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朔风
朔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618
  • 关注人气:1,8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锦瑟年华/2016.8

(2016-08-28 19:53:24)
标签:

朔风月刊

锦瑟年华

赵剑云

文化

分类: 连载
锦瑟年华(二)
赵剑云  

       这个城市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半年玩下来,所有能去的酒吧迪厅都被他们玩遍,再去玩的时候,他们总会站在马路边为去哪里“疯”而争得面红耳赤。当然去哪里都一样,去哪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麻醉自己。
  和冷清的家相比,他宁愿去酒吧迪厅喝酒狂欢,因为那里无论白天黑夜都充满着笑声和叫声。最让他快乐的是,那里总会闪烁着刺激的灯光,令人激动,各色暖昧的光线,可以让人尽情地发泄,像动物一样吼叫,甚至醉生梦死。
  马丁认为自己是败类,败类不去迪厅谁去迪厅,他一直这样安慰自己。心脏有问题后,他再也没有去过酒吧,那里疯狂的音乐会让他昏死过去。他试过一次,再不敢试第二次,人都是怕死的,他也一样。有时候他开玩笑、说大话、吹牛说自己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死。这话在他打架的时候最管用,对方一见是个不怕死的家伙,心一虚,腿一软,他就不战而胜了,现在想想那时候他装的可真像。
  
