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洪流
洪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855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尴尬人贾赦的尴尬人生

(2017-12-31 17:58:14)

 

赦的角色总的来说是比较微妙的,他本是贾母的长子,承袭荣国公爵位、一等将军,占尽了先天的优势。但他在贾府的地位并不如想象的那么高贵,首先他不招贾母待见,他的太太邢夫人也是个无能自私之辈,内宅大小事务均由弟媳王夫人掌管;到后来,贾府执掌大权的董事长是贾母,而实际上的CEO则是贾母的孙媳妇王熙凤。贾赦一家子只在园外居住,到荣国府还需坐车过来。贾赦贾政虽是亲兄弟,却貌合神离,即便如贾赦的亲儿子贾琏、女儿迎春,也更愿意跟婶娘王夫人亲近,而不是他们的亲生父母,贾琏一家“只在乃叔政老爷家住着”。贾赦对此心知肚明,曾借讲笑话的机会讥讽贾母“偏心”。

其实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他的这种处境实在怪不得旁人。《红楼梦》第四十六回名曰“尴尬人难免尴尬事,鸳鸯女誓绝鸳鸯偶”,说的就是贾赦夫妇这一对“尴尬人”,他们的为人处事之道足可略见一斑。贾赦是一个老色鬼,贾母说他“放着官不做,整日与小老婆喝酒”。而贾府内丫头们的评价是:“这个大老爷也太好色了,略平头正脸的,他就不放手了。”这回他看上了贾母的贴身丫鬟鸳鸯,而且“禀性愚犟”的邢夫人要亲自作媒给自己的丈夫找小老婆,兴致勃勃地开始了张罗。

那邢夫人一向“只知承顺贾赦以自保,次则婪取财货为自得,家下一应大小事务,俱由贾赦摆布”。她首先找到自己的儿媳凤姐商量,精明的凤姐立刻想到此事并不可行,劝道:“依我说,竟别碰这个钉子去。老太太离了鸳鸯,饭也吃不下去,那里就舍得了?况且平日说起闲话来,老太太常说,老爷如今上了年纪,作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没得耽误了人家。放着身子不保养,官也不好生去作去,成日家和小老婆喝酒。太太听听,很喜欢咱们老爷么?这会子躲还怕躲不及,这不是‘拿草棍儿戳老虎的鼻子眼儿去’吗?太太别恼,我是不敢去的。明放着不中用,而且反招出没意思来。老爷如今上了年纪,行事不免有点儿背晦,太太劝劝才是。比不得年轻,做这些事无碍,如今兄弟、侄儿、儿子、孙子一大群,还这么闹起来,怎么见人呢?”

谁知这番好心的劝导却立刻遭来了婆婆的不满,邢夫人冷笑道:“大家子三妻四妾的也多,偏咱们就使不得?就是老太太心爱的丫头,这么胡子苍白了又作了官的大儿子,要了作房里人,也未必好驳回的。”

那鸳鸯生得“蜂腰削背,鸭蛋脸面,乌油头发,高高的鼻子,两边腮上微微的几点雀斑”。她听了邢夫人的一番说道,立刻躲了出去。在邢夫人看来,鸳鸯这是出于害羞,她一个下人绝不会拒绝这种“做主子”的机会,哪里知道鸳鸯面对各种威逼利诱,竟是誓死不从。

贾赦在书中所占篇幅不大,他的故事并不多,而且大多都是如此“尴尬”,一个老流氓、老恶棍的形象早已跃然纸上。他正经事不多,这几日突然喜欢上了收藏折扇,于是命人四处搜求。偏巧街市上有一个石呆子,手中有二十几把古扇,全是湘妃、棕竹、糜鹿、玉竹的,上面都是古人写画真迹。贾赦知道后先是吩咐贾琏找到石呆子,出重金购买。谁知“穷的连饭也没的吃”的石呆子死活不卖,“要扇子,先要我的命”。贾赦恼羞成怒,勾结贾雨村,诬陷石呆子“拖欠官银”,将他拘押,并且抄没家产,把人搞得死活不明,古扇也悉数归了贾赦。贾琏虽然混账,但跟他老子贾赦比起来,还算良心尚未完全丧尽,只说了一句“为这点子小事,弄的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竟惹得贾赦操起家伙一通狠揍,把个贾琏“打了个动不得”,卧病在床,以至平儿急忙忙跑到薛姨妈这里寻求棒疮丸药。

