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朔风
朔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7,834
  • 关注人气:1,8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荞麦花/2011.12

(2011-12-03 23:30:03)
标签:

荞麦花

沉石

李强

山西朔州

《朔风》

情感

分类: 诗界

荞麦花
沉 

  银盏盏的荞麦花,昨夜入梦来。
  我梦见雨后绮丽的天光,流云的影子抚过田野村庄,传达一种时间的迁徙。满眼的荞麦花漫过平川、坡梁、沟沟壑壑直开到天边,海天处七色的彩虹为之拱起了彩门。
  怎么可能哦,想起梦境我哑然失笑。荞麦产植于我们这塞上的寒凉之地,怎能生长在海边?皮袄、山药蛋、夏天的冰雹、冬日的冰凌以及粗糙的“老汉树”与之类居。黄土高坡的风涩拉拉地吹,激照的阳光只把晚春与夏伏的热天揉巴成短暂的无霜期,夹在硬风的包裹里,赐予这块古时征战的边陲之地。这就是荞麦赖以生长、有别于旁类植物的客观环境。
  说起来有几分神奇。如果你喜欢想象,看到荞麦颗粒三角形的形状,会觉得它酷似埃及的金字塔,如果你展开联想或许会想到时髦的外星生物。不管怎么吧,你会下意识的举目望望那高天云淡下的黄土地,伴着脑际里神秘的哨音——此时,太阳光正直刺刺的照着,凉意意的山风漫过,荞麦地发出着将要收成时的寒苦的气息,远处山坡上正传来羊倌儿悠扬的爬山调,你会感觉这简约的如同农家大炕一般、看似朴拙却蕴藏着一种古老、一种包含些神秘智慧的自然风光,的确有几分神奇,是不是?有几分神奇。
  而当你漫步在一片红梗儿绿叶开白花的荞麦地,脚下踩着松软的黄土,抬头间望到一座黄褐色的古烽火台立于麦海涌起的高坡之上,这映像,或许会使你在怡然之中生出些悲怆,象咀嚼寒苦的荞麦粒有些涩涩的感觉。你的思绪会自觉的与那“早穿皮袄午穿纱,怀抱火炉吃西瓜”的民谣相重叠。在昼夜温差如此之大的地方,想想荞麦短促的生长期,似乎能够理解它们为什么努红了根茎生长的劲头。庄家人都知道,大日期的荞麦从种植到收获也不超过八十天,小日期的也只在七十天之内,而苦荞麦更只有五十天左右。一般地,从播种、破土出苗几寸许,或长齐四片嫩叶,荞麦便一股劲儿地生长开花,一股劲儿地开花结粒,几乎没有成熟的预备期,直到白露后的霜降。
  昨夜,我还梦见了外祖父。梦着他,总是梦着一种饥饿和贫寒的感觉。梦中,他似乎又在显摆地请客,有一些人在大炕上坐着喝酒,灶台上的大锅冒着热气,饸饹床架在大锅上,斑驳的土墙隐约在缭绕的蒸汽里。外祖父光着头,弓着身子,兴致而诚恳的向锅里压荞麦面饸饹,又一碗一碗的端向客人。几碟酸菜兼做调料和就菜,那酒盅看上去象微型的炒瓢。那好像是一个什么节日,但绝不是丰年的节日。因为那些穿粗布棉衣的客人终于绷不住客套和拿捏,就着酒将寡淡的荞面吃的兴致勃勃。
  那是何年何月的印象呵。外祖父去世多年,他年轻的时候还没有我。梦中的情形定是我听来的。但他梦里的那份兴致,倒是符合他贫寒而不自卑的性格。俗话说:油荞面,醋豆面。荞面缺油少盐那是很寡涩的。然而,梦中的他们,客请的自信、饭吃的高兴,渲染出一种过日子的气氛,似乎又超出了吃的含义。小时候,每当学校植树,母亲便将荞面和了糖精为我烙饼当干粮。荞面趁热吃还凑乎,若凉了就僵涩干硬,那滋味……
  早年,若是风调雨顺的年份,荞麦是不会被大面积种植的,人们首选的作物可能是莜麦。原因是莜面虽同属小杂粮,但比荞麦上些讲究,种植的条件和地域也比较宽泛。在以莜麦为主导,以白面大米为向往的观念里,荞麦寒苦而不吃香,性凉而结重,是绝对的粗粮。它褐那黑色粗棱的形象,涩拉拉而寡淡的口感,张扬着塞上原始荒僻的粗陋。然而,在大部分五黄六月干旱无雨的年份里,荞麦成为我们这个地方的一种风景,一种主食,滋养着这里的一方人。每当春耕欠雨,干旱多风的时节,其它作物种收无望,荞麦才会作为补种,在干热的气候里播撒。即便如此,它们也会受宠若惊似地生长,很快的出苗、开花。它们白色的花实在是表示着高兴,是感谢种植的兴高采烈;它们红色的根茎是奋力生长而努红了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哦!我还梦见了自己在香甜的吃荞麦面。荞麦面调汁喷香而丰富,滑溜味鲜的油汤里混同有荞面的僵涩粗淡,一种不可言的幻觉般的美妙。
  如今,荞面的市价终于超越白面大米莜面豆面而居于高位。吃荞面能够显示人的修养和身份。如果到饭馆儿里,向服务员说:荞面。那语气那从容那底气,很容易就被人看成大款或是什么人。如果更说成是“荞面料理”,那就不仅仅是有钱的问题了,更代表着相当时髦的文化背景。如今的荞面,很能给人的面子上增添些光彩。据说,这缘于人们通过科学研究,发现荞面的营养价值其实是相当的高。其低热量的特性具有清、调、补的功能,对如今时髦的糖尿病、高血压有明显的食疗作用。尤其是苦荞,还可以充当中药而兼做茶饮。诸多的优点不但被营养师们谜一样的追捧,而且被食品加工商们所热衷,出口创汇推波助澜,荞麦身价年年飙升。现在,种植荞麦不再是一种权宜之计,不管是风调雨顺还是少雨的旱年,它的播种不再是一种寒苦的象征……
  但是,荞麦生长的土壤和气候没有改变,它生长的形态也不会改变,它属于这一方天地的特殊孕育,也是它价值的核心所在,它依然会努红了根奋力地开花结果。
  荞麦花!寒苦的花,素洁的花,禀性耿耿的花。
  我在梦里观赏着如海的荞麦花,它们依然不懈的开放,不以寒苦而自卑;不以宠爱而惰怠;只以生存而自信,以充实、本色的生长开放生命的光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