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朔风
朔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618
  • 关注人气:1,8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锦瑟年华/2017.2

(2017-03-08 09:29:59)
标签:

朔风月刊

锦瑟年华

赵剑云

文化

分类: 连载
锦瑟年华(八)
赵剑云
  
  22  
  一天清晨马丁意外地接到了展飞电话,好久没见他了,现在去医院检查,父亲经常陪着他,几乎没有时间去看展飞,当时他还住在普通病房,马丁只去过一次,听到展飞的声音,马丁才真正体会那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意思。
  展飞说他要回家了,想给马丁告个别,他的声音是低沉的,马丁说是不是要转院。展飞说他要放弃治疗,家里已经借了九万元,他的爷爷前段时间也去世了,他决定不治了,听天由命吧!
  马丁说,你等等,我现在就过去,送送你。
  展飞放弃治疗,就是等死,马丁想去看看他,试着劝劝他。
  马丁给欧清波打电话说了情况。欧清波说他尽量想办法。
  见到展飞,他已经收拾好行李,躺在病床上发呆,他说趁他爸今天不在,已经偷偷办了出院手续。
  欧清波说让马丁先陪着展飞,他去找他爸,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欧清波和他父亲还有另外一位医院领导匆匆进来,这时展父也来了,医院知道情况后决定免除一部分费用,欧医生希望展飞继续留下来治疗,他说他要给展飞亲自做检查,展父激动地差点跪在地上。
  这时展香香也来了,她是来送生活费的,看见人这么多就站在他爸身后偷偷掉眼泪,只有马丁能理解她眼泪的真实含义。
  看着展飞蜡黄的没有血色的脸,和他苍白的嘴唇,浮肿身体,马丁感到自己的世界也快成废墟了,展飞应该比他更有生的希望的,可是,可是……
  
