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薛梅
薛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2,118
  • 关注人气:1,4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薛梅《用理想和远方为“我们”的时代立言》刊于《文艺争鸣》2015年第5期

(2016-09-03 05:03:59)
标签:

理想

远方

我们

真实

不朽

分类: 评论苗圃

 
















薛梅《用理想和远方为“我们”的时代立言》刊于《文艺争鸣》2015年第5期
     透过我的眺望/成为至上的风景。也成为一种信任:/当我仰起头来,/总有一样事物让我渴望。

                                                                                ——苏浅《秘密》










                                  薛梅《用理想和远方为“我们”的时代立言》刊于《文艺争鸣》2015年第5期













刊发于2015年第5期《文艺争鸣》



   用理想和远方为“我们”的时代立言

                             ——从周庆荣散文诗集《预言》看其理想人格的追求

 

                                  薛梅

                           (河北民族师范学院中文系,河北 承德  067000 


 

摘要周庆荣作为中国文人中的一员,他深味其理想和远方的丰富内涵,在创作散文诗和推动散文诗发展的历程中,他用自己真实的行动和真切的精神向度,真正践行了立德、立功、立言这一传统理想人格,在精神探险的同时,确立了当代散文诗,尤其是“我们”散文诗群在当下不可撼动的文体地位。

关键词:理想 远方 预言 真实

 

 

中国文人,大都希望平生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对社会有所贡献。目前,我国正处于世界范围内各种思想文化相互激荡和碰撞的转型时期,多种原因诱发的人文精神失落、传统道德沦丧、价值体系缺失等系列精神信仰危机,直接撼动了中国文人内心的激情,他们更多深入到文字所传输的精神信仰视域,直面现实与人生,用自己的人格理想和精彩探险重塑文人的理想支架,义无反顾地为时代、为文学立德、立功、立言。尽管立德、立功、立言是《左传》提出的三不朽1的传统理想主张,但其精神风骨,一直不断激励着后人以德为本,建功立业,涵育思想,养成高尚进取、积极健康的人生观念。

周庆荣作为中国文人中的一员,他深味其理想和远方的丰富内涵,在创作散文诗和推动散文诗发展的历程中,他用自己的行动和精神向度,真正践行了立德、立功、立言这一理想人格,在精神探险的同时,确立了当代散文诗,尤其是“我们”散文诗群在当下不可撼动的文体地位。

 

一、 掷地有声,做有理想的人

周庆荣的《预言》,其开篇即以掷地有声的声音宣告:“今夜我是个有理想的人。”这振臂一呼颇具英雄色彩,尽管他说这是“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即便有几个英雄也起不了作用的时代”,这苍凉的人生况味里,其实有着他骨子里的英雄梦:“英雄,我们需要掷地有声”(《英雄》)。“开窗,让东风吹,今夜,我是一个有理想的人”(《有理想的人》),正是道出了一位真正英雄的追索,它没有凌空高蹈,而是深植人心的一种洗礼和熨帖。这声音更像一种宗教光芒的慰藉,在朴素和自足中带给人不容质疑的坚定、美好和信念。

周庆荣以其“理想”的风旗来立高尚之德。周庆荣的身份在很多人看来很复杂,一方面是知识分子,一方面是成功企业家。这让很多人在看他作品的时候,多了一些疑惑和恍惚,彷如这文字里有企业的某些利益隐藏,又仿佛企业功绩中有文字的花边装饰。在周庆荣看来,这是无妨的,也是根本不足道的,因为这不过是世俗偏见编织下的一个周庆荣罢了。这就像他想起那个时时遭遇时代反讽的堂吉诃德:“其实,你根本不知道怎样出击”。(《想起堂·吉诃德》)周庆荣只坚守着自己的心灵,为文,为商他都以明澈之心处之。他曾这样描述他暂时放笔,在京经商的一种心境:“新的生活层面,新的朋友以及各种状态下诸多复杂的感受,是简单的语言所无法表述的。但我仍然常仰望天空,看流云从远处向头顶飘来,看雨水从天空落下,看鸟飞在阳光下,飞在寒风中,然后点上一支烟,喝上一口茶,忘却所有的不快,只记住任何一种曾经让我喜欢或感念的事物,并记住:我必须站立着面向生活,面向那些所有被称着朋友的人,这是否是另一种方式的诗歌创作?……”2。他也以向日葵精神自励:“那些飞短流长啊,我怀念漫山遍野的向日葵,它们在光芒底下大声地说着光芒”(《英雄》)。

可见,周庆荣坚持着做人的生命历程,以理想来贯通立德之本。他坚持学养和修养的递进,他从年幼时熟读的中国古代典籍,到以传统为典范的中学教育,他从苏州大学的外文系,到北京大学的国际文化交流专业,他徜徉在古今中外的文化学养中,认真汲取、吸收、消化和融合,他既承传了铁肩道义,妙手文章的精髓,又延展了独立思想、自由灵魂的精华,他开始逐步确立他的生命本位:做一个有理想的人。这理想,承载了他的人生观念、自我、生活、时代,以及散文诗。

