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薛梅
薛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6,947
  • 关注人气:1,4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是神的内在气息。是风。——从王琦组诗《下午的光线》

(2010-06-04 21:03:45)
标签:

王琦

研讨会

双滦

6月5日

诗语言

祝愿

文化

分类: 评论苗圃


是神的内在气息。是风。——从王琦组诗《下午的光线》
            

                            是神的内在气息。是风。

                        ——从王琦组诗《下午的光线》看其语言创造

 

                                             薛梅

 

 

                                            引文

 

    双滦区作家协会即将在6月5日召开王琦诗歌和李赫散文研讨会。陈国兴主席指示:你写过王琦诗歌评论,这次研讨你要做主要发言。想想自己从大学读书开始就喜爱并关注王琦诗歌创作,从《灵魂去处》到《王琦诗选》,从纸媒阵地到网络平台,应该说已经遍览了王琦的几乎全部诗歌文本,并常常为其诗歌内置的力量所推动,欲罢不能,一品再品。从《那一段路程谁在召唤——王琦诗集<灵魂去处>印象》中捕捉到的忧患孤独的背影,到与简明老师合作《王琦诗歌:深渊就在下面》中感悟到的理性思辨的精神强力,再到《渊默而雷声——王琦2009年诗歌印象》中触摸到的生命敬畏的寂默情怀,诗人王琦一如电影的长镜头摇移,从表象透入内心,从惊鸿一瞥而脉脉凝注,这时间线性的路径在哪里?这灵魂空间的出口在哪里?或者说,含着哲思慧性的王琦诗歌,是什么推动了这种内敛而涌动的潮水?仅仅是情感,抑或思想?我在追问中沉静下来,重新在他博客和诗集中反复翻检,我恍然我原有的文字,其实一直站在王琦诗歌题材的审美倾向和审美品质上来作观照,并没有关涉到诗歌的语言魅力核心。而个人语言的存在方式无疑决定了一个人诗体的独特性,这是无法漠视和忽略的。

    本文作为王琦诗歌研讨会的发言,试图站在王琦新的一年诗歌创作的语言视域来寻求王琦诗歌寂默特质下的语言魔力所在。

    同时,预祝两位作者研讨会圆满成功!佳作频出!

 

 

                                        正文

 

 

                                          

 

    “忘掉那激情的乐曲。它会结束。

    真正的歌唱是完全不同的呼吸,它关系着

    子虚乌有。是神的内在气息。是风。”

                    ——里尔克《致俄耳普斯的十四行诗》

 

    关于诗歌言说的困难、心灵的分裂,奥地利诗人里尔克如是说。王琦诗歌正是在有意无意中触摸到了这一诗学本质:诗歌不是简单的情感,诗是体验。是子虚乌有的气息,内在于神的灵气,用风来歌唱。

    王琦的诗歌创作从八十年代起步,到二十世纪归来,始终都打着理性思辨的烙印。王琦青年时期的阅读,更多偏重哲学和社会科学,而文学青年和社会官员的双重身份,使得王琦诗歌在关注人性的同时,也关注着生存;在诗意寻找的同时,又作冷静思索,这就形成了王琦智性而洒脱的人生姿态,闲适悠游的现实生存和潜隐忧伤孤寂的文字表达。这种两级割裂又唇齿相依的存在,使诗人王琦在生活化的立场上又不能忘怀精神的守望与追问,勿需说王琦在早期诗集《灵魂去处》中所素笔勾勒的忧患茕孑的背影,勿需说在2008年归来初期诗歌所爆发的理想思辨的精神强力,勿需说在2009年《王琦诗选》所呈现的生命敬畏的寂默情怀,单是从2010年刊发在“汉诗国风论坛”的最新一组诗歌《下午的光线》就仍然能够感知王琦那一贯内敛而又涌动的智性慧思和审美品质。王琦正是以一颗不息的心来探源内在的秘密,以期抵达召唤出优美外观的内在寂默和虚无,把那能够感知到的却不可表达的东西付诸给语言,那些看似平常却内蕴着奇妙而摄心的诗歌语言,一如俄耳普斯从沉默的石头中产生音乐的魔幻声音。