  23
  
  一连几天,马丁没有给肖丫丫打电话。
  他发现自己像得了相思病一样。如果哪天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他就茶饭不思,浑身没有力气,坐在床上发呆几个小时。
  马丁不止一次地把那个字挂在嘴边,想告诉肖丫丫“我可能爱上了你”又不敢说,他不知道说了会不会给肖丫丫造成伤害,他是个没有明天的人。如果说了,那他就是个十足的自私狂。
  他被自己折磨地透不过气来。
  在茶楼里听见肖丫丫问他是不是忘了她的时候,马丁明显地感觉出她语气中的伤感。
  这天晚上,马丁忍不住给她打了电话。不知道他们通过有多少次电话了,有时候一天他会打五六个,理由是想听她讲故事,马丁就会笑着说,肖老师给我讲个故事吧,我最爱听你讲的故事了,她会尖叫着说:怎么又打来了,真拿你没有办法,你怎么那么爱听我讲故事啊,是不是小时侯你没有听过故事?
  肖老师,我忘了告诉你,我没有上过幼儿园!马丁可怜兮兮地说。
  好吧,可我都讲烦了,你怎么还不烦?那你别说话,听我讲就是了!
  接着,电话那边就传来:
  小朋友们大家都过来,现在老师给你们讲故事好不好啊?
  好……
  今天老师要给大家讲的是,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
  老师,卖火柴的小女孩讲过了!
  那我们讲灰姑娘……
  肖丫丫可真是个大马虎!马丁会笑咪咪地闭者眼睛听她绘声绘色地讲故事,常常他会听着故事,幸福地慢慢睡着……
  以前马丁是个话不多的人,甚至在别人眼里,因为不说话而变成了一种“酷”。现在他和肖丫丫一通电话就说个没完,有时会聊到凌晨,每次说到最后往往会忘了打电话之前本来要说什么,他们的谈话没有什么主题,想到哪里就说出来,但一挂电话他才会记起,最重要的还没有说呢,又打过去,不过有时候他怕肖丫丫第二天上班起不来,就不得不少说几句。
  接通电话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两个就拿着电话傻笑。
  肖丫丫总会“咯咯”地笑,他说她笑起来像小鸽子,她则说马丁像小绵羊。
  肖丫丫最近老问:马丁,我们这辈子有没有可能见面?
  马丁总会说:傻,他们都这么熟了,怎么可能不见面,说不定见了就分不开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见啊?
  你真的想见我吗?万一,我长着冬瓜头怎么办?
  我最喜欢吃冬瓜了……
  马丁说,想知道一棵树长什么样吗?
  肖丫丫说,反正都是大自然的孩子,估计,他们长的差不多!
  每次说到长相,肖丫丫就开玩笑,让马丁奇怪的是他对肖丫丫长什么样好像也不是特别关心,刚开始没有先看样子就认识了,他们两个又没有什么目的,现在心里有一点目的了,突然觉得长什么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彼此熟悉对方。
  有时候马丁也寻思,如果肖丫丫长得太恐怖,那她会吓着幼儿园的小朋友的。
  现在马他决定让肖丫丫看看自己这张不算英俊但还帅气的脸,当他把相片发到肖丫丫的电子邮箱时,心情爽然,他在想她看到自己的相片肯定会大吃一惊。而且肯定地是,肖丫丫如果真爱上他那一定不是看到相片以后,就像他根本不关心她寄不寄相片给自己,因为,他已经决定要去找她。
  和肖丫丫从认识开始每一天都是快乐的,每天他都能从镜子里看到微笑的自己。虽然他可能随时都会停止心跳,但他还是决定对这个世界微笑,对外婆对妈妈,对他至今没有喊过“爸爸”的父亲微笑。
  相片发出去不久,肖丫丫打来电话,第一句话就问:一棵树先生,那个人是你吗?
  什么人啊?
  你是装糊涂还是逗我玩啊!
  马丁傻笑,一听见他傻笑,肖丫丫也傻笑,她细声慢语地说,没想到你长的还是挺有棱角的嘛!我以为……
  你以为真的是个南瓜头啊!不好意思让肖老师失望了!马丁有点得意。
  肖丫丫大笑,不是失望是震惊,原来我在和一个帅哥哥聊天,呵呵,为了证明那个人是你,最近你最好来让本姑娘亲自看一看,不然我情到深处那可就完了!
