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朔风
朔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8,834
  • 关注人气:1,8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走进鲁镇/2011.12

(2011-12-08 19:56:41)
标签:

走进鲁镇

郭贵成

山西朔州

《朔风》

文化

分类: 诗界

走进鲁镇
郭贵成

  那天细雨朦胧,鉴水似烟。当船老大在岸边吆喝坐乌篷船去鲁镇时,我毫不犹豫地与友人踏进了那小小的船身。乘乌篷,看鉴湖,去鲁镇,可是别有一种曼妙风情!坐定,桨动,人偎依着船,船偎依着湖水。鉴湖清绿晶莹,碧波潋滟,正是“镜湖俯仰两青天,万顷玻璃一叶船”,满湖闪着灵动的流韵。陶醉中,先生曾十分依恋的江南小镇不知不觉中出现在眼前。船定,上岸。穿过鲁镇的河埠,鲁镇的风韵尽收眼底,那是江南典型的白砖黑墙建筑。一河,一湖,两街,让我们走进了旧时“人家尽枕河,楼台俯船楫”的水乡古镇,只是古镇比我们想象中的要新得多。
  其实绍兴的历史上并不存在鲁镇这么个地方,它不过是频频出现在先生《孔乙己》、《社戏》、《祝福》、《狂人日记》等文字里一个虚构的所在。如今在绍兴柯岩风景区内兴建了这座鲁镇,将先生笔下的平面小镇三维地还原起来,或许可以让都市中的现代人能感受一下曾发生在鲁镇的故事,重拾几代人对鲁迅小说的朦胧记忆。
  不巧天上飘起毛毛细雨,踩着湿润的青石板路穿行在鲁镇街巷中,我想起《故乡》中鲁迅先生曾这样起笔:“我冒着严寒,回到相隔二千余里,别了二十余年的故乡去。时候既然是深冬,渐进故乡时,天气又阴晦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篷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没有些活气,我的心不禁悲凉起来了!”先生对故乡有发自内心的眷恋,却用如此沉重的手笔抒写自已重返故乡的感受,可见当时农民的穷困生活对他的冲击是多么巨大。鲁迅曾借“狂人”之口提示旧中国沉重历史的吃人本质,呼喊国民觉醒,“我想: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字里行间,先生对新生活的强烈追求不难而见。
  鲁镇傍湖而建,两条小河自东向西横贯镇区,弯曲的河道两侧大多是鲁迅笔下提到的建筑,贡品店、锡箔作坊、毡赗店、油烛店、越瓷店……这些现代都市不存在的店铺,若不是周围有走动的游人,我还真以为自己步入了旧时老街。游人渐渐多起来,烟雨中的鲁镇透不出特别的喜气。迈过高跷的门槛,胡乱在鲁公所里转了一圈,忽闻一阵喧哗,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个衣衫褴褛、头戴一顶破毡帽的人,油腔滑调地对身旁的游人扮怪脸,还斜着眼睛嚷:“造反了,造反了!”哦,是阿Q,一个可悲、可笑又可怜的家伙。他的神情和腔调给鲁镇阴沉的气氛添了几分诙谐。大家正在唏嘘阿Q像极了电影中的角色时,远远听到一声声怆然的呼唤:“阿毛,阿毛……”命运多舛的祥林嫂巳沦为鲁镇街头的乞丐,她一身补丁衣衫,拎着个破竹篮,每天拄着棍子寻找着她的阿毛。她目光呆滞,眼向苍天,苍天麻木无语,她只能喃喃道:“我真傻,真的。”阿毛早不在人世了,她还不死心地喊道:“有没有看见我的阿毛啊?”而鲁四老爷正神气活现地拿着个茶壶在街上悠闲地瞎逛,还不时扮POSE跟游客合影。游人渐渐散去,回头见阿Q拿着个水烟斗斜靠在牌门边歇息,别有几分真实。鲁镇每天都重复上演着鲁迅小说中的经典场面,行走在鲁镇的人们无时无刻地感受着鲁迅笔下的人物仿佛就在身边。在鲁镇,游人可以随意闲逛豪华的鲁府、外土内洋的钱府、阿Q调戏小尼姑的静修庵、鲁家祠堂等等。鲁镇街头还有阿Q调戏小尼姑、阿Q挨打、祥林嫂河埠抢亲等铜塑,形态各异,有的让人发笑,有的令人深思。走出书有“鲁镇”二字的高大石牌坊,牌坊外是一尊鲁迅先生坐在藤椅上的铜像,先生一脸严肃,颇有几分“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神韵。
  鲁镇处处可见先生文字里的意象,每一个角落都能勾起人们对先生及其作品的一些隐约记忆,或许是在书中读过它,也或许是在电视电影中看见过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