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任意好
任意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144
  • 关注人气:2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御鼎诗歌奖•十年成就奖】授奖辞及受奖辞

(2010-01-17 23:59:25)
标签:

赶路

赶路诗刊

御鼎诗歌奖

伊沙

消息公告

任意好

老德

阿斐

张建新

文化

分类: 赶路诗刊

【御鼎诗歌奖】•二十一世纪中国诗歌“十年成就奖”(2000—2009)

 

【伊沙的授奖辞】

  上世纪末,著名评论家燎原在其《中国当代诗潮流变十二书》中写道:“伊沙在90年代诗坛上的出场完全摈弃了对群体力量的借助,不但单枪匹马闯入诗坛的前台,并且竟然没有遇到挑战。”、“伊沙对20世纪末的中国诗坛具有特殊意义。他甚至一个人代表了一段诗歌时区”——在燎原先生具有世纪总结意味的系列文章中,伊沙独占最后一“书”,他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最后一位汉语诗人,亦是21世纪最具影响力的第一位汉语诗人,他是真正做到了“跨越世纪”的一位杰出诗人。在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间,这位“后口语”写作的首倡者用经典迭出的坚实文本成为自“第三代”以来口语诗歌的集大成者,他以巨型长诗《唐》点燃了新世纪方兴未艾的现代长诗热,以《灵魂出窍》挑战极端冲刺巅峰,在《蓝灯》中表现出用汉语来命名世界的勃勃雄心和天才能力,而《无题组诗》的写作则完全体现出作者“综合性大师写作”的宏伟抱负,使其令人惊叹的诗歌才华得以更加全面的展现。在过去的十年间,伊沙始终坚持着存在上的民间立场和艺术上的先锋姿态,扎根中国,放眼世界,对现代汉诗的现代化做出了重大的贡献,我们可以这样说:正是在以伊沙为代表的一批诗人的努力之下,现代汉诗才最终追赶上了世界诗歌发展的潮流,甚至成为世界诗歌在21世纪的一支先锋力量而存在,诚如英国评论家理查德•金所指出的:“伊沙怀着满腔的爱国热情,却用一种自嘲的方式来表达,他说自己‘这辈子我身为一名/脏乱差的诗人/恋着我们/脏乱差的祖国’” 、“他用他那个时代所特有的粗砺的、口语化的语言,从容、优雅地表达着荒谬、羞耻和柔情。”而另一位评论家大卫•摩利则指出:“译者在翻译成英语后的语言着色上处理得很棒,在我看来,是自我、高傲、性感的一系列作品。”——在国际诗坛的眼中,伊沙不再像以往的汉语诗人那样被当作“流亡”、“寻根”等简单正确的政治、文化符号,而是被当作加入世界诗歌发展的正在进行时态的活生生的诗人——这是汉语诗人在近十年中为自己所赢得的艺术的尊严!种种诗歌铁证表明:伊沙写出了全球化时代最先抵达的汉语诗歌,当之无愧地成为新世纪十年来现代汉诗最丰硕成果的创造者和新高峰,而不能忽略的是伊沙激励了一代人为汉语的尊严和自信作战的斗志和理想。谨此,我们将“御鼎诗歌奖•十年成就奖”颁发给杰出诗人伊沙。

                                                    ——御鼎诗歌奖评委会 2010年1月1日

 

【伊沙的受奖辞】

 

【御鼎诗歌奖】•二十一世纪中国诗歌“十年成就奖”(2000-2009)受奖辞

 


  一堆胖女人笨拙而性感的舞蹈
  一个孩子在祈祷 这里是环礁岛
  而在千年岛 一只船载着火把
  正驶离岸 在土著们的咒骂声中
  一个黑人吹响了千年海螺
  在巴勒尼群岛的海滩
  天空中有阴云密布 景色苍茫
  一只海鸟在飞
  第一缕曙光照耀着基里巴斯
  但阳光没有 被云层阻隔
  新千年的第一缕阳光西移
  照在新西兰查塔姆群岛的
  奥喀罗湾 一个白发老头
  领着孩子 高声赞颂
  毛利人正用欲飞之姿
  装扮成鸟
  呼唤太阳升起
  而太阳正在升起
  新千年太阳的初吻
  轻落在地球的额际

 

