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陈宝存:房产税是为税而税,不是为遏制房价

(2010-06-05 20:55:59)
标签:

房产

房价

财政支出

土地出让

董藩

中国

分类: 谈房论市

陈宝存:房产税是为税而税,不是为遏制房价

    我的朋友董藩的文章《国务院或地方政府开征房产税(物业税)均涉嫌违法》发表之后,舆论反响强烈。网上的留言绝大多数赞扬声,一扫“楼市春天派”无理由被骂的局面。应该说,董藩教授的思考是有益的。对于上海和重庆政府高层,有借鉴意义。不能因为所谓的政治正确而把法制建设放在脑后。

    董藩教授认为:“有人可能说房产税或物业税是地方税,地方人大或政府拥有立法权。这个说法更是严重错误的。房产税的确属于地方税种,但地方税只是“属于地方固定财政收入,由地方管理和使用的税种”,其设立的权限却不在地方政府。而且《立法法》第十条明确规定:“被授权机关不得将该项权力转授给其他机关”,显然,即使国务院获得了全国人大的授权,也不得将该项权力转授给地方政府机关。对早已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房产税暂行条例》,其解释权归由财政部而不是上海市政府或者重庆市政府,地方政府根据自己的意图乱解释,显然是违法的。不管有多少理由,政府应带头遵循法律,这是法制社会的基本要求。世界上更没有一个国家靠物业税或房产税这种长期的、稳定的基本税收制度,去实现一个短期的房地产宏观调控目标,它只是政府增加财政收入的一个税收种类而已。”
    文章发表的第二天,朱大鸣博士回应了董藩教授的文章。朱博士认为:“上海是否马上要征收房产税,是否会真的斗胆征收,这只有上海市政府决策者知道,一切媒体的猜想,一切房地产评论人的起哄,都市哗众取宠,抓人眼球。我前几天刚说过,房产税即使开征,也并不是洪水猛兽,不可怕,对于房价的冲击很小,是微乎其微的。”

    第三天,任志强先生回应董藩教授的文章,题目是《即使合法也需要先合理》。任志强补充丰富了董藩的观点。任志强主要以房产税(物业税)是否合理的角度分析。

    对于是否合法,任志强有其独到的观点:“董教授是根据现有条例做出上述判断的,而国务院是有权自行修改《中国人民共和国房产税暂行条例》的,修改了暂行条例就可以回避立法程序上的麻烦与障碍了。再按条例的规定由财政部解释,那么这个修改后的暂行条例也许就能实现政府想达到的征收目的了。问题在于“立法法”权中将征税的权利交给了人大之后,人大有权收回所有的授权,由全国人大来按“立法法”的要求行使自己的权利,这样才能防止行政管理机构乱用授权而背离了“立法法”立法的初衷,而还权于民!”

    任志强认为:“这次征收房产税的出发点,似乎忘记了征税要先问个钱花在哪里的问题。而是明确的将征税的目的确定为为了打击投资和投机行为、为了遏制房价的过快上涨之上了。难道不能用增加供给、提高利率或其他的方式来解决房价问题,而要用民众买单的方式来加税去调整房价呢?用让大多数人来买单而为少数投资与投机行为承担责任吗?房产税(或物业税)可以成为地方政府的稳定税源,但这一定首先是税收制度改革中的替代,而不是在现有税制不变的基础上加税,而税制的改革是与房价无关的,尤其是与遏制房价过快增长无关的。”

   

     财政税收无疑是大财政体制下中国最大的问题。过度管理和调控,需要的是大量的人力物力,这也是我们强力入世贸所要解决的问题。中国市场化走了30年,但是经济发展紧随着的是体制改革的严重滞后。特别是2003年之后,我们入世的承诺一直推迟兑现,理由之一是中国企业面对全球化浪潮的严重缺乏竞争力,这也就有了央企国企连续8年的超高速发展。

    英国《金融时报》发布全球市值最大五百强企业排名,中石油首次超过美国埃克森石油公司,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企业;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移动分别排第四和第十名,这也是中国企业第一次站在排名榜榜首。这无疑也是好事,毕竟中国央企经历多年的发展,整体综合实力达到世界顶尖水平。

    但是,我们同时也看到财政支出的超高速增长,以及财政养人的压力之强大。数据显示:2009年1至12月累计,全国财政支出执行初步统计数为75874亿元,比上年增加13281亿元,增长21﹒2%,分中央地方看,中央财政支出43901亿元,其中,中央本级支出15280亿元,同比增长14﹒5%,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支出28621亿元,同比增长29﹒8%。地方财政用中央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资金以及地方本级收入安排的地方本级支出60594亿元,同比增长23%。地方财政结转下年支出2608亿元。

    这就足够解释为什么开拓税源对于中央和地方财政部门重要到了何种程度。而中国的经济结构存在的问题,以及全球经济尚处于恢复期的现实,出口拉动还远远不够,消费拉动也存在很大问题。而对于楼市的严控,已经看出土地流拍产生,对于地方土地财政是巨大的伤害。同时,低成交量的持续,会大大缩减财政收入。同时,由于拆迁安置补偿标准的提高,土地出让总收入中,安置补偿占比越来越高,土地出让净收益已经严重下降,也就是说,即使目前的土地出让方式继续保留,地方政府也不可能依靠土地出让净收益增加达到财政收入增加的目的。那么这个时期推出的所谓的物业持有型税收,实际是假借打压楼市之名,行加税之实而已。

    体制改革的严重滞后与市场化程度越来越低的现实,管控实际是无奈的。而政府管控需要大量养人和大量的财政支出。改变目前的税收超高,甚至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0%以上的局面,需要把体制改革提到首位。

    而京沪渝等直辖市政府,需要有强力的体制改革的推进,而不是大肆作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