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朔风
朔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6,093
  • 关注人气:1,8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锦瑟年华/2016.12

(2017-01-02 23:21:32)
标签:

朔风月刊

锦瑟年华

赵剑云

文化

分类: 连载
锦瑟年华(六)
赵剑云

  过去,他是个没有一点耐心的人,他的那帮狐朋狗友都知道他经常不耐烦,所以说话都很简短,比如吃饭,马丁觉得去哪里合适,他会对他们说:走,吃饭去,他们也不问马丁去哪里吃,只跟着他走。马丁几乎从来不用手机发短信,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太麻烦,有什么事,他会直接打电话的。
  肖丫丫的短信每天都换着花样。她从来不在短信上问马丁吃饭睡觉之类的事情。她的信息里充满了阳光,空气,星光,白云,落叶还有孩子和童年。
  肖丫丫说,她是特别怀旧的人,马丁说他不敢怀旧,他要是怀旧就又变成酒鬼了。肖丫丫说她怀旧的意思就是,小时侯用过的东西总是舍不得扔掉,分别了多年的朋友她总是不肯忘掉。
  马丁说,我不喜欢过去的岁月沾染很多痕迹,因为过去我是个从来不思考的家伙,现在,我没有时间思考,我要把我的每一天用在生活上。
  肖丫丫说,她最怀念过去的那个孩子时的她,她不喜欢长大,她希望自己永远是孩子。
  马丁说,如果做一辈子的小孩,那她成精了不说,最重要的是她错过了享受人生的机会。他说孩子只知道人生的一个味道,甜味,人生是百味的。
  有时候肖丫丫半夜里做了个噩梦也会打电话告诉马丁。有一天晚上半夜三点她打来电话,把马丁吓了一跳,睡眠对马丁很重要,丝毫的惊吓都会影响他的心脏,肖丫丫从不半夜打电话,马丁也没有过告诉她半夜他不能接电话的事情。
  肖丫丫是为马丁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马丁为她也是。
  马丁听见电话响就从床上跳起来,铃声一直在响,翻了好多地方,才在枕头下面发现了手机。
  “马丁,你在吗,我想我爷爷了,刚刚我梦见他不要我了,呜呜……”肖丫丫居然因为一个梦而伤心地哭。
  “丫头,别哭了,眼睛哭肿了,明天怎么上课呀!呵呵,如果很想爷爷明天抽空去看他嘛,真是个傻丫头!”马丁一边笑着,一边吃了一片药。
  刚才起得突然了,这会心跳又不正常了。
  “我表姐她今晚没回来,我好害怕,我好想爷爷……对不起!吵醒你了!”肖丫丫还在啜泣。
  马丁听见她哭,就忍不住一直笑,她真是太可爱了:“丫头,别哭了,不是有我陪你吗,给你讲两个笑话吧?”
  马丁打开电脑在网上找了几个并不可笑的笑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给她听,他知道这些笑话并不可笑,可是肖丫丫很给面子,她笑得很开心,她一直在电话里叫:“呵呵……马丁你好可笑,你太可笑了,你怎么这么可笑,哈哈……”
  原来她是在笑我啊,我有什么可笑的?马丁想
  “我……我从没有听过人像你这样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笑话,太滑稽了,我都要笑死了……”
