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朔风
朔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618
  • 关注人气:1,8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锦瑟年华/2016.11

(2016-11-28 10:22:19)
标签:

朔风月刊

锦瑟年华

赵剑云

文化

分类: 连载
锦瑟年华(五)
赵剑云

  晚上他打电话给欧清波,他让他帮着问问他爸,他的病还有没有希望治好。
  欧清波说,马丁,你别胡思乱想,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会好起来的,你要相信自己。
  马丁说,我相信自己,可是我无法相信一天天虚弱的身体。
  马丁知道欧清波是不会告诉他真相的。不过欧清波说辛月儿要走了他的电话号码,问她打电话给他了没有,马丁说没有。
  其实马丁还想告诉欧清波,要让他好好待辛月儿,可是他没有说出口。如果辛月儿的过去他不知道,那马丁就不必再说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13
  
  周末,棋子打电话来,问马丁下午有没有时间,说想让他陪他去一个地方,好几天他都没有给马丁打电话了,马丁一直为他悬着的心,今天听见他安然无恙,总算是放了下来。
  棋子也是辛月儿的朋友,马丁正想告诉他,辛月儿回国的事。结果棋子却先说,辛月儿回国了,还说辛月儿给他打过电话。
  下午,马丁找了个借口出门,棋子还是在老地方等他。不同的是今天他没有喋喋不休地给他说他最近的生活,他显得很沉默,只是让马丁跟着他,他们的步子都很快,棋子由于走得太快,马丁和他之间相差好几米。
  棋子的步子坚决,他几乎没有回头看跟在他身后的朋友,他们穿过了一条街道,拐了个弯,又穿过了两个街道,在一个叫“安详的港湾”的咖啡店门口停下来,棋子说,到了。
  棋子说,马丁,你在后面给了我不少勇气和力量,其实你知道,我是很胆小的。
  说完这句话,棋子低下头说,如果,哥们儿我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抽空去看看我妈,她快出院了。
  说完这些,他让马丁走,本来马丁是不想走的,棋子说你放心吧!
  马丁看着棋子走进去,总觉得心里不塌实,又跟了进去。酒吧里的确非常安静,没有几个人,午后的阳光在迎街的玻璃窗上漫溢进来,酒吧老板模样的人没事,正翻着一张报纸,他脚边趴着一只胖胖的斑点狗正在睡觉,只耳朵偶尔动一下,马丁用目光仔细寻找棋子,却只看到一个年轻女人正坐着埋头读书,像是本旧版的《张爱玲作品集》。
  在酒吧墙角的地方,有一对男女不断制造着响声,像是在争吵什么。
  马丁以为自己搞错了地方,明明看见棋子从这里进来的,现在却没有他的影子。正打算问酒吧老板的时候,棋子出现了,他走到马丁跟前,有点不耐烦地说,你怎么进来了,你先走吧,我等个人,晚上我给你打电话。
  棋子没有任何表情,马丁没有辩解,拍了拍他的肩,平静地退了出来,带上了酒吧的门。
  心里暗自为棋子祈祷,因为凭直觉,他闻到了危险的气息。回来的路上,马丁看见了那辆棋子过去一直为之自豪的奔驰车,那是他老爹的车。
  棋子终于约出了他老爹,马丁在原地傻站了一会儿,不知道该不该重新回去。一阵风吹散了街上乱糟糟的汽车鸣笛声和男人女人的尖叫吵闹声,歪歪扭扭的树也端正起来。他转身回头,又朝那个“安详的港湾”走去。
  没有推门进去,就看见棋子老爹正指手画脚地教训儿子。棋子安静地站着,他的脸色苍白,突然棋子一把揪住了他老爹,马丁站在门口傻了,不过棋子的手很快自动松开,他被摔到在旁边的座位上,也可能是他自己瘫坐在身边的位子上。看样子他是在矛盾,不过敢肯定的是他根本没有用力揪他老爹,他老爹好像在颤抖。
  以马丁对棋子的了解,他预感事情可能有点严重,正犹豫是进去还是不进去,这时棋子老爹也坐了下来,马丁松了口气。不管棋子是手足无措还是胸有成竹,马丁想他进去总还是个多余的人,只要他们坐下来,任何事都可以解决,他们终归还是父子。
  马丁离开的时候大街上和刚才一样,声音和路人的表情几乎都没有变,没有人知道这里有一对父子正在紧张地谈判。
  晚上他一直在等棋子的电话,可是一直没有等到,他打棋子的手机,电话也关机,马丁想棋子可能忘了要给他打电话的事了。
  
