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薛梅
薛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617
  • 关注人气:1,4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天空与山也蹲下》

(2017-03-25 22:22:00)
标签:

转载

分类: 评论苗圃
这篇给晓雷哥《圣境山庄》写的评论做于2008年,当时正在省会跟随陈超老师读研,跟随简明老师写书。完稿后寄回承德。首发10月24日《承德晚报》,10月27日首发博客。那时博客就像信箱,每一笺都是心境,心情,心绪。一晃九年时光了。几位亲人不在了。我们还在了。还走在路上。
    刚看到晓雷大哥转发了此篇。有很多时光恍忽忽闪过,那样明亮。想起笛子田林我们四个小酒馆的对酌,而近年都各忙各的,沉在生活的底里去了。感谢晓雷大哥还想起这篇文字。想起笛子我们给他初建博客时,轮流给他发作品的情景,仿若昨日,仿若头发依然那样黑亮,大声地笑,舞在风中。。
    一边打字,一边跟妈妈聊起。妈妈笑语,爱回忆就是感觉自己老了。哦哦,我也笑着回答,比起您,我总是孩子,总年轻呢。。
    链接当年博文,那个时间,是生活和创作的新起点,是个里程碑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768c1b0100b9q3.html

天空与山也蹲下来——谈薛晓雷诗歌创作中漂水花

 [转载]《天空与山也蹲下》 (2008-10-27 21:51:44)

天空与山也蹲下来——谈薛晓雷诗歌创作中漂水花

 

    晨起接到师短信:“天空与山也蹲下来,甚是精彩”。于是知道了两个信息,一是始终有师的教诲与鼓励,二是小雷兄的诗集出版了。因为这是我给小雷兄诗集写的文字,发表之日应是出版面世之时,在遥远的异地,为兄长高兴和祝福!此文也收录在我即将出版的《承德诗歌简论》中,现转录于此以致祝贺!

                                                    ——题记

 

诗人小传:薛晓雷,男,满族,1957年生于河北承德市。当过农民、工人,在县文化馆当作创作员,任过承德地区群众艺术馆的编辑,曾在河北大学作家班脱产学习两年。先后在《河北日报》、《山西文学》、《河北文学》、《北方文学》、《长城》、《诗林》发表报告文学、诗歌等作品若干。现任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青年诗人协会会员、世界华人诗人协会会员、河北群众文学会会员、承德市郭小川研究会秘书长、承德市社会科学学会秘书长、承德市群众艺术馆调研部主任。出版诗集有《胜境山庄》。

  

天空与山也蹲下来

——谈薛晓雷诗歌创作中漂水花样的情性

                        薛梅 

 

                                          月亮不小心

                                          跳进水里

                                          东张西望

                                          寻觅水以外的故事

                                              ——《境界·三》

    法国哲学家库申在《论美》中谈到:“精神美的领域比暴露在我们面前的物质世界更广阔”。两年前见到晓雷兄的第一面,就是被他孩子样的性情折服。听他谈逝去的诸多岁月以及挥洒在岁月长河中的诗行,一点都看不到艰难岁月的印痕,那时时机杼和狡黠的生存智慧以及当诗为面包的初衷不改,都让我实实在在看到了一个近五十岁的人身上难得童稚的精神之光。尽管嗓音是粗粝憨厚的,尽管面目是扩张雄劲的。当晓雷兄把厚厚一摞诗稿交给我的时候,我看到他一笔笔认真的在每一首诗后面注上的日期,一如一个在日记前面郑重写下日期的小学生,那份不加修饰的孩子气在随后补上的一句“大多是省级以上公开发表过的旧作,新作不多”中跳跃着出来,我知道充盈着的自豪和满足不只是诗本身,而是热爱诗歌的所有日子,是往事,以及走过的路。翻阅晓雷所有的诗篇,台湾诗人罗门的诗句就悄悄的从海峡的那端雀跃进我的脑海:“我们蹲下来/天空和山也蹲下来/看我们用石片对准平面/削平半个世纪/一座五十层高的岁月/倒在远去的炮声里/沉下去/六岁的童年/跳着水花来”“石片是鸟翅/不是弹片/要把海与我们/都飞起来/一路飞回家”。真的,我清楚地知道我得到了打开晓雷兄诗扉的钥匙——那把漂水花样的情性的钥匙。尽管晓雷兄下海经商多年,在折腾中另显本色,但诗意的童稚的飞的翅膀带他回家。而今,他静下来,倍加珍爱诗歌精神的飞翔,可能就是这本诗集惊喜之外的潺潺的生命的回响。难怪晓雷把它取名为《圣境山庄》,在我们俯身膜拜的时候,天空与山也蹲下来,生命与自然用心的童稚的眼,共同缔造了一个大字——“真”。