  这个晚上又是个难眠之夜。
  不过早上马丁眯了一会,朦胧中他听见外婆和妈妈在争吵,许久没有听见她们娘俩争吵了。
  “……你一天是怎么看他的,你明明知道他是不能上网打游戏的,他玩了这么多天电脑,你也不告诉我,万一他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他干什么我怎么知道,他半夜打电话半夜和人聊天,我睡了怎么能听见,再说一天他也无聊,聊聊天也可以放松吗!……”
  “散心,他的身体是经不起任何折腾的,你知道吗?……”
  “你是他妈你一天跑着不着家,你还倒有理了,万一我的乖孙子出了什么事,我饶不了你……”
  她们的吵声开始低低的,压抑着,后来越来越大,马丁本来想假装听不见,继续睡他的觉,可他还是听见了她们全部的对话。现在连他上网打电话,她们都要担心,他真的有这么脆弱吗?
  马丁翻身下床,冲出门,她们住了口,都转头看着他,马丁感觉他的的头晕晕的,看不清外婆和妈妈的眼睛。
  他摇晃着走过去,“妈,你们不要再吵了,我没有那么脆弱,我……”
  没有说完后面的话他就晕倒下了,他隐约间听见外婆哭叫着:“乖孙子你可千万别吓外婆啊……丁丁啊……”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马丁又醒过来了,他闻见了医院里特有的味道。
  看见他醒过来,妈妈赶紧打电话给外婆,然后她哭着跑了出去,欧医生说你妈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一直守着你。欧清波和辛月儿也来了,欧清波微笑着,让马丁看不出自己是他眼里的病人。
  “马丁以后可千万慢一点,天要塌下来,有我顶着,你可别和我争着顶天啊,我的个子可比你高!”
  “坏小子,你怎么也来了!”马丁其实一直在微笑,现在对死亡的恐惧没有先前那么强烈,当他轻飘飘地晕倒什么也不知道的时候,就会安静地在黑暗里,等待着天堂或者地狱的使者来接他,他是不可能进天堂的,可也不至于去地狱,他应该没有犯下过能进地狱的错,所以他只能再次苏醒来到人间。
  辛月儿一直没有说话,她手里捧着一束康乃馨,安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马丁躺在病床上问欧医生他到底得的什么心脏病,他还能活多久?
  欧医生这次没有微笑而是惊讶地看着他,他说,马丁,一次晕倒就让你怀疑自己的生命,你真的多虑了!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欧清波和辛月儿也安慰他,让他不要胡思乱想。
  马丁在医院住了三天,他的治疗由保守的药物治疗转为定期去医院输液打针,他的心脏似乎没有好转的迹象,反而,比过去严重了。欧医生再三嘱咐他不要激动,不然后果很难想象。
  马丁也无意间听到了,他得的是心肌炎,当然对这个病的严重性他是一无所知的。
  在他住院的日子还遇见过展飞一次,他看起来很虚弱,像是比上次看见他的时候更严重了,彼此匆匆打了个招呼,展飞还是微微一笑,展父很小心地扶着他,跟在儿子的后面,他几乎没有看清过展父的脸,当时因为要去做一项重要的检查就没有多说什么,不过他给展飞留了他的电话,让他有事找自己。
  