  马丁大笑,不会吧,看了一眼就入迷,而且情到深处,不会这么快吧,真是个小色女啊……
  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哼!肖丫丫像是真的生气了,马丁急忙正经起来。
  马丁说,外面的雨还没停呢,刚才我伸出手掌一试,雨滴在手上特别冰凉。肖丫丫见他转移话题,她半天不说话。
  马丁说,傻瓜,你真的是个神经质的女孩,我这边一说下雨你就发呆了是不是。
  马丁,我没有告诉你,有一天晚上我梦见了你,你长得和这张相片上一模一样,你信吗?
  马丁说,傻瓜,我们两个的心早就连在了一起,何况你又是个精灵,梦见我的样子应该并不奇怪?
  我天天想你,好久没有想过爷爷想过家了,肖丫丫有点委屈。
  听了这话,马丁很想告诉她,他们的感觉一样,正要说,心突然莫名其妙地痛了一下。上帝这是在提醒他没有爱的权利,还是在鼓励他勇敢地去爱?
  马丁说,丫头,你们天水今晚有星星吗?
  有啊,我现在是看着满天的星星在给你打电话,只可惜我们不能一起看着这美丽的夜空!
  傻瓜,可我看见你了,我就是你的星空,知道吗?马丁说这句话时鼻子酸酸的。
  马丁,你说我们俩真的有缘吗?
  应该有吧!马丁小声说,他很想大声的告诉全世界,他和肖丫丫是注定的缘分。可马丁猜不出肖丫丫的心思,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明天。
  那你不想知道我长什么样吗,好像从来你也不问我的样子!肖丫丫的语气里有点埋怨还有点哽咽。
  怎么了,丫头,不高兴了!马丁有点小心翼翼。
  没什么,你是不想知道我长什么样,所以你从来不问我,而且你是根本不想……我……你是因为寂寞才要和我聊的……肖丫丫突然在电话里哭起来。
  马丁开始怪罪自己了,肖丫丫完全误会了他。
  第一次没有说再见肖丫丫就挂了电话,马丁特别着急,打过去电话她也不接。马丁不知道该怎么办,刚才不是好好的吗。这个晚上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琢磨起女孩子的心思来。
  当肖丫丫说他是因为寂寞才和她聊天时,他真是有口难辨,她的言下之意是他根本不在乎她,不喜欢她……可是马丁想说的是他不在乎她的长相,他觉得一个人的心最重要。
  自己真的是个笨蛋,女孩子都是以为所有的男人先喜欢的是她们的脸蛋,他该怎么说她才能明白?
  天快亮的时候马丁发了信息给肖丫丫,那是一封很长的信息:
  丫头,不知道昨天晚上你什么时候才停止哭泣的,总之请你相信我的心在陪着你一起流泪,你真的误会了我,从认识开始,我一直觉得你是纯洁的天使而不是普通庸俗姑娘,所以就没有问过你的样子,何况你的心早就深深地打动了我,而且我们的心灵早就见过无数次面了。
  我敢肯定,有一天当你出现我面前,我肯定能第一眼认出你,丫头,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怀疑我的真诚,你就在远方等我好吗?在某一天,我会装上翅膀,飞过千山万水去找你,不会太久了,这辈子如果没有见到你是我最大的遗憾,我不会让自己遗憾的,相信我,小天使。相信我的真诚。
  信息发完,塌实地睡了一觉,如果这封信可以算做情书的话,这是马丁有生以来写的第一封情书。他没有提到那个最想说的字,他怕没有时间和她一起数星星,数到头发花白,他知道,他只能去看看她,等参加完欧清波和辛月儿的婚礼他就去。
  醒来的时候,发现肖丫丫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来信息:
  你肯定还在梦周公吧一棵树,我原谅你了!现在我去上班,希望你来的时候通知我,我可不喜欢突然袭击,拜托了一定不要突然袭击!
  面对肖丫丫的纯真和美丽,马丁常常心生敬意,他自惭形秽,现在,他想自私一点,留一些爱的时间给自己,他没有告诉她他的病,他怕她为他担心,更怕吓着她。
  不过说真的,他得先去问问欧医生,他到底还能活多久,他需要一个确切的数字,来安排他未来的日子。
  