    王琦深知语言是传达内在的真实力量,他在灵魂追问的行路上寂默的探究着内在,也越来越靠近语言的内核:不能承受之重。王琦的诗语言越来越流畅和轻逸,转折点就是2009年8月进入“诗选刊官方论坛”和“新汉诗潮流论坛”担当版主之后,他经常参与论坛举办的舞会游戏性对诗活动和临屏诗赛,这样一种相对的自由和放松,以及瞬时灵感的激发,使得他的诗语言开始注重发掘日常词语原有的审美特性并进而拓展,寻找和构建诗语言的极佳审美状态,即语言呈现的游刃有余和从容不迫。我们必须看到,论坛这种诗写方式带有一定局限,躁动和浮泛只会远离诗歌内质,所以精品不多。然而对于一个成熟的智者,始终坚守着灵魂探险,激情终将走向沉默,节制的情操要返回艺术的大地:“沉默吧。谁在内心保持沉默,/谁就触到了言说之根”(里尔克),这种沉迷又清醒的姿态,形成了王琦诗歌欲说还休、欲言又止的潜伏的忧伤,以及缓慢有力、拿捏到位的叙述的机巧。

 

                                        

 

    广泛占有当代鲜活的、日常交流的、能激活此在语境的话语,是王琦诗语言最显著的变化。一首诗歌的创作与命名,离不开诗人对于“现实生存——个人——语言”关系的处理,而“要让语言对前二者的呈现接近和达成某种‘真实’,就离不开对话语当代因素的倾心关注”(陈超《诗歌的漂流瓶》)。王琦诗歌的妙悟也就在这里,他总能够在精心构建的日常交流场景中,以缓慢的诉说,借助白话、闲话、旁白、傻话、俏皮话而达到对日常话语的超越,成为超越语言的语言,从而穿透个人的生存体验达成对现世生存经验的最高程度的触摸和占有。

    “白话”,就是指王琦诗语言的自然、直白、尽去雕饰。《下午的光线》共收录20首诗歌,几乎没有生僻的词汇和华丽的词藻,他像一个摄影高手,始终让镜头在川流不息的人流中寻找随意的言词和生动的表达,尽管也出现一些哲性诗歌中常见的套路化词语,诸如灵魂、死亡、思想、高山、河流、瀑布、太阳等,但都能在词语摆放中从真如流,化迹于无形,这显然是经由王琦自己个人心象而淡化其耳熟能详的固定俗称的意义,而激化、扩大了现实语境的新空间。比如《或许……》和《觉醒》这两首诗,都在写关于“灵魂”思考,诗歌在开篇所植入的“闪电和雷声”、“身体和灵魂”,特别容易造成硬性说理倾向,但王琦能够充分运用白话的魅力,调合成自然,类似于宏伟的宫殿建在乡村田地,神性的敬畏无形中就在泥土的清新中被淡化,甚至同化掉,“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不能告诉孩子们”、“世界已经没必要拯救”这样随性适意的口语的巧妙穿插,使得灵魂不再是答题似的隔膜,而是在亲切中缓缓推出诗人要表达的意味,使读者不仅易于接受,而且也易于动情,顺畅而更有余味。《我不信》中“不信这样离奇的相遇/为我想的这样周到而入心”,《想象》中的“我的眼睛一片黑”等都是大白话,却极富韵味,使诗歌充满了真实性和感染力。

    “闲话”,就是诗句中一些貌似无关痛痒、百无聊赖式的拉闲天、讲故事,重要的是这些闲话一定要呈现出别样的诗味、诗趣。一如南唐中主李璟对于冯延巳“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的戏问:吹皱春水,干卿何事。的确不干卿何事,但卿之心池已然关注和荡漾,这就是闲话不闲的魅力。这样的闲话在王琦诗歌中比比皆是,可以不夸张的说,王琦诗歌的开篇大部分都是采用这种闲话的介入方式。比如《虚无的山》:“我和门前的大山在较劲/以前有人翻山越岭/绕过去了/有人选择了另外的方向。/整整一个下午,我在看那些飞鸟”,这开篇本身就具有了“从前”“很久以前”的说话叙述,当我们以这种轻松的心态融入其中,便不由自主的在他情绪引领和推动中上下起伏,最终从漫不经心走向面对人世命运无力把握的经验性的唏嘘感叹之中。《狭小》中“一定是这样,趁我熟睡”、“ 一定是这样,它对我很失望”、“一定是这样,我醒来后/手脚冰凉”,重来复去都是祥林嫂“我不知道春天也有狼”的叙述方式,重复的别样味道正是铺排了情绪的感伤,如一声轻叹在黑夜梦回,如一滴墨滴落宣纸,有着一点点洇开来透骨入髓的深广度。《蓝围巾》中“那一天,我们站在华山的北峰/朝向汉中方向”、“ 那一天,我们站在华山上/有一个默默无言的仪式”,《自语》中“我怀疑我对色彩的迟钝/春天这样深了”,《爱之瀑布》中“我看见:/看见河流在这里折断”等,都充满了聊闲天、拉家常的舒徐自在,这些话语并不含意义,它只是为烘托情绪,进而为创设意境、制造韵味、呈现神韵服务。

