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谢文
谢文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4,772
  • 关注人气:2,9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与象共舞—博茨瓦纳三角洲散记

(2017-09-28 10:59:55)
标签:

旅游

分类: 风花雪月

“我们被大象包围了!”走在队伍前面的本地导游麦克神态紧张地回过头来对我低声说道。

 

       此刻是上午九点,我们这支由六个游客组成的队伍正由一个领队和两个本地导游陪同下,徒步漫游博茨瓦纳的奥卡万戈三角洲。这里是三角洲核心地带的王子岛。上千平方公里的岛上没有山,甚至没有丘,广阔的草原与茂密的热带雨林在这个旱季时节呈现一片黄绿相间的景色,地理学上这叫“稀树草原”。金黄色的枯草高度在50-150公分之间,裸露的地面是红土和碎石,树木则有椰树,棕榈,松树和其他各种叫不出名字的热带树木。气温在27-8度左右,很干燥。岛的四周是呈放射性分布的数百条大大小小的河流和凶吉莫测的沼泽湿地。

 

       本地导游麦克同时兼任船长和保镖,身材魁梧,面容和善。在乘船前往王子岛的20分钟里,麦克介绍说岛上有非洲五霸中的大象,犀牛,野牛等猛兽,狮子和豹子则比较少见。其余则是长颈鹿,斑马,各种羚羊,豺狗和狐狸。如果遇到猛兽冲过来,千万不要往河里跳,因为河里有鳄鱼和河马,而河马是非洲最可怕的动物,一年会吃掉150人左右。所以徒步游览时不可穿鲜艳色彩特别是红色的衣服,以免刺激了猛兽; 不可大声喧哗,以免惊吓了动物;必须排成一队行进,人与人间隔不能超过一米,以免乱走掉进蚂蚁窝或其他洞穴,也怕万一遇到猛兽威胁时保镖照护不周。

 

       大家虚虚地应了一声,并没往心里去。谁都不是菜鸟,见过的世面多了,三角洲有什么了不起?就说世界知名的动物天堂,咱去过灵兽遍地的马达加斯加,海洋动物乐园加拉帕戈斯群岛,也去过猛兽横行的肯尼亚和坦桑尼亚,见识过角马过河和狮子扑羊的大场面。奥卡万戈三角洲有什么特别吗?其实是忘了,在马达加斯加和加拉帕戈斯是徒步游览,和动物们零距离接触,但那里都是些温顺动物,没有毒蛇猛兽;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是乘坐铁甲吉普穿行于猛兽之间,毫无风险。这里可是直接与猛兽互动,除了手机和相机身无寸铁啊。

 

       来到岛边一处杂木丛生的浅滩,船慢慢靠岸,大家上了岸。导游问愿意走多久,我回答说越久越好,遭到游客们一致嘲讽。大家公推我排队伍第二名前进,理由是我身材高大,懂英文可以传达导游的命令,又是游客中唯一的男人。其实我知道,我是队伍里身体最差的一个,平日在北京家里,行走平均不到一百步,绝少出门。所以,虽然过去十来年保持了每三个月出国旅游一次的频率,号称是体力补课兼洗肺清脑,但每次的头几天走起来都是气喘吁吁。按照达尔文学说和古老的游猎民族习惯,遇到不可抗力时,只能先牺牲年老体衰的人,以保存群体的整体延续。这样,我排在前面理所应当。于是,我拿出了包里的登山杖以防万一。这玩意虽说是鈦铝合金所制,轻飘飘不顶什么事,但好歹算个金属啊。

 

       刚前行了不到十步,导游麦克回头嘘了一声,手向下压了压,让大家警惕。只见前面不远处一棵椰树在剧烈摇晃,传来哗啦哗啦的巨大响声。导游轻声说这是大象在采椰子吃。队伍向左侧绕行,躲进一个灌木丛。抬眼看去,离我们十五米左右一头身高近四米的大象正在稳稳地一下一下撞击着一颗高大的椰树。大概是没撞下椰子或者是发现了什么动静,忽然停止撞击椰树向我们所处的灌木丛走来。导游说过,大象的视力和听力都不行,唯有嗅觉灵敏,以此发现威胁。十米,五米。。。大象停在灌木丛前,抬起长鼻巡查着。不过,这对我们这样久经考验的手机民族算不了什么。我们敢在车潮汹涌的道路上一边穿行一边看手机,敢在人声鼎沸的餐馆里旁若无人地玩微信,敢在台上领导眼皮底下视若无睹地打游戏,五米外的大象算什么?一阵狂拍后竟然还有人现场写起了微信。虽说没有手机信号,先存成草稿以保留现场感觉。

