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朔风
朔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618
  • 关注人气:1,8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锦瑟年华/2016.10

(2016-10-28 22:17:22)
标签:

朔风月刊

锦瑟年华

赵剑云

文化

分类: 连载
锦瑟年华(四)
赵剑云

  那女人不是走了吗?
  是以她的名义写的,其实是紫罗兰写的,棋子说着得意得嘿嘿笑了起来,马丁也笑了,真是久违的笑容。
  马丁说,小子,你想干什么?
  你别管,你只要把他给饿叫出来!你知不知道,我妈到现在还住在医院!
  棋子的话让马丁非常不安继而是担心。他的眼睛告诉马丁他迫切地想要给他妈出口气。
  马丁说,这几天你就一直在打听这个,紫罗兰也支持你?
  棋子说,对,这是目前我惟一想做的,紫罗兰她是很有侠义心肠的人,这消息还是她帮我打听的。
  马丁说,难道没有其他的办法吗,一定要和你老爹反目?
  没有别的办法,何况他们早就反目了,你知道吗,紫罗兰她爸妈离婚付出了什么代价吗?
  马丁不由地问:什么代价?他明白紫罗兰和他们是同一类人,不然她怎么可能做棋子的女友。
  紫罗兰已经离家出走四年了,他父母在她出走后全部的心思放在了找女儿上,她妈妈差点疯了,结果是到现在他们都没有离婚,棋子说。
  马丁问:那现在呢,她回去了吗?
  找是找到了,可是紫罗兰却不想回家,高考前夕她出走了,该错过的都错过了,她没有回去,她以前学习特别好!
  马丁说,我们先不说她,那你想怎么办?
  马丁急于想知道棋子会把他老爹怎么样,他可不想把朋友帮进监狱,甚至让他后悔终身。
  棋子却是闭口不答,只说就求他这一件事,别的事情让他就别问了。
  这时外婆打电话喊马丁吃午饭,他们出了冷饮店,阳光投在棋子的身上,他是那样的固执和无畏。马丁知道这个忙他必须得帮,因为他不帮,棋子也会去找别人帮的。
  第二天早上,马丁很顺利地把那封信让会场的工作人员交给了棋子老爹。本来想在角落里想观察他看完信的表情,可是他却把信装在了公文包里,他有点失望地打电话告诉棋子。
  棋子说信送到就可以了,马丁很纳闷。正打算回家,肖丫丫打来电话,她喊了一声,马丁小朋友,你猜我是谁啊?
  听见她的声音,马丁就幸福无比,他们一直聊天聊到楼下。
  这天的午饭是马丁和外婆一起吃的,妈妈又出差了。吃午饭的时候马丁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觉得筷子在手里飞舞着,还摇头晃脑地冲着外婆笑。
  外婆说他像刚娶了媳妇的小傻瓜。
  马丁说但愿我有机会娶个媳妇,好让外婆抱重孙子。
  外婆听了一劲地说“好、好、好……” 本来这天是马丁去医院检查的日子,早上欧医生打电话来让他明天再去医院,他说他今天有个手术要做。
  吃过饭外婆被邻居老太太叫去聊天了,家里就马丁一个人。
  本想睡一会儿,可是耳边尽是肖丫丫爽朗的笑声,她真的是个可以让人去爱的天使,简简单单,一尘不染,和她开玩笑,逗嘴都是一种享受,很快乐。
  马丁一直无法形容肖丫丫给他的感觉有多么美好。中午太阳出来了,一道阳光穿透岁月的痕迹,照在了床头,他才知道,肖丫丫给他的是一种温暖,原来这么多年他一直期待渴望的,就是有人来温暖自己。
  