贾赦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就是这样,生气起来一通乱打。但人家也知道“赏罚分明”,贾琏外出公干有功,贾赦“十分欢喜,说他中用”,赏了一百两银子,又将房中一个十七岁的丫头名唤秋桐者,赏他作妾。贾琏“叩头领去,喜之不尽”,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其实贾赦姬妾丫鬟最多,贾琏每怀不轨之心,只是未敢下手,今日可谓正中下怀。

贾宝玉有一个著名的论断,“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这话放在贾府,再恰当不过,贾赦之流的所作所为并非个例。“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凭着祖上的功德,贾氏一门享受着荣华富贵,却培养出无数的顽劣子孙,如贾瑞、贾芹以及他们的亲戚薛蟠等辈,沆瀣一气,胡作非为。

 

 

贾赦为得到鸳鸯,不惜动用多方力量。先是找来鸳鸯的嫂子去说合,碰了一鼻子灰。又亲自出马责令鸳鸯的哥哥,她哥本是贾府的下人,如何敢说一个不字,跪在贾赦面前战战兢兢,贾赦呵斥一句,他答一句“是”。甚至恐吓,若不答应,“仔细你的脑袋”。一个是主子,一个是奴才,形成如此鲜明的对照。贾赦等人表面知书达理,特别是对贾母恭敬有加;而对别人,恐怕在他眼里只有男女之分;见了男的便想打他两下,女的随时会拉进屋里。

旧社会是完全的夫权社会,也正像邢夫人所言,男子可以妻妾成群,贾赦也早就姬妾众多,“贪多嚼不烂”,身边的女人多得要当作奖品赏给儿子。而像李纨那样的年轻寡妇,却只能青春守寡,“槁木死灰”般苟活一世,这才符合封建礼教。

鸳鸯虽只是一个丫鬟,却很有反叛性格,她厌恶贾赦这个老色鬼,也看穿了贾府的过去和未来,自己即便做了姨娘也难逃一个悲剧命运,因此对贾赦的威逼宁死不从:“别说大老爷要我做小老婆,就是大太太这会子死了,他三媒六聘的娶我去做大老婆,我也不能去。”贾赦想了一想,即刻叫贾琏来,说:“南京的房子还有人看着,不止一家,即刻叫上金彩来。”贾琏回道:“上次南京信来,金彩已经得了痰迷心窍,那边连棺材银子都赏了,不知如今是死是活。即便活着,人事不知,叫来无用。他老婆子又是个聋子。”贾赦听了,喝了一声,又骂:“混帐!没天理的囚攮的,偏你这么知道!还不离了我这里!”

贾赦逼得紧了,鸳鸯就在贾母面前表示了死的决心,她一下跪倒在贾母面前失声痛哭,历数众人强逼她给贾赦做妾的委屈:“就是老太太逼着我,一刀子抹死了,也不能从命。”她应肯立刻出去做尼姑,而且真掏出剪刀抓过头发铰了下去。贾母深知鸳鸯好处,把自己的生活伺候得十分到位,顿时气得浑身乱战:“我通共剩下这么一个可靠的人,他们还要来算计!”“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外头孝顺,暗地里盘算我!有好东西也来要,有好人也来要。剩了这个毛丫头,见我待他好了,你们自然气不过,弄开了他,好摆弄我!”把在场的邢夫人王夫人等一通乱骂,还说贾赦:“他要什么人,我这里有钱,叫他只管一万八千的买,就只这个丫头不能。”后来贾赦果真另花八百两银子买了一个丫头名唤嫣红的“收在屋里”,甚至放言:“自古嫦娥爱少年,他必定嫌我老了,大约是恋着少爷们,多半是看上宝玉,只怕也有贾琏。果有此心,叫她早早歇了心,我要她不来,此后谁还敢收?叫她细想,凭她嫁到谁家去,也难出我的手心。除非她死了,或是终身不嫁男人,我就伏了她。”多年之后,享尽荣华的贾母终于寿终正寝,鸳鸯自知缺少了贾母的庇护,断难逃过贾赦的魔爪,一条白菱了断了性命,随着她的老太太去了。