  24
  
  人一生的支柱是爱,上帝只是给相爱的人机会,可想幸福地过日子,是指望不了上帝的。马丁决定勇敢面对自己的爱。
  父亲一直住在家里的客房里,现在他一有空就找儿子聊天,偶尔他们还会听着音乐下盘棋,如果马丁赢他一局,父亲会笑地像孩子一样,这时马丁常常产生错觉,觉得他们父子从来没有被分开过。
  妈妈现在也常常跟父亲主动说话,她现在叫他为“老马”。
  只有外婆偶尔会叹口气,不过她高兴的时候也会加入进来,还会拿出那张发黄的老照片给父亲津津有味地讲讲她缠脚的故事,马丁想父亲听的次数一定比他多,可他每次都听的很认真。
  家里的气氛比起他刚生病时活跃多了,妈妈也不哭了,她和父亲都在拖关系,找专家,联系全国的甚至国外的大医院,为马丁的手术四处奔波。他们从不在儿子面前提手术的事。
  马丁每天照常吃药,照常出去和外婆散步,和肖丫丫每天联系,有时候他会幻想肖丫丫的样子,她是长头发还是短头发,万一他去找她,没有认出她或者认错了该怎么办?
  一天在书上看到这样的话,马丁把它发给了肖丫丫,希望她能和马丁共享:如果你是石头,便应当作磁石,如果你是植物,便应当做含羞草,如果你是人,便应当做意中人。
  也许,美妙的人生就该具备这些美好的东西,就像大自然每个季节都有花朵开放,都会让人心旷神怡。
  这一天又是马丁定期检查和输液的日子,早上欧清波还打电话提醒他。
  马丁笑着说,就是忘了你和辛月儿的婚礼,也不能忘记我去医院定期检查的日子!
  什么?你把我和辛月儿结婚的日子给忘了?欧清波几乎吼了起来。
  马丁大笑,结婚的是你不是我,我干吗记那么清楚,不过日子还是记得的!
  欧医生像往常一样在办公室等他,他永远给病人以神秘感,他从不说病有多严重,而是说配合治疗一定会好的。虽然他是好朋友的爸爸,对他也一样守口如瓶。
  每次见面他都会高兴地说,最近气色好多了啊,马丁!
  而马丁想听的是,你的心脏好多了。
  做完检查,欧医生要他留下,说要和他聊聊。
  马丁猜肯定是病情恶化的消息,这时眼前突然晃动着一张很飘渺很遥远很模糊的脸,可是清晰地声音“马丁,你要勇敢一点,我会一直陪着你!”肖丫丫幻觉般的声音将他唤醒。
  对待任何困难微笑比沮丧更有征服力,现在马丁对外婆、妈妈、父亲常常微笑着说话,对他的小天的任何东西也都微笑,他相信它们能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往往他走在路上对着蓝天、阳光,白云微笑,对陌生的路人也会微笑,在微笑中,马丁会忘记绝望。
  此刻对着欧医生他也在一直微笑,让他对自己的精神状态感到满意。
  欧医生,是不是,我的心脏最近不如从前了?这句话马丁也是微笑着问的。
  欧医生说,你的心脏功能是比过去稍微弱了一点,今天我想和你商量做手术的事,你父亲已经在国外聘请了一位世界一流的专家和国内的几位专家一起给你做手术!”欧医生表情和语气里听不出半点别的消息,他给病人的只有希望没有结果。
  马丁说,如果我不做这个手术,还能活多久?
  欧医生说,没有如果,孩子,这个手术你必须得做,而且非做不可!欧医生说。
  为什么非做不可,是不是不做我就会很快死去?马丁又问。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要知道你是很幸运的,你的父母一直在四处奔波,你知道这个手术要花很大的费用,许多人因为钱才放弃手术的,而你不能,你该为你的父母考虑!你还很年轻,应该有信心!
  马丁说,那您能告诉我,手术的风险有多大?
  任何手术是有风险的!你现在要配合他们的治疗,每天按时吃药,最近千万不能激动,让心情保持愉快,这是你该做的事情!
  听了欧医生的话,马丁半晌无语,欧医生说他的手术他们最迟定到下个月,这是马丁父母的意思。
  出了医院,马丁又去了另一家医院,找到一位专家,向他咨询心脏搭桥手术的有关情况。那个专家给他耐心地讲了有关手术的很多情况,马丁只记住了:“心脏搭桥手术的风险比别的手术要大,术后可能出现出血、感染等情况也可导致患者再次发病。很有可能导致病人死亡……”
  坐在公共汽车靠车窗的位子上,看着窗外的人流和车流,马丁的大脑空空的。窗外的行人个个面无表情,面对这种表情,只能让绝望的人更绝望,伤心的人更伤心。
  所有的人都是一种表情,一种模式,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这么多的人,在人群中怎么都变得如此麻木?也许是生活把他们束缚成了这个样子,人都找不到自己了。
  马丁没有拒绝思考手术,以及手术后可能面临的死亡等这些问题。
  他相信他的父母比他早知道心脏搭桥的种种后果,但他们还是相信做手术比不做手术更有希望,因为这是救马丁的惟一办法。
  知道了这样的消息,心里反而没有了任何的惧怕,一切上帝已经安排好了,所以他要做的就是如何度过未来的三十天。
  下个周末就是辛月儿和欧清波结婚的日子,这是必须要参加的,假如他今生没有机会有一场自己的婚礼,起码参加过好朋友的婚礼,马丁想自己就能知道婚礼是什么鬼东西,让那么多的人为了那个红地毯快乐痛苦还有幸福。
  马丁还想和父母一起去看一次大海,不管他们现在是不是夫妻,他想一手牵着父亲,一手牵着母亲,像小时候一样,追着浪花奔跑欢笑。另外他要给外婆洗一次小脚,她现在老了,洗脚很吃力,她那么疼爱他,马丁却从没有给她端过一次洗脚水,如今马丁要给世界上最爱他的外婆洗一次脚。仔细地看看那双变形的小脚,听外婆再讲一遍她裹脚的故事,哪怕讲一天一夜,也不烦。过去这么多年,外婆踮着小脚不知道带他去过多少地方。
  马丁相信有了这些温馨的回忆,万一手术失败,亲人们不至于太悲伤吧。边走边想,能陪肖丫丫多少时间,他必须回去列个计划表,从今天起他的时间得一分一秒地过。
  
