪你啊!
  丫头,是我的好朋友结婚,你说话要注意!
  不管谁结婚,那一定很好玩,我要听他们说“我愿意”
  什么不管谁结婚,我可是个黄花大小伙,你可不能瞎说!小丫头!
  马丁先生,那伴娘一定很漂亮吧?
  当然了。
  那你不要错过机会啊!肖丫丫的声音很高,马丁的声音很低,马丁没有办法和她理论了。这时欧清波开始说“我愿意”了,马丁急忙说:你快听新郎正说呢,我愿意娶肖丫丫为妻,无论贫穷饥饿、痛苦欢笑,我都愿与她共同承担……
  马丁,你说什么呢!肖丫丫的声音小了,马丁急忙住了口,他发现自己居然跟着欧清波一句一字的在起誓,神情同样庄严,只是他把新娘的名字无意间叫成了肖丫丫。
  幸福就这样慢慢的在马丁和肖丫丫的心里悄悄溜了出来,围绕在这对新人,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马丁,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肖丫丫低声问。
  丫头,三天后我会出现在你面前的,我发誓!
  我会用心祈祷直到你出现在我面前!
  接完电话,新人已经交换了戒指,而马丁此刻的幸福不亚于他们,今天他算是向肖丫丫表白了吗?尽管是借着欧清波的东风,但他还是想兴奋地向全世界宣布,他说出了一直不敢说的话。
  新娘今天光彩照人,无论辛月儿穿洁白的婚纱还是大红的旗袍今天她是最迷人的新娘了,欧清波的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她,而马丁看见辛月儿的时候也许是习惯的缘故,会看见她额头上留下的疤痕,因为今天是浓装,很少有人能看见那个疤,可是马丁却一眼看了出来,这个疤痕让他时时内疚,但却从没有向她道过歉,趁欧清波给客人敬酒的时候,马丁把辛月儿拉到一旁,她以为有什么事,小声问,怎么了,马丁?
  马丁说,辛月儿,你头上的那个疤痕从我打破的那天起,我一直想对你说声对不起,可是一直没有机会,要是今天还不说我怕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对不起,辛月儿!希望你能原谅!
  辛月儿眼里含着泪水,她举起了酒杯,马丁,不要再想过去的事情了,其实,我早就原谅了你,来,他们喝了这杯酒,希望我们都开始新的生活。
  这时欧清波来了,他见他们碰杯也加入了一声清脆的响声,马丁说欧清波今天你是在上帝和高堂前发过誓的,所以不能反悔啊,欧清波说他还觉得那些话不能表达他的心呢,那些话才说了一辈子,他要和辛月儿生生世世都做夫妻的。
  那一刻马丁仿佛感觉到肖丫丫也站在自己的身旁,欧清波拉着辛月儿的手,他拉着肖丫丫的手,天使们飞舞在他们的上空,给他们祈祷祝福还有歌唱,他们的微笑如花朵般迷人绚丽,这一刻应该不是梦,因为马丁看到了天使的翅膀。
  
  29
  
  去看肖丫丫之前,马丁做了五件事,第一件事情是去理发店认认真真地理了一次发,生病以来他已经习惯了短短的头发,过去像甘柴一样的黄头发盖着他的头和脸,根本无法看清这个世界的,何况留那样的发型除了让别人很容易地看出他的颓废还有他是混混,没有别的目的。
  人的自我反省是惊天动地的,现在连马丁自己也怀疑是否真的经历过那样醉生梦死的生活。
  马丁已经爱上了良民的生活,并且现在不是做良民而是已经变成良民了。
  在理发店,坐在那里,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自己的眼睛里表露的所有内容,很多事情是没有原因的,以前从没有这样安静地享受过理发,听着发型师手里的工具发出的声音,他总是很烦躁,总是催促他们快点快点,其实他压根就没有什么事情。