其实贾赦欲求鸳鸯也并非只是好色,不只是出于“老牛吃嫩草”的渴望,更是贪财,是出于对贾母巨大财富的贪婪。他深知鸳鸯作为贾母的首席大丫头,掌握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且贾母本身的私房钱就甚多,贾琏就曾串通鸳鸯私自挪用贾母的银子。第一百零七回的题目是“散余资贾母明大义”,说的是贾府遭到查抄,贾母果真拿出大批的金银财宝接济她的这些不肖子孙,看来她也早料到了坐吃山空的这一天。从这一点分析,似乎能为邢夫人热心做媒的“尴尬事”找到了一点“正当理由”。

贾赦是众老爷中品质最恶劣的,他欲把迎春嫁给恶棍孙绍祖,贾政闻知孙家名声,出面劝阻,怎奈贾赦乃迎春亲父,婚姻大事自应由贾赦做主。果然不出所料,迎春出嫁后回娘家小住,哭诉恶棍孙绍祖不仅“把丫鬟、婆子都淫遍了”,还羞辱迎春说:“你别和我充夫人娘子,你老子使了我五千银子,把你准折卖给我的。”若此话当真属实,那贾赦无疑就有了用亲生女儿以物抵债的嫌疑。迎春回府,也只同自己的婶娘王夫人哭诉,王夫人只有唉声叹气,贾赦等人事不关己不闻不问。后来贾府被抄了家,身为姑爷的孙绍祖不仅不过来探视,反而打发下人过来落井下石似地催要原本就“莫须有”的债务,完全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嘴脸,这一对翁婿实在是般配得可以。不到一年的光景,懦弱的迎春就被蹂躏而亡,成为封建礼教的又一个牺牲品。

 

 

2010年,《红楼梦》再次被人搬上银屏。改编名著,最容易费力不讨好。甫一面世,果然遭来大规模的声讨。最大的问题是像“聊斋”,像“鬼片”,演员演技烂,旁白太多等等。支持者却认为,画面唯美,配乐空灵,远胜于旧版。

原著《红楼梦》有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之分,通常认为高鹗所续的后四十回思想性艺术性均大不如前。新版电视剧也有前后之分,大约以第三十二集为界,成年贾宝玉和薛宝钗出演之后,效果同样不能与前期相比。前期的剧目演出了大观园里少男少女天真无邪的生活景象,再现了贾府上下各种人性的张扬和内敛,许多的段落唯美唯妙,如痴如醉,引发了观众的共鸣,完全值得肯定。但是第32集以后,成年贾宝玉表情呆滞、嗓音嘶哑、演技平平,薛宝钗一副苦脸再也看不出丝毫的喜怒哀乐,活脱脱一个木偶,拖累了整部电视剧的质量。

《红楼梦》是世界文学史上的一座丰碑,任何改编都应十分注重忠实于原著,要坚决杜绝自己比曹雪芹都要高明的想法和所谓“创造”,窃以为这正是新版电视剧的值得称赞之处,也恰恰是87版电视剧的一大败笔。例如旧版中隆重推出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这一段,这原本是现今流行的版本中所没有的,只存在于研究者们的猜测和臆想当中,但该剧中却极力予以渲染,种种大胆、暴露的镜头让人不敢多看。毕竟还有“小说是私密空间、电视是公共空间”之说,一家老少欣赏名著,镜头上缠绵恩爱的男女不是一对情侣,而是公公和儿媳,这该怎么向孩子们讲解。