  10
  
  一天中午,马丁盯着这道金色的阳光正恍惚的时候,门铃响了。
  来的人是他的中学同学,欧清波,也就是马丁的主治医师欧医生的儿子。马丁和他许多年都没有见了,大概十年了吧。
  那时候,欧清波是他的同桌,他的性格开朗,为人直率,学习也好,而马丁性格内向,学习很差,老师安排他做马丁的同桌时,听说他开始还有些不同意。其实开始马丁也懒得和老师的得意门生坐同桌,而且马丁还担心他是老师派来的“奸细”呢。
  不过他们还是成了同桌,他们有个共同的爱好就是足球。聊到足球马丁通常都很自豪,因为那时,他是他们学校足球队的队长。他和欧清波同桌的第一天下午,马丁拉他去踢了一场很过瘾的球赛。欧清波从此和他三年形影不离,后来他的成绩提高了不少,这都得归功与他。
  后来欧清波考上了重点高中,而马丁则上的普通高中。离得远了,他们就很少见面,再后来马丁又听说他留学去了法国。
  虽然很多年没见,马丁还是在开门的瞬间认出欧清波,他穿一套休闲装,干干净净简简单单,惟一不同的是眼睛上多了一副金边眼镜。
  “小子,终于找到你了!”欧清波紧紧地拥抱了马丁。
  “小子,你还是那样!你能来看我,够哥们儿!”马丁狠狠地捶了他几下。
  欧清波说他刚从国外回来,是他爸爸告诉他地址的。他说他在国外学的也是医学,而且也是研究心脏方面的专业,他安慰马丁说他的病没什么大不了,希望他不要有什么压力,好好配合医生治疗。
  马丁一直都在微笑,他说,欧清波如果你一年前回来,那时的我会让你大吃一惊。我每天无所事事,喝酒泡吧而且还打架。有一天我晕倒了,醒来后,医生说我再也不能做以前做过的任何事情,于是我乖乖地过起了日子。现在我只能像讲故事一样讲起过去我的种种恶行,而现在我却变成了一个很守规矩的良民,所以生活真的很会开玩笑。
  欧清波说,马丁,你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而且在国外的时候就知道。我一直想给你写信劝劝你,可是最终没有写,因为,我不敢确定你是否还记得我这个昔日的同桌。所以一直等到回国,在我还没有来得及找你的时候,我爸提起了你,于是就来看你了,我很抱歉这么多年没有和你联系,我真的不配做你的朋友……欧清波说着紧紧地握住了马丁的手。
  欧清波的话让马丁很感动,也很莫名其妙,这么说他一直都知道他的情况。
  马丁说:“你别这么说,是我觉得不配做你的朋友,才主动疏远你的。因为你太优秀了,我每次踢足球时都不敢去叫你,怕影响你的学习,后来慢慢的狐朋狗友多了,也就光知道喝酒连足球也很少踢了!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消息的?”
  “哦,是辛月儿告诉我的?”
  “辛月儿?”马丁有点惊讶。
  “怎么,你不会连辛月儿也不知道吧!”欧清波笑了起来,马丁感觉他和辛月儿的关系不一般。应该是很熟很亲密的那种关系,没错,辛月儿那年也是去法国留学的。
  “你和辛月儿认识?”马丁很小心地问。
  “认识,认识,而且和她很熟的!”马丁看到欧清波提到“辛月儿”的时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小子,就不要卖关子了!”马丁冲欧清波的身上打了一拳。
  欧清波终于说出了辛月儿是他的女朋友的话,马丁惊呆了,他的眼前浮现出辛月儿每次瞪他时,那充满怨恨的目光。
  不知道辛月儿有没有告诉欧清波她以前的事,不过马丁也不想知道。他关心的是,那个叫辛月儿的人现在的过得怎么样,她毕竟是第一个真正爱过他的人。
  “她还好吗?”
  “她学的是设计,这次也和我一起回来了,我们回国是准备结婚的!”
  听了欧清波的话,马丁半天没有说话,可以看得出,欧清波是很爱辛月儿的,辛月儿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马丁说:“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那今天,我先祝福你们!免得以后还要一个一个的祝福,怪麻烦的!”
  晚上马丁照例去公园散步,脑海里突然闪出昨天偶尔看到的一首诗,诗的题目他没有记住,只记得诗里有这样几句话:
  “从小到大,他们一直在被分类,被别人也被自己……他们终于要走到一条比一条更幽暗的路上去……被迫与所有喜欢过的或者还来不及喜欢的人和物分离……”
  马丁知道,在属于他的这条路上他失去了太多,错过了太多,上帝给了他后悔的机会,却没有给他报答的机会。
  