 

       大象在那里摇晃着鼻子,我们在麦克的指引下绕道撤退。经过十分钟的急行走出了树林,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惊魂稍定,大家又渐渐恢复了国人惯有的大嗓门,相互调侃着谁刚才手在发抖,谁说话的声音在打颤。更有人一步跨出队伍行列,想拍下草原美景,结果一脚踏入不知什么动物遗留的洞穴,险些崴了脚。导游只好再次重申行军纪律,又指着前面不远处散落的一片羚羊遗骸说,狮子和豹子如果躲在草丛里,很难被发现,等你发现了也许就来不及抵抗,变成一片白骨的机会很大。大家顿时老实了许多。

 

       向前再走了大约十分钟,导游带我们走上了一个五米高的小坡。坡上有几棵树和一个三米高的蚂蚁窝。导游遥指前面大约三百米外的一大片树林,说那里动物很多。定睛一看,果然,树林左侧有两只大象伸着长鼻够树叶吃,旁边不远处一头白犀牛悠闲地散步,后面三只长颈鹿在树丛中露出了脑袋。右侧几百米外则是数以百计的羚羊和斑马在吃草。自然,这景象引来大家一阵狂拍。

 

       稍事休息,我们走上了返程之路。同时,我们南面树林中的那两只大象也和我们一样,步出树林,由南向北地走入草原,人象之间大约相隔三百米。大家边走边拍,时不时还来个以大象为背景的自拍,很是欢乐。突然,两只大象来了个九十度转弯,径直向我们所在的方向大步走来。导游开始紧张起来,频频回头查看周围地形。非洲草原象是地球上最大的陆地动物,肩高可达4.5米,体重可达8吨。我们面前领头的那只大象是只成年公象,身高肯定超过4米,步幅肯定超过一米。转瞬之间,大象离我们只有50米左右了,而且还在迅速逼近。导游果断带领我们转身而逃,跑回刚才呆过小土坡上,藏身在树丛和蚂蚁窝的后面。大象在我们前方20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向左右闻了一阵,终于向西面的一片树林走去。

 

       惊魂未定,导游在和其他团队的导游用对讲机联络了一阵后,语气沉重地对我低声说道:“我们被大象包围了!”。我把话翻译给身后的团友,一个不知死活的团友纵身跳了起来,欢叫着“好耶!好耶!”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呆在原地等大象们散去显然不是办法。我们的西面是刚刚过去的两只大象,正在西面树林边溜达,离我们大约200米。我们的东面5-6只大象正在吃树叶,离我们大约400米。我们的北面也就是我们的船只所在方向有三四只大象在树林中晃动,离我们600米左右。我们的背后也就是南面就是刚才看过的动物乐园,知道那里有大象和犀牛,离我们400米左右。导游又在对讲机里商谈了一阵,告诉我们,由北面停船地方的另一支团队的导游负责把那里的大象引开,我们要尽快冲过去回到船上。于是,我们在导游的带领下,先冲向右前方200米处了一个灌木丛,再冲向左前方300米处的一个高高的蚂蚁窝。如此这般,走了两三个之字形,600米的直线距离走了至少两公里。终于,我们安全到达北面的树林边,这里的大象已经被引开,穿过树林回到了船上。

 

       导游这才告诉我,之所以走之字形,是为了万一大象冲过来有回旋的余地。他身上带有专用枪支,烟雾弹,曳光弹和震撼弹。万不得已时,我们可以躲在障碍后,他冲出去与大象博弈,引开或吓走都行,他在这方面经验丰富。奥卡万戈是国家划定的动物保护区,却有十一万居民和众多游客,在如何平衡动物保护和人类安全方面有严格的规定和丰富的经验,动物伤人的事情绝少发生。

 

       近午时回到了我们的营地Moremi Crossing。此时的三角洲中午时分比较热,可以达到30度左右,人和动物都要休息,要到下午3-4点钟才会再次出发游览。三角洲里有几十个私人或旅游公司开办的旅游营地,低端的只是一些简易帐篷,外加若干辅助设施,高端的则算是低调的奢华,美观舒适。但为了尽可能地保持三角洲原貌,这里见不到任何由水泥,砖瓦,玻璃,金属框架等现代建筑材料建造的房屋,也没有网络,电话,电视等现代通信设施,一切返朴归真,融合自然。对厌倦尘世喧嚣以及无时不在的网络社交的人来说,这具有绝大的吸引力。