  25
  
  回家的路上马丁意外的遇见了棋子,前两天他打电话说他很忙,说自己开了一家酒吧,生意不错,他也没说具体的位置,没想到今天遇见了。
  棋子硬要拉马丁去他的酒吧坐坐,马丁说自己现在不能喝酒,而且也不喜欢酒吧那种地方了。
  棋子说,不是让你去喝酒,我是想让你去看看属于我开的那间酒吧,想让你提点意见,你看了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棋子说完还马丁做了个奇怪的奇怪的表情。
  酒吧在一条非常热闹的街道上,两旁是装修的很别致的精品店铺,出出进进的人很多。
  马丁说,棋子,你真会选地方。
  棋子嘿嘿一笑,说这是他和紫罗兰一起选的地段。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当老板的样子。可能他小混混的形象在马丁心里已经根深蒂固了。
  马丁说,小子,你可真行,都有一间自己的酒吧了!
  棋子说,其实也不算喝酒的地方,应该是咖啡屋,或者休闲斋,因为我这里没有疯狂的音乐和蹦迪的舞池。
  马丁对棋子描述的“酒吧”有点好奇,果然,拐了两个弯马丁就顺着棋子指的方向他看到一家名为“候鸟的童年”玻璃屋。马丁有点怀疑地看着除了会笑以外没有别的动作的棋子,心想,以后可不能叫他猪头了。
  进了“候鸟的童年”,马丁就赞叹起设计者的眼光来,整个屋子以绿色为主要色调,透明的玻璃桌代表着一种简单,时尚,吧台旁的一个大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图书,报纸,时尚杂志,代表着一种品位。
  音响里放的是王菲的那首《流年》,那澄净的如天空般的嗓音,穿透了遥远的岁月,也穿透了马丁的心,马丁呆了片刻,在这里听流年真是感触颇深……,
  紫罗兰正靠在吧台上,天边的夕阳抹下几片嫣红的光晕照在她的身上,她旁边是一杯热热的咖啡,指间燃着一支绿摩尔,那一缕缕淡淡的烟柔柔地,缠绕在周围……
  紫罗兰站在那里,样子倒像老板娘,看见马丁,急忙熄了绿摩尔,走过来。
  马丁招招手,说你忙你的,我借用你的棋子一会儿。
  紫罗兰撇了一下嘴巴说,他又不是我的说什么借呀,说着她深深地看了一眼棋子,那目光含着无限的深情和爱恋。
  马丁咳嗽了一下,棋子强板着脸,对紫罗兰说,你先招呼着,我陪马丁坐会儿。
  你小子很有眼光啊?哥们儿以后不敢叫你猪头了,马丁赞叹着。
  都是辛月儿策划的,当时我还有点怀疑,现在觉得品位真的很重要,来这里的客人都是有身份的人,这样下去,本钱很快就赚回来了,我就要赢利了!棋子说着眉飞色舞起来。
  紫罗兰让服务生给马丁煮了一杯牛奶咖啡,亲自端上来。
  马丁笑着说,以后我会经常来这里的,一进门我就喜欢上这了,尤其是这个名字,我更喜欢。
  紫罗兰说,你来“候鸟的童年”喝任何东西,永远免费。
  棋子说,紫罗兰说的对,对你一切免费。
  马丁说,你小子就是清楚我不能喝酒了,才敢说这样的话,我是希望有无数次来这里的机会,恐怕可能性很小了。说完马丁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时来了客人,紫罗兰跑着去招呼,看样子店里的服务生不够。