  14
  
  三天后的一个傍晚,马丁正打算出去散步,辛月儿打来电话约他一起喝茶,马丁和她是在附近一家茶楼里见得面,他一直以为欧清波也会来,因为,他来之前打电话告诉了欧清波辛月儿约他喝茶的事。
  没想到只有辛月儿一个人,她比马丁先到,马丁很容易地认出了穿着白色风衣的辛月儿,第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变化,她长发披肩,气质高雅,没有走近她,就感觉到她眼里的深度,她真的变了,学习也许可以让任何人都高贵起来。
  马丁有点不相信面前的辛月儿就是那个和他曾经一起染着黄头发,天天喝酒抽烟泡酒吧的不学无术的疯丫头。
  “马丁,在这边!”辛月儿见他站着不动,她站起来招手。
  听见她说话,她的声音没有变,马丁确定面前的这个人就是辛月儿,就是那个深深爱过自己的女孩。
  辛月儿给马丁沏了一杯铁观音,她还记得他爱喝的茶。
  良久他们都没有说一句话,茶楼里弥漫着轻扬的古筝曲调。正是暖暖的又有些冷意的秋天,窗外诗情画意般的夕阳,让马丁不知道怎么张口问候面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姑娘。
  马丁看着窗外,辛月儿看着他,马丁能感到她的惊讶。马丁告别了过去的醉生梦死,现在看起来精神又气派,全然没有了当年小混混的影子,估计她也很不习惯吧!
  “这么多年不见真的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马丁,这么多年你还好吗?”辛月儿的眼里是满满的微笑。
  “真的抱歉,那一年你走的时候我没有赶上去送你!我到机场时飞机已经起飞了!”马丁说出了最想说的话。
  “如果知道你还跑到机场去送过我,说不定我会后悔出国!”辛月儿有点自嘲地叹了口气。
  马丁愣了一下,心想幸亏她不知道。
  “我们有六年没有见了吧?马丁,你真的变了?”辛月儿抬头看马丁。
  马丁看见了她额头上被他用酒瓶留下的那个永久疤痕,如果不是那个疤辛月儿会更漂亮,她本来就长得不赖。
  马丁喝了口茶说:“你是不是以为我还在混社会当酒鬼?要不是我的身体出问题,估计我还在混日子呢!现在我也说不上自己哪一天会突然晕倒再也醒不来,我的心脏现在很不老实,所以,我改做良民了,过去因为我,你也跟着混了几天日子。今天看见你过的挺好,欧清波也那么喜欢你,真的为你高兴!”
  “马丁,你不要对自己失去信心,我相信你一定会好起来的!”辛月儿眼里含着泪。
  马丁感到自己的头有点晕,可能是看见辛月儿激动了,闭着眼睛平静了片刻。
  “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马丁摇摇头:“辛月儿,你,你恨我吗?”
  辛月儿苦笑了一下:“如果说不恨那怎么可能,你毕竟是我的初恋,虽然你过去从来没有认真地对我说过一句话,可是我却对你付出了一个少女所有的感情,为了让你注意我,我把自己的辫子剪得乱七八糟,还染成了红色,为了和你每天见面,我学会了喝酒抽烟差点被学校开除,我想我是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些日子的,出国的那天,我本来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见你这个冷血的家伙,可是在国外听朋友说你病了,我和欧清波都很担心你!也许爱了才会无怨无悔,如果没有你,也不会有我的今天!”
  “辛月儿,谢谢你的过去,谢谢你的现在,过去你经常叫我混球,我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浑球,我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说完这些话心里舒服多了!
  你还记得那个棋子吗?马丁笑着问。
  辛月儿点点头说回国后,她给棋子打过电话,接下来她说的话让马丁万分震惊。
  她说:棋子他出事了,三天前他在一家酒吧里差点杀死了他父亲,现在被抓起来了,我是在电视上看到的,报纸上也报道了这件事,难道你还不知道?
  窗外的灯光颤抖了几下,马丁的眼前恍惚了起来,辛月儿见他呼吸急促,连忙从马丁口袋里掏出药,放到他嘴里,她让马丁冷静点,说事情已经发生,着急没有用的。
  马丁说,能不能具体点说,辛月儿说,报纸上说棋子是用尖刀刺的他父亲,不过没有刺到心脏。据说当时在场的人都呆了,是棋子自己打电话报的案,然后等警察来,他当时很平静。他父亲被人抬出酒吧时,棋子也没有看一眼,看样子他恨透了他父亲。
  他老爹怎么样了,马丁最关心的是他如果死了,那棋子这辈子就完了。
  听说并不是很严重,不过流了很多血,幸好没有刺到心脏,现在还在医院。
  半晌,马丁没有说话,茶楼里极其安静,他必须去看看棋子,给他勇气,那天真不该离开,如果他进去,他想事情可能和现在的完全不同,他后悔万分,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
  没有喝茶的心思,就把棋子老爹有第三者的事说了,辛月儿说她完全可以理解棋子,只是棋子的做法太极端了,他们约定过几天一起去看棋子。
  离开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辛月儿像大姐一样要送马丁回家,口口声声说不放心他,他一直在笑,也没有拒绝,辛月儿在车上告诉马丁,她当年喜欢马丁的事欧清波知道一点,可她额头的疤欧清波可不知道。
  在车上他们还讨论关于棋子可能触犯的法律,马丁想棋子这次也许要坐牢了。
  回忆和辛月儿当年一起疯的日子,他们是做梦也想不到还会有今天这样的谈话。
  刚到家,肖丫丫就打来电话:“马丁同学你听到秋天的声音了吗?我看见有一片树叶落了,所以打电话给你!”
  “丫头,天都要黑了,你在哪里啊?”马丁感到自己的嘴角不由自主向上翘,是的此刻只有她能安慰马丁,肖丫丫的世界似乎天天阳光灿烂,每天清晨醒来,只要一听见她的声音,马丁会哼一天歌,开心一整天,他太想她了,他的心里无时无刻都念着她的名字,他想起了辛月儿说的“爱了就无怨无悔”,马丁才发现自己这么多年居然没有爱过,这么多年他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了,没有爱过一个人,也没有爱过自己,如果他还有爱的机会,那他一定要无怨无悔的爱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肖丫丫。
  
  15
  
  告别了过去垃圾一样的生活,马丁才感到世界其实并不像他摔碎的瓶子一样,世界很丰富也很精彩。如今他体内的那些灭绝的希望仿佛又重新燃烧了起来。
  点燃马丁生命之火的人就是肖丫丫,每当夜深人静马丁从梦里醒来,他会翻看肖丫丫给他发来的短信,一条一条一遍又一遍地看。
  肖丫丫说她喜欢短信,短信可以让她随时随地把她的心情告诉马丁。马丁说他过去觉得发短信很麻烦,现在要是一天收不到她的短信他会急得发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致歉声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致歉声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