 

       我们的营地在这里大概属于中上等水平。营地大厅大约600平方米,殖民地时代的欧式格局,分成大小差不多的三块。中间是布有两大圈沙发的客厅加宽大的观景台,左边是酒吧,右边是可以给40人左右进餐的餐厅。五个玻璃门冰柜里从啤酒到威士忌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吧台服务生还可以调酒。最妙的是酒水随意喝,没有上限,不要钱,完全是殖民地时代的庄园气派。晚餐是山寨版的《唐顿庄园》架势,客人入座后一排服务生站在身后。正当客人们东聊西扯,点酒把盏之际,身后传来一声高亢的“哦---!哦哦!”的叫声。原来是一位胖墩墩的女餐厅经理宣布晚宴开始,接着就由各道菜的主厨分别介绍菜肴,是老派西餐风味。饭菜可口但算不上丰盛,因为一切都要每天从三角洲外空运进来。

 

       我们的客房沿大厅两侧分开,有20栋独立客房,按一间两人算,可以住40位客人。客房的地基组成,粗木露出地面一米五的样子,上面由木板铺成一个5-6米宽,10来米长的平台,周围一圈栏杆。平台上是一个大约4米宽,8米长的大帐篷。帐篷正面是一扇门,两扇窗。帐篷左右两侧各有两扇窗户。窗户外面有可以卷起来的帆布护帘,起到类似百叶窗的作用。然后是纱窗,里面是窗帘。帐篷内一张小桌,一张大床,床后隔开一个洗漱间,有盥洗台,厕所和淋浴间。帐篷里有各种驱蚊剂和帐篷,但这时是旱季,根本没有蚊子,所以用不上。帐篷上方另支起一层渔网状的保护层,上面铺了防雨布。帐篷外是个小凉台,一桌两椅,可以赏景聊天。

 

       这个营地建在三角洲的一块比较大的旱地上,四周被河流和沼泽所包围,也可以称之为岛。营地周围并无围墙或铁丝网之类的防护措施,完全与环境融为一体。按营地规矩,客人在晚七点也就是天黑后,不能独自离开大厅或客房,因为夜晚是动物的天下。我们的客房离大厅有一百多米的距离,有一条有照明灯指引的小路通达,道路两侧是灌木丛和树木。晚餐后由保安人员护送回客房后就无法再出来,只好安睡。

 

       三角洲的黄昏是宁静的。但晚上九点以后开始起风,而且还不小,有四五级风的样子,感觉是冷暖气流交汇造成的。早早睡在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睡,仍然为白天的所见所闻激动着。忘了放下窗户的卷帘,月光映照下帐篷里还可以看见点东西。忽然,感觉地面微微颤动,帐篷屋下传来阵阵“呼哧呼哧“的叫声。按经验判断,应该是几只野猪在木台支柱上蹭痒。过了一会,帐篷顶上传来叽叽咕咕的声音,还伴有“吱吱”的叫声,想必是屋旁大树上那几只狒狒出来过夜生活。再过一会,门前小河里传来巨大的哗啦哗啦声响,不是还伴有呜呜地叫声。想必是鳄鱼在睡梦中翻身,惊醒了旁边的河马,大声提出抗议。

 

       各路诸侯终于安静了下来,我也进入似睡非睡的状态。夜风穿堂而过,感觉越来越冷,将棉被紧紧裹在身上。这里温差很大,白天温度可以高达27-28度,但夜里只有7-8度。所以说,7-8月份到非洲来避暑,不全是一句玩笑话。

 

突然,屋外不远处传来巨大的声响,咔,咔咔,有点像打枪的声音。半迷糊中我想,大概是安保人员在驱赶动物,保护我们的安全。不料声音越来越近,还伴有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帐篷也跟着开始抖动。我惊恐地睁开双眼,只见一个巨大的黑影从窗前移过,离床头也就两三米的距离。“大象!”,我终于意识到了原来这是一只大象从窗前经过。“如果大象停下来在帐篷屋上蹭痒,帐篷会不会垮掉?”我心中暗自盘算,却一动也不敢动,一声也不敢吭。终于,黑影过去了,震动也停了下来。这时我才真正知道了什么是恐惧,什么是不可抗力,什么是无力感。

 

清晨,我在群鸟叽叽喳喳地叫声中苏醒过来。动物交响乐的最后一章终于演奏完毕,朝阳正在升起。早餐桌上问起同行驴友昨夜是否听到什么异常,各个一脸茫然。原来白日的过度兴奋使得她们一沾上床就昏睡过去,错过了盛大的夜间音乐会。原来昨夜我是独享盛乐啊?