   《圣境山庄》共分四辑,收录了一百多首诗作。在打乱的时序里,“真”如一枚指缝间飞出的石片,在摇晃未定的涟漪里,脉脉凝伫着生命的来处和去处。也纤细,也粗粝,也朴质,也深醇。

    晓雷的“境界”有五十二首诗作。80年代末的旧作占了二分之一,另一半是九十年代末和新世纪的近作。这中间隔开了十多年的距离,也自然使得这一辑更多了人生的况味:从青春的情愫到沉稳的胸怀。也许晓雷是有意把这成长的印记拉长拉远,“境界”在“真”的意义上就有了某些宿命的味道。所以尽管这一辑中共有着“夜”和“月”的意象,构成了生命场中最富想象和诱惑的底色,而在其语义背景上的所指,诸如人、树、山村、草原就自然地构成了这一辑意境画卷的一段段画面。这应该说背叛了菜辛在《拉奥孔》中时间艺术的诗和空间艺术的画“各有各的面貌衣饰,是绝不争风吃醋的姐妹”这一断言,更走进了格式塔心理学家所说的“图—底”关系。也就是说,在“夜”与“月”的不变底色上,“人”的一截截过往以及情愫是图,它始终处于中心突出地位。尽管底色实际上可视为背景的同义语,但又不仅仅是衬托作用,是一种“关系”,所以底色就不是静态的了,而是一种动态参与结构。基于此,这一辑“境界”既有了“画”的优势,又因为诗歌语言的暗示性,它的意蕴由此生发扩充,成为“诗画”。诚如旧作中的“夜”与“月”,它跳荡着的是青春的甜蜜和憧憬,而白杨、槐花、鱼塘、森林、红枫叶、红松籽、大海、大山、海潮、大雪就成为生命意象扑面而来的昭示,于是就都在“人”——我、你、他,女人、男人、老人的追求和寻觅的思绪中沉淀成为“怪异的情怀”抑或“释放的热情”,以及“太复杂,像海的情绪”,甚至“山一般结识的寓言”:

 

女性的海面上

漂浮着柔情的帆

帆如细滑的手指

抚摸我不太成熟的青春

           ——六

 

    也诚如近作中的“夜”与“月”,它在走过一段长长的人生历练之后,静静的高悬心空,有了俯瞰的包容和悲悯,风、雾、太阳、花絮、村庄、草场、山路甚至晨昏四季,都一起奏响了浩瀚而深邃的“灵魂”、“信念”、“生命”的乐章,意境上要开阔得多,也雄浑和大气得多:

 

风从来也没想过

它能奠定风车的地位

每当风车在冬日

失去信念的时候

风便鼓动风车

艰难地轮转

吱嘎的响声

演变为一个民族的民歌

          ——二十七

 

    晓雷的“我要飞翔”有二十四首诗作,主要是献给家园亲情的诗行。在这里,既有着姥姥、父亲、妹妹等至亲至爱的感悟,也有着老农、筑路工、吹鼓手、夜耕农等至真至善的启示;既有着因袭重负所给与的责任以及理想,也有着青春飞扬的葱茏希望;既有着绿草地上山杏少女般的情意脉脉,又有着红高粱中山魂般的凝重豪爽。这一辑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晓雷对于山村家园的深情挚爱。在语义表达上还是基于一种回想和记忆,这也就决定了这一辑诗歌文字和技术上的规范化,或者说更吻合于潘诺夫斯基在《视觉艺术中的含义》中所谈到的“事实性的含义”。在这一辑诗歌中,“父亲”这一意象始终贯穿“我要飞翔”的意识之中,甚至所有山村家园的叙述乃至抒情,也不过都是“父亲”的别样表达与催促:

 

闪电划过

我听到鼓的声音

声音的背后

仿佛站着一个人

他是父亲

父亲是个有胡子的人

胡子扬起的时候

像是号角

没有声音

我能听懂

我要飞翔

    ——《我要飞翔》

 