    “旁白”,就是在叙述、抒情中出现的类似画外音。这本来是剧本和影视作品才有的一种人声运用手法,目的是能够传递更丰厚的信息,表达特定的情感,并引发观众的思考。王琦的智慧不仅体现在他诗歌主题的哲性追求以及个人修养上,还体现在对于诗歌文本的技巧性创造上。王琦从不惮于对诗歌优秀元素的单纯模仿,他的聪慧恰恰是在不断借鉴和消化中诞生自己的创新,从而具有王琦独有的语言风貌。比如《爱之瀑布》,前三节都是在具象勾连中呈现瀑布不计后果、不屑阻挠、为爱甘愿粉身碎骨的可贵和可歌,三节气势连贯,是“我看见”的一部真实、优美的风情片,诗歌完全可以到此收尾,一句“已被一段落差所忘记”足以震撼心灵。然而王琦的不落俗套也就在这里,他没有停下他思绪的流动,而是以“道白”形式来收束第四节,这就在已被定格的这幅画面中有了时空的转换,有了物我的观照,有了深远的记忆,有了悠长的慨叹:

 

我坐在河道上
想起这一幕:在一个高高的跳台
那个燕子一样让身体展开
画出曲线跃入水中的少女

 

我们自然感受到了现实生存与生命话语无畏的探险和精彩。《视力》中坚持了王琦一贯细腻描述的优势,目力所及之处说人之所见,又诉常人所不见,其中穿插了格言式旁白,在生动中说理,在深邃中达情,收到了出其不意的艺术效果:“看清别人很容易/只需把眼睛慢慢抬高/看自己就很难,需要一次一次反复”。

    “傻话”,就是含痴带嗔、娇宠、出离身份、颇具童心童趣的痴语,其奇巧处就是要傻得有味、傻的恰到好处。《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引蔡宽夫的《诗话》云:“尝有士大夫称杜甫用事广,旁有一经生忽愤然曰:‘诸公安得为公论乎?且其诗云:浊醪谁造汝,一酌散千忧。彼尚不知酒是杜康作,何得言用事广?’闻者无不绝倒。”这里的焦点是“酌醪谁造汝”,似乎杜甫不应该有这样低级的疑问,这傻话问得实在太傻,却不知杜甫是故意而为之的傻问,不过用来表示赞叹罢了。王琦诗语言的探索还包括把日常生活的傻话引入诗歌,在诗意中挖渠引水,使傻话具有了清如许的效果。比如《自语》,王琦在春天的色彩和自己的失意反衬中,深受简单、自我、率性、幸福的小草的召唤,出奇不意一反一个中年人成熟的忧思,性灵回归,甘愿沉醉在这美好自然的旷野:“我想头枕河流再睡一觉/小草们,乖啊/不要轻易吵醒我”,全诗因其跳荡而出的痴话娇语,情韵扑面而来,而诗赖以成。《回到春天》中“当手指停在一束杏花上/微妙的一瞬间/我张大嘴巴,忘记了呼吸”,被净化的灵魂在“长大嘴巴”这一童趣中淋漓尽致。《想象》中“手提花灯的人”具有了意味深长的成长反哺意味。

    毫不夸张的说,《下午的光线》这组诗歌,在一定意义上,不论是白话、闲话、旁白,傻话,还是流畅、自然、字由心生的书写,都映射出王琦之所以为王琦的诗歌身份标签:游刃有余、从容不迫,并在那超然的、艺术式的宁静中真实而智性的体会幸福的状态,体会忧伤的情怀。不错,诗歌语言具有不朽的力量,它使我们“生活在时间般永恒的诗中”(《莎士比亚<十四行诗·18>》)。

 

                                                            2010年6月1日 初稿

                                                            2010年6月3日 二稿

 

 

【附】王琦《下午的光线》

 

 

《下午的光线》(组诗)
  
 
  《下午的空白》
  
  确信一种神秘的力量曾经来过
  沿着光线,从眼睛进入身体
  我已经感知,这种力量在体内聚集
  使我变轻,逐渐让我脱离
  这个没有没有实际意义的下午
  不呼吸,不去想外边的大雪
  