 

又是一日游玩后回到营地,晚餐后由保安陪同向自己的客房走去。正在大家东拉西扯之际,保安猛地站住,回首警告大家闭嘴。抬头细看,一头大象就在离我们不到五米的树后抬着头,在淡蓝色的地灯映照下像一座山一样矗立在那里。一位久经考验的驴友象条件反射一样,立即举起手机拍了起来。紧接着,一头小象又从黑暗处踱了出来,停在了前行的路上,距离不到三米。说是小象,其实对我们这些弱小的人类来说,也是高3米,长4米的庞然大物了,道路被堵得严严实实。保安随手捡起一支干枯树杈,一会儿搅动路边干枯的草丛,一会儿敲击枯树的枝干,嘴里还发出“呵呵”的恐吓声。另一位保安带着我们向后退去,又两个跑来的保安参与了驱赶大象的努力,手里挥动着类似麻醉枪之类的武器。终于,在盯着我们看了一会儿后,两只大象潇洒地漫步而去。

 

回到客房,第一件事就是放下所有窗户上的帆布卷帘,然后锁上门,拉过桌子将门顶死。然后喝上一杯威士忌,倒头便睡,希望在动物交响乐响起之前就昏死过去。果然,一夜无梦,再睁开眼睛已是天光大亮。6点半钟走到营地的空场上,放起无人机,试图把营地和周围景色拍下来。很快,闻声赶来的保安制止了我的行动,怕无人机的噪音惊扰了动物。果然,不到一分钟,昨晚遭遇的两只大象不知从何处走进空场,开始挨家挨户地巡视起客房来。那只小象走到同行驴友的客房窗前,卷起长鼻去够树上的树叶,此刻两位幸运的驴友正站在帐篷边的小平台上拍日出呢。幸好保安及时赶到,连哄带赶地弄走了小象。

 

三天两夜的奥卡万戈三角洲之旅就在这与象共舞的高潮中结束了。众驴友们无一不是恋恋不舍,都说早知这里如此精彩不如多安排几天,多转几个营地,和狮子豹子们亲密接触一下,打打猎,领略一下五彩缤纷的盐沼。

 

奥卡万戈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型三角洲,也是非洲最大的三角洲,独此一家,别无分号。三角洲旱季时有一万五千平方公里的面积,和北京一万六千平方公里的总面积差不多大,雨季时最大可达两万两千平方公里。我们的足迹所及不会超过一百六十平方公里,只是三角洲的百分之一而已。三角洲四周为浩瀚的沙漠,人迹罕见,难以被现代的工农业,交通和城市生活所污染,基本保持了原貌。

 

我们是游览完博茨瓦纳的乔贝国家公园后前往奥卡万戈的。由于乔贝机场很小,只能乘坐十二人座的小飞机,而且不能带行李箱。一个小时飞抵三角洲附近的马翁。这是一个万人小镇,专为游玩三角洲的游客服务。机场上停有近百架螺旋桨小飞机,可乘3-5人,飞往三角洲各地的土跑道机场,大约二三十分钟不等。飞机飞的不高,三五百米而已,是从空中领略三角洲风光的绝好时机。不过,对于旅行经验不多,胆子比较小的乘客来说,是个小小的心理考验。

 

认真游览三角洲至少需要五到七天时间,先后住上三个不同地点的营地才能大致领略三角洲的奇异地貌和丰富多彩的动植物资源。这需要事先查阅资料,规划行程,临时起意是行不通的。七到九月是这里最好的旅游季节,早则太潮湿,晚则太干旱,雨季更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我们的旅程尚未结束,已经有人在兴致勃勃地规划起下次再来的行程,期待着更加奇妙的游览经历。与象共舞—博茨瓦纳三角洲散记

与象共舞—博茨瓦纳三角洲散记
与象共舞—博茨瓦纳三角洲散记

与象共舞—博茨瓦纳三角洲散记

与象共舞—博茨瓦纳三角洲散记

与象共舞—博茨瓦纳三角洲散记

与象共舞—博茨瓦纳三角洲散记

与象共舞—博茨瓦纳三角洲散记

与象共舞—博茨瓦纳三角洲散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