  5
  
  马丁一直很配合医生,每天都按时吃药,定期按时去医院做检查。
  他的主治医师姓欧,是他一个中学好友欧清波的爸爸,欧清波现在在法国留学,欧医生很少在他面前提他的儿子,只说,欧清波曾经很想念马丁。
  马丁笑了,就说,他可能都不记得我了。
  欧医生让马丁的心情时刻保持一种平静,他给了他许多建议。比如听优美舒缓的音乐,泡温水澡,每天坚持散步,保持充足睡眠,还有吃饭细嚼慢咽,平时没事的时候可以种草养鱼闻花香,心情紧张时最好马上平躺在地上想象蓝天白云还有青草地,最要命的是他还建议马丁,每天朗诵一篇抒情散文或者两首诗歌。
  没有办法为了活命,马丁每天都做上述的事情。
  马丁知道这是报应,因为上帝也知道黑色幽默。过去他从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也不屑做这些事情。现在他的生活每天都在重复着这些事,他没有觉得丢人,反而觉得生活很充实。
  马丁从没有像今天一样宁静平和,他几乎忘记自己曾经是个多余的人了……
  也许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有时候他还是不小心会回到原来的那个他。
  比如,过人行横道时,他会像走公园里的林荫小道一样,两手叉到裤兜里,吹着口哨,慢慢悠悠若无其事地走过去。直到汽车喇叭乱叫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又犯错了。要是过去,才不管喇叭什么的,他会叼着烟,斜眼看着那些司机说,我走我的你按你的,有本事压过来啊,谁怕谁啊,司机们都会骂他疯子,避开他走!
  还有,现在吃饭有时候一着急,他会狼吞虎咽,外婆会笑着提醒,“看看,又急了不是!”。
  人的有些习惯是可以慢慢改的,如果危及到生命,那就更要改。很奇怪,最近每天晚上,他都做同一个梦,总梦见他五岁那年养过的那只小白兔。那只兔子陪他度过了一个夏天一个秋天,它是父亲从乡下爷爷家里抱来的。那时候他每天起床穿好衣服,第一件事情是跑到小白兔的笼子跟前,看它是否起床了。几乎每天它都会用红红的圆眼睛迎接他,他总会抱着它傻笑。
  后来小白兔死了,它的死与马丁有很大的关系。当时他为了看动画片,忘记了给它洗刚买来的菜叶子,直接把菜叶子给了它,它吃了有毒的叶子,晚上就死了。小白兔死的那天,马丁哭得很伤心。那是他第一次感受死亡,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忘记那件事,一直在责怪自己,后悔当时没有洗那菜叶子。到现在,他一直都骂自己个正宗的混帐,小白兔肯定也恨透他了!
  对童年记忆最深刻的是马丁抱着小白兔冰凉的躯体,等它醒来的样子。那也是他第一次,感觉生命这个东西。马丁从来不吃兔子肉,这是他惟一能做的。
  如果说起无忧无虑的日子,那些日子就是父母没有离婚,和小白兔在一起的日子。
  马丁埋葬小白兔的同时也埋葬了自己的快乐。那时候他除了上幼儿园,别的时间一直和小白兔形影不离,小白兔那双红红的小眼睛一直追随着他,给了他莫大的快乐。马丁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认真地思念它了。
  小时候马丁经常会梦见小白兔竖着耳朵,叼着一根胡萝卜快乐地在他的身边蹦蹦跳跳,跑来跑去,他蹲在它的旁边,轻声哼着:“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爱吃萝卜爱吃菜,蹦蹦跳跳真可爱……”
  每次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依然躺在床上,院子里也没有兔子的影子,他就特别的失落。最近他常常半夜醒来,很难再次入睡。其实要不是生病,他年轻的身体,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应该是人生的颠峰期,每天十个小时的睡眠的确是太多了。
  不知道怎么了,最近常常失眠,可能是内心深处的忧虑在折磨着他,即使睡着了,也不是很塌实,不是做梦就是被轻微的动静惊醒。有时候睡到半夜,就再也睡不着了,他也不会强迫自己。偶尔,他会上上网,一般是看看各种新闻,听听舒缓的音乐,他是极少聊天的。这天晚上,他怎么也睡不着,实在无聊就打开电脑,打开QQ,翻看自己的个人资料。
  呢称:侠客逍遥,血型:B,星座:白羊,个人说明:喝酒吃肉及时行乐才能对得起生活。
  记得马丁曾经用“侠客逍遥”这个网名,在网上泡过很多个MM。
  刚上大学时,曾有一段时间,他专职在网上泡妞。几乎把妈妈寄的所有生活费交给了学校的一家网吧。网络就是精神鸦片,它让很多人乐此不疲,马丁也一样。他曾经也是“网吧就是我的家,吃喝拉撒全在那”,记得有一个月,为了打游戏,他没有出过网吧的门。