  请大伙先读一首诗,诗题为《地球的额际》。
  我之所以要在本篇“受奖词”的开头,将我的这首诗端出来,是想让大伙随我回到整整十年前——回到1999年12月31日的“千禧之夜”……
  那天晚饭以后我便坐在电视机前,起先还有妻儿陪伴,后来他们都睡去了,我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机,看地球上各个时区的人们依次欢呼雀跃地跨入新世纪和新千年,整个晚上,酒量不大的我喝掉了一大瓶长城干红,手边放着一个用于记录灵感的小本和一支笔,多次盹着又醒过来……我有一个宏大的构思,想用诗来见证世界各国人民跨越世纪和千年的景象,从而写出人类的历史和命运——现在看来,这是一个注定要流产的构思,我想得太大了啊!最终的结果是我只写了两首短诗,《地球的额际》便是其中的一首,并且是第一首——自然也成了我在21世纪所写下的第一首诗。
  时间过得真快,十年快如一百根头发成雪。
  请大伙随我跳至2009年12月31日:晚饭是一个家庭请我们家和另外一家——每年这个时间都要吃这家的请,因为这一家的夫妻俩当年是我老婆牵的红线,这一天还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饭后还要去K歌,我便提前告退了,回家去陪独自留守在家的父亲。我和父亲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等待着2010年的到来,由于我前几天曾飞到哈尔滨去出席“天问•中国新诗新年*”与一帮好友夜夜狂欢欠了觉,所以瞌睡特别多,呵欠连天的,到网上遛了一圈也不管用,勉强等到新年钟声敲响,我便连滚带爬地去卧室睡觉,走到卧室门口时,听到落在书房的手机有短信信号传来,但是我已经瞌睡地顾不得去看了……半夜中朦朦胧胧听到妻儿归来,听到儿子抱怨说:“听了一晚上三流歌!”,我便翻身滚入更深的睡眠中去了。
  新年元旦的早晨,我的手机依旧闹了,妻从书房取来说是有一个新短信,让我自己看,我想就是昨晚睡前发来的那条吧,打开一看,惊喜交加!全文如下:

  伊沙兄,祝贺您在赶路主办的“御鼎诗歌奖-新世纪十年成就奖”评奖中得票最多,荣获赶路迄今为止诗歌最高荣誉奖,特此喜报并致以新年祝福和问候。
  2010年1月1日00:23 

  由:任意好

  我睡不着了,干脆起床!
  在紧随其后发来的另外一条短信中,意好告诉我:今天赶路论坛要发布这一重大消息!所以整个白天,我便一直在等,一边批阅学生的作文卷,一边等,等到下午17:18:53,一个班的学生卷子正好批完,赶路论坛上发出了“赶路2010年第1号公告”:

 

赶路诗友们,新年好:
  诗人伊沙在“御鼎诗歌奖•十年成就奖”评选中,经过赶路评委激烈的争论及评选,以“在‘民间’颠覆‘体制’,以‘俗身’击溃‘大师’,用质感取代意象……开创了‘伊时代’、影响了一代人”等巨大成就得到绝大多数评委的认可,成为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御鼎诗歌奖•十年成就奖”得主。该奖为“赶路”有史以来设立的最高诗歌荣誉奖项,相信也是中国迄今为止最高的荣誉奖项。
  根据赶路和佛山市御鼎贸易有限公司商议,决定给杰出诗人伊沙颁发奖金20000元(或奖金10000元,以赶路名义推出诗集一册——由获奖者自行选择),并授予伊沙“御鼎诗人”荣誉称号。
    特此,公告。

                     赶路论坛
                     《赶路诗刊》
                     “御鼎诗歌奖”评委会
                     2010年1月1日

 