  其实我只是寄居在这里
  在我还有一些意识的时候
  我这样和自己说
  不能把光线驱赶到黑暗的四周
  不能把窗户也囚禁
  那些力量在我体内横冲直撞
  
  所以我无法平静
  不能像往常那样坐在桌子前
  读远方的来信
  不能把精力集中到一件事上:
  让那种力量支配我
  离开下午,到面无表情的午夜
  
  《虚无的山》
  
  我和门前的大山在较劲
  以前有人翻山越岭,绕过去了
  有人选择了另外的方向。
  整整一个下午,我在看那些飞鸟
  飞到最高的山顶,就收起翅膀,靠滑翔节省体力
  只是俯冲到房檐下才发现我
  猛然间迅速拉起来,重新飞到空中
  我羡慕这些生灵,它们的路太宽阔,是一片天空
  想怎么飞就怎么飞。不像我
  这辈子,一切都被别人所规定:
  身体,道路,家庭
  没有属于自己的呼吸。
  我有时也羡慕这些石头,看上去寡淡无言
  石头螺着石头,千百年没有移动过
  有时候一些碎石,那样漫不经心
  散落在半山腰,被一茬茬枯草所掩埋
  当然,翻过这座山
  山的背后不一定是平原
  只是翻过这座山我将要去的地方
  会不会也有一位诗人
  以这无以言状的心情
  正从大山的另一侧汗流浃背
  要翻到我这边来。
  
  
  《想象》
  
  深爱过一场秋雨
  这些年一直在那场雨中寻找
  手提花灯的人
  雨虽然不大,人们都躲在转角楼上饮酒
  冷眼看着这条街,看着豌豆大的灯
  和灯下被微光压扁的黑影
  
  这个人碰到了我的手
  没有说话,但那个眼神非常熟悉
  从那一天开始,我从不在雨天睡觉
  看着雨丝缝补着
  这条街的窗帘,只给那盏灯留一条窄缝
  让我既可以可见它
  又感觉飘忽不定
  
  我有些绝望,手提花灯的人
  往更深的雨中走
  豌豆大的影子,被夜色吞掉
  我的眼睛一片黑
  感觉是梦,又似乎是来生
  也或者是两者之间
  中年的一段感情
  
  《日蚀》
  
  这幅图画让我恐惧
  眼前还有光明,没去想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
  心中还有另一个太阳
  我被自己所轻视,以为能够忍受饥饿和寒冷
  不必借助想象的空间
  让身体松弛
  
  在五色的花瓣中,那只黑色的眼睛
  瞳孔和花蕊重叠在一起
  那也是心中的秘密,光芒不能逃出
  ——从此我成为盲诗人
  在冰冷的文字中书写
  慢慢耗尽所有的赞颂
  
  这么多年
  我没有勇气说出实话
  以为日蚀是短暂的
  饥饿和寒冷都能够过去
  对于出生和死亡之间的这一段距离
  有很多事,阴暗之中
  可以拿得起,总是放不下
  
  《狭小》
  
  一定是这样,趁我熟睡
  胸中的烈火逃出了衰败的肉身
  我生命中属于火的那部分,它要燃烧
  它一直在等干柴
  变成灰烬。而我这些年总在潮湿中
  隐忍住信仰。小小的胸腔
  如何能够把火种留住
  
  一定是这样,它对我很失望
  狭小的空间无法转身
  轰轰烈烈的火,在沸腾的血液里
  才能照亮辽阔中的很多人
  而我胆子小,循规蹈矩
  每当黑夜都怕见到火光
  
  一定是这样,我醒来后
  手脚冰凉
  世界还是原来的样子
  一根火柴无处安身
  
  
  
  
  《回到春天》
  
  我想,我是春天的过路人
  杨柳枝上的第一个细芽,绿在我的眼睛里
  孩子们的欢笑也是我的
  我想找到躲在角落的怀旧者
  春风绕着手指,我还不能指点她们
  
  从惊蛰那天起
  身上还有草屑,沿着乡村路细长的腰身
  从冬天回到山岗。苏浅说
  怀旧的人顺着一阵风去了树上
  我就在春天的树下仔细观察
  赶着水牛的老乡在田里一声不吭
  