周庆荣清醒地认识到,把人的生命价值定位准确,这是立德的根本问题。他坚守做人的境界,他坚持人格操守,他关注良知与世风、正气与利益的关系,他将他的理想观,认真践行在他的散文诗里。他从青春期的散文诗创作《爱是一棵月亮树》、《飞不走的蝴蝶》、《风景般的岁月》的明澈,进入到中年书写的《周庆荣散文诗选》、《我们》、《有理想的人》、《有远方的人》、《预言》等散文诗集的凝重和朴素,他始终以“理想”立德,回归到对生命的尊重和生命本真的获得上。

周庆荣理想主义的品德,主要建立在对生命的承担上。这已然超越了一己之私德,在朴素的生命理念中升华为社会大德,即对自我生命的承担,必然构成对社会“大我”的承担。这似乎更符合胡适论及《不朽——我的宗教》时所建构的社会不朽论:“这个‘大我’是永远不朽的,故一切‘小我’的事业,人格,一举一动,一言一笑,一个念头,一场功劳,一桩罪过,也都永远不朽。”3于此,周庆荣有更形象的阐释和喻指:“沉默的砖头,寂寞的负重。它们是一根又一根坚硬的骨头。/它们就不说话,不说过头的话。/它们踏踏实实过着日子,一块砖挨着另一块砖,它们不抒情,它们讲逻辑。/风撞着墙,砖无言。风声吹久了,更像是历史的声音”(《沉默的砖头》)。周庆荣的骨血里始终有着一种强烈的文学和社会的使命感和责任担当,他的文字总能够在时空的浩荡中挥洒理想的光芒,“我想从容不迫地歌唱一个清清白白的世界”(《深夜,突起的心事》)、“我相信太阳。太阳还会在某个下午透过窗棂照进来”(《2010年最后与一只唐白釉盖罐》)、“我多么热爱碧蓝天空下这暖洋洋的生活啊”(《高地阳光》)、“冰清玉洁是多么美好”(《荷花与芦苇》)、“任何人与我同行,我就是他的亲人”(《归》)、“人生,原本可以这样温暖起来”(《夜深时望望故乡》)、“就像一只蜜蜂,好好的热爱春天”(《冬去春来》)、“是时候了,光明将在时间之上”(《时间》)、“而光明,一点点的亮就足以让我不会误入歧途”(《尧访》)、“在温暖的秋天里,一个书生晒着阳光”(《井冈山》);就为这份担当,周庆荣的胸怀里始终有着一种生命的敬畏与悲悯、清醒与理性,他总能够在生命的本质里触摸到人性的真实,“一只蚂蚁与它的封地”(《一截钢管与一只蚂蚁》),“一个铁匠铺,如今,空旷”(《乡村铁匠》),“穿过岁月的恍惚”(《初夏的午后》),“高尚的思想可以彻夜无眠,那么,卑鄙的阴谋呢”(《夜深时望望故乡》),“我一座坟一座坟的爬山爬下,起起伏伏,我占着死人们的江山”(《片段:爷爷》),“我的祖国啊,你比我受伤更深”(《三人剧》),“收编我的土地会继续营养我的子孙”(《孝地》)。

周庆荣以理想立德,以德挥洒理想。他情不自禁得歌唱着英雄的祖先,有尧帝、伍子胥、岳飞、袁崇焕,也有爷爷的故土和井冈山的家园,他让理想在时间中穿越,让品德在山谷里茁壮,他“努力学着成为山谷”,“我就是山谷”,“我尽可能的容纳一切”(《我是山谷》),“山谷”意象已然成为周庆荣虚怀若谷、理想深蕴的象征。他将高尚之品德铸枪,他将理想之信念铸剑:“拿枪,不能握住暴力;拿笔,不能写糊涂文章”,“我的手里确实一直握着笔。/枪,或者剑,握在我的心里”(《片段:爷爷》)。

 

    二、远见卓识,做有远方的人

这个时代,我们在过度强调自由消费和自我享受的同时,已经羞于谈论理想和立功了,因为这里面包蕴的是无私的奉献精神和卓越的利他思想。立功,就是要建立功勋。简言之,就是要做事,要用一件件具体的行动,来丰富、充实人生,来贡献、服务于社会。这是要基于理想的高度才可能具有的情怀与追求。且不谈周庆荣企业之于社会的贡献,单是说散文诗文体在当代的隆兴和崛起,周庆荣就功不可没,实可称为功勋卓著。