  在他专职泡妞的那些日子,往往晚上寻找猎物,虚情假意地请求见面,然后约到酒吧,酒吧里的灯光让他常常以为泡到了一只美丽的小金鱼,酒足饭饱带出酒吧,才发现楚楚动人的MM原来都个个他妈的惨不忍睹,厚厚的脂粉覆盖了她们的青面獠牙。每次都被吓得酒精全无,他会借口“方便一下”,然后逃之夭夭。
  如此反复多次后,他便彻底放弃了在网上寻找美女的嗜好,“网上无美女”这是公认的事实,渐渐地他也不去网上泡妞了,其实泡妞本身是很无聊的……
  缓缓敲打着键盘,删去了过去所有的痕迹。马丁把呢称变成了“一棵树”,除此之外别的全是空白。可能是过了一段良民的日子,觉得每天只要不吃那一把一把的药片,变成一棵能制造氧气的树也不错,起码树比他过得精彩。
  QQ头像闪烁不停,他却无动于衷,好几个自称美女试探着与他打招呼。
  “小帅哥!”
  “你好啊愿意和我分享迷人的夜晚吗?”
  “今晚有人陪吗?”
  ……
  马丁瞪着眼睛不理不睬,突然发觉自己真的变化了好多。过去就是懒得理她们,也会骂几句这些假冒的美女是“狐狸精”。
  现在轮到别人骂他了。
  “神气什么死家伙!去死吧……”
  看到这句话,心里莫名其妙的有点伤感,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在哪一天死去,他这颗心,说不跳它就会真不跳了。
  正想关掉电脑,他的QQ里闪出了一个叫“兔子”的家伙。看来这个人也是个向往自然的家伙。
  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的头像,马丁在期待什么呢?
  这么晚了,正常人都睡觉了,像他这样的“闲人”是绝对不会有的。该不会是个变态狂吧,不过也很难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何况在网上呢。
  兔子上线半天也没有说话,它好像并不打算理马丁?还玩个性,哼,她不先说话,马丁才懒得理呢,这年头,网上的虫子比牛毛还多N倍。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兔子的头像突然动了,她说话了。这时马丁正在翻看火箭队那帮家伙进球的图片。
  顺手按下收信息。
  兔子:一棵树,你真是很奇怪啊!
  一上来就说奇怪,马丁觉得挺纳闷。
  马丁喝了口水,决定灭一灭她的威风:
  死兔子,有什么奇怪的?我可没惹你,你干吗一上来就说我奇怪!
  哎,你这人怎么骂人啊,我说你奇怪,是觉得你的网名起得特别,没有恶意啊!
  那你怎么不说特别,偏偏说奇怪,真是不说人话!
  哎你还来劲了你,我就说了个奇怪,又没有说你是同性恋,或者爱滋病患者,你干吗那么激动!
  什么什么,你居然想骂我是同性恋和爱滋病患者,闭上你的臭嘴吧!
  兔子: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这么晚了,你像吃了炸药似的,真受不了你!
  互相对骂了几句,马丁觉得有点意思,突然有了兴致!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等了一会儿,不见兔子说话。
  得了,丫头,我们讲合吧!
  兔子:你怎么知道我是丫头的?真是!
  傻瓜都看的出来!哪个男人会给自己起名叫兔子!
  谁规定兔子只能是姑娘起,兔子又没有性别……
  那你最好在兔子前面加上个母字,这样变成“母兔子”,你觉得怎么样?哈哈
  你……气死我了,那你的一棵树最好也变成“一棵雄树”吧,不然万一别人把你当成女人就麻烦了……哈哈哈哈
  说够了吗,母兔子……马丁的牙都被你气痒痒了……
  是吗,树怎么可能有牙齿呢,对了,你肯定是怪物……
  死丫头,再说,我就……
  兔子:你就怎么样,我可不怕你,你要是再敢骂人,我就把你拉进黑名单,让你永不得翻身……
  算你厉害,算你厉害……
  这下你可以好好说话了吧,一棵树先生……
  丫头,马丁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好好说话”,你知道,树是不说话的……
  原来,马丁是在和空气聊天啊,天呐,你好可怜……
  死丫头,你……
  呵呵,嘴巴还没有歪吧……
  大笑过后,马丁的心开始跳得厉害,平静了一下自己,真的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真是只开爱的兔子……
  你是一只妖精兔,是吧……
  你才是妖精树呢,告诉你吧,我现在已经握紧拳头了,你真欠揍……
  丫头,别太得意……我……
  你怎么样,哼,请你搞清楚,你如果动手遭殃的可是你面前的电脑啊……呵呵
  好了,算你赢了。遇见你,我的头都大了……
