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怀凌
王怀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9,462
  • 关注人气:6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水长(组诗)

(2017-10-10 11:07:58)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秋水长(组诗)


王怀凌


大雁飞过天空
 
天空似一面瓦蓝的绸缎。大雁飞过
字幕缓缓移动——两个笔画简单的象形文字
而群山逶迤,秋风吹皱大地
有人抬头仰望,有人低头劳作
 
此刻,鸟入寒林,虫鸣棘草
除了大雁,我目无众鸟
我相信一只大雁的操守约等于它的信念
为了飞翔,它忽略了肉身
也找到了灵魂
 
大雁飞过我的领空
西海固睁大泉水的眼睛,清澈地仰望
我极目远眺,陇山一带层林尽染
接近于神谕

    2017,9,23
霜降

被迫草木说出最后的聚散离合
被迫茅草一夜之间白头
叶子逆来顺受
纷纷漂泊在来年相逢的路上
仍有一些不识时务的死活抓住枝头不放
惨淡经营着内心小小的感动
清晨,地面上有湿湿的印迹
——叶子一定在夜里哭过
对于输给时光的生灵,我总是守口如瓶
即使花朵凋零,草木枯萎,叶子背叛离经
我也不说——冷!

    2017,924
 
秋水长

河水赤身露体,盲目的往低处流
在爱恨情仇之间保持警觉
但,河水不知道自己要流向哪里
泅渡者,包括捞浪渣的人,隔岸观火的人
一次次在泥泞中沦陷、托生
我钟情苦艾。借助流水的力量
盲目而又顺从
结伴而行的残花不是我的,枯叶不是我的,落果不是我的
我克制着自己,一头寒霜独自行走在人间
路遇清潭,有岁月的沉淀,也有澄明的灵魂
可安放感激,亦照见倦容

              2017,9,27

雨在下

一棵草无法承载我的悲伤
我也无法承载一棵草的悲伤
吹向村庄的风,都是漫不经心的
但暗藏寒冷
秋雨连绵,注满了沈家河水库
我依然看天的脸色行事

在草木的世界,一个又一个死亡
或即将死亡的消息接踵而来
有些果子只熟了一半,另一半无疾而终
长芒草选择午夜穿上孝衫
怀揣无用的悲伤,与即将枯萎的草混为一体
再柔软的心,也装不下绝然离去的背影
雨还在下。世事混沌,来不及看清
天就骤然凉了

          2017,9,28

被文身的白杨

我相信每棵白杨都有深刻的疼痛和记忆
把迫不得已的伤痕当纹身
曾经都那么水嫩、清纯
一把水果刀分享过甜蜜之后,又在爱与暴力的懵懂中游走
疼在树皮上,也疼在人心上
我相信孩子们现在已经长大
或各奔东西,或形同陌路,或两肋插刀, 或鱼死网破
只是人会逃离,树不会
那些留在树上的青春胎记,连同记忆一道斑驳、模糊
却丝毫不影响一棵棵白杨树,经年之后依然笔直的等待
时光的苦情剧在风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清晨,我在古雁岭散步
路边两排白杨风华正茂
我逐一辨认着赫然裸露而又发育畸形的字迹
“马清芳  我爱你”
“李敏  叶子龙爱你”
“强强携娜娜到此一游”
——这陡峭的爱
正是秋风时节,白杨叶子金黄
一些开始枯萎,随风落下,像飘向天涯的情书
当我离去,再回过头来
两排白杨,像送行人,也像招魂幡

           2017,10,1
 
安好
 
我本来想用小楷写一封长长的思念给你
却只在微信中发了一句轻俏的问候
你也只回了简短的两个字:安好!
 
日子总是删繁就简,把距离拉近,人心拉远
把纯金的牵挂无限贬值
 
淫雨霏霏的夜晚,天地间竖起无数架大提琴
呜咽着杰奎琳-杜普蕾的《殇》
弦外之音,有我不曾释怀的衷肠和倾诉

           2017,10,3
 
最想见一个不想见的人

落花随流水私奔算不算天长地久
花瓣离开枝头算不算背信弃义
雨下了一夜,槐花落了一夜
流水带走落花,叶子泪流满面
有人蘸酒精磨刀,试图斩断乱麻一样的雨水
有人穿过大半个城市的积水,只想见一个不想见的人
是雨夜
是长恨歌
我想替叶子拭泪
却不知从何入手
我在心中建一座坟
把流水和落花一同埋葬

            2017,10,4

再写长城梁

我不写烽燧,不写垛堞,不写狼烟,不写马蹄,不写血光,不写坟冢
亦不写残垣断壁
荞麦花粉过了
胡麻花蓝过了
苜蓿花紫过了
长城梁上,两个隐姓埋名的人
说好了明年再见——
而此刻,我指给你看更北的北方——
北方,是荒凉的岁月和霜降
有人回家,有人还在路上
在我们身旁,野菊正值豆蔻,蒿草籽粒饱满
几颗被遗忘在季节末梢的红枸杞
像心、像血滴子
像谁的不舍和念想
在渐凉的风中,在尘世……

    2717,10,6

                   
  
丁酉中秋记

普救寺香火旺盛,真爱呢?
鹳雀楼修葺一新,鹳雀呢?
大槐树盘根错节,你是哪一个支系?
云层低垂,雨水洗白了今世和往生
我混迹于运城通往长安的灯光和尾气中
为今夜的圆月能否撕裂云层和雾霾担忧
想起去年端午
一个人在凤凰古城,在驿站,默默垂泪
不知道问候要发给谁,祝福要讲给谁
两年,两个节日,两次团聚
都让妈带走了

              2017,中秋夜

夜未央

肯定是一个人无限遐想的海域
譬如宦海中沉浮,商海中跌宕,情海中泅渡
而泥泞,是守在门口迫不及待的中年
我在半夜醒来,听雨脚大声喧哗
黑夜和雨水无端放大了一个人的悲苦
经年的内伤因连日阴雨而淤积成疴
寒冷,是心底里腾起的灰烬
如果不是绝望,谁也不会心怀暗礁
独自一人站在黑夜中央,把麻木当豪情啜饮
雨从上下左右爱我
风从东南西北爱我
像一个幽灵、一个精神病人、一个任性的少年
已无法辨认自己或水深火热
我对人世的爱,用炭火般燃烧的躯体和一连串响亮的喷嚏作答

                  2017,10,4

    

王怀凌,宁夏固原人。20世纪8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出版诗集《大地清唱》《风吹西海固》《草木春秋》《中年生活》四部。曾获宁夏文艺评奖诗歌奖、西海固文艺评奖诗歌奖、首届《黄河文学》双年奖、《诗选刊》中国年度十佳诗人奖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文学观:诗学即心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自证(之二)
后一篇:重阳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自证(之二)
    后一篇 >重阳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