  春天是我的,这样说有些贪心
  我在心底铺上了暖茶色
  村庄和溪水的线条粗犷而奔放
  牧笛总在傍晚响起来
  那时候我还小,还不会藏起泪水
  
  少小离家,回到春天
  物是人非的记忆,只有浅绿还亲切
  当手指停在一束杏花上
  微妙的一瞬间
  我张大嘴巴,忘记了呼吸
  
  《风车》
  
  当我发现这架风车的时候
  这些风已经闲逛了四百年
  在这狭长的空间
  它们吹往一个方向,无所事事
  
  很长时间无所事事
  如果不是风车遇见他们
  
  风车很被动,一股无形的力量
  横扫了苍凉的世界
  风车快速的旋转起来
  旋转中,呼啸的大风被它撕得粉碎
  
  山河,都在风中
  我们的季节被风吹跑
  我在风中躬身前行
  一些大风以外的人
  默然的看着我,目光比风还要冷
  
  他们要看一个被风吹跑的人
  怎样倒下,在风中流离失所
  他们要看
  悲剧与喜剧交替发生
  
  春天即将来临
  风车有些颤抖,抽泣中的颤抖
  风车很被动,大风不停
  我很难睁开眼睛
  
  这些风只是闲逛
  从四百年前忽然刮来
  风车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只是朝着一个方向,不停的转动
  
  但是,我几乎要倒下
  紧紧弓着身子,前额将要贴到地面上
  
  
  
  《视力》
  
  我有很好的视力
  晴天的时候能看到十里外的大杨树
  和树上的鸟儿。
  为了看得更远些,我要爬到山顶去
  这样就能看到更多的小黑点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穿梭,他们都在自己的命中忙碌着
  
  顺着羊肠小路的方向
  幸运的时候,还能看清不为人知的一幕
  我看见自己从出生到死亡
  一直在路上挣扎,每一步都如此
  在我后边的人继续挣扎
  周而复始。看清别人很容易
  只需把眼睛慢慢抬高
  看自己就很难,需要一次一次反复
  
  小黑点在逐渐消失
  山在变矮,视线和地平线交叉
  我看远方时
  想的都是身边的事
  由于太近,它们往往一片模糊
  
  《野花》
  
  春天让人留恋,是因为漫山遍野
  开满了鲜花。你以外的花都有好听的名字
  而我不知道怎么来称呼
  在很短的瞬间,你挥霍掉一生的颜色
  把鲜艳开给我看。
  当太阳把光均匀的分配给万物
  我得到了自己的温暖之后,恍然认出你
  为我而开,又如此及时。
  
  春光摇曳着,花粉四处飘荡
  我的目光沾满你的花粉
  看着你,与众不同,走过乡间——
  这让我想到了初恋
  一个人只有一次。所以
  我不能喊你停下,不能让你看见我的若有所失
  等我慢慢退回到赏花人的伤感
  已经不在意摇曳的是谁
  虽然我们近在咫尺
  
  《蓝围巾》
  
  那一天,我们站在华山的北峰
  朝向汉中方向,看你翻山越岭的道路
  在渭水的北侧匍匐
  自始至终,我们肩并着肩
  只把感觉靠的很近
  谁也没说一句话,只把眼睛盯着眼睛
  
  那一天,我们站在华山上
  有一个默默无言的仪式,把一条蓝色的围巾
  围在华山的脖颈,我们千里迢迢
  相聚。要把内心的温暖分享给岩石
  要让华山英俊一些
  年轻一些,一条蓝围巾,一个男人
  
  那一天,永远不再往前走
  华山仅仅是一种高度
  仅仅是我们的背景,一条蓝围巾
  带有我的体温,在冬天的华山上那样醒目
  渭水在山下流走
  西安在远处,白云在远处
  
  那一天,2009年
  12月21日。同行诗友:
  高粱、玲子、嘉德、兰妮
  
  《诗人》
  
  
  真正的诗人坐在黑夜之中
  四周全是燕雀无声的文字
  一根针落地的轻响被寂寞放大后
  目光凝固在蛛网上
  他看见自己在网上挣扎
  不一定是那只倒霉的蛾子
  他摇着头,不断否定着自己
  
  网是刚刚织成的
  他一直看着蜘蛛,把丝缠绕在自己的身上
  他没有动
  那些文字也不动,彼此
  消耗着生命,消耗着耐力
  这是他最后的一首诗
  慢慢静止。
  