  我猜你是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
  是,我是个悲观主义者,我是一棵悲观的树……
  你的生活一定是一团糟吧,不会是“从一个酒杯到另一个酒杯吧!”呵呵
  死丫头,你真厉害,我曾经是一个酒鬼^_^
  天呐,你真是酒鬼啊……!
  马丁被兔子问得哑口无言,现在就是他热爱生活,生活也会抛弃他的。半天没有说话,兔子真的是一个可爱的美美,马丁的眉头舒展开来,对着电脑乐了,就因为她说他是酒鬼那句话。
  怎么了,你生气了啊,对不起,我是个说话不把门的人。我相信你和我一样热爱生活,因为你是一棵树啊!
  或许吧,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还真能说啊!,生活在我眼里已经遭透了
  好了,不要说糟了,如果你再说糟就真会糟的……
  谢谢你,谢谢你带给我这么一个美好的夜晚!
  一棵树先生,闭上眼睛感受一下这首诗:难得,夜这般的静/难得炉火这般的温/更是难得,无言的相对/一双寂寞的灵魂……
  哎!死丫头,有没有搞错,现在是秋天,谁家可能有炉火啊!
  马丁想故意逗逗她。
  兔子:我晕,我晕,我晕啊,和没有一点点浪漫细胞的人聊天原来如此痛苦啊,哎!一棵树,你好苍白啊!我是想告诉你,他们寂寞的灵魂在今晚是不孤单的。
  实话告诉你吧,长这么大, 我从来不读这种酸得掉渣子的歪诗,这种诗就是专门给你们这些爱做梦的小姑娘写的。
  马丁猜电脑那边的丫头一定哭笑不得了吧!
  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三个小时,马丁和兔子谁也没有下线的意思,天快亮的时候。
  兔子突然说:
  糟糕,怎么办,光知道和你聊天,我的教案还没有写呢,明天园长还要检查呢!昨天晚上马丁就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写教案才想上网放松一下,你以为我闲得无聊才在半夜上网吗?我可是第一次在半夜上网,好奇怪,居然不困!
  什么,什么吗?什么园长,教案,马丁听得越来越糊涂了!
  坦白告诉你吧,和你聊了这么多,我感觉到你是一个好人。所以,告诉你吧,我叫肖丫丫,没有爸爸和妈妈,只有爷爷一个亲人,今年二十一岁,是幼儿园的老师。还有啊,我是绝对的好人,所以你也要相信我,那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兔子居然告诉了马丁她真实的身份。
  丫头,你知不知道好人是不说自己是好人的,还有啊,你以后可别这么随便相信一个人是好人,人是很复杂的!
  你到底说不说你的名字,我又不是查户口的!
  和查户口的差不多了,我叫马丁,男二十五岁,在家里休假,而且我并不是一个好人啊!
  呵呵,好人往往都说自己不是好人……
  ……
  马丁和兔子就这样认识了,她有个很可爱的名字,肖丫丫。
  聊了一夜,马丁没有感到丝毫的困意。后来肖丫丫告诉他,那天晚上是她第一次在夜里上网,当她看到有个叫一棵树的家伙时,同样很震惊,同样不知道怎么打招呼……
  记得外婆曾经说过,缘分就是发生在某一年里的某一天的,一个期待以久的偶然,是冥冥中和一个人一种无法言语的联系,缘分就是命中注定的。
  当时外婆摇头晃脑地说,马丁听得云里雾里的一片茫然。
  现在他明白了,缘分其实就是他们期待已久的快乐。
  过去马丁有很多“女朋友”,但从没有认真地爱过一个女孩。他没有经历过爱情,以前一年可以换十几个女朋友,只要愿意,可以天天换身边的女孩。
  寂寞的时候带上一个漂亮的小妞,去酒吧喝酒打发时光,对外称是自己的女朋友,显得自己很有面子,而奇怪的是那些姑娘也乐意跟着,可能是在觉得他很酷或者很有钱吧!
  这二十五年来,喜欢过马丁的女孩其实很多,可是真正爱过他的姑娘只有一个,她叫辛月儿,她和棋子一样都是马丁大学时的同班同学。
  辛月儿疯狂地追求了马丁两年,为了让他能喜欢她,她学会了抽烟喝酒还有泡吧,甚至穿低胸的裙子。可马丁却从没有关心过她一次,甚至没有认真地看过一次,她为了能取悦于马丁而精心修饰过的那张脸。
  在一次喝酒的时候,辛月儿劝马丁少喝点,马丁当时很愤怒,又觉得她的唠叨简直让人烦透了,就顺手用酒瓶在她额头上留了个永久的痕迹。
  辛月儿照顾了他两年的生活,因为马丁老换女朋友却从没有喜欢过她,甚至连临时的女友也没让她当过一次,她伤透了心,大学读了两年就自费去了法国留学。
  最让马丁觉得自己该死的事情是,她走的那天他喝醉了,没有赶上送她。
  马丁后来觉得对不起她。这么多年马丁没有遇见过一个可以用心去爱的女孩。因为没有爱情这个东西,所以马丁好像从来都对女孩子不“感冒”,惟一感兴趣的只有喝酒。没想到在生病的日子里,马丁居然会遇见肖丫丫这个丫头,马丁真想和她一起尝尝爱情的滋味,可是他还有可以恋爱的明天吗?
  