  现在他心里有很多事,可是并不着急,他听着心跳的声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理发店里不断有人来,也有人离开,就像他的头发理了又长,长了又理,生活的内容不断重复,可是细节几乎没有一个是重复的。
  理完发,马丁真诚地向发型师致谢,并且还说对这个发型很满意,年轻的发型师微笑着和他道别,他建议马丁冬天留稍长的头发会更帅气,马丁说他会考虑的。
  第二件事情是马丁想和父母一起去看一次大海,即使他的手术成功,他也可能会在床上躺很久,而且冬天的大海边也是寂静的。马丁想在最美丽的秋季和自己的亲人去海边吹吹风。
  他的这个计划父母都是同意的,现在就是他要天上的星星,妈妈也会想办法给他找一颗流星滑落的陨石来,他们要让儿子尽可能的有很多的愿望,只有这样他才会在做手术的时候心存感恩,心怀期待。
  他们开车去海边,妈妈开着她那辆白色的小宝马,马丁和父亲坐在后面,车里播放着妈妈最爱的二胡独奏曲《良宵》,马丁一直是看着窗外的,偶尔一回头发现父亲非常专心地注视着开车的妈妈,妈妈可能也觉察出了什么,她咳了一声,马丁在心里偷笑,妈妈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马丁对父亲说,我妈的车开得不错吧!
  不错,不错,很熟练的!父亲这时已经收回了目光。
  到现在还是喊不出“爸爸”,前几天外婆专门给马丁做工作,她以为孙子心里还在恨他。马丁说如果说没有一点点的恨那怎么可能,如果我有个完整的家,我也不可能是现在这个样子,现在我不想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从生病的那天起,我就原谅了所有的人,也原谅了自己。至于为什么到现在喊不出“爸爸”,我也不知道原因。那个词这么多年是马丁一直是排斥的,每次看到他,很多次想张口,试图能喊出那声“爸爸”,可是始终只能喊他为你,他没有怪儿子,可他眼里含着几丝失望和悔恨。
  对于天天喊爸爸甚至喊得不耐烦的人来说, “爸爸”已经是每天发音说话的一部分,可对于一个十五年没有喊过“爸爸”的人而言,那两个字是极难的发音,甚至有些沉重。
  汽车继续前行,马丁继续给父亲介绍着妈妈开宝马的故事,妈妈是三年前才买的车,车买来不让马丁开,她也不开,不是她不想开,是她不敢大白天在街上开,最多晚上街上没人的时候才开,马丁当时经常拿这件事灭妈妈的威风,现在想她那个时候是蛮可爱的。
  父亲说了句:女人天生就胆小!
  那你们为什么经常靠在女人的肩头寻找安慰,男人的胆子也大不到哪去!马丁替妈妈辩解。
  妈妈大笑,不过她没有转头。
  第一次听见妈妈在父亲面前放声大笑。马丁也笑了,马丁没有希望挽回什么只是觉得他们的冷战也该结束了,父亲要等到马丁做完手术才去国外工作,这些日子他们是要经常见面的,所以马丁希望他们能真心合好。
  往事就像路旁被风吹落的枯叶一样,尽管有色彩,但是不久便消失在泥土里,慢慢从生命中退出,而新的一年又会生长出新叶,叶子变绿,又枯萎,也会在秋风中融入泥土,过去的都是往事,只有期待新的轮回才最值得回味。
  马丁曾经深深地失望过,对家庭,对自己还有对这个世界,妈妈的泪水,肖丫丫的笑声让他又一次活了过来,他的心活了,而他的肉体却面临着绝境。
  马丁却从未有过地爱上了这个世界。马丁要妈妈也和他一样快乐起来,他还打算有机会劝她重新寻找自己的幸福。
  到海边的时候,正是傍晚时分,落日橙红一团,分不清哪儿是天哪儿是海,大海在夕阳里是最动人的,海风轻轻地吹着,妈妈的长裙也随风舞动了起来。
