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薛梅
薛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6,495
  • 关注人气:1,4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眼睛里的落日与黎明——序一箪《曼陀罗有自己的舞姿》

(2011-03-25 20:35:13)
标签:

万象

黎明

太阳

清香

情感

分类: 评论苗圃

              


                            眼睛里的落日与黎明

                                 ——序一箪《曼陀罗有自己的舞姿》

 

                                         薛梅

 

                眼睛里的落日与黎明——序一箪《曼陀罗有自己的舞姿》

                                     

    年少时,我的梦境中反复出现大漠和太阳,血红的色调和金黄的沙如同附着了魔咒一般,让我从远远的地方奔跑而来,一路的跑,脸涨得通红,有一些微喘,但并不影响张开的双臂像一对翅膀,似乎近了,又近了,等停住凝神,才发现太阳依然高挂在那里,不远不近,不近不远,高挂在那里。于是,苍茫辽远、孤独怅惘的情绪,总能够让我在泪眼中醒来。每当被父亲问起的时候,我却在描述中说不清楚,那个太阳,究竟是落日还是黎明。

    成年后,我能够懂得,这梦境所折射出的,是我命定的痴迷与热爱。也许,每个人的灵魂中,都有过这样或那样的一次梦境,一个太阳,一种痴迷与热爱。

    当我仔细阅读一箪《曼陀罗有自己的舞姿》这本散文集时,透过“写作使人充满激情”、“曼陀罗有自己的舞姿”、“哦,那一片雪白雪白的荞麦花”、“那塔那湖那垂柳”、“荒原上的矢车菊”等五辑文字,我看到,一箪穿越了人类的群居生活和低头走路的匆匆身影,高昂着头颅,在自己的灵魂大漠中追日逐梦,在当下被欲望的泡沫和浮躁的复制所充斥的时代,一箪的落日与黎明便在从容和沉静中浮了出来。

    一箪的文字是容易令人浮想联翩的。

    敏感者的心理代偿,是本书的一个显著标签。确切的说,这是一箪写作的自我精神状态,是她秉性因素在作品中的渗透。她笔下的自我形象总有一种不安定感,孤独落寞,坚执自得。她的文字像地火,总是在貌似优美、潇洒、轻松、无欲望的表述中,自觉不自觉的潜伏着一种精神性的东西:颓废而幻美,清高而孤绝,叛逆而深刻,不食人间烟火,鄙弃尘世繁华。然而这个精神之影又善于一次次滑落、逃逸,一箪不得不付诸她的全部精力来应对,来捕捉,来痴迷,在尘世情感,在人间万象。她躲在书页里睡眠,那是她的灵魂安眠;她用车灯安放眼睛,那是她洞悉的宙宇;她在乐声中拎着耳朵,那是她寂寞的慰藉。她善于熔合她的感知、直觉和理性,她天性的敏感,促成了她独特的发现、判断和创造的能力,这为她带来了极大的心理优势。愈敏感愈执着,愈执着愈孤独,“孤独”像一面魔镜,在她的文字中随处泛着思想的光芒。惟其孤独,其情感世界才愈发隐秘而魅惑,略有一些神祗的意味,诚如一箪自己所言:“写作是我孤独时的诉说”。这本散文集,让我们真切读懂了一箪,她在世俗喧嚣中的清醒与超越,以及,对外界欲望化的警惕与抗争。

    虚静者的顺心无为,是本书的一个审美高度。在每一个落日和黎明之间,人们依然要活着,并喜怒哀乐着。一箪“眼睛里”的世界,既呈现着都市景观,也扫描着乡土中国;既是生活的涌动,也是心灵的契合。她的文字与她的人格浑然天成,芙蓉出水,是境界,亦是艺道。套用她在做电影《让子弹飞》影评时强调的“爱是一种修行”,一箪写作的过程仍然是一种修行的过程:顺心无为、无为顺道。一箪的这本散文集,突破了她前期创作中(包括诗歌)常见的刺人的棱角与锋芒,在大黑或者大红的漆画效应中走了出来,笔触转为柔和,但不失风骨;转为舒缓,但不失气度。在娓娓诉说中,只让那明媚和性灵留下来,让那崇尚和虔诚留下来,让那优雅和无为留下来:“我唯一想做的就是站在麦田的中央,看朝霞从东方升起,夕阳从西边坠落,看麦苗由青绿色一点点变成鹅黄色,再由鹅黄色变成金黄色”(《站在麦田中央的人》),这样的一种色彩变化与身份冥想,正是与老子的“致虚静”和庄子的“抱神以静”相通相融,敏感者一箪,也是一位虚静者。我们读懂了她言辞背后的自在与自由,天道、人道和艺道,物随物蔽,尘随尘交,她在书中怡然自得,在心上写下文字。

    行走者的丰富本色,是本书的一个精神属性。著名学者熊十力有一副充满禅意的楹联:流者不流之流,万有波腾事常寄;行者不行之行,众象罗列实皆空。一箪的文字,不粘、不渗、不覆,以不流之流呈人生浮萍般的飘寄感,以不行之行韵众相空渺的通透感,她反复述说着一路行来的唯美。不欲杂陈的唯美追求,使她在行与相中进入与出离。因此,一箪所看到的恰是一种生活品质,她的书籍,她的自然,她的生存,她的人际,她的爱情,她一一将情绪打碎,她一一将情结重组,她说:“多年以来的一切努力似乎都变成了文字。我才猛然发觉我是如此的勤奋,如此的热爱表达,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站在麦田中央的人》)她似乎是多彩而尖锐的,似乎是丰富而危险的,然而这正是她的特质,所有的似乎都在于,她鲜明的本体生命,直接切入灵魂的核心层次,任其东西南北,这份飘寄和通透,恰是过眼千帆的“本色”诞生。因此,我不以为她另类,我欣赏她本色的精神高度。

    一箪说:“我跌倒在时光的隧道里。”(《 哦!那一片雪白的荞麦花》)

    一箪说:“我是一个活在梦里的人。”(《一箪是谁?》)

    这是一箪之为一箪的姿态,在遮蔽与透明之间,在眼睛与心灵的影像上,那轮亘古未变的太阳,落日与黎明的思慕,都在她的文字中,“散发着像雷雨之夜一样的清香”(波德莱尔《美的赞歌》)。

 

                                                           2011-3-24

 

 

一箪博客相关链接:【评论一箪】:一箪:眼睛里的落日与黎明 作者、薛梅

 

眼睛里的落日与黎明——序一箪《曼陀罗有自己的舞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