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为正义而战
为正义而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30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苏州政协委员丁冬梅来宾馆谈费用问题及500万减至300万

(2014-06-26 18:15:37)
标签:

神虎佑珍珠岩矿

实名举报

苏州政协委员

吴中区经侦大队

神恺基金

分类: 吴中区经侦大队

王颖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部分录音资料

         人物:陆海周、丁冬梅、丁总女儿

陆:你好,丁总。

丁:坐下边吧(汉庭宾馆大厅)

陆:那好吧。

丁:你好,你贵姓啊?

陆:免贵姓陆。

丁:你姓陆啊,我先生也姓陆。

陆:是啊。

丁:你们已经见过了。

陆:见过见过。

丁:我正好接我女儿,所以我特地跟你见一下,那个我想关心一下你们事情进展到哪一步了,我们的领导说事情已经差不多了。

陆:你家领导?

丁:不是我家领导,我是这几天比较忙,然后

陆:哦,你说的,我以为是你家先生那个啥的

丁:不是,然后让他去弄的,所以我就关心一下,那个事情是什么一个情况?

陆:情况一来就跟你家先生见面了,他说的目前他去了解一下这个案子,他说的是很有把握,争取这个星期就让人出来,因为我们这边工作已经做好,钱已经准备好了。

丁:现在准备的是300万吗?

陆:现在他们是500万,要求我们出500万,然后说取保候审,但是咱们现在不是尽量是不是啊?

陆:太多了,本身公司现在就困难。

丁:陆总就是我先生那边谈下来要你出多少?他有把握的是多少钱啊?

陆:他今天说去协调吗?

丁:没说具体数字吗?

陆:还没说具体数字。

丁:我就是问一下,我正好这几天空下来了,就问一下这个事情,他不是跟我说已经跟你们协调过了吗?

陆:他说今天去协调,他委托了一个律师,律师明天去见这个人。

丁:你们关进去的那个人?

陆:对,对,明天去见他。

丁:律师已经见过了吗?

陆:律师昨天已经办过,人家家属一块来了。

丁:已经办过委托了?

陆:办过委托了。

丁:李律师?

陆:对,李泰山。

丁:他们办的就是说陆总那边,因为我见了你一会我还要跟领导去碰头,因为这边怎么说呢,我先生见了以后就没有说这个详细情况,然后我们领导跟我讲,因为我是那个吗?我是那是市里的一个常委,然后领导说到底是你的事情还是你先生的事情,因为他心里没底,然后就跟我说的这个事情,跟我说了以后我说那我去跟当事人见一面吧,我说是我的事情当时因为我没有时间,让他接了一下手,你知道吗是这个情况。

陆:哎呀,这个你可得那个啥了。

丁:所以我就想你不把详细情况告诉我的话,最后我要跟人家去碰头。

陆:昨天我给你说,昨天那个吴中分局给他这个家属打过电话,就说可以,刚开始不吐口,就说这个案子多严重多严重,昨天主动给他打电话了,说拿500万就可以取保候审,所以说当然咱现在想通过关系看能不能少拿一点。

丁:陆总呢?他说有没有把握呢?

陆:陆总跟我们说的是:

丁:有没有把握再少一点?因为人家领导打了招呼以后是让他自己去谈的,叫下面的局长去一起谈的。

陆:你家那个跟我们说的是你就是交了500万他也不一定放人。

丁:原来是这样,就是没有我们插手之前,原来他可能是这样的,500万交进去,至于放不放人还另说。

陆:对对。

丁:原来是这样的,现在概念是只要钱交进去绝对能放人。

陆:对对。

丁:是这个意思吧,那么你们的意思是还能不能少一点?那么这个500万是交到谁那边?

陆:交给他们啊?

丁:交给谁那边?

陆:吴中分局啊!

丁:吴中公安分局?

陆:对,对。

丁:交到吴中分局就是说交到就放人是这个意思吧?

陆:而且得保证放人,因为这个钱

丁:然后我先生跟我说费用他都跟你们讲过了是吧?

陆:没有,没有讲。

丁:没有?

陆:他说昨天晚上单独找我呢,我等了一个晚上他也没跟我联系,我想着是不是太忙啊?

丁:不是,昨天因为没碰上人,因为昨天具体经办的那个局长出去了,他没碰上,所以他也没好给你一个具体的答复。

陆:哦,那现在有没有?

丁:现在是什么情况呢,我是我这次来我就跟你开门见山,就是因为是朱阿姨托我的事情,托我我正好有事情拖不开身,然后我就因为我跟我先生工作是分开的,我说我已经跟领导打过招呼了,你帮我去一下,联系以后他就这个事情不跟我讲详细情况了,而且还在我那个领导朋友面前说尽可能的不要让我知道,那么呢我怕这个事情呢你们丢了钱事情还办不成,说实话朱阿姨是我的老乡,你知道吗我有这个担心,我不我这个人就实跟你实讲,案子里我托了一个人办了这么个事,这么以来我怎么说呢,因为毕竟是我先生我也不好说,所以我想你尽可能的把事情跟我讲清楚,能左右这个事情,不要到时候大家都弄的很难堪,举个例子啊,相关领导出了面,该拿的该那个的没有对你们不利的,所以说到现在他也不肯跟我说这个事情,如果说八字还没一撇呢,但是据我知道人家招呼已打到位了,你明白这个意思吗?