  大海和西天都是鲜艳的红,他们把车停在了沙滩上,马丁拉着妈妈在沙滩上奔跑,父亲若有所思地望着他们,他的目光跟着一起奔跑。马丁很想拉着他一起奔跑,可是他们已经是被分开的整体了,被永远的分开的整体,马丁幻想过,他的家能否再一次复合,现在马丁已经原谅了父亲,即使妈妈也原谅了他,那十五年的裂痕和伤口怎么可能痊愈,那是无法弥合的疤痕。
  今天他们能到海边,马丁已经知足了。
  妈妈像个孩子一样跑累了就卷起裤腿蹲在浅水里拾起贝壳来。
  父亲和马丁坐在沙滩上,他点了一支烟,马丁说,爸,我以为你戒烟了,也没有见你抽过,父亲拍了拍儿子的肩,他眯着眼睛说,男人怎么能不抽烟呢,你要不要也来一支。
  马丁笑了,说他生病以后就不抽烟了,过去他天天喝酒抽烟,一年里几乎没有清醒的日子。
  父亲站了起来面朝大海,落日已经血红一片,分不清是海是天。
  孩子,我犯了一生不能饶恕的错,以前觉得人一生犯错是难免的,而我的错毁了一个家,毁了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也毁了自己的幸福,差点毁了一个孩子,到现在我不能正视你妈的眼睛,我心里有愧,我真的很想补偿你们,也很想让你妈妈狠狠地揍我一顿,这样我的心会好受一点……
  马丁也没有注意到父亲说这些话的时候妈妈就在他们身后,等他发现的时候,妈妈忍着泪跑开了,父亲满脸的泪水,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望着远方的晚霞,就像一尊雕像,他一定感觉到了妈妈的存在,虽然他没有转头。
  这时马丁看见妈妈走在浪花里,他吓了一跳,疯了一般跑过去,父亲闻声也追了过来。
  妈,你干什么呢?你别吓我……马丁气喘吁吁地喊了一声,妈妈没有听到。
  妈……马丁大喊了一声,就觉得头有点晕,不由地蹲了下来。
  怎么了,丁丁,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父亲把马丁抱在怀里,马丁摇摇头,这时妈妈也跑过来了,她吓坏了。
  马丁低声问,妈,你没事吧?
  妈妈说,傻孩子,妈没事妈妈只是好久没有来海边了,想玩玩水……
  哦,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说着马丁笑了,父亲也笑了,妈妈也笑得流出了眼泪。
  马丁的心脏稍不注意就会心跳加快,马丁是不能激动的,更不能奔跑。看起来身体高大,其实他非常虚弱。
  吃了药,在父亲的怀里躺了一会,妈妈就把带的食物拿出来,摆在沙地上,她说他们今天来个海边夕阳餐,当他们举起酒杯祝愿祝福彼此时,恍惚间觉得他们一家永远不曾被分开过,也永远不会分开。
  暮色渐起,大海已经朦胧不清,偶尔听见海浪轻排着岩石的声音,吃过晚餐他们好像都没有离开的意思,海滩温温的,坐在上面让人从脚心到头顶都感到一种被拥抱的感觉,这时来海边散步的人正陆续回家。
  马丁看了看妈妈的脸,朦胧而平静,又看了看父亲的脸,也是朦胧而平静,他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松软的沙滩,暮霭里即将沉睡的大海,还有凉爽的海风,和父母的呼吸,马丁开始幻想,幻想着他们都忘记了过去,忘记他的病,一家人坐在从前那个小院里的花园旁,父亲给马丁讲着《三国演义》里的故事,妈妈则打着毛衣,偶尔还插话进来,打断父亲,一家人的笑声在小屋里回荡……
  海风吹来,马丁打了个喷嚏,父母同时站了起来,几乎同时说“回家吧,天凉了!”