  《静思》
  
  对于我,对于这块草地
  我都不想过多的解释
  我只是以树的形象站在这里
  西风有些跑调,不是我金属的嗓音
  内心的荒凉,是不能触碰的
  我们的注意力都在这棵树上
  叶子在目光中飘落,落在流水上面
  一闪就不见了
  
  尚有几天的时间
  让我隔河相望,看秋天怎样款款而来
  看你怎样在秋天里把我的故事传到更远的天际
  现在,我们都是为时间打工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前世的相约只是自欺欺人的安慰
  是的,如果这块土地是你的胸怀
  我就扎根吧
  不管是不是在晨曦,不管是不是付流水
  
  
  《自语》
  
  
  我怀疑我对色彩的迟钝
  春天这样深了,已经向夏天逼近
  而我还在一棵倾斜的古树下
  对着流水发呆,看着天空的灰鸽子
  向人间飞来
  
  小草的幸福
  来自阳光合适的雨水——
  我确信鲜花的开放谜面一样被解开
  被举过头顶,使劲举着,怕我这失意的人
  看不见它们,怕我忽略了它们
  
  我的心就留在旷野吧
  留在这寂静的、没有狂风的时刻
  我想头枕河流再睡一觉
  小草们,乖啊
  不要轻易吵醒我
  
  
  《远离,或相遇》
  
  
  远离或相遇
  都可以,都要绕过你的花园。
  你在汉语中弹琴
  一个晚上的时间围成了房子
  我看见你纤细的手指
  在铅字上奔跑,瀑布河流浪花
  被远远甩在身后,我看见
  你在透明的房子中
  把自己,放在星光能够漏下的白纸上
  来回走动
  
  在这无边无际的旷野上
  心跳的声音格外刺耳
  汉字的旋律是可以看见的
  一只小火炉的温暖也可以看见
  远和近——当距离被忽略
  一个诗人的国土
  将会很辽阔
  ——能够放得下无边的联想
  能够放得下我的眼睛
  
  《爱之瀑布》
  
  我看见:
  看见河流在这里折断
  这些奋不顾身的水,跑上悬崖
  纵身一跳——
  
  高山峻岭之间,这条河流
  隔开了我们
  俗世的人认为浪花是快乐的
  认为那些水滴长了翅膀
  愿意这样飞翔
  
  从它们唯一的出路
  往下看,跳下悬崖的水拥抱在一起
  彷佛已经到达深处的大海
  粉身碎骨的疼痛
  已被一段落差所忘记
  
  我坐在河道上
  想起这一幕:在一个高高的跳台
  那个燕子一样让身体展开
  画出曲线跃入水中的少女
  
  
  《心中的河流》
  
  一条河流被两岸放弃
  在我们的仰望中纵身跳下
  
  ——这些水
  这些平静的、清澈的水
  顷刻间离开自己
  
  这是心中的河流
  ——我们有过水一样的爱情
  
  这是约定俗成的两岸
  有情人在河中挣扎
  
  一条河流被逼上峭壁
  我看见你
  在岩石上被摔碎
  
  
  
  
  
  《或许……》
  
  
  每一个月都是二月,闪电和雷声
  充耳不闻。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天空与大地之间
  有我们未知的事物、未知的规律
  对于生死交替
  这些不敢提及的敬畏,不能告诉孩子们
  
  剧院是露天的,巨大的石柱
  矗立在背景上,这些
  思想、精神、灵魂都有重量
  我们只保存躯体
  食人间烟火,等到幕布落下
  等着鞭子落下
  或许,还有一场暴雨
  
  
  《觉醒》
  
  把身体和灵魂分开
  就可以轻易进出虚拟的房门
  当爱神和死神同时到达
  就可以把身体献出去,让灵魂离家出走
  
  世界已经没必要拯救
  深渊太多,漏洞百出
  不是单薄的肉体可以承受
  看吧——
  到处都是双面人
  到处都是崎岖的道路
  
  
  《终点》
  
  在终点,我期望遇见一块墓碑
  而不是弯曲背影
  我要亲手刻下一行字:
  为爱而死的人
  在这里沉睡
  
  如果有一天能醒来
  我不需要借口
  不需要花儿和年轮
  我只想仔细看一看
  你是不是那个掘墓人
  
  
  
  《我不信》
  
  不信这样离奇的相遇
  为我想的这样周到而入心
  阳光也好,雨水也好,都为草地而来
  我索性躺下,连眼睛都不闭
  
  我会看着抒情的鸽子
  在天空中任性的飞
  我会看着你花朵一样的身体,弯下来
  想对我说什么,欲言又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