陆:嗯嗯。

丁:是这么个情况。

陆:那你就直说吧,这个情况因为咱也不懂这个事情。

丁:不是,我就是不知道他现在是怎么给你说的。

陆;他没有说,昨天晚上我一直等他消息,他一直没跟我联系,我想他今天一定会给我联系,结果给我一打电话。

丁:我打电话他知道吗?

陆:他不知道。

丁:我跟朱阿姨说的不要让她领着来找你,我不希望你们这个事搅黄,我想帮你们这个忙,但是帮了以后就说你们该花的钱要花,对不对啊?花了以后事情要办成这是第一,第二就是说该花的钱要花到该花的人身上,要不然怕拿了钱办不成,还有一个就是事情办到一半人家该拿的钱没拿又很麻烦。既然人家领导能打了招呼让你人放出来就是这么简单,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要人后一致,我今天找我先生谈了,因为我们已经办完离婚手续,所以我要跟你说这个事情,我感觉要不然他怎么不跟我讲呢。我比较忙,因为他认识那个领导我就让他去办一下,你明白这个意思吧?我也特别不好意思,所以我就跟朱阿姨讲了,因为今天那个领导给我打电话了,打了个电话的意思很简单,该关照的已经关照到位了,讲好的该给什么人家就要我给他答复了,所以我让陆总来跟你谈的,我今天就要问他我说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到什么程度了是这个概念吧?你到底开口跟人家是多少费用啊?

陆:嗯。

丁:那么这块我都得跟人家交待的啊?对吧?

陆:对,对。

丁:他说你就不要管,你明白这个意思吧?

陆:明白。

丁:所以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办事啊?如果这样的话,说我会安排的,领导那边我会安排的,我说如果你会安排关键是人家不敢拿你的钱啊,你明白我的意思吧?要不人家敢拿他的钱也就不会打电话给我了,我也就不会知道这个事了,你明白这个意思吧?

陆:那这样的话你就直接给办了不就完了?

丁:也行,所以我知道你的状况,我就急于来了解这个事情,如果可以的话明天就直接,但是不能让吴中公安的人感觉有什么不对,所以你这边行的话我还得回来找陆总,这个事情还得帮人家办好了,费用该给人家的还是要给人家,对不对?并且还得从我这给人家,我也不会随便跟你说。

陆:你跟他说?

丁:对呀!因为我的阿姨吗就是我的老乡,朱阿姨吗?其实你可以问朱阿姨呀,朱阿姨第一趟来找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所以我怕你把这个事情一是搞砸了,二是把我的关系给搞砸了,你明白吗?

陆:明白、明白。

陆:那就抓紧时间催呗,反正是你的关系。

丁:要不你就这样,你就当没和我见面,他和你联系有什么事情你及时跟我说一下,我觉得如果你们的交易如果没问题我就不来坏你的事情,你知道这个意思吧?我也希望你们办成功你知道吧,但是交易我一听我就知道他在动什么脑筋,我就会告诉你有没有后遗症,这个事情不能够这样做,你明白这个意思吗?一个是预防钱交了事情办不好,还有就是事情办到一半人家领导觉得不对了,人家领导会做什么举动,你明白这个意思吧?是这个问题,你就当和我没见过,好吧?

陆:好的。

丁:他如果有电话你就第一时间告诉我,然后我们再联系,你可以到我公司来,如果他没有联系明天我就直接带你去办。

陆:那你直接带我去办吧?人家家属催的催死了都,天天催我。

丁:那你现在用了李律师,我也可以直接打电话问李律师,李律师也是我的法律顾问,明白这个意思吗?我现在可以直接问李律师。

陆:其实我觉得有些话不知该不该说,其实昨天吴中分局已经打过电话了,其实交钱都可以取保候审了,但是我不知该不该走这个程序,又找了律师,光律师办理这个费都3万,说实话公司现在这么紧张。

丁:已经付了3万给他了?

陆:嗯。

丁:还有没有其他费用给他?

陆:还没有呢。

丁:就是律师费给了3万?

陆:对,我现在都不知道需不需律师,因为昨天人家已经打过电话了,拿钱就可以取保候审了,但是我们想着看能不能少点?看通过陆总的关系。

丁:就怕你们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我就知道他在动这个脑筋,所以我感觉除了这个500万其他的还有没有要求?有没有提其他的费用?大概是多少?他跟我说30万50万有没有这个说法?

陆:现在他还没跟我说呢?

丁:他跟我说好像取保候审出来是30万,如果免于起诉或者无罪释放的话就50万,有没有这个说法?

陆:他没说。

丁:没说啊,他跟我是这么说的。

陆:那他没跟我说。

丁:他跟我是这么说的。

陆:因为我还没见他。

丁:你不是一上来就见了吗?

陆:对啊,那我们人多吗,他说他单独找我,结果昨天他也没找我,也没给我联系。

丁:那你们几个住这?