  回去的路上他们都很累,是父亲开得车,尽管妈妈说新修的这条公路他可能不熟悉,父亲只是笑了笑,他说他想让儿子看看他开车的样子。天已经完全黑了,妈妈看着窗外,目光柔和而安详,马丁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能肯定的是她一定想起了往事,马丁一直专注于父亲开车的沉稳,等他再次看妈妈的时候,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那一刻马丁才感觉到了妈妈的不容易,这么多年她一直坚强地站着,从没有靠过任何人,马丁一直以为她根本不需要什么来支撑的,此刻马丁才觉得妈妈也是一个需要依靠的女人,她睡得安详而塌实,看了让人非常怜惜。
  本来是想在车上对他们说,他想在手术之前去一趟外地散散心的事,没想到妈妈竟然睡着了,又想妈妈肯定是不会同意的,马丁把目光转向父亲,他神情依然沉稳,不知道车外的夜景有没有触动他的灵魂,不过他想把他去看肖丫丫的事告诉父亲,马丁知道他是不会反对的,这些日子以来他发现其实自己已经很欣赏父亲了。
  马丁小时侯其实就很崇拜父亲,马丁常想,如果儿时父亲给马丁的并不是高大的形象,马丁会不会恨他入骨。
  儿时的记忆是永远无法磨灭的,父母离婚前马丁已经有记忆了,记得有一次父母带他去逛街,因为贪玩他挣开妈妈的手,蹲在一个捏泥人的手艺人跟前,等那个艺人捏好一个孙猴子的时候,他才发现父母不在旁边,街上人特别多,那天应该是正月十五,小小的他,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到父亲,他只能在腿和腿之间钻来钻去,那时候的人都穿黑皮鞋,他仔细盯着一双双移动的脚,找最大的鞋,因为他只知道父亲的脚很大。他被人群碰来转去,还不时被踩到,他终于害怕了,开始大哭起来,正当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父亲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把抱起他,离开了拥挤的人群。
  从此父亲在马丁的脑海里就根深蒂固地成为了英雄。直到父亲不要马丁和妈妈的时候,马丁才把崇拜变成了痛恨……
  儿时的时候,妈妈每次下班,只要一看见马丁,总是亲着他的小脸蛋叫着宝贝,她是从不打孩子的。妈妈打马丁是从马丁半夜哭着喊父亲的那个晚上开始的,当所有的一切过去后,保留在记忆深处的全是那最美好的记忆。
  
  30
  
  从海边回来的第二天,父亲陪马丁去做检查,这是他第一次陪儿子去。以前去医院,妈妈每次都要求陪,每次都被马丁拒绝,马丁怕她看见自己痛苦的样子难过,这次父亲要求陪,马丁答应了,但是他还是让他在病房外面等着。
  在医院,马丁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看液体静静流淌,感觉着时光一点点的流逝,他在想还有两天就要和肖丫丫见面了,他在想下次躺在这里的时候就该听上帝的判决了,他还在想应该送什么礼物给肖丫丫,只要一想到她,马丁会忘记所有的疼痛。
  走出病房的时候,父亲正和欧医生聊天,他手里端着一杯水,见儿子苍白虚弱地走出来,急忙跑过来,把杯子递到儿子的手上。
  丁丁,来喝点水,先休息一下!
  马丁看着父亲,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马丁接过杯子客气地说,让你久等了,输液每次很慢的……
  父亲没有说话,他只是摸了摸儿子的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你妈今天也来了,她说外面下雨了,给你带了件衣服,可能我把衣服忘在欧医生的办公室了,你等一下,我去拿。
  父亲说完正要转身取的时候,他突然又说,孩子,你知道吗,你每次做检查的时候你妈都坐在这个凳子上等你,是欧医生刚才说的!……
  马丁点点头,他的心轻轻地痛了一下。他知道自从生病以来,妈妈还有外婆都很小心的讨好着,每次他出门妈妈总是犹犹豫豫地问他去哪里,每次外婆总是嘱咐他早点回来,妈妈会说“想吃什么自己买!”每次走了老远,妈妈又会追下楼来问,“身上带钱了吗?”
