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怀凌
王怀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462
  • 关注人气:6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草木(组诗)

(2018-06-21 15:26:11)
我认识的草木不多

我认识的草木不多,能叫出名字的寥寥无几
狗尾巴草、驴蹄草、马茹子、鸡冠花、狼毒花、灯盏花、牛蒡叶子
臭荏、蕨茅、剌剌樱、谷莠子、毛苒苒、柳叶兰、打碗碗花……
这些散落在房前屋后及幽静大野的山妞与莽汉
遵循自然法则,相生相克,或孤独终老
它们都有自己的活法,有自愈的药性和疗效
譬如:苦苣菜降压,刺椿头暖胃
地椒茶消暑,银柴胡抵御风寒
钩榆钱,打槐花
安抚了味蕾,治愈了脾胃
黄连把一肚子苦水独自咽下
忍冬在风雪中一忍再忍,憋出一脸血色
枯子蔓怀揣好奇之心,爬上邻家墙头
窥视人间的真相
我听见有人在唱——
“白牡丹开花(者)红牡丹长
马莲花长在(那)路旁”
深情。悠远。流水潺潺

我更愿意把它们比作清瘦的书生或狂野的丫头
要么一身素雅,两袖清风
要么百媚千娇,风情万种
认识它们的时候,就这个样子
一尘不染,自然而然
还在老地方
在不起眼的被遗忘的旮旯

或许,它们问过蒲公英外面的天有多高,地有多大
问过柠条,地下十米深处流水是否日夜奔腾
守着属于自己的一捧水土,岁岁枯荣
风来了,身子互为墙
雨来了,叶子互为伞
天干物燥,拼命攥住一根无可救药的稻草

也有一些成员摆脱不了被招安的命运
改名换姓走进城市的花园
另一些在迁徙的路上
或客死他,或正在承受水土不服的煎熬
都有着身不由己的悲催

有时候我想,做一棵永不漂泊的草是幸福的
根须牢牢地抓住泥土,一年一个轮回
开细碎的花,结饱满的籽
不枉生,不枉死
清晨鸟鸣洗耳,正午泉水濯足
黄昏目送一轮红日缓缓西下
有毒的苋麻也好,长牙的刺荄也罢
让原野说出花红柳绿
说出嶙峋的性格和安静

我拜草为师,一个个指认着它们
麦子、胡麻、洋芋、豌豆、糜子、荞麦、谷子、高粱、玉米
这些被驯服的野草,从田野到粮仓
汗水的光芒照耀着种子的走向
乡间小路上,每一头老牛都钟情着一口嫩草
山坡上的羊群时常与白云互换位置

锄头注定与镰刀称兄道弟
因为断须草根深蒂固,负隅顽抗
黑燕麦善于乔装打扮,又成功的做了一年卧底
它们都是庄稼的祸害
尽管柔韧的杁木锄柄和光滑的栒木镰把一次次发表斩草除根的宣言
一盘石磨,古老的牙齿
细细地咀嚼管子的《谷物法》
我读书写诗,偶尔放眼辽阔
所有的叶子我都爱
所有的花朵我都想占为己有
既是干枯色衰
当我爱心泛滥时,不定做谁的帮凶

园子里的韭菜割过一茬,又绿一茬
辣椒、茄子、萝卜、芹菜、芫荽、蔓菁、甘蓝、卷心白
还有那些歪瓜裂枣,桃杏李梨
清亮的日子都自带光芒
一把蒲扇,一顶草帽
苹果树与花椒树遥相呼应,超度酸甜苦辣的春秋

当然,我还认识那些桦树、白杨、皂角、黑刺、榆木疙瘩
它们肯定也认识我
都生长在顿家川的房前屋后,沟沟岔岔
共同撑起米高山顶的一方蔚蓝
早年间,我造屋、炊饭、取暖、编织
我把它们视作衣食父母
现在,我呵护、疼爱、依恋,视它们为孩子

                   2018.6.21

紫苜蓿

我看见干柴遇见烈火的样子——
正午,一粒太阳的火种,点燃了半坡苜蓿
紫色妖姬,水汪汪虚胖的火焰
远远的,绿叶疑似袅袅青烟
轻轻地飘,飘成蓝天下放牧的白云

蝴蝶为爱而生,翕动透明的翅翼,火焰中舞蹈
蜜蜂的勤劳比苜蓿的根须整整长一个大汗淋漓的夏季
黄牛在树荫下反刍悠闲的岁月
我看见生活的蜜已渗透到这个小山村的神经末梢

如果此时有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女子在山路上袅袅婷婷
一群散学的花蝴蝶也好啊

那个提着镰刀前来割草的男人
我们之间隔着一道安静的光阴栅栏
                     
                   2018.6.23 

崖松

一棵站在悬崖边上的松树能活多久?
根,能扎多深?
它身临深渊的生活背离冒险者的初衷到底有多远?

别开生面。仿佛是从山下一跃而起
凌空的姿态,让飞鸟也叹为奇观
我取水、打柴、采药、放牧
每次抬头仰望,都心生敬畏

那时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
一只松鼠引领冲动攀上悬崖,爬上树干
在伙伴的欢呼和尖叫声着,风来了
一阵山风撼天动地
我听到树枝断裂的声音
灵魂飞翔的声音
我听到来自地心引力的深情召唤
松塔一样摇摇欲坠的青春命悬一线
我的破衣衫无回天之力

所有的树枝都是举向天空的手臂
风来了,像足球场上的观众,振臂欢呼
风静了,又像是集体投降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老了
而这棵站在悬崖边上的松树,从没离开过半步。好像也没有长大
也许,这就是万古长青的原因

            2018.7.4

山中独坐

方圆几里只有一个人。除此之外,还有虫蝇、鸟鸣
潜伏在深草和树荫下的野兔、蛇蝎等
也许有打蕨菜的人
怀旧的人
不远处虎视眈眈的猛兽的眼睛

起初,他用树枝为笔
蘸着溪水在石头上写一个人的名字,接连写下一串咒语
阳光替石头洗净了劣迹

天地空而寂静
一个人可以静静地坐一天
指挥内心的千军万马
也可以静静地等死
死在他热爱的山水间
岁月已锈迹斑斑,投影在他的面部
包括心脏、肺腑

溪水在脚下淙淙地流淌
石头上坐着另外一块石头

一块石头流落到此,给另外一块石头取暖
他们内心的冰凉是相似的
长出的苔藓也是相似的

                     2013.7.5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