陆:他们家属有两个人,我们三个人在这的。

丁:房间是谁给你安排的?是陆总安排的吗?

陆:不是,是我们自己。

陆:所以说他今天又没给我联系,我今天又给他联系了,我中午给他打了个电话,他说他已经给我们老板联系过了,给律师也打过招呼了,给那个李律师,然后我说这个星期能不能办出来,他说争取这个星期办出来,来之前他说的他说没问题。因为我不是上个星期给他联系了吗?他说下一星期给你办出来,然后又说争取这个星期给办出来,但是人家家属催的不行了,人家家属已经在这等了两个多月了,这个事拖的确实时间太长了,我们就想速战速决赶快把这个事情办了是吧?尽量用上关系少拿点钱呗。

丁:对,这个事情钱是肯定要的,怎么个付法事情赶快结束,冤枉钱是少花,因为我找的不是一般的关系,如果一般的关系也不可能到这样的程,所以我就是说,那你现在给他联系一下吧,你就问他今天情况怎么样了,对不对?这很简单吗。

陆:我觉的这个事抓紧。

丁:我今天如果不来的话明天没办法。

陆:我觉得你们两口?

丁:不是这个概念,因为我当时就是让他去办一下去联系一下。

陆:也好沟通啊。

丁:我也没想到,朱阿姨怪不得要我也跟你说说。

陆打电话给陆总:喂,陆总啊,今天情况怎么样?明天是吧?那不是说跟检查院没关系吗?能不能快点啊?家属催的不行了,那个不在,他们现在在里面呢,我在外面呢,好,好,那别的费用还有没有?那我知道了,那好,那明天咱们就抓紧办了,好的,知道了。

陆:他直接给我们老总已经通过话了,我都不知道,他说已经给你们王福升说过了,挺好,降到300万了。

丁:那挺好,所以我跟你上来就说了300万吗,我知道300万啊,领导跟我说是300万,所以我为什么不说是500万?

陆:300万王总就松口气,要不他愁死了。

丁:那300万有什么要求呢?是不是我说的30万50万的。

陆:那他给王总已经说过了,他都没有给我说,他说已经给你们王总说过了,你明天就把这300万到账,然后律师带着你去办手续,看来问题不大了。

丁:不大了是吧?

陆:听他那口气争取星期五,就是后天把人就弄出来。

丁:你们王总的电话呢?

陆:王总我还没给他联系呢?

丁:你给我一个电话吧,你给他联系一下,你把情况跟你们王总说一下,免得他费用不给他们,这是蛮关键的问题,跟他打个电话,就给他说陆总是个办的,关系在我这边,朱阿姨找的这个人,费用有没有问题?

陆:没接电话,吃饭了没听到。

丁:要不你把他手机给我一个,你有我的手机吗?你把我的情况跟他说一下,然后你让他打我一个电话,或者明天一早让他打给我,八九点左右吧,现在我也不方便。

陆:行。

丁:那我先回去,然后你跟他说一下这个情况,我就了解一下情况,牵扯到费用问题,恐怕领导那边如果说没有,心里不舒服,人家不敢人家找我就是这个意思,我呆会给陆总沟通一下。

陆:你们可得沟通好,到时候钱

丁:我就是让王总注意付款方式

陆:付款方式估计是给我。

丁:给你是最好,因为给你的话你怎么办理我跟你怎么交接。该给领导的你不能少,到时候就要有后遗症,你明白我这个意吧?

陆:明白

丁:要不我怎么知道这个情况,人家找到我我还不知道他在背后这么做,我还没引起重视。

陆:那怎么能这样,到最后事办了人家领导

丁:所以公司给到你这边,你一定要,你可以问一个胖胖的女人,朱阿姨带到我家里找我了。

陆:那就是家属。

丁:那就是家属对吧?然后我这两天比较忙我让她去找陆总,然后我也不太方便我就没有去,你知道这个意思吧?但是相关领导到时会有后遗症的。

陆:那千万不能这样,就是钱既然花了就花到地方上。

丁:你打电话给王总,问陆总对他是怎么个要求,我就清楚了,这个事情办了,然后领导关照了,我就是告诉你,这个钱该付,该办手续办手续,如果没有说好这个钱不好付,因为付了以后肯定会有后遗症。

陆;还有一个问题啊,这300万是给客户返款他们这个钱不会贪污吧?

丁:这个钱是给谁?如果给到吴中公安的账上,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你明白这个意思吗?

陆:是、是、是。

丁:他要钱交进去,他这个钱是到吴中公安的账上,那么你这个300万进去时你也不能轻易进,你要等我讲好弄好,我这边的领导跟吴中一把手全都关照过,你才能进,你明白吗?我来主要是这个问题,我想既然花了就把事情办好,但是我这边也不想出问题,见你你就当不知道,反正我们明天电话联系。

陆:好的。

丁:那就这样,应该的,因为朱阿姨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这两天我正好比较忙,好吧。

陆:明天早上我让王总跟你打电话。

苏州政协委员丁冬梅来宾馆谈费用问题及500万减至300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