  棋子说,不一定非要喝酒嘛!如果想喝别的也来好了,我这里的咖啡味道很醇香。
  马丁拍着棋子很精神的寸头儿,他其实也很不容易,好在他现在可以让马丁放心了,经历了那件事,他成熟的让马丁陌生。
  马丁说,这个酒吧的颜色很特别,怎么想到用绿色。
  棋子说,不是绿色代表希望吗,许多人都把来酒吧打发时光的人说成堕落,所以我要让来这里的人一进门就看到一点希望。
  棋子的话让马丁想起了很多。
  马丁知道虽然自己完全摆脱了败类一样的生活,可他也知道社会上还存在着很多的败类,他们的身体是健康的,可他们却是不幸的,真希望他们有一天能意识到做良民比做败类好。
  但愿更多的人能看到这里的希望……
  棋子说他老爹最近很关心他,经常叫他一起吃饭,棋子也想尽量找到过去谈笑风生的感觉,可一看老爹的眼睛就觉得愧疚,一说话就觉得尴尬。
  马丁说,你们得好好谈谈,比如请他来你的酒吧坐坐。
  棋子说,那样可以吗?
  马丁说,你们毕竟是父子,彻底谈一次感情会更好,现在我和我爸相处的就很融洽。
  棋子说,我妈前阵子闹着要离婚,老爹死活也不离,最近老爹天天回家,倒是我晚上忙到很晚,回家的次数很少。
  马丁说,忙总比无所事事要好,我也想忙起来,可是恐怕要到下辈子了。
  从酒吧出来,马丁直接回家,现在他特别喜欢走那条回家的路,离开一会,他就会打电话给外婆,告诉她自己在哪里。。
  早上欧医生说的事,马丁知道父母早就知道,如果再从他嘴里说出来,会增加他们的痛苦,还是不说的好,所以一进家,马丁大叫着“好饿啊!”
  家里只有妈妈一个人在,看见儿子进屋,她就急忙进厨房做饭,妈妈是很少亲自下厨的。过去即使周末她也带他们去外面吃,再说她吃饭的时候马丁一般在睡觉,也很少和她一起吃的。
  马丁换完鞋紧跟着也进了厨房。
  马丁说,真幸福呀!能吃到妈妈亲自下厨做的菜!
  去外面等着,一会就好,妈妈洗着菜,穿着围裙,很像家庭主妇。
  马丁说,外婆呢?
  妈妈说,她去排节目了,她们老年活动中心最近有演出!
  马丁又轻声问,那他呢?
  妈妈知道马丁问得是谁,肯定也知道儿子到现在喊不出爸爸的事。
  妈妈看了儿子一眼,很平静又很复杂的目光,他一早出去了,说是见个什么专家!可能晚上才能回来。
  妈妈回答的时候一直在低头切菜,再没抬头看马丁,马丁靠在厨房门口,他清晰地看到妈妈的头发最近白了好多,眼角周围布满了小皱纹。
  马丁喃喃地说,妈,你的头发怎么白了那么多!
  妈妈甩了一下头发,没有回头,笑着说,我的头发早就白了,只是你没有发现,最近太忙忘了去染!
  妈,对不起!
  妈妈停止切菜,她看见了儿子的泪水,她笑了,怎么了丁丁,好好的哭什么?
  妈,对不起,这么多年我让你操碎了心!
  马丁终于说出了埋藏在心底的话,他知道,现在说这些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也不能挽回什么,但他知道说和没有说是完全不同的。
  妈妈一直愣在那里,那双噙着晶莹泪珠的眼睛,蕴涵着无可名状的疼爱。
  那天晚餐,妈妈不停地给马丁夹菜,马丁不住地赞叹着“好吃好吃!”。吃过晚饭,父亲打来电话,说他还有事要处理,让马丁不要等他,马丁说家里挺好的,你自己注意身体。
  
