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朔风
朔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8,834
  • 关注人气:1,8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圣山有神笔/2011.12

(2011-12-20 22:37:30)
标签:

圣山有神笔

李新军

山西朔州

《朔风》

文化

分类: 诗界

圣山有神笔
李新军

  诞生过伟大哲学家孔子的尼山,现在沉浸于静谧之中,偶尔听到雀鸟的啾鸣声,越过上山台阶,推开阳光斑驳的石门。
  尼山上的古代建筑,藏匿在清爽湿润的峰峦之上,给这个谦逊的小山,留下人类活动的清晰历史印记。我特别留意树梢上凝固的风,它们应该像蹲在孔庙柏树枝头不动声色的鹭鸶,在长出树瘤的侧柏顶端繁衍子孙,或者凝视着远方。尼山上没有鹭鸶,它们被孔府堂榭迷惑住了,到曲阜城做大隐于市的飞禽。在尼山,甚至连看到它们的想法,都是奢望的。
  山上众多树木,活得好好的,只有这株柏树,在孔子降生的夫子洞旁,却死了。枯枝败叶被人捡去做烧柴,比碗口还要粗的树身,戳在温暖的阳光里,成为独特的风景。死就死了,被人掳去头颅也不要紧,像山神的另类暗谕,在我眼前绽放出灵性的光芒。我弯腰钻进潮湿的夫子洞,看到通向山坡深处的裂隙,向这株枯树的根部延伸。洞内一张凹凸不平的石床,侧壁贴着这株树的领地,感受它曾经的荣辱生死。它是一柄重力抛掷的如椽巨笔,曾经被须发皆白的文人孔子,弃于著书立说的寒室冷墙下,肯定在历史典藉中,留有它的青柏脂香。又曾经活过来,在距离夫子洞东侧不到五米的坡崖上,伴同尼山书院周围的千年柏涛暮色,长成树须皆若狼毫的模样。瘤根暴露在陡峭崖壁上,旁边不远,是披盖洞口上的卷轶样层叠岩片。现在,这棵由笔变成的树,又死了,变回到那杆秃笔。它的前世今生,皆若经受苦难形如枯槁的孔子。我说它如孔子,活着是树,枝叶茂盛的树;死后为笔,书写史实的笔。笔,现在孤傲地俯视着我们,让我们不由地仰头长叹。
  降生过孔子圣人的石洞,以及覆盖在洞口上的薄岩石片,与它身旁矗立的枯柏,将地坪上的场景生动起来。我从多个角度观察,怎么看都是扎在几页黄纸残卷旁的秃笔,是犹能透出神韵的写字工具,是探索众生智慧的高耸丰碑。狼毫乱作一团,已经找不到昔日的犀利笔锋,如同孔子授业解惑时未经修饰的胡子,看似蓬乱,可绝对自然潇洒,浸出一介布衣文人哲学思想体系的脉络。我发现了这杆秃笔,并当即说出自己的破译,将这个奇特发现告诉前来游览的朋友。孔子诞生二千五百多年后,名曰“夫子洞”的山洞旁,有一棵树死了,实则寻常之事。它临近低矮的石崖,走下去就是山脚,影响不到葱笼翠绿的尼山,当然也无法左右游人对周围景观的看法。
  一杆书写历史的毛笔,与苍松翠柏、山石和陋洞融为一体,让我不由得发怀古幽思之情。在那个伟人辈出的历史时期,儒学创始人孔丘,道教创始人老聃和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都没有想到这只笔样的树干,会在今后的日子里,死去了,却还活着,变作一杆会思考的笔。石缝里,长出幼嫩的柏树小苗,它需要时间长大。岩石做得纸页久等了,独自享受日月风雨的供奉,显得孤寂、冷僻和僵硬。它们看着孔子母亲从此路过,忍受着阵阵腹痛,匆忙躲进山路旁的山洞。看着她躺在洞内的石床上,细数缝隙里滴出的甘露声,直至婴儿出生。笔沾着墨汁,在几页自然风化的岩纸上,记录下她生产的艰辛过程,只是我们难以读懂被历史之尘掩埋的生涩文字,以及承载这些文字的纸样的片石,本身意味着什么。它们现在被朝圣的人们,虔诚地抚摸,然后在它面前,低下头颅,弯腰走进狭小的石洞,用好奇、欢愉、欣赏的目光,看着洞内冰冷的石壁、石隙和石床。尼山脚下,一个曾经躲藏过灵兽异禽的洞穴,覆盖着一方万世清凉之地。这几页沾有笔墨的岩片,发散出迷人的书卷墨香,是上苍从史籍上撕下来的,因而成就了持笔勾点春秋世象并独创儒家学说的孔子。
  因为是孔子的诞生之地,尼山不会落寞。在这座山上,自明以降,孔门后裔陆续修建一批布局讲究的建筑,包括祭祀上香的家庙祭堂,安奉圣贤灵魂与牌位的享殿,教授莘莘学子的尼山书院等。顺着不宽的山道走上去,从一扇开着的门,走到另一扇开着的门,从朱墙大院探出的明式屋檐,到隔壁厚实憨朴的小院侧屋,我想真正的孔门圣地,其实是在这里。他曾经眷顾过的曲阜古城,只是人生的经历与过往,没有什么值得用来忆旧。简陋的石门内,隆起于深墙大院里的石台高宇,自然不是布衣箪食的孔子想要的。集中国建筑精华于一体,恢宏壮观的孔府、孔庙和孔林建筑群落,根本不属于这位独特思考的哲人。他知道思想无供奉之所,是用来流传的,因此不需要奢华的建筑供奉他的牌位。他一生仅需要一杆笔,笔让他底气十足,思想万象。
  如果找他降临人间的富地,就是这个停车场边的山洞,看完这个山洞,整个游览便即结束。我知道这个山洞里,伴他出世的脐血和羊水,至今还在滋养尼山不高的身躯,滋养山上栽植的万棵翠柏苍松。他的骨子里,喜欢落英缤纷的杏坛,他是一位清贫的师长,一位长期居于寒舍破庐的名士,一位从学生那里得到腊肉米黍,在阔袖里藏只白鹅,才好意思拜访老子的好高骛远的人。他需要的,是高檐厚壁的儒家思想屋宇。
  现代人喜欢寻找神来之笔,今天找到了,如此真实。它不应该是书家笔端流泄出来的上品墨迹,在今天感悟尼山,神来之笔不是指的这个。它就是一只流经前世历史的秃笔,留有树干模样怪诞的修长树桩,至今没有空朽的树干,仍旧深深地嵌入尼山,在崖壁上裸露出杂乱的根须。大概想告诉我们,这杆笔,就是上神给予孔子书写历史的如椽之笔。现在,它还在暮色深重之时,继续书写人类过往的历史,探寻人类解脱苦难的真正法门,直至耗尽笔端凝集的大地精气。
  到曲阜的游客,主要看历代官家建筑修葺的孔府之第,碎裂碑石箍起的孔子墓冢,或者皇家祭祀的孔庙,却甚少有人抵达城外尼山,找到尼山脚下的山洞,看看山洞顶端层叠的石片和死去的柏树,猜想它们像些什么。这些物什,现在颓废于少有游人问津的尼山脚下,不是因我的牵强附会,以及在隔离浮华世象的秀灵山峦中,才能产生子虚乌有的空幻之影。它们真实而又显赫地站着或者躺着,在满山青秀苍翠的树木衬托下,坦然地守护着曾经用笔说话,并至今影响我们的一位谦卑老者,初来乍到人间的千古圣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