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儒
维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194
  • 关注人气:1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汪曾祺关于江阴的美食记忆

(2019-04-23 10:01:35)
标签:

杂谈

汪曾祺关于江阴的美食记忆汪曾祺关于江阴的美食记忆

不显示位置

汪曾祺关于江阴的美食记忆

不显示位置

汪曾祺关于江阴的美食记忆

不显示位置

许多人喜欢汪曾祺的文字,也爱欣赏 他的美食文章。汪老在江阴南菁中学读的高中,两年的学生生活让他留下了不少关于江阴的美食记忆。

在南箐求学的岁月里,汪曾祺正值敏感多愁的年龄段。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初恋,有趣的是汪曾祺的初恋就发生在江阴。

汪曾祺在南菁中学成绩并不好,数理化见长的南菁不合他的胃口。他人也不算帅,性格也不见活跃,不过同学们觉得他还是很有才华的。他的求学生活是很写意的,有一种青春的忧郁:“我的高中一二年级是在江阴读的南菁中学。江阴是一个江边的城市,每天江里涨潮,城里的河水也随之上涨。潮退,河水又归平静。行过虹桥,看河水涨落,有一种无端的伤感……”

南菁中学写意的学生生活,却让对爱情朦朦胧胧的汪曾祺迎来了他的初恋。

“江阴有几家水果店,最大的是正街正对寿山公园的一家,水果多,个大,饱满,新鲜。一进门,扑鼻而来的是浓浓的水果香。最突出的是香蕉的甜香。这香味不是时有时无,时浓时淡,一阵一阵的,而是从早到晚都是这么香,一种长在的、永恒的香。香透肺腑,令人欲醉。我后来到过很多地方,走进过很多水果店,都没有这家水果店的浓厚的果香。这家水果店的香味使我常常想起,永远不忘。那年我正在恋爱,初恋。”初恋的滋味和江阴的水果香味揉和在一起,让汪曾祺终身难忘。多年的往事已如烟,然而,那份情感还在。

汪曾祺喜欢的那个女孩是谁呢?是他同班同学夏素芬,一个中医的女儿。汪曾祺的初恋很炽烈,很大胆,可惜无果而终。

在汪曾祺《家常酒菜》的书中,说他曾怀念一种他在江阴南菁中学上学时很喜欢吃的一种零食——粉盐豆,味道堪比孔乙己的茴香豆,汪曾祺念念不忘江阴粉盐豆:“不知怎么能把黄豆发得那样大,长可半寸,盐炒,豆不收缩,皮色发白,极酥松,一嚼即成细粉,故名粉盐豆。味甚隽,远胜花生米。吃粉盐豆,喝白花酒,很相配。我那时还不怎么会喝酒,只是喝白开水。星期天,坐在自修室里,喝水,吃豆,读李清照、辛弃疾词,别是一番滋味。我在江阴南菁中学读过两年,星期天多半是这样消磨过去的。

江阴粉盐豆,曾与黑杜酒、马蹄酥并称为“江阴三绝”,最早出现于民国初年。昔日江阴城内有多家炒货店制售粉盐豆,其中以潘复兴老店专制的粉盐豆口感最好,名气最响。

掌柜的潘复兴本是个老酒客,平时就爱在下酒菜上面翻花样,粉盐豆就是他自创的下酒菜。后来,他把粉盐豆推向市场,结果迅速收到江阴人的追捧,顾客盈门,誉满澄江。

江阴著名乡贤沙曾达在《澄江咏古录》中盛赞潘复兴老店的粉盐豆“远近驰名,称为江阴特产”,并赋诗赞之:

豆粒粗长质选良,粉盐拌炒倍松香。

消闲下酒争携带,齿颊芳流美暨阳。

在饮食日渐丰富的今天,不起眼的粉盐豆或许已经再难走入人们的视线,小小的豆子,它所裹挟的汪曾祺第二故土的情怀,让他怎么也抹不掉。他说:“我前年去江阴寻梦,问起粉盐豆,说现在已经没有了。”

是的,近几天我在江阴,问起粉盐豆,单位的几个年轻人竟一脸的茫然,说不知道江阴的粉盐豆。就像高邮的董糖一样,逐渐被大家忽略了。为了寻找汪曾祺念念不忘的粉盐豆,我去了几个超市都没有。经江阴南菁中学刘老师指点,我特步行来到南街240号,这里是江阴唯一一家生产粉盐豆的店铺。粉盐豆有黄豆、青豆和黑豆之分,店主说味道都差不多。我买了粉盐豆,当即作了品尝,蹦脆透酥,嚼之即碎,齿口留香。过了一天,单位同事送了我一袋马蹄酥。吃在嘴里酥软绵甜,当配清茶一杯,细细品尝似乎更有味道。据说马蹄酥制作时将饼贴在竖炉壁上烘烤,饼呈马蹄形,故称。清代诗人就写过“乍经面起还留迹,不踏花蹄也自香”赞美马蹄酥的诗句,说明它历史悠久并受到诗人墨客的赞赏。

大江东去,奔流不息。江阴地处江尾海头,大江至此水面收窄。千百年来,有三种鱼每年春天从海入江逆流而上,在滔滔江水中产卵繁衍后代。这便是人们熟知的"长江三鲜"--刀鱼、河豚、鲥鱼。

没有哪种河鲜能比得过河豚在江阴人心里的地位。

“一朝得食河豚肉,始终不恋天下鱼,当遍世问鱼万种,唯有河豚味最鲜。”

江阴人食河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先秦之时。汉代,已有探索河豚解毒方法的记载。到宋代,关于江阴人吃河豚的记述多了起来。

汪曾祺在《四方食事》中写道:“在江阴南菁中学读高中的时候,知道这里的河豚很好吃,俗话说'拼死吃河豚'豁出去,也要吃,可见其味多美。据说整治得法,是不会中毒的。”他的几个同学都曾约定请他上家里吃一顿河豚,说保证不会出事。江阴正街上有一饭馆,是专卖河豚的,这家饭馆有一块祖传的木板,刷印保单,内容是如果在该店铺里吃河豚中毒致死,主人可以偿命。河豚之毒在肝脏、生殖腺和血,这些可以小心剔掉。他在江阴读书两年,竟未吃过河豚,至今引为憾事。

导致汪老引为憾事是时有河豚中毒致命的报道,他不得不小心为妙。

“阅报,江阴有人食河豚中毒,经解救,幸得不死。“

“河豚有剧毒。我在读高中一年级时,江阴乡下出了一件命案,'谋杀亲夫'。'奸夫''淫妇'在游街示众后,同时枪决。毒死亲夫的东西,即是一条煮熟的河豚;因为是'花案',那天街的两旁有很多人鹄立伫观。但是实在没有什么好看,奸夫淫妇都蠢而且丑,奸夫还是个黑脸的麻子。这样的命案,也只能出在江阴。“

清明前,我在江阴吃了一次河豚。饭店古典风格,墙壁上有苏东坡的诗:

竹外桃花三两枝,

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

正是河豚欲上时。

冷盘、炒菜上毕,每人呈上一个瓦盎,一条红烧的河豚,带刺的鱼皮置放在上面。为避免刺嘴,我就将鱼皮翻过来,直接呑咽下去。

汪曾祺没有为江阴写过整篇的文章,但江阴的美食记忆则在许多文章中被提及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