  而每次马丁都笑着,“妈,我又不是小孩子……”
  无论马丁什么时候下楼去外面,他总能感觉到妈妈在阳台的一个角落里望着他,看着他出了大院的门,走过草坪,拐弯直到穿过马路。
  病了这么久虽然马丁没有任何反常的举动,可妈妈的那颗心一直是悬着的,马丁每次去医院做检查和输液,其实妈妈一直都陪着,只是她从没有让儿子发现过。
  今天父亲说到妈妈送外套,经常坐在病房外等的事,马丁这才明白为什么每次做完检查家里总是外婆一个人。原来妈妈怕他怀疑总是比他晚很久才回家。
  马丁不知道妈妈每次看自己平安走出医院,她当时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溜达是怎样的寂寞和苦闷。
  这么久他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从没有想过他每天的表情都会让妈妈琢磨和猜测,会让她深深地不安。
  上帝,如果你也看到了我妈妈的苦,请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用爱来报答她。这么多年来她是怎样地爱着我,也许我永远无法得知……此刻马丁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喊着。
  妈妈对儿子的爱毫不张扬,甚至让马丁怀疑过那可能不是爱。现在他惟一能做得是让她安心。
  穿着妈妈送来的外套和父亲离开医院,又是一个秋天的黄昏,雨早已停了,一片带着雨水的树叶落在马丁的身上,马丁弯腰拾起叶子,反复地看着,心开始颤抖,马丁仿佛看见了妈妈每次躲躲闪闪地跟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的样子。
  泪水打在了湿漉漉的树叶上,街上车来车往,过马路时马丁的手被另一只大手紧紧地握住。马丁转头,父亲说:丁丁,要过马路了,过马路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走神!广州的交通其实很混乱的,现在车多,要多加注意……
  “爸……”走到马路中央时,马丁突然喊出了那个字。
  父亲拉着马丁继续向前走。
  马丁猜他可能没有听见,走过马路他再也喊不出那个字了。父亲没有放开儿子的手,他握得更紧了。
  当马丁听见父亲低声的啜泣声时,才意识到他一定听到了那一声微弱的呼喊。
  “爸,你怎么了……”
  这时他们恰好过了马路,父亲一下子抱住了马丁。
  他重复着:“孩子,爸爸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们,你终于肯叫我爸了!你终于叫我爸爸了,我高兴地不知道说什么了……”
  大街上突然变得很安静。
  马丁的脖子湿湿的,父亲的泪水轻轻渗透到了他心里。
  他知道这泪水是喜悦不是悲伤。
  多么美丽的一个黄昏,十五年后他们父子终于拥抱在了一起。
  离天黑还早,马丁拉父亲去了“候鸟的童年”,棋子给他们泡了一壶上好的铁观音,马丁知道父亲也是酷爱喝铁观音的。其实他小时侯就知道父亲喜欢喝铁观音,童年的记忆里,铁观音这个名字是刻骨铭心的,后来每次喝茶,当服务生问他喝什么茶的时候,马丁总会大声说:“泡壶铁观音”。
  他们坐在靠窗户的位子上,一屡斜阳正好照在他们要的那壶铁观音上,棋子现在是越来越有品味了,他把自己收拾地像个绅士。看来这一年发生变化的不光是马丁,大家几乎都变了,世界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只是大家对所熟悉的环境没有时刻注意罢了。
  父亲看儿子的目光充满了慈爱,空气中弥漫着悠扬的笛声似乎在告诉他,真爱似乎从来没有离开过。
  丁丁,你今天带我来这里,恐怕不光是来喝铁观音的吧?
  马丁笑道,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
  说吧,孩子,把你想说的心里话告诉我!