  11
  
  第二天马丁去医院,欧医生给他的心脏做完检查,脸上依然平静如故,每一次检查完,马丁都会问一句,“它,怎么样了!”每次欧医生会用微笑回答,几乎每次马丁都无法得知自己真实的病情。
  欧医生说马丁的血压现在很不稳定,要他一定要保持平静。
  这天马丁在接受检查时认识了一个和他一样年轻的心脏病人,他叫展飞,是从陕西来的,其实马丁在医院好几次遇见过他,只是他们从没有说过话。今天是他主动和马丁打的招呼,展飞比马丁大五岁今年三十岁。他的病情看起来比马丁严重,高大的身材像被什么压着似的,脸色蜡黄,浑身浮肿,几乎没有力气说话,但是他的眼中始终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他们在同一间病房输液,他问马丁得的是哪种心脏病,马丁说还不清楚,家里人也有意瞒着他,听说是比较罕见。
  展飞说,他的心脏很早被查出有心肌炎,但由于症状不明显,一直拖着没有治疗。
  展飞说,这几年他的心脏病,已经成为他和家人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负担,现在,能够活下去是他惟一的愿望。
  马丁安慰他说,一定会有办法的。
  正说着展飞的父亲进来了,展飞要坐起来,展父让他好好躺着。由于不熟悉马丁也没再说话。
  他们父子用方言说着话,当然马丁是听不懂的,不过展父的叹息他还是清楚地听到了。能看出来,展飞家里的情况并不好,展父手里的皮革包已经很破旧,有明显的缝补痕迹。
  展父待了一会就匆匆出去了,展飞说,他父亲刚才说要把家里的院子卖了,他没让卖,展飞的表情有点木然,他说他不能让家里人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这天午饭马丁是和展飞在病房里一起吃的。
  他问马丁是做什么工作的,马丁有点不好意思,如果告诉展飞他刚刚丢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展飞肯定不会相信的,他说因为生病最近没有工作。
  马丁继续听展飞讲,吃过饭,他的精神不错。
  展飞是在高考体检时发现有心脏病的,当时没有在意,一年后他的心脏病发展成为扩张性心肌病。
  那一年,展飞考上大学,学的是土木工程专业,由于经济原因,他一直断断续续治疗,从没有系统检查过,他上学期间经常带病打工,挣来的钱几乎全部用在了吃药上。
  去年展飞大学毕业,当时身体很虚弱,他在广州一家外资设计公司找到工作,因为生活压力大,工作比较劳累。今年三月,他的病情恶化,不得不辞职住院治疗。
  展飞说,医生已经正式确诊他为扩张性心肌病,而且病情已经恶化。
  展飞说,他现在根本不能工作,经常住院,今年五月他做手术安放了心脏起搏器,但是这些没有使他的病情有所缓解,反而越来越重。展飞说换心是最后的希望,可是家里已经山穷水尽了。
    展飞从小就没有了母亲,是父亲、爷爷、奶奶、大伯、叔叔们把他拉扯大的,他从小就得到了许多人的关爱。
    展飞的爷爷奶奶听说孙子得了心脏病要换心,都病倒在床。家里的妹妹今年十九岁,刚刚也找了婆家,还没过门,为了给哥哥治病,妹妹就硬着头皮去婆家借了六千元,现在也来广州打工了。
  展飞说,换心需要很多钱,他父亲正在四处借钱。
  马丁说,我不知道治疗心脏病要这么多的钱。
  展飞苦笑着说,那是你家里的条件好,一般家庭这种病是无法承受的。我不止一次地想过死,可都没死成,他是他们家的希望,他死了就等于家也垮了。
  展飞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目光沉静地看不出任何的酸楚,马丁看着他,感觉到了一种巨大的苍凉和悲伤。
  他不知道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能对他的病友说点什么,这么多年他都挺过来了,他想,他应该还能挺下去。
  这时,进来一个文静的小姑娘,展飞急忙坐了起来,他介绍说这是她妹妹展香香,因为她的名字特别,马丁就多观察了几眼。展香香看起来十六七岁的样子,非常消瘦,脸上有几点雀斑,她很害羞地和马丁打了个招呼,便和他哥哥用方言聊起来。聊了几句,就匆匆出去,出去时没有和马丁打招呼。
  展飞说,他妹妹找了份工作,来告诉他。展飞说着叹口气说,我对不起她,对不起她!
  妈妈来接马丁的时候,展飞睡着了,液体静静地流入他的体内,马丁茫然地看着他,所有的思维都停止了,他已经管不了别人了,他现在连自己都拯救不了,又怎么可能去帮助人呢?
  这个世界不公平,上帝也不公平,马丁想自己的病如果是报应,那展飞又得罪过谁,对不起谁呢?
  马丁很想知道,他到底得的是什么心脏病,妈妈边开车边说,让他什么也不用担心。
  马丁说,妈,我的病一定需要很多钱吧?这是生病以来第一次担心钱的问题。
  钱的事你别管,你尽管配合医生好好治疗。
  那我到底得的是什么心脏病啊?
  我也不知道,还没有确诊,妈妈说着深深地看了儿子一眼,马丁再没敢说话。他也没有提到认识展飞的事,那对妈妈和他都是一种无形的刺激。
  现在他能做得就是听医生的安排,按时吃药,做检查。
  没有人喜欢去医院,马丁也一样,他越来越害怕进医院,每次到医院,他的内心就有些恐惧,害怕见到那些面色枯槁的人,他们病歪歪地走在医院的过道里透气,他经常躲着他们。还害怕听见医院里那些患了绝症的病人痛苦的呻吟,那叫声对他而言是一种致命的刺激。
  马丁真怕自己有一天也像那些得了绝症的人一样哭喊着要止痛药,无望地等待死亡。
  有时候他也想,如果一辈子,吃药能让他的心脏正常跳动,他也会很感激上帝。
  
  12
  
  最近马丁发觉自己经常呼吸不平稳,心口也经常隐隐地痛,头也经常出现缺氧的感觉。他把这些都告诉了欧医生,欧医生让他不要担心,这些是药物的副作用。
  马丁发现他吃的药也比过去多了两种。他不知道,这是病情恢复还是加重了,现在他什么都不知道。
  妈妈出差回来就生病了,一进家就躺在床上不吃也不喝,外婆说她有点感冒,马丁要进去看她,妈妈没让他进房间,她说感冒会传染的。马丁站在门口分明听见了她压抑的啜泣声。
  马丁说,妈,我知道您最近为我的病一直在忙,我让您受累了。这两天您就好好养病,我的身体好多了,您也别为我担心,您想吃什么,我去买,回来让外婆做给你吃……”
  妈妈说,丁丁,你懂事了,我躺一会就好了,你们都别担心!我没事的。
  妈妈叫了一声马丁的小名,每次听见她喊丁丁,马丁就知道妈妈原谅他了,妈妈原谅了他,可他却不能原谅自己,想着想着他泪流满面。
  马丁恨自己,恨自己不争气,恨自己得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