    在晓雷的心中,父亲号角样期待的“飞翔”的姿态始终是一个结,于是他飞出了故乡,为了一种父亲早早扎根在他心中的崇敬和信念飞到了大学校园,而后又为着时代所给与的弄潮者的探索和冒险一度飞离了父亲的视线,现在他又飞回了他从来未敢忘怀甚至是耿耿于怀的起跑线上,他就像那枚“削平了半个世纪”“跳着水花样来”的“六岁的童年”,他孩子般欢喜的在《满嘴都是山村的香味》中《过河》寻找生根的《草屋》,他《怀恋青春》,他《点击故乡的茅荆坝》:

 

想象不出

山峰飞翔的姿态

也不能说他

没有飞翔的色彩

你能不能再飞翔一次

那是未来

        ——《飞来峰》

一样的树

你有故事

你的故事有许多枝杈

不知哪个是真的

真的故事也许在你的年轮里

谁也不知道

        ——《挂牌树》

 

    这两首诗应该说是这一辑里面很惊喜别致的,静下心来是可以触摸到一种宗教的情绪,这是晓雷2007年在市老作家协会茅荆坝笔会上创作的,也许它恰恰隐现着晓雷对自己的一种认知和坦然。这显然已经突破了诗歌的基本意义,他引领我们走向了人物灵魂的更幽深的内在。

    第三辑“太阳作证”和第四辑“草原与森林”是晓雷诗集中具有“赋”的倾向的作品。叶嘉莹认为中国古典诗歌中的“赋”虽是直接陈述,但指的却是诗歌中足以起感发作用的“即物即心”。确切地说,“赋”应该是一种有选择的想象,并不是一种明镜式的反映。脱离对叙事诗的界定,只从这个意义上看,晓雷的这两辑诗更靠近了“赋”的想象,但也只是一种倾向而已。而组诗《太阳作证》就更明确一些,表现了与本身生存的完整世界密切相关的时代的、民族的精神和认知:共和国旗帜的选择——拉起手来承传使命——失算于乌云也是收获,这一组诗“即物即心”,在共和国艰难崛起和成长的历程中,也表达了一代人乃至一个民族信念、使命以及反思的心理成长的历程,而“我们相信太阳”,三次复沓的“太阳作证”就在自己的眼光中挥洒了今人的当代性,从而有了更多思考的空间,达到了“赋”的效果。《草原和人》则是具有一种雄浑的蒙古民族的史诗性。“草原”的意象具有了深邃的空间感,而“马背”和“马头琴”的意象恰是时光流逝的行走和倾诉,这显然是邈远的时间指征。“男人”和“女人”的爱恋是蒙古民族的根,人类的根,是历史与今天的根,无论迁徙、繁衍,还是征伐、创造:

 

唤马群奋起铁蹄

猛击大地的鼓面

闷雷般公布

草原上伟大的女人

和有着神一般尊严的男人

相信在草原上

死就成鬼  活就成神

 

毫无疑问,这是生生不息的民族的寓言。直白简练的口语叙述中把诗人的感慨和情绪表达得极其充分,这也可以看出小雷创作自然真纯的追求。

    晓雷的诗歌不以诗艺取胜,而胜在一个“真”上。他的语言不追求文字的模糊化,而顺其简约舒展。晓雷的生活姿态也不急于展望(也许曾经太急,丢失掉什么),现在他只是在时时回望中把捉内心的激情(那漂水花样的情性之光),于是在简单的生活中便自然融进了吟咏的坦荡和智慧:

 

漂亮的想法

以前并不漂亮

漂亮的是美丽的智慧

漂亮的想法不服气

智慧便躲了起来

漂亮的想法很苦恼

重新打探起

智慧的住处

        ——《漂亮的想法》

 

    晓雷的这首诗让人很容易想到哲人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想到诗人戴望舒的小诗《我思想》,并能够很清晰的看到诗人晓雷在故乡的大地上真诚的精神追寻。

 

     相关链接:天空与山也蹲下来 《承德晚报》2008年10月24日   

 

 

诗人小传:薛晓雷,男,满族,1957年生于河北承德市。当过农民、工人,在县文化馆当作创作员,任过承德地区群众艺术馆的编辑,曾在河北大学作家班脱产学习两年。先后在《河北日报》、《山西文学》、《河北文学》、《北方文学》、《长城》、《诗林》发表报告文学、诗歌等作品若干。现任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青年诗人协会会员、世界华人诗人协会会员、河北群众文学会会员、承德市郭小川研究会秘书长、承德市社会科学学会秘书长、承德市群众艺术馆调研部主任。出版诗集有《胜境山庄》。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