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考甲骨文“梦”与弗洛伊德解梦

(2011-04-22 23:10:17)
标签:

甲骨文

   考甲骨文“梦”与弗洛伊德解梦

 

    今天很高兴,与耒自法国的精神分析家们相会,在相会中神交人类精神与物质的内核之‘梦’。阿·彼波先生和瓦雷先生提出:“‘梦’,乃东西方人共有的精神文化现象,只要是人就得有‘梦’。”其实,‘梦’之源象,出自人的生理与生存、生理与病例、生理与物质、生理与精神文化的纠集。其中包括如下:①心:念、思、想、患、慈、愁、愿、慧、慰、感、忍、志、忌、忠、怨、急、恶、恕、悠、悬、悲,②忄:性、怪、悟、惊、情、惨、惧、惶、憔、愀、愤、惺、慌、恨、忆,③犭:狂、犯、犹、狠,④ 喜乐、阴阳、美丑、生死、好坏、交媾、婪财、喪子、善邪、纠结及神鬼、灵魂、梦魇等。人类是在生存现状的精神与物质纠结之下,在睡眠的浅意识之中,方呈现出非视觉图像之‘梦’,非视觉色彩之‘梦’,非听觉语音之‘梦’,非现实事件的、独特的,既现实又荒诞的意象世界。然而,‘梦’的意象世界结构,应该是由一元‘梦’术的萌动,方有生存;或是由二元‘梦’术的交媾,方有生存;或是由多元‘梦’术的交媾,方有生存;或是由无序‘梦’术的交媾,方有生存。一旦入‘梦’,‘梦’术的萌动生存,方有如下表现:①乃阴阳与虚实之时空;②乃具象与抽象之形态;③乃欢乐与悲伤之性情;④乃神鬼与惊恐之虚构。这就是‘梦’意象之产物。如是说,要解人之‘梦’,我们不得不站在被解人的社会背景与‘梦’术的定义之上,方能谈‘解梦’吧。  

    在现场,法国精神分析家阿·彼波先生拿出他作的《女人的心灵》图画,图画中的女人头上开有一小洞,小洞里生长出一果小花。其二,又在女人胸口开有一窗口,展示女人自身心灵深处的海洋和太阳。该图画既展示了女人之美‘梦’,又揭示人之精神意象的萌动。此图画触发我的心灵,则动笔书写了甲骨文‘梦’字,全场的精神分析家和国人朋友们都惊恐万状。为什么在三千多年前,中国造字始祖就能将华人之‘梦’约定,而造其‘梦’字?为什么中国汉字能活在当代?这时我将头一抬,有点‘傲气’。话又说回耒,的确中华族对‘梦’的认知,早已走在人类文明的前端。   

    迄今,中国古文字学者并没有将甲骨文‘梦’字作出考证,仍没有将中国人的‘梦’字与弗洛伊德的解梦之源本(象形)联系在一起,作出分析研究。这一点,也是霍大同先生之旨意。观其,甲骨文‘梦’字象形,是以抽象线条造形,生动展示侧身跪下的‘梦’人,头上燃放出缕缕‘梦’丝之象。笔者认为甲骨文‘梦’字,与阿·彼波先生作的《女人的心灵》之画,的确有异曲同工之处。这一点,方能印证东西方都具有对‘梦’认知的共性。可以说,弗洛伊德先生在撰写《梦的解析》之时,他并不知其在东方的中国人,早在三千多年前就造有‘梦’字象形,方能印证中华。那时的中国人能将做‘梦’的生理现象,例为造字的范畴,而作为使用的文字,应该称之为人类‘梦’之始祖吧。

    今天,笔者得以法国精神分析家阿·彼波先生的《女人的心灵》图画的‘梦魇’,方有‘梦’字的话题。其实,弗洛伊德的解梦,开启研究分析人类精神与物质之‘梦’。其实,‘梦’乃人类精神与物质意象的之内核。   

    笔者将甲骨文‘梦’字(书法),奉中国精神分析大师霍大同先生,同时又将甲骨文‘梦’字(书法),奉法国的精神分析家们。在此,祝愿天下人,天有美‘梦’。


考甲骨文“梦”与弗洛伊德解梦

●阿·彼波先生作的精神分析画——《女人的心灵》

 

考甲骨文“梦”与弗洛伊德解梦
●我与阿·彼波先生和瓦雷先生合影

 

考甲骨文“梦”与弗洛伊德解梦
●笔者在书写甲骨文‘梦’字

               考甲骨文“梦”与弗洛伊德解梦
●奉中国精神分析大师霍大同先生——甲骨文‘梦’字(书法)

考甲骨文“梦”与弗洛伊德解梦
●奉法国精神分析家瓦雷先生——甲骨文‘梦’字(书法)

考甲骨文“梦”与弗洛伊德解梦
●奉法国精神分析家阿·彼波先生——甲骨文‘梦’字(书法)

考甲骨文“梦”与弗洛伊德解梦
●奉中国精神分析学生孙聪——甲骨文‘梦’字(书法)



                  考甲骨文“梦”与弗洛伊德解梦

●甲骨文‘梦’字(书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