  16
  
  出院的这天下午,欧清波和辛月儿都来接马丁,妈妈说她和外婆在家等他,他们打算一出院直接去派出所看棋子,没想到倒是棋子先来找他们了,大家都很震惊,他是和紫罗兰一起来的,见到他,马丁是顾不得和紫罗兰打招呼的,在医院的大门口,他一把抓住了棋子,是的,这是真的他。
  棋子不说话,只是用他的小眼睛盯着马丁,紫罗兰倒是先哭了起来,马丁的眼睛里有泪花,棋子的眼泪越来越多,这时辛月儿醒悟过来,她拉他们进了旁边一家餐馆。
  还没有到吃饭的时间,餐馆就他们几个客人,欧清波随便点了几个菜,而马丁和辛月儿几乎异口同声地问棋子,你是怎么出来的。
  是老爹接我出来的,他把我从派出所带了出来,棋子低着头说。
  老爹对警察说,那是他儿子的恶作剧,儿子只想吓唬他,是他自己不想活了,才用刀自己捅了自己,他觉得对不住儿子,他还对警察说,你们不想想,我惟一的儿子可能害他亲爸爸吗……
  老爹当时哭着把我带了出来,他说他那么爱我,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想要他的命,老爹还说他错了,我没有想到他会向我道歉。
  棋子不说话捂着脸哭了起来,其实这些日子我真的不想活了,我怎么能对自己的亲爸爸动手呢?
  他们都没有说话,等他平静。紫罗兰说,棋子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呢,他是在自我惩罚。
  那顿饭,他们都吃得不多,尤其棋子勉强夹了几口菜。
  妈妈听说马丁在外面吃饭,不放心亲自来接他了,马丁还有很多话想问棋子,只是还没来得及问,就被妈妈接走了。
  妈妈见到棋子也很吃惊,显然她是知道他出事的,可她没有告诉马丁。不过妈妈对棋子说了一句话,让马丁很感动,“棋子以后千万不能太冲动,你还年轻,孩子!”
  回到家,一看手机才想起肖丫丫,这三天她几乎天天打电话,发短信,而当马丁看到这些短信时已经是三天以后了。
  马丁,为什么你不接电话,很忙啊,那有时间给我回信啊!
  你在哪里呀,你看到我发的短信了吗,为什么不理我啊!
  马丁都两天了,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好担心你!
  马丁好伤心啊,有什么事,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好想你,你是不是把兔子给忘了?
  ……
  看到这些短信,马丁有点害怕,难道肖丫丫真的爱上了他?这是马丁最担心的事情,上帝,他该不该给她打个电话报个平安,躺在病床上,曾无数次想起丫丫,是她让自己如此乐观地对待他的病,可是能告诉她自己生病了吗,能告诉她自己可能活不长了吗,她现在肯定都担心死了。
  马丁在想如果他永远不再和她联系,她会慢慢忘记他吗?
  真的很想让这个人间天使的笑声陪着他,陪他自由地呼吸,快乐地欢笑,他不能失去她的陪伴,哪怕是声音,绝对不能,因为他们的心灵是相通的。
  这时电话响了,是肖丫丫的电话。
  马丁,你去哪了,我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这几天晚上我都睡不着,我真的好想你啊!,可是你居然不理我!
  肖丫丫说着说着哭了起来,她哭过很多回了,每次他都笑着安慰她,这一次,马丁没笑,他陪着她一起掉眼泪。
  对不起,丫头,我不知道你打了这么多电话,这两天我在医院里!没有拿手机。
  你生病了吗?为什么去医院,你怎么了?快告诉我?肖丫丫担心地问。
  马丁说,不要问了好吗,都过去了,我现在又和以前一样了,你怎么样,说说你的事情吧。
  你真是只狡猾的狐狸,为什么不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能帮你什么吗?肖丫丫笑了。
  听见她笑,马丁拼命地装笑,却掩饰不住流泪的心,马丁说:“丫头,我要关怀你到天荒地老,我要你永远快乐,我不会让你为我流泪了,我保证,以后有什么事我一定告诉你!”
  是的,马丁保证除了自己生病的事,所有的一切他都愿和肖丫丫分享。不管是他曾经的梦想还是现在平静的心态。
  最近,他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不是身体而是那颗沉默多年的心。
  他单调的生活在外婆和妈妈眼里和过去没有什么两样,可心里却多了千万种音符。他体内那些单调的音符在全无防备的情况下接受了可以弹奏优美乐章的快乐音符,现在他的细胞整天都在唱歌,他们快乐地让马丁措手不及。
  他心中那被长久压抑在心底的渴望,全部被轻轻地唤醒。
  他可能恋爱了。
  他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可能爱上一个未曾谋面的网友。
  马丁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肖丫丫的,也许是她纯真善良的心,打动了他。他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肖丫丫的哭声告诉他,她可能也不知不觉间和自己一样陷进了“爱情海”里。
  晚上马丁静下心来看了会儿书,在家里他现在也是极少说话,外婆一如既往地爱他疼他,只是她经常有点小心翼翼的观察马丁,外婆是被他的晕倒吓着了。
  看快十点的时候,他无意间从书房的纱窗望出去,看到了妈妈又一个人站在阳台上,他一直看着她,看她一两个小时地沉浸在他无法捉摸地深思之中;看她指间的烟灰一点一点的剥落。
  不知道妈妈在想什么,马丁很想沏一杯清茶端给她,又怕他不能给她安慰,为了他,妈妈一直没有再结婚,而他除了给她惹麻烦,还是惹麻烦。
  一种酸楚慢慢渗上心头,哽在喉咙里。
  妈妈定定地站到凌晨,马丁一直看着她,他欠妈妈的太多了,他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这个晚上马丁失眠了,耳边是肖丫丫爽朗的笑声,眼前是妈妈抽烟的表情,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听到来自内心深处的呼唤,马丁,你为了她们,你也不能放弃……
  
