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悠闲的鲤鱼xhw
悠闲的鲤鱼xhw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35
  • 关注人气:1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失去的爱恋

(2014-03-31 19:05:23)
标签:

失恋

伤感

散文

随笔

情感

失去的爱恋

   /悠闲的鲤鱼

一天,   一位我教过的已读大三的学生给我留言,文字里泛着淡淡的失落。

失恋了。

他说曾经的花前月下、出双入对,拥有时,如花,芳香,沁人心脾;失去时,如刀,剌

的整个灵魂都鲜血淋漓。

也许是吧,越是美好的,失去时越是伤人。

有人说恋爱往往不是恋着某个人,而是恋着恋爱的感觉。这句话说的是初恋吧?人是要长大的,这种“感觉”终会被某个人代替。

有一天,长大了。恋爱时,真心地付出着,用心地享受着。尽管这样,也难免会被生活开个玩笑。有缘无分的两个人各奔东西时,相聚时的美好铺垫了离别的悲歌。

看着玫瑰花慢慢凋谢,是无奈?是解脱?是失去了未来?是拥有了曾经?无论是什么,失恋同爱情一样,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凄美的话题。在人生的舞台上,失恋与爱情是主角甲与主角乙,平分秋色。

古人把失恋写进诗句。

“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这是陆游写给唐琬的词,千古绝唱。

唐琬是陆游的表妹,与陆游青梅竹马,情投意合,结为夫妇。后因陆母的反对,陆游迫于母命,万般无奈,便与唐琬忍痛分离。后来,陆游依母亲的心意,另娶王氏为妻,唐琬也迫于父命嫁给同郡的赵士程。这一对年轻人的美满婚姻就这样被拆散了。陆游以诗表心声,字字刻骨,句句铭心。唐琬同陆游同样痛苦着,无奈着,并以诗回应:“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陆游为怀念唐琬,追忆沈园之邂逅就留下了十多篇诗文。年至84岁时,陆游还是牵挂着沈园,再游沈园时又作《春游》一绝: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这种深挚无告,凄然而又令人慕然的爱情,成为了爱情的千古悲歌。

现在人把失恋寄予歌声。

“你紧紧拉住我衣袖,又放开让我走。”一千个不舍化作一万句祝福,只好让爱情在心里偷偷的延续。“你最后一身红残留在我眼中,我没有再依恋的借口。”本该是自己为她披上的嫁衣,那一身红却拥在别人的臂弯里,忍不住的心酸斟满酒杯,让悲伤的情感沉睡在酒醉里。失去是痛苦的,尤其是心相聚,人别离。“当你扔下我一个人说走就走,其实我也知道你也很难受,只是这个世界把你我分两头,割断情丝与占有。”两个人,一样的痛苦,一样的无奈,总会在某个触景生情的时候想起对方,默默地说声“想为你披件外衣,天凉要爱惜自己,没有人比我更疼你。”道声珍重!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

聚了,散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