  爸……今天带你来这里,是想告诉你我的两个愿望,第一个愿望是我希望有一天能和你面对面坐在一起品尝铁观音,因为这么多年来,从我会喝茶开始,每次喝铁观音我都会想起你,想起你也爱喝铁观音,梦想有一天能和你一起品尝一次铁观音,今天总算这个愿望实现了。
  父亲的目光在微妙地发生变化,马丁接着说,第二个愿望是,我想在手术之前出去散散心,主要是看一个朋友,那个朋友离这很远,后天我就要坐飞机去看她,机票我都订好了,希望你和我妈还有外婆不要担心,我不会错过手术的……
  去看肖丫丫是决定的事,马丁决定的事是从来不会改变的,就像他从来没有在雨天打过伞一样。这么多年无论大雨小雨,他都是在雨里淋过来的。
  过去马丁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他是绝对不会告诉妈妈或外婆的,有时候他一连几天不回家,刚开始妈妈像疯了一样打电话命令他回家,有时候甚至是威胁了,马丁才回家。后来马丁经常关了手机在外面混上十天半个月,回家后妈妈也懒得说了,只是她有一次被儿子气疯了,她说不管你在外面混多久,有时间给你外婆打个电话,这样她们也就能睡个好觉。
  后来听外婆说,马丁常常不回家的日子,妈妈就经常不睡觉,她总是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抽烟,常常一坐就坐到天亮。
  婚姻的不幸或许只让妈妈不再相信爱情,可是妈妈最大的不幸却是她生了个败家子,她几乎时时刻刻都活在担忧之中。过去,马丁在迪厅里醉生梦死、疯狂堕落,妈妈却躲在黑暗里暗自流泪,为她自己,也为不争气的儿子。
  马丁认为自己愧为人子,这个病,就是对他的惩罚和教训,他完全接受。
  去找肖丫丫,妈妈肯定反对,还有半个月就要做手术,她不可能让儿子出半点差错,她也不会让儿子在她的眼皮底下消失几天,这些日子她想随时都跟着马丁,看着他,这样她才放心。
  马丁理解妈妈为他做的一切,只是看肖丫丫的日子是不能改变的。
  马丁想在手术之前去看看肖丫丫,然后,带着和她在一起的回忆等待上帝的裁判。
  马丁对父亲说,要去看的朋友对他的人生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他已经告诉了要看她的日子,他不想做个失信的人。
  从我生病以来她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她简直就是一个天使,这些日子都是她陪着我过来的。
  父亲说,我知道你要去看的那个人是个女孩子,而且是那个和外婆通过电话的女孩。
  马丁说,爸,可能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尽管还没有见过她,我是个有病的人,我从没有想过要拥有她,只是想看看她,哪怕看一眼,真实地和她说说话,我就知足了。
  马丁说我现在很理智,我会珍惜自己活着的每一天,你们都放心吧。
  父亲品了一口茶,那是个很完美的动作,马丁想他是模仿不来的,他一直微笑着,十五年来,他们父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是带着这样的微笑,等待儿子的。那一刻他已经知道了儿子的病情,可是他仍然笑着,直到今天他依然带着微笑。难道他对儿子的病丝毫不担心,还是他对儿子的病很有信心和把握,还是他想用微笑化解他们多年的隔阂?
  有时候看着父亲的笑容一点一点绽放,常常马丁的嘴角也不自觉地会跟着绽放开。
  父亲说,孩子,不要老在心里老想着你那微不足道的小病,真正的爱情是可以战胜任何困难的,放心去吧,只要你记住还有个必须要做得手术,还有爱你的外婆、妈妈、爸爸在等着你……
  父亲没有很多的嘱咐,他说完重要的几句话后又拍了拍儿子的头,就品起茶来了。
  马丁一边喝着茶,一边在想先去买机票还是先去给肖丫丫买礼物。
  
  31
  
  拿上机票的瞬间马丁很激动,拨通了肖丫丫的电话。
  马丁说,肖老师现在你想后悔都来不及了,告诉你,我买了机票是不会退票的,所以即使你不打算和我见面,为了昂贵的机票我也得去你们天水看看。
  肖丫丫比马丁更激动,她几乎跳了起来:真的吗,真的吗,你真的要来看我吗?你真的已经买好了机票吗?