周庆荣的智慧在于他的远见卓识,在于他对于散文诗的情有独钟,且矢志不移的热情。著名文学泰斗谢冕先生这样评价他:“他是当今中国痴迷于散文诗这一广大群体中非常突出的一位,也是群体中最痴迷者之一。他为散文诗的创作、研究和出版贡献了他的全部热情。他对于这一文体的发展倾注了全部的心力”4周庆荣从小我的灵魂出发,抵达一代人灵魂的远方,这就是《我们》和《我们》(二)。他说:“‘我们’,是一个群体、一个集体,一个笼统的概念、一个要求、一个标准。你转身,意味着随一个队列一起转身。”5他为“我们”预设了一个话语背景,即六十年代生人。“诗人以独特的‘我们’话语展现了一代人独特的集体生命经验,在对爱情、友情、亲情,以及美、命运、人生等问题的思考中,展现了一代人在理想与现实、自我与世界的重重矛盾中的冲突经验”6灵焚说:“其最大的意义就在于他‘在想整整一代人的问题’,从‘我们这一代人’的共有意识出发,响亮地喊出了湮没在当代中国历史中的‘我们这一代人’被人们忽视的声音”。7

周庆荣不仅仅抵达一代人的远方,他更令人敬仰的是,在一代人的核心视域中,又积极扩大着“我们”北土城散文诗群的创作队伍,从60年代延展到70年代、80年代、90年代,00后等群体的积极参与,他推行着“大诗歌”理念,并筹资、主编《大诗歌》,不断发掘新生力量,奖掖后学。同时,他还推动和承担诸多散文诗、大诗歌的文坛研讨,及各大文学刊物散文诗专栏的繁重任务。他为此快乐,并向好而生。他把这种好的愿景看做“远方”,这是灵魂的远方,更是文体的远方,他默默践行着一个写作者的坚守,与其说他奉献出了他的《有远方的人》,莫若说他呼唤着有远方的人,一起同行:“那些懂我的和爱我的,他们正向我身边走来”(《有远方的人》)。这些“有理想的人”,“有远方的人”,都是现实的存在,都是他心中真正的英雄。这让我们想起了鲁迅先生在《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中所说的:“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做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周庆荣用理想、远方和英雄诠释了一句朴素的真理,那就是:有志气的人就应该立志成为这样的脊梁。尽管他说:“不想做英雄已经很久了”(《有理想的人》),但他骨质里的英雄情结,“让英雄不要气短,让高树不要悲风,让壮士一去还能回来”,始终伴随着他的理想之思,他的远方之途。

“远方”是周庆荣内心的愿景,他深知人世苍茫,心路艰涩,荆棘丛生,但他无惧而无悔地朝向远方,一路奔驰,“是的,我依然需要远方”。他说:“我画了无数地狱的草图给暴戾者和恶棍们看,我还画了红苹果和红草莓给旅行中饥渴的人”,这里面有他的大悲恸和大欢喜,“我告诉周围的人,我不怕眼前的陷阱,因为我有自己的秘密。/我经常望向远方,而且,真的相信自己是有远方的人”(《有远方的人》)。周庆荣的远方,力图扩大内心的承受力和清醒思考,也力图扩大散文诗的内涵和包容性,他的笔下有历史浩荡的风声,有沙河冬天的忍耐,有山谷里黑暗的哲学,视野里有长城“站在更远的地方,在腾退的地带,种下正义及和平”(《长城》),有黄河“颤巍巍的,也要把她的爱进行到底”(《关于黄河》),他发现五千年的中国史里,人心超越了五千年(《数字中国史》),于是,那些历史人物奔涌而来,华兹华斯、梵高、仓颉、女娲、夸父、李清照、张旭等,这是他灵魂里的祖国,精神上的老龙吟,画框一样的江山,他深情、凝重和富足:“让纯真的信念营养美好。/给你,全部的美好”(《给你》),“爱你,就爱到最后”(《老屋》)。他把他博大的爱,像“把大梦写进生命的宪法”(《大梦》),他带着力,带着风雨雷电,鞭笞那些黑暗、残杀、阴霾、陷阱、苦难、强权和暴力,他在盛大的情怀里关注卑微和弱小,“我看见一队蚂蚁在一条泥路旁行进”(《一只蚂蚁不去批评它的国家》),他凝视潮水的踪迹,体察环境的恶化,制定湖笔竹的纪律,他化迹成一棵站立在陡峭的悬崖边上的松树,坚持着爱,“昂首,看着远方的希望”(《松:自语》)。“坚守、忍耐、意味深长的孤独,‘像我的整个祖国’。——他总是这样出其不意地说到‘祖国’”。8

当“我”与祖国融为一体,当理想与远方水乳交融,周庆荣很好得完成了他的散文诗节制的抒情。朴素里涵育深刻,平静里深蕴力量,刻骨的爱里又有着警醒和忧患,坚韧的忍耐里是可贵的理解和悲悯。周庆荣为散文诗开创了别一路径,“以生命的同等姿态看待生命,以生命的生态环境关爱生命,体现出一种文人修养的大视野、大怀抱、大境界”9