  26
  
  傍晚的夕阳映红了附近的天空和高楼,马丁拉着外婆和妈妈去公园散步。公园里人不太多,可能是他们来的早的原因吧。
  马丁搀扶着外婆,外婆拉着妈妈,时下是秋天里最美丽的时节,也是一年这个城市最舒服的日子。绿色公园是以公园的主色绿来命名的,因为这里四季常青。
  妈妈过去是很少来这里的,她下了班以后就不想再出门。妈妈肯定怕勾起一些往昔的回忆,这么多年,她再也没有儿女情长过,她的内心到底有多苦,有时候看见妈妈躺在沙发上专心看电视,马丁常常会陷入一种猜想的境地。马丁琢磨着,这么多年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外婆时常对马丁说:“你妈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容易、最苦的女人,她原本可以再次找一个幸福的家,可她就是宁愿熬着,也不找……”
  “妈,你看多好玩,你是我妈妈,外婆是你妈妈,哎,要是我是个女孩子,以后我再拉上个女儿,她又叫我妈妈,多么奇怪,只可惜我不是女儿……”
  “你的脑子怎么一天尽琢磨这些无聊的事?”妈妈笑了,夕阳的最后几抹光照在她那张不再年轻但依然美丽的脸上。马丁第一次发现妈妈其实是那种很迷人的女人,尤其一笑,真的有点“一顾倾人城”的感觉。
  “我这乖孙子有时候很聪明,有时候也笨的要命,你怎么不想想,以后你妈和你媳妇出来散步呢,那她不是也把你妈,叫妈妈?”
  “可惜,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当爸爸的机会!”马丁是开着玩笑说这句话的。
  妈妈的脸上突然又添了几屡愁云。
  “我是说要孩子很麻烦!”马丁慌忙改口。
  “孩子并不是麻烦,要不是有你,你妈这么多年怎么能挺过来?所以,你给我们带了很多的快乐。你是我们的希望啊,乖孙子!”外婆坐在旁边一个长椅上若有所思地说。
  妈妈也陪外婆坐下来,此刻很想和她们一起照张相,好多年他们没有一起照过相了,上次照相的时候还是马丁刚考上大学的那年。
  上了高中,马丁一直是学校里的“混世魔王”,整天逃课、喝酒、打架,老师们都觉得他无药可救,因此,没人管他。直到高三的时候妈妈才知道儿子的种种“业绩”。
  告密的人是马丁的语文老师,她是个“老处女”,因为太厉害了,所以她三十岁还没有男人追她,为了灭她的威风,马丁曾经在她的包里放过一只死老鼠,她太不可一世,经常把马丁的作文当反面教材的范例,在班上大声朗读,然后全班的女生都转过头来笑马丁,马丁实在受不了,就决定威胁威胁那个“老处女”。
  结果没想到这事儿招来了妈妈,妈妈让马丁跪在砖头上思过一天,过去二十几年跪砖头的事几乎是三天两头就有,因为常常跪,大脑也就麻木了,思过也只是常常说的那几句话,“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或者我知道自己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其实,马丁心里其实琢磨的是怎样才能不被发现的问题,“再也不敢”也只是为了逃此一劫。
  高三临近高考的半年,马丁是在妈妈陪读中度过的。她给马丁制定了一个严格的日程安排。
  那时妈妈每天只去单位上半天班,其他时间她就站在教室外面看儿子听课、上自习。一放学她为了给儿子面子,就让马丁在前面走,她则在距十米远的地方紧紧地跟着,回家一吃完饭,马丁还要面对两个家教。
  马丁开始是强烈反抗的,可同时又是怕妈妈的,她威胁说如果不好好学习,就送马丁去管教所。妈妈是说话算数的,这马丁知道。当然在学习和自由之间选择,任何人都会选择学习的。