  马丁笑着,真的,明天下午他们就会见面了!我的肖丫丫小姐你就做好准备吧!
  肖丫丫激动地大喊,马丁,你确定要来看我吗,你确定没有骗我,是真的吗?
  哎哟,我的大小姐,我怎么可能骗你,早说过要去看你的,我以我的生命发誓,明天我们就可以真实的看见对方了!马丁感叹着。
  可是我还是不相信你要来……怎么办,我好激动啊,我是不是在做梦?马丁你真的要来吗?快告诉我!肖丫丫此刻有点疯狂。
  肖丫丫同志,我再说一遍我真的已经买了机票,明天我们就要见面了!我没有骗你,是真的要看你去,马丁假装严肃地说。
  这个电话大约打了三十分钟,肖丫丫在反复问着同样一个问题,那就是马丁是否真的要去看她。马丁同样反复确认,他是真的要去看她,而且就在明天。可是肖丫丫还是不相信,无奈之下马丁只好笑着听她大呼小叫。
  直到外婆喊吃晚饭,马丁才挂了电话。吃饭的时候马丁并没有发现自己一直在笑。外婆拿筷子点他的下巴时,马丁才发现嘴巴不知不觉间竟合不上了。
  外婆研究似地说,乖孙子,有什么好事说出来,不然我们都要吃你的口水了!
  马丁笑着,呵呵,喔!没什么,我的乖外婆!
  外婆追问,没什么你能傻笑的这么忘形?
  马丁说,难道傻笑也要有个理由吗?
  外婆凑过来小声问,是不是我那孙媳妇给你刚打电话了?
  马丁说,外婆,你太不够意思了,怎么能偷听我的电话!
  外婆得意地说,这么说我真的有可能抱重孙了!
  外婆可真是一只老狐狸,马丁要是再说下去,就真的越抹越黑了,万一他说漏了嘴那就出不了门了。
  偷偷扫了一眼妈妈,她一本正经地吃着海鲜,不过他断定她一定竖着耳朵在听他和外婆的对话。
  丁丁,我感觉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妈妈慢条斯理地说。
  马丁心里大喊不妙,刚才他鬼鬼祟祟的样子被妈妈的眼睛撞了个正着。
  完了,完了,上帝啊,我该怎么回答才能逃过这一劫?马丁在心里呐喊着。
  妈妈紧追不舍,你怎么不说话了?
  “马丁……”
  这时电话意外地响了,真是救命的电话啊?
  电话是欧清波打来的,马丁说,哥们你不度你的蜜月,瞎打什么电话啊。
  欧清波说,他和辛月儿此刻在泰山上,他说马丁做手术的日子已经听他爸说了,他和辛月儿一定会在手术前赶回来。
  欧清波还说辛月儿特别不放心马丁。
  马丁说,小子,你现在的任务是陪你新婚的妻子度蜜月,我这里你就不必操心了,现在管我的人太多了,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我能陪你喝点酒。
  欧清波一听喝酒就急了,他说,马丁,你现在不能喝酒,你知道你喝了酒的后果吗?接着他又说了一大段医学术语。马丁听着只能无奈地摇着头,欧清波听错了,可是他又不想解释。
  马丁说我答应你绝对不喝酒,你去陪辛月儿吧,我心疼你的电话费了。
  挂了电话,马丁有点后悔没有告诉欧清波要去看肖丫丫的事,可是他知道后的反映会是什么样的?马丁可不敢恭维。何况电话就在离妈妈三米远的地方,他可没那个胆。
  刚放下欧清波的电话,手机又响了,一看号码是肖丫丫的,就对外婆说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然后给外婆眨了眨眼就钻进了房间。
  小心翼翼地关上门,这样妈妈会觉得门是自动关的,不是马丁故意的。
  马丁,你是真的要来看我吗?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肖丫丫一开口又是这句,马丁一听头“嗡”地大了,又来了,又来了,肖丫丫此刻就像服了兴奋剂一样。
  肖丫丫,肖老师,我的肖小姐,我已经重复过一万次了,明天就和你见面了,你要怎样才能相信!马丁压低嗓门说。
  这么说你是真的要来看我了,是真的对吗?肖丫丫又问。
  又来了,又来了,马丁已经哭笑不得了,为了节省力气,马丁只说是,心里却像吃了奶油夹心巧克力一样。
  马丁,怎么办,我好紧张!自从听见你要来看我,我都好几天没有睡过觉了,我是那么盼望你来,可是又怕你来?肖丫丫语气稍微低了两分贝。
  马丁说,你怕什么,一,我不是吃人的饿狼,二也不是看见美女就流口水的色狼,我是好人,呵呵,你不用怕?