  6
  
  第二次在网上遇见兔子,是在三天以后。马丁真有点后悔那天下线的时候,没有问肖丫丫的电话,没有约和她下次一起上网的时间。
  这两天马丁像着了魔一样,盯着电脑发呆,他不知道肖丫丫长什么样,也不知道她是“仙女”“天使”还是抽象的“恐龙”。这些他都不想知道,惟一知道的是,那个晚上一棵树和兔子聊了一夜,也很开心!
  这些日子马丁已经习惯了待在家里,习惯了在安静的房间里,听外婆的呼噜声。妈妈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东奔西跑的,有时候一天也见不上她的影子。
  偌大的房间里常常就他一个人。有时候,他会带一本书,独自去附近的公园呆上一个下午,直到外婆打电话叫他回家吃饭。
  他常常一个人走在公园芳菲满园的林荫道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像一个忧郁的少年。
  秋天的午后,风微微地吹着,两旁长青的树枝因为吸收了太多的雨水,低垂下来,快要拂到脸颊。用手撩起枝叶时,树枝轻轻摇摆,悠闲的姿势让人羡慕无比。
  灰蒙蒙的天空分不清哪是云朵哪是废气。他坐在草坪上,想了很多,可却理不出一个头绪。
  花园里一只只花蝴蝶飞来飞去,他用目光一直追随着,它们的生命虽然很短暂,可是它们好像是永远无忧无虑。
  已经三天了,兔子为什么还不上网,是不是她把自己忘了,还是她出了什么事,还是她太忙没有时间来网上?整天患得患失地盯着电脑,马丁想自己可能是陷入了一种叫作“网恋”的游戏里。
  在网上再次遇见兔子的那天中午,棋子打电话来,说他就在马丁家附近。
  马丁说了句,小子,你终于出现了。然后就出了门。
  外婆在睡午觉马丁没有叫醒她。
  马丁走下楼,穿过两条马路,便看见棋子站在马路对面的树阴里。一副歪歪扭扭的样子,那也是陪伴过他多年的动作。
  马丁笑着喊了一声。这时,他才发觉天气非常热。棋子看见他并不是特别兴奋,僵硬地拍了拍他的肩,靠,怎么搞得,得了点儿病,走得比蚂蚁还慢!
  马丁说,不就是你多等了几分钟吗,怎么连这点耐心也没有。
  棋子掏出两根烟,递马丁一根,马丁接过烟,但没有点火。这时棋子才笑了,哥们儿忘记你连抽烟的娱乐也取消了。
  棋子说着又把马丁手里的烟装回口袋。
  广州的热是人无法忍受的,虽然进入了秋季,可整条大街还是就像刚烧开水的锅炉一样。天实在很热,棋子敞着短T恤,马丁说,还是去喝点冷饮吧!
  棋子说,好吧,附近就有几家。
  也许是天热,大街上嘈杂一片。川流不息的人,无所事事的人,还有光大腿女人和露肚皮男人让马丁窒息,要不是棋子召唤,马丁是不会在这种鸟天气出门的。
  马丁知道棋子今天有事,可他不知道是什么事。棋子虽然经常跟着他打架酗酒,其实有时候他很懦弱也很胆小。
  他们走进街道旁的一家冷饮店,一个神情恍惚的小姑娘强装着微笑,问他们喝点什么,显然她是受不了这样的天气,也可能累了。棋子要了瓶啤酒,而马丁只能喝冰镇的矿泉水。
  冷饮店聚集了很多人,他们必须提高一点声音。
  马丁说,小子,这些日子怎么过的,找到工作了?
  棋子说,这些日子真他妈的惨不忍睹,我被老爹给赶出家门了!
  怎么,他知道我们打那女人的事 ?
  棋子看着马丁,半天没有说话,他说,我现在被赶出家是小事,我就是担心我妈受不了。
  马丁皱了皱眉头,是那女人说的吗?
  不是,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反正自从那女人离开他后,他就知道了。他简直就是个暴君,他说我没有权力干涉他的私生活,我说,除非你不是我爹。
  马丁问,那你现在住在哪?
  一听问他在哪住,棋子笑了起来,他说他最近找了女朋友。
  原来棋子老爹一气之下把儿子赶出了家门,当时棋子身上只有六百元,本来打算投奔马丁,可又怕他妈妈。
  在街上溜达的时候,棋子发现出租房屋启事,看了房子就住了进去,遇见了他现在的女朋友罗兰,棋子叫她紫罗兰。当时紫罗兰就住在他的隔壁,两个人一见如故,认识第二天就一起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一周后便住在一起,过起了小日子。
  紫罗兰是一个乐队的吉他手,当时棋子没钱付房租,钱都是她掏的。棋子说他现在在紫罗兰上班的酒吧里当服务生。
  马丁说,小子,你可真有福气啊,刚被赶出家门,居然找了个“老婆”。
  棋子笑着说,我今天找你有事。
  马丁说,你他妈的是不是缺钱了,怎么不早说,我出门时给你多带点!
  棋子说,不是,我……我最近有件大事要做,想和你商量商量。
  马丁说,小子,别吞吞吐吐了,说吧,只要哥们儿能帮你,就一定帮。
  棋子举起杯子说,不过这事情你要替我保密。
  他们碰了一下杯子,喝干了各自的杯子。
  棋子说,我想教训教训老爹,不过我现在根本进不了他的公司,他现在见不得我,我也见不得他……
  棋子说了前半句,马丁就知道他后面的内容,多少年的哥们儿了。
  马丁说,你是想让我想办法把他约出来,或者弄清他的行踪。
  棋子点头。
  马丁有点发愣,棋子的眼神有点恍惚,他一定是想起什么了,很小的时候马丁心里也有过教训父亲的想法,尤其妈妈发脾气的时候,马丁就恨他父亲,所以他现在完全理解棋子。
  马丁说,小子,既然现在有了紫罗兰,也有了工作,你就好好过日子,然后如果可能结婚的话,就把你妈接出来,说不定你老爹哪天良心发现会对你们重新好的。
  棋子咬咬牙:事情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我他妈的被赶出门的那天,老爹打断了我妈的两根肋骨,我当时就想杀了他,可是他身边有人。
  棋子的眼睛有点红,他说他老爹自从那狐狸精走后基本上不回家,他好几次去找他,都碰见他喝得醉熏熏地抱着别的女人,每次回家也要大骂他妈妈。他彻底变了,变得让他害怕。
  马丁说,我可以帮你,可是你必须答应我不冲动,冷静点,你们好好谈谈,毕竟你们是父子。
  棋子说,什么鸟父子,我现在恨不得和他断绝父子关系,我恨透他了,那就拜托你了。
  马丁说你放心吧,会搞定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