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妙手玉心
妙手玉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58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丙诃的诗

(2008-04-09 13:09:16)
标签:

杂谈

    丙诃是我的一位老朋友。二十多年前,我们在大庆群众艺术馆诗歌培训班学习,一起谈诗写诗,那时他给我们大家的印像是成熟儒雅,整个人带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
    丙诃的诗是圈子里公认的精品。很多作品都像他人一样,大气醇厚,属于越读越有味道的那种。
    那时丙诃工作在一个叫杏五一的油气联合站。那地方十分偏远,且不通公交车,如果赶不上单位的
班车,从最近的公交站点走到单位,也得近两个小时。丙诃说他无数次走过,一个人,有时是黄昏,有时是夜晚

     “……夜。风潜在草丛里秘密地远去了/流星踏着燃烧的路途扑向了远方/夜行者以沉着的脚步移动着他身上的黑夜……”

     “──那夜行者是从哪里走来又是向哪里走去呢?/他脚前的道路或许正是通向一个黎明/但此刻的道路却是属于黑夜/─—就这样肩着黑夜一步步走下去吗?”(注意这个肩字的用法。)

     人生的迷茫和对生命本质的诘问,以及理想和现实的极度相悖,都让那时年轻的我们无所适从。但那时毕竟年少,我们的心还鲜活,还有不愿被现实磨平的棱角,还能迸发出希望的火花。于是丙诃在黑暗里且歌且行,他

    “不知道露珠正在哪片叶子上轻轻颤动/不知道蒲公英花正在什么土地上开放”,但却心怀渴望:
     ─—那么在未来的,黑夜向地平线外退却的时刻
    将从哪一个突然的、莫名其妙的方向
    传来那呼唤黎明的第一声鸡叫呢?
    我现在还记得我们的老师戴立然给我们讲丙诃这首诗时的激动,当时已是全国著名的石油诗人了的他,手
里挥舞着丙诃手写的、所有字体都向一边倾倒的诗稿,大声说:什么是诗呀,这才是诗。这才是真实情感摧生的来自心灵的诗!
    这首叫《夜的雕塑及其它》的诗,我二十多年前就读过,现在重读,仍感到它是活的。
    丙诃的另一首诗和这一首大相径庭,可有趣的是在写作时间上却相差不远,这次他贴到天涯论坛时,注明是青春
旧作。这首我以前也读过,还听他讲过这段美丽的故事。

 

          梧桐花落地的时节/我和影子一起来到你的城市
          春天仿佛就要过去了……那时候,黄昏风
          如同缕缕流动的芬芳/把梧桐花的殒梦轻轻浮起 
          我们结识了。树下/当我正拾起一朵凋谢的梧桐花
          你向我走来/以芳香而微笑的声音/问我:
          是想挽留住春天吗……

    整首诗飘逸灵动,青春的浪漫中又带着似有似无的忧伤,有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意思,却把意境经营的很美。记得那时我们几个女孩子还拿这事儿和他开玩笑,问他后面还有没有故事,他有些严肃的说:那就是一个美丽的邂逅,一分杂念都没有。我们就不敢再玩笑了。丙诃在某些事上一直都很严肃。
    这两首诗都是丙诃的旧作,诗的意境把我带了二十年前。而今年清明他的两首新作,却让我在清明都
没流的泪突然涌出,我本以为已经平息下去了的,由母亲过世带来的巨大悲痛,就在那一刻,借着他的文字有如山崩地裂般轰然到来,引起我内心深处的极大共鸣。他写清明夜:

          岁月清点着亡者的名字又把它投入火中燃烧
          溅起火星落入生者的眼中成为泪珠
          一缕长长的阴风缠绕住低垂的手臂不肯离去
          仿佛亡者从前留下的缠绵又缠绵的呼吸
 
          已在火中离去的又回到火中
          未在火中离去的正面临火焰
          呜呜的暗风把火焰刮得摇曳不定
          这个夜晚的火焰与生死同在

    这种悲哀对于生命的个体来说,巨大而深沉,却又是人类无法逃脱的宿命。而写《祭火.缅怀母亲》,由思念带来的哀伤就更加具体一些:
         
...在一个异乡的十字路口/无星而有风的夜幕下面
         我默默为您点燃一堆祭火

         我把我写给您的诗篇/投入祭火中一起燃烧
         您是否读懂我的诗句?/其实我的心您最能读懂
         它一直有您血液的回响/以及对生命的理解和感悟
         只是今夜跳动得有些悲伤
 
          …再为您点燃一支香烟/这是我抽到的最好的香烟
         有21世纪的味道
         我一直记得您抽烟的姿势/和吐烟雾时您脸部的侧影
         这一切今夜显现得如此清晰/令我不敢睁眼张望

         生死相隔
         我不知道您究竟去了哪里/母亲,今夜我不关心别人
         只是想您

         缅怀和祭奠是我仅存的报恩方式

         生活要求我忍住悲痛
         唤我起身回去
    切切的思念,沉沉的悲伤,还有面对现实的清醒的无奈,让我看到了二十年前的丙诃和现在他的区别。他现在不但是母亲的儿子,还是儿子的父亲和妻子的丈夫,还是一个不大不小单位的领导。
    诗人,也不可能生活在别处。
    让我欣慰的是,丙诃总能适当的把沉重的现实从身上摘下来,回到诗的国度,去为心灵做一次诗意的沐浴。在这点上,我们都要向他学习。

 

 

原文来自:http://bbs.ayfly.com/viewthread.php?tid=237746  请新老朋友们去看看。新朋友欢迎去。老朋友们必须去呀嘻嘻小九说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