 

    三、热爱生活,做真实的人

我们习惯了太多泡沫性和碎片式的快餐生活,我们已经远离了沉静的思考和深邃的思想。立言就成为最难达成的思想境界,不是多数人都能做到的事,但是它对社会的进步发展又显然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与意义。毋庸置疑,“言”是人类文明最主要的表现和最重要的财富,影响广泛而深远。“言”是在取其德、取其功的前提下,才能出离语言高蹈,真正成为经验和思想而流传。立言的实质在于创新精神。周庆荣作为一个有理想、有远方的有志的知识分子,他热爱生活,传递正能量,他有能力实现这样的目标。周庆荣立自我之言,散文诗之言,他创新为“预言”。他将散文诗集的名字名之曰《预言》,他将首篇名之曰《预言》,他在后记中宣称:《预言,是我的真实》:

 

“预言,先从发现开始。发现黑暗不比知道光明意义上要小,发现批判不影响我爱的真切,发现人心有猥琐不会妨碍我继续赞美伟大的人类。预言,是我观察世界的一种方式。这一次,是我留在‘我们’里的一种声音。我和许多人一样,会叹息会沮丧会流泪,我与一些人不一样的是我始终坚定地忍耐和宽容。

具体到散文诗,我只是认为我想说一些话,这些话适合用这种文体来表达。我不介意这些话说出后会有什么收获,我的幸福在于我每一次都完成了自己的发言。而且,本质上我对一切存在都报以尊重,正如我也敢于对一些现象不屑一顾。预言,是我的真实。我赞美这样的真实”。

 

要做一个真实的人的周庆荣,他的预言活在散文诗创作的字里行间。他以欣赏的目光观察着忙碌的生灵,以内心的强大完成对光明的坚守与永恒追求,他的那些大大小小的话题里闪烁着思想的光芒和智慧的金子,这是真实的周庆荣,有着不可复制之美。他将真实化为朴素、平凡、简单、纯净、一尘不染,他创造着他自我语言的通透性:“就像一个巨大的核能量,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核心词语,辐射我们的内心:有“信心”、“信念”、“信任”,这些承担的基石;有“选择”、“热爱”、“温暖”,这些承担的姿态;有“梦想”、“光明”、“高尚”,这些承担的蕴藏;有“祖国”、“爱情”、“土地”,这些承担的保障”10周庆荣用热爱生活的真实,来承担生命义不容辞的使命。最突出的是,周庆荣通过散文诗这种独特的文体,在中国散文诗开创性文本《野草》的模糊性的深度挖掘之外,确立了只属于他自己的风骨的真实性,以通透的真实,思想的真切,很好得完成了他的发言。正是这种真实的发声,带给我们无尽的心灵愉悦与感动。

周庆荣真实的预言还体现在“我们”的诞生。他的好友、另一位散文诗积极的推动者灵焚说是一种偶然,是偶然中命定般的必然。这是“我们”的宿命。随着“我们——北土城散文诗群”的崛起,周庆荣“以自己鲜明的时代参与意志,清醒的自我历史境遇性尴尬的自觉,以独立自足宽容明朗的处世态度,为‘我们这一代人’发出了坦然、豁达的‘存在宣言’”11,成为这个散文诗创作群体中的一位精神领袖,一面高扬的风旗。有目共睹,中国当代散文诗正是在他亲力亲为的带动下,使今天成为“一个散文诗流行的时代”,成为“我们”的时代。这是预言的意义所在,这是真实的价值所在——

 

“会有人记起我们,因为油菜花一年一度在春天里开放,几千年一直是这样!

会有人忘却我们,就像我们站在高地寻找古人,我们看到的只是天空和大地,还有奔腾不息的江河!

我们是风,吹过原野,那是我们的话语!

                                                   ——《我们(二)》

 

 

注释:

1)(3)胡适.不朽——我的宗教[J].胡适:容忍与自由[M].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4.

2)(5)周庆荣.自序·我们的岁月和月亮树的风景[J].周庆荣:周庆荣散文诗选[M].苏州:江苏文艺出版社,2006.

4)(8)谢冕.有远方的人——周庆荣散文诗集《有远方的人》序[J].周庆荣:有远方的人[M].沈阳: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6)罗小凤.灵魂叙事视域下的“我们”——读周庆荣散文诗《我们[J].青年文学,201011)(上半月):142-144

7)(11)灵焚.历史不能遮蔽的声音——周庆荣散文诗《我们》与《我们》(二)导读[J].周庆荣:我们[M].南京:译林出版社,2011.

9)(10)薛梅:生命独语:从高处下来的真实——周庆荣《有理想的人》阅读印象.延河,2014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