  “公告”下面还附有“评奖过程”——竟是诸评委的QQ发言记录,太酷了!将评奖记录公之于众,在以往的评奖中前所未见!闻所未闻!本来,我在此欣然等待的一天里,已经在心中想好了一句话——是我获此“民间十年大奖”后最想说的一句话,我准备等消息发布之时再用跟贴的方式说出来:“意好!你帮我一把出了十年中憋在肚子里的怨气和恶气!”——但是,当我仔细阅读了这个“评奖过程”之后,我心中的这句话让位给了最后发出来的那句话:“哦,这可是十年大奖啊!我此刻的心情没有狂喜,有的只是读了评委们严肃讨论后的一份肃然,请全体评委接受我至高的敬意(与是否推选我个人无关)!”——这是我的心里话!大伙有所不知:八评委中不止一人与我有隙,但是在此行使神圣权力的关键时刻,他们都能够从诗出发,以诗为上!即便是没有推选我的,我也能够看出他们是严肃认真的,最后的选择是出自本心和各自的艺术原则——这便确保了这次评奖的真实性、学术性和含金量。
  伊沙获奖了!
  在中国诗坛上,伊沙获奖,必成新闻!不获则已,一获惊人!
  在我这个亲身体验者看来,伊沙能获奖,必有“强人”出,为诗来作主——这里所谓“强人”是指具有卓尔不群的艺术鉴赏力和强力意志的人、敢为天下先甚至敢与习惯势力作对的带有霸气的硬人!1999年的中岛正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才能在当年获得首届《诗参考》“十年成就奖”(1990-1999)——这是上世纪90年代中国诗坛所颁发的仅有的一项“十年成就奖”;2004年的谭克修正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才能在当年获得首届“明天•额尔古纳”中国诗歌双年展“双年诗人奖”(2003-2004),并获得轰动一时的两百亩牧场的巨奖;2009年的任意好正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才能够在此刻成为【御鼎诗歌奖】•二十一世纪中国诗歌“十年成就奖”(2000-2009)得主,对意好我早有诗云:“我乃长安的诗人/诗在岭南遇知音/打破着我的宿命”(《无题(65)》)。
  中国诗坛,官民两道,每年要颁出多少项诗歌奖?其中有多少都颁给了乖乖巧巧的平庸诗人?我在寸金未得的优秀诗人面前不敢说自己甚少获奖,我在诗不如我的“得奖专业户”面前自是心中不服,我之与奖无缘他人比我还要敏感,前阵诗人哨兵为《红岩》杂志组稿打来电话还在为我鸣不平!——所以,我有“怨气”也属正常,至于说“恶气”——南京某小组评出的2007年度“庸诗榜冠军”得主有资格这样说!不但不给奖,还要用“反奖”来恶搞你!富含人性的玩笑不是这么开的:美国电影“金酸莓奖”给的往往是奥斯卡得主,所以“庸诗榜冠军”应该在中国诗坛那些新老“得奖专业户”中产生才对,搞我便是“心藏小恶泄私愤”了!
  所以,在此我还是想把那句心里话说出来:“意好!你帮我一把出了十年中憋在肚子里的怨气和恶气!”
二十年的潜心写作,换来了两个“十年成就奖”——小奖不得,专得大奖,这就是我的命?这个命可是够好的!从此以后,夫复何求?
  很久没有写过“受奖词”了,都不知该如何写了!所以,我在开写之前,百度出了一串“受奖词”,绝大多数都为中国诗人所写(谁说诗歌不繁荣?)——我的那个妈呀!读罢竟然恶心欲吐!作家阿城当年到北师大作讲座时说:作家的创作谈尤其不可信!我说中国诗人的“受奖词”实在没法看:“草根”一得奖就宣扬“王道”,人已得奖就变成B!我也荡出了自己的一篇“受奖词”,读罢我安能不自恋?回想起当时宣读的情景:那是2004年的某个秋夜,在灯光照彻的额尔古纳市政府大礼堂的舞台上,当一位先我领奖的老“得奖专业户”致词说:“我获得过一些重要的文学奖、诗歌奖……”——之后,我上台领奖,然后致词,在致词的尾声道:“在今后继续为不得奖的命运而写作……”——“受奖词”都是事先拟好的,我没有针对任何人,客观反映出的是不同的“境界”!当时,台上那个重量级的胖子声若洪钟掷地有声地这么说,当着“得奖专业户”和“评奖专业户”的面——今日之我,老去五岁,瘦掉四十斤,我还是那个可爱的胖子吗?我想说:是的,没变!
  在本篇“受奖词”开始所描述的两个公历除夕之间,是我的十年,在此期间,我在诗歌写作上所做的和取得的一切——这项颁发自中国先锋诗歌前沿阵地上的“民间大奖”已经很好地为我总结了,对于未来的十年,我不展望,也没有太过明确的写作规划,因为对我来说,新的十年的新诗,就在新的一年,就在新的一月,就在本月月底……
  谢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