新版连续剧凸现了贾赦这个人物的无赖和狠毒。贾赦逼婚受阻,招来鸳鸯的哥哥金文翔好一阵威逼胁迫。她那哥哥同是贾府的奴才,跪在地上哆嗦不停,语无伦次,真没见过这样的“求婚”场景。说话稍有迟疑,竟被贾赦这个“妹夫”一脚踹翻在地。

唯一一处可以体现贾赦些许“正能量”的事情发生在第二十五回,说的是宝玉、凤姐遭到马道婆大施魔法,不省人事,双双病危,众人无计可施,只是大哭。此时贾赦贾政又恐哭坏了贾母,日夜熬油费火,闹的上下不安。贾赦还各处去寻觅僧道。贾政见不效验,因阻贾赦道:“儿女之数总由天命,非人力可强。他二人之病百般医治不效,想是天意该如此,也只好由他去。”贾赦不理,仍是百般忙乱。

封建社会把科举考试当作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途径,例如宝钗、湘云等多次规劝宝玉讲讲“仕途经济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作为长辈的贾赦却如此教育他的侄子贾环,读书只是个样子,“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将来是不愁没有官做的,也更加暴露了他不学无术的本性。

贾赦在贾府的地位尴尬,在众人眼中的评价也明显尴尬。人们谈起贾赦,远不如他的兄弟贾政话多。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算是全书的开场白,介绍贾赦的时候只有一句话:“长子贾赦袭了官,为人却也中平,也不管理家事。”说起贾政来却滔滔不绝:“惟有次子贾政,自幼酷喜读书,为人端方正直……”后来林如海向贾雨村也是如此:“大内兄现袭一等奖军之职,名赦,字恩侯;二内兄名政,字存周,现任工部员外郎,其为人谦恭厚道,大有祖父遗风,非膏粱轻薄之流。”

曹雪芹最擅长用简短的语言勾勒出人物的性格和命运,看似不经意的场景描述,已经将贾赦的整体印象凸现出来,故事的发展也充分印证了这一点。

与贾赦好有一比的是他的妻子邢夫人,她本是贾赦的续妻,人常说没有生养过的女人是不会真正疼爱孩子的,她就是这样的一位。小说的尾声部分,贾赦、贾琏被缉拿,凤姐病死,贾环勾结巧姐的亲舅王仁要把巧姐卖给所谓“外藩王爷”作偏房。王夫人及众人极力阻拦,身为祖母的邢夫人“本是没有主意的人,”非但不予制止,反而纵容和支持。王夫人明知有诈,也因碍着亲祖母而阻拦不成,幸亏得到了刘姥姥的救助,巧姐获救。此后贾府完全败落,巧姐在乡下开始了新生。后来贾琏回家,赶忙给刘姥姥道谢,“见邢夫人也不言语”,转身到了王夫人那里,跪下就磕头,说:“姐儿回来了,全亏太太周全。”谁知邢夫人还在抱怨她的妯娌,“挑唆我母子不和”。

小丫头红玉说得好:“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有这样的子孙,盛名之下的贾府早就坐吃山空,贾珍的庄子里供奉的东西一年不似一年,贾琏、凤姐操持下的荣国府早就寅吃卯粮,虽说一直在从事“高利盘剥”,不过是为了中饱私囊而已。终于等到了锦衣府奉旨抄家,首当其冲的正是贾赦,以“交通外官,依势凌弱,辜负朕恩,有忝祖德”的罪名,被革去世职,发往站台效力赎罪。贾政顿足捶胸地感叹:“都是我们大爷(贾赦)忒糊涂,东府(宁国府)也忒不成事体”,“都是我们这些不长进的闹坏了。”只不过在高鹗的续篇里,又发生了“沐皇恩贾家延世泽”,宁荣两府复了官,赏还查抄的家产,贾赦也回到了家中,原著的悲剧色彩和批判精神都被明显淡化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