  我是怕你认不出人家!因为你没有见过人家嘛!
  肖丫丫终于说出了她担心的,是的,马丁至今还不知道要寻的这个姑娘她的模样,其实过去有很多次机会,都可以知道的,但是他都没有主动要求过,等发现自己的骨髓深处都有肖丫丫的时候,外貌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那似曾相识的第一次聊天之后,他们的心逐渐靠近,对她没有用过一次赖皮狗的伎俩,他们也不像是网恋,现在马丁也不明白到底他们为什么会相遇,也许,只有“缘分”两个字才能解释清楚。
  马丁不止一次地设想过,假如他不生病。假如他不在那天夜里上网,假如肖丫丫之后再不出现,甚至假如他们当时的网名不叫一棵树和小白兔……
  后来的结论就是没有假如,只有现在、只有事实。
  这是马丁和肖丫丫最后一次在抽象的环境里,通电话,马丁的样子她是知道的,虽然生病后比以前胖了一些,框架是没有变的,而肖丫丫对马丁并不是无底的黑暗,她始终像个天使一样在马丁眼前晃来晃去。
  肖丫丫问马丁喜欢什么花,她想在她的房间里插满鲜花,而且那些花都是马丁喜欢的。
  马丁说,说实话他至今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花,因为从没有研究过花,也没有买过花,更没有用心闻过花香,你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我愿意和你喜欢同一种花,
  肖丫丫说她最喜欢百合花,可是她从没有自己买过,她说百合花是最能代表爱情的花,百合的味道纯香清雅,花也开得很持久,即使花谢了,香味仍在,肖丫丫说她最希望能拥有百合花一样的爱情了。
  马丁说,傻丫头,我很高兴至今没有人送过你百合,我会在咱们相聚的日子,每天送你一束百合。
  其实马丁还想给她说,丫头,我真的也想和你一起拥有像百合一样的爱情,可是马丁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
  肖丫丫说,马丁,我看见满天的星星都在微笑。
  马丁说,浪漫的丫头,我们马上就可以一起数星星了,星星们也都知道我想你。
  说完这句话,电话那头突然静悄悄的,马丁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他也不敢说话了。
  良久才传来一句,马丁,我等你,从现在开始每时每刻都等着你!
  马丁说,丫头,相信我,相信我们明天就要见面了。
  通完电话,看看表,时间还来得及。马丁去了商场,拿上了他给肖丫丫定做的那条钵金的手链,相信她一定会喜欢的。
  之后,马丁又把父亲这么多年给他的生活费取了一万,马丁原本发誓就算饿死也不用他的钱的,可是现在决定用了,不然有一天父亲知道后,心里肯定会不好受的。
  十五年月月的汇款已经不是一笔小数目了。当马丁装上那些钱的时候,突然很想给父亲打个电话,马丁很想告诉他,十五年来他们父子其实从未断过联系。
  过去每月一到汇款的日子,马丁总会去银行看看,但马丁从没有取过一分钱。
  给父亲的这个电话到底是没有打成,马丁心里酸酸的,握着给肖丫丫的那条手链,才发现这个白天“不修边幅”的城市不知何时已经华灯初上了。
  算了,晚上他就能见到父亲。看着他的笑容马丁的心也就塌实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