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怀凌
王怀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462
  • 关注人气:6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空酒杯(组诗)

(2018-12-27 11:04:37)
标签:

情感

文化

杂谈

分类: 诗歌

空酒杯(组诗)


 

 最好的雪在今夜落下


 


最好的雪能否在今夜落下——


向晚,天色阴沉,寒流在路上
步步紧逼


微信圈提前泄露了消息


一棵脱光了叶子的树在风中哆嗦了一下


 


——不是非要等到一场雪在今夜落下


时光凶险
。我有表面的安静和内心的荒芜


先知与未卜
并驾齐驱


——
好长时间我黑白不分


 


如果雪花真的在今夜落下


梨花在飞,蝴蝶也在飞


那些习惯于睡着云朵上的花儿


就让它今夜回到人间


把这尘世的孽障覆盖


回到我身旁


年一样白,一样暖


 


一夜大雪


封山、封路、封门,也封住最后一
封信札


我白茫茫的入睡


做白茫茫的梦


天亮,
荒凉的人围炉温酒,取雪煮茶


有自己的清欢


和坚守


 


这样
,雪果真就纷纷扬扬地落下来


 

在海边


 


傍晚五点钟,天已完全黑透了1


——
这短命的日子


故意不让我看清大海的真


只暴露出水的青面和浪的獠牙


 


海天如此辽阔,却被黑夜屏蔽


海大不过黑


 


海面起伏不定,后浪推着前浪


风很生猛,带着刀子,带着利剑,带着刺。呼啸不止


我的眼前是一片深渊


我凝视着它,它也凝视着我


每一寸光景都险象环生


一个从内陆赶到海边的人


此刻,我的内心有大面积的冰山和暗礁


失败是必然的,恐惧也是


我把失望狠狠地淹死在水中


带走唯独属于我的寂寞


 


转身离去的刹那,眼前灯火辉煌


 

人工湖


 


那么多的枯叶浮在湖面


柳树的叶子,枫树的叶子,银杏的叶子,梧桐的叶子


均呈现不同的形状和色彩


荷叶谦卑,收拢了霸气


用一支枯瘦的残躯招魂


整个湖面就显得庞杂而拥挤


像莫奈的画作


 


赏画的人,稀稀落落


来了,又走了


留下一声悲秋的叹息


 


湖边站着一棵油松,一丛箭竹,一树忍冬


石凳是冰凉的,一如
刻在石头上的字


接下来的时日,不再会有温热的身体去亲近它


 


正午的太阳照在湖面上


成群结队的小金鱼与枯叶争夺地盘


 


在此短暂逗留的几日,每天中午


我都会
把影子投进


我热烈地爱着这一方水域


它收留了天空的雨水,也收留了哀伤的枯叶


把腐烂和欢愉统统的咽进肚子


 

 雨夜


 


两瓶红酒喝完了,要不要再开一瓶?


服务生说都午夜时分了


 


天空下着小雨


你说下刀子又能把谁怎么样呢


 


道路湿滑,夜色继续下沉


车窗外的灯火明暗不定


 

喜欢


 


喜欢是没有由来的——


 


山坡上头戴紫冠的马莲,穿黄色碎花衣裙的柴胡


粉面盈盈的芍药,打着遮阳伞的野荷


园子里的牡丹、月季、桂花、罂粟


喜欢那朵就多看一眼


 


书架上的荷马、博尔赫斯、茨维塔耶娃、鲁迅、金庸


案头薄薄的诗集和杂志都带着朋友的体温


喜欢那本就多翻几页


 


尤其喜欢此时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


也许,我喜欢的那个人


此刻也在另一扇窗户后面站成一帧静美的风景


 


 

 空酒杯


 


这些年,我喝过的酒


白酒、红酒、黄酒、啤酒


攒起来,也有几大缸


我酒后出的洋相,惹的麻烦


也能排成一出大戏


只是我人微言轻


我的机智、幽默、风趣像凉拌土豆丝一样被忽略


而我的语焉不详与天旋地转却成了山珍海味


数次被端上餐桌供人们津津有味的消费
                                                 


 


我并不是一个嗜酒如命之人


我请别人,拿出十分真诚


别人请我,我用十二分感激回敬


豪情和悲壮都在杯中


朋友,我们一饮而尽!


 


我喝过的这么多酒


一部分汇入大海


一部分在旱塬上蒸发


还有一部分爱我爱到骨髓,爱到血液,爱到肉里


跟随我走南闯北,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时刻提醒我会头晕、心悸、胃痛、肺水肿、肝硬化


让我负载越来越重,步履越来越蹒跚


 


福报和结果都是一样的


偶尔,风穿过喉结,在腹内回响


寂寞之人内心荒凉


此时,我也会凝视酒杯


端起尘埃,饮下清风明月


 

冬至记


 


我知道人心浮躁,但世事安宁


我知道天子祭天、百姓祭祖、阖家团聚、亲朋互馈


都是上往年间的故事


我在阳台看书


“冬至大如年”的剧情在脑海纷呈演绎


帝王们都忙着扩充地盘的面皮


鱼肉百姓的饺馅


老伴挥动菜刀与韭菜鸡蛋厮杀正酣


锅碗瓢盆交响曲为她助威


突然间一声断喝:


“王怀凌,把地拖了!”


把我拉回到柴米油盐的日常


 


窗外飘雪


天降祥瑞


你有饺子


我有扁食


万物都有其挺拔的身躯


我不需要良田万顷,广厦千间


只需太平盛世这小计量的幸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