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朔风
朔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8,834
  • 关注人气:1,8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变奏系列/2011.12

(2011-12-16 20:33:20)
标签:

变奏系列

丫丫

山西朔州

《朔风》

情感

分类: 诗界

变奏系列(五首)

丫 

    变奏:灵魂街1007号


是时候回家了
钥匙准确地插上锁孔
灵魂街1007号,房门被轻轻打开


过期的旅馆,库存蛀了虫的回忆
躲在密不透风的盒子里
雨水,仍是将她整个打湿


她的左乳是黑色教堂
右乳是白色监狱。起风之时
鸦群越过铁丝网,从这边飞到那边


火车开过芦苇地的巨响在镜子里反射
有一阵子,她被唱诗班的催眠术呛得浑身发抖
搭扶着坚挺的灌木丛,不停呕吐


多么残忍的场面!童话剧情被限制
高潮汹涌。一袭高过一袭
堵住,生活的去路


整个下午
她用手语反复朗诵同一首诗
实际上每过一分钟,便是一年


傍晚时分
她终于,融入昏黑的世界
灵魂街1007号,门牌变得模糊不清


    变奏:信。不完整构想

 

从称呼开始
航程转入冒险轨道
残缺不全的黑铅字
暗夜里错手点烟


碰杯言欢的酒席上
她的孤单,从不枯竭
纸张装不下茂盛的虚妄
问候失去验证


预设的语境被屏蔽
就像某些构想夭折于这时代
销蚀的浪漫只剩下偏旁
麻木,依赖,急剧行进


她已习惯
在落款处化上青铜浓妆
将月亮当邮戳
穿越,松垮的时空


夜深,她耗尽燃料
吞下整个庞大的精神帝国


    变奏:隐

 

我并没有亲眼看到
一匹驰骋而过的马
旷野中,列车呼啸而过
不带动一丝风
荻花茫茫


荻花茫茫
——让人容易产生幻觉
失眠的镜子经常变换身份
在隐匿的风声中
我是——水的形状


我从没有亲眼看见过
一匹驰骋而过的马


灯光一直在寻找的影子,已
销,声匿迹


    变奏:天堂里的火车丢了车头

 

必须提起的是,车上唯一的乘客
她的气味,怪癖,和经历


没有人知晓她的姓氏
她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


时代流动,光影耗尽
情景一再陷入沼泽


无人驾驶的列车,拖走旧事物
路边的植物,土砖房,不曾消失的灰尘


她自始至终,坐在车厢最后的位置
安静地抽着烟。绝口不提迷惘或焦虑


仿佛,一切可以
事不关己


    变奏:重感冒

 

一场大火
烧毁预设的剧场
木头做的躯体


机器人和人群搭配在一起
他们偶尔交换
身份,性别,姓氏


撰稿者从来不是好演员
面对重感冒的世情
只是睁着双眼讲瞎话


安魂曲被当成国歌演奏
隐身浑浑噩噩的政局
我从不亲眼目睹,裸露的私密


咳嗽的空气中,我被
滴着鼻涕的火苗软禁
变得,无足轻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无题/2011.12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无题/2011.1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