  那年四月刚过,天气极热,妈妈每天站在教室外陪马丁,所有的同学都知道了马丁被妈妈陪读的事,马丁的狐朋狗友也不敢来找马丁,再加上妈妈那些日子一直感冒,经常在教室外面咳嗽,马丁经常能听见她“哐哐”的咳嗽声,可能是良心发现吧,那些日子就静下心来安心听课,也许马丁是个经常制造奇迹的人,也许是妈妈的苦心感动了上帝,那一年马丁居然考上了大学,虽然是一所普通大学,但那也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拿到通知书的那一瞬间妈妈和外婆都高兴地哭了,马丁也很高兴,因为他终于可以摆脱这两个唠叨的女人,有四年的自由时光了。
  上大学的那天,他们照了很多相,那时觉得照相既多余又麻烦,带了张全家照,好像从没有仔细地看过,大学里马丁又过起了混混的生活。
  当然这一切妈妈是不会知道的。她只看成绩单。
  现在想起这些,马丁有点忏悔过去,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是罪有应得。
  如果马丁争气,他妈怎么可能会活的那么苦?
  夕阳还残留一点余辉,出门忘带相机了,马丁找了个照相的人,在公园的人工湖畔,马丁半拥着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两个亲人,外婆和妈妈,留下了一张合影,在按快门的瞬间,那个摄影的人突然问了一句:“肥肉肥不肥?”
  那是时下流行地照相语。
  他们一起喊道:“肥……”
  哈哈哈……
  那一晚的笑声感染了公园里的很多人。
  相片冲出后,马丁把相片夹在了钱夹里。他要他最爱的人,永远地陪伴他,陪着他面对未来不可预知的所有可能。
  那是个令人难忘的傍晚,每次想起来都历历在目。
  天黑以后,马丁还请外婆和妈妈吃宵夜。他们三个人都很高兴,外婆一个劲地唠叨,他们有多久没有一起出来吃过宵夜了。妈妈还向外婆道歉,马丁则趁妈妈高兴,提了两个请求,一个是希望妈妈以后不要抽烟了,另一个是想在周末的时候,全家人去海边玩一次,当然是要喊上父亲的。
  没想到,妈妈都欣然答应,这一次是她最畅快地答应儿子的请求。
  走出餐厅马丁还担心妈妈中途又会变卦。可从妈妈一直微笑的眼神里,马丁知道这次她是不会失言的。
  晚上打电话给肖丫丫,没想到,她已经睡了,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上,从她的语无伦次的话里,可以想象她肯定是闭着眼睛接的电话。
  马丁说,丫头,一天没有听到你的声音,有点想你,睡吧,小天使!
  肖丫丫糊里糊涂地说,人家也想你嘛……
  马丁听着那边微微的鼾声,心里居然乐了,原来这丫头睡觉还打鼾啊,听她的鼾声的感觉居然很美妙,这真让人奇怪。
  躺在床上,马丁觉得自己这几天的生活充满了色彩。
  这几天马丁很强烈地希望自己可以再拥有无数次这样的日子,他对生活没有失去信心,希望上帝对他也不要失去信心。
  马丁知道必须正视心脏手术的各种后果。
  马丁甚至想当他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他一定要面带微笑,对做手术的专家微笑,对生活微笑。尽管对这个社会,马丁怀着深深的负罪感,但他依然想以微笑的姿态向它告别。
  这些问题让马丁变得非常安静。
  第二天早上马丁还在梦里,肖丫丫突然打来电话,“马丁,昨天晚上你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麻烦你重说一遍,我怎么想都不记得了!”
  马丁噗嗤笑了出来,睡意全无,这就是让人哭笑不得的肖丫丫,她太可爱了,真拿她没办法,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当老师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