  17
  
  一个阴天的清晨,展飞给马丁打电话说,让他帮着找一找她妹妹展香香,她好久都没有来医院看他了。展飞说妹妹的电话也打不通,他爸也不熟悉这里,他怕妹妹出事,所以想请马丁帮忙。马丁一口答应下来。
  马丁说,你妹妹在什么地方,做什么工作?
  展飞说他妹妹是一家酒吧的服务员,他不知道地址,只知道是在一个叫奔腾KTV的地方。
  马丁说你放心吧,我马上帮你去找。
  挂了电话,马丁连忙打电话问棋子,知不知道奔腾KTV,棋子说当然知道,他说那里他们以前还去过几次,那的消费特别高你忘了啊?
  马丁说,可能去的地方太多,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
  棋子说,好端端的不在家待着去那里干吗?
  马丁说,小子,去找个人。
  棋子说,老大,那里是迪厅,我怕你受不了啊。
  马丁说,我已经答应帮人找了,必须去。
  两小时后,他们来到那个叫奔腾KTV的地方,在商业楼的地下层,老远就能听到轰鸣的音乐,一看,这地方他真来过。
  马丁和棋子没有直接进去。
  棋子有点犹豫地说,要不你告诉我名字,我一个人去找,你在外面等。
  马丁说,我还是进去吧。说着拿卫生纸塞了两个耳朵。
  好久没来过这种地方了,突然有种不适应。刚一进酒吧,老板就认出了马丁,喊着他的名字,问他最近怎么没过来,马丁随便应付了几句,就在靠门边一张空桌子坐下。
  即使是白天,这里人也不少。震耳欲聋的音乐让人无法承受,一对对男女搂在一起狂扭着,马丁用手捂住了耳朵。
  进了这里是必须要消费的,而且有最低消费标准,他们要了两瓶啤酒,棋子让马丁乖乖坐下,他说去服务台问问。
  马丁大声告诉他,那姑娘的名字叫展香香,是从陕西来的!
  几分钟后棋子回来,他用手指指一个穿着吊带背心和超短裙,正陪两个男人猜拳,喝酒的黄发女孩。
  棋子说,就是她,我还是掏小费人家才告诉我的,这里的小姐人都用艺名。
  艺名?马丁看着那个猜拳的动作有点丑陋的女子,怎么也联系不到展飞还有展父。不过仔细一看还是能看出展香香的影子的。比如那瘦小的身材。
  显然是只鸡,要不要我过去叫她,棋子说。
  马丁当时心情复杂,他很矛盾自己要不要上前告诉展香香,她哥和她爸正在四处找她,最后他们还是决定请服务生帮忙去叫。
  展香香走向他们桌子之前,脸上还带着虚伪的虚情假意,直到坐到他们对面,她才有点紧张,显然她还认得马丁。
  她低头不说话。
  马丁说,你哥哥让我来找找你,如果你有空,给他打个电话。
  说完他就拉着棋子冲出酒吧,展香香追了出来,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钱包说,请你把这个交给我哥,也请你不要告诉他,今天你所看到的,拜托了!
  展香香说着哽咽了,把钱塞到马丁手里转身就跑。
  棋子叹到,哎,又是个悲剧!
  马丁说,这都是为了给她哥哥做手术。
  可能是展香香的事刺激了马丁,这几天他一直闷闷不乐,提不起精神。
  
  18
  
  三天后的一个傍晚,马丁从公园散步回来,发现客厅里多了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没有看到那人的脸,只看到一个宽厚的背影,马丁像平常一样径直朝他的房间走去,他是从来不和妈妈的朋友打招呼的。
  这时妈妈从厨房突然跑出来,喊住了他:“丁丁,你先别回房间,家里来人了!”
  马丁应了一声音,无意间扫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那个人也正抬头看他,四目相对,他愣在了那里。
  中年男人微笑着站起来,丁丁,你回来了,本来要去找你,怕在路上错过,你,你长大了……
  马丁站在那里,看着面前这个人,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拘束的表情和动作,他老了,十几年没有见,他还是没有忘记他,他的样子从没有在他脑子里消失过。
  那个人喊着马丁的名字说,孩子,来,这边坐,你真的长大了,……
  马丁没有动,心开始抽搐,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马丁瞪大眼睛想去自己的房间,此刻他的呼吸突然急促,心跳加快,妈妈歇斯底里地大吼道,“快扶住他,他要晕倒了!”
  “丁丁……丁丁……”迷迷糊糊中妈妈给马丁喂了药,药是躺在那个人的怀里吃的。几分钟后他恢复正常,清醒后,他久久不愿睁开眼睛,他感觉到了他们的气息,也听到了妈妈低低的啜泣声。
  这两个赐予他生命的人,终于在十几年后又重新站在了一起,站了他们儿子身边,就像他小时侯有一次发烧,他们一直守在他的床边一夜没睡等他退烧一样。
  十几年了,他们又这样站在他身边等他醒来……
  过了半响,马丁睁开眼睛,看见了那个中年男人含泪的目光和他微微颤抖的双手,妈妈和他并肩站在床边,她又是泪流满面。
  “丁丁,你吓死妈妈了,真是吓死马丁了,求你不要再这样吓妈妈……都是妈妈不好,你不要吓妈妈了,求你了,儿子……”妈妈哭泣的声音让马丁撕心裂肺,他始终没有和那个他思念了十几年的所谓父亲说一句话,只是看着他,马丁想自己的目光里应该是有怨恨,还有永远不可原谅的委屈。
  “孩子,你感觉怎么样,要不我们去医院……”那个人俯身低头有点讨好似地问。
  马丁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那个人,从他的目光里他仿佛看到了愧疚和疼爱,他闭上眼睛说,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我没事。
  妈妈发现那个人背叛自己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没有和他再说过一句话,马丁一直以为他们再不可能说话的。
  外婆说妈妈的个性太要强,男人偶尔犯一次错,只要他悔改就可以原谅。妈妈却没有原谅那个人,离婚时她也是找的律师协商的,后来关于马丁的抚养问题,他们也是书信讨论。
  外婆说,那个人给妈妈写了几十封忏悔信,但,妈妈还是没能原谅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