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父亲与京剧(原作)

(2009-01-19 23:20:37)
标签:

京剧

土匪头子

原作

北京

情感

                               父亲与京剧

 

                                   文/神农氏

 

 

    我父亲17岁离开山东老家,独自一人来到北京,在前门大栅栏处一绸缎店当学徒。那时的学徒可苦了,听父亲讲,起早贪黑不说,老板根本不安排住处,徒弟们晚上睡柜台,窄窄的柜台半夜摔到地上那是家常便饭,吃饭要等师傅们吃完剩下后才能吃,动不动还要挨板子呢。不过,父亲在期间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在家乡父亲虽读了三年私塾,但算帐和一手的好毛笔字便是在学徒期间学会的,特别是对京剧的爱好,也是在京城耳濡目染中渐渐培养出来的。

    父亲对京剧的独特青睐,伴其一生,我从小是在他的京韵京味的唱腔中长大,可以说也不为过。从我懂事起,父亲就经常跟我讲到什么生末净旦丑,什么马连良、谭元寿、程砚秋等,还有就是那些京剧名剧,秦琼卖马》、《定军山》、《沙桥饯别》、《霸王别姬》等等。我那时什么也不懂,父亲就是这种爱好,有时高兴的时候,哼哼两句,不过他的嗓音特别洪亮,年轻时模样也很英俊,听父亲说,要不是战争,他后来也不会去当兵打仗的,有可能说不定还真的进入了梨园圈子呢,只不过这是假设而已,历史是不能重来的,人的命运也是如此。

    北平和平解放那年,我父亲弃徒从军了,随解放军四野部队南下,在炮火连天血肉横飞的腥风血雨中走到了全国解放。在部队里,由于父亲有点文化,开始被安排做司务长,负责后勤。战时一有闲,战友们都要父亲来上一段京剧,虽然没有名角演得那么惟妙惟肖字正腔圆,但也给文化生活贫乏而思想单纯的战士们以莫大的快乐啊。

    记得父亲给我说过一件事,我至今记忆犹新。在南方一个小山镇,刚刚解放,大部队撤离了,留下一小部分部队善后,我父亲也在其中,正好过中秋节,搞了个什么“迎解放度中秋”的晚会,全镇男女老少基本都汇聚在广场看演出,我父亲正在台上有板有眼地唱《定军上》呢,戏还没唱完,突然哨兵来报,有一千多土匪把小镇给包围了,由于土匪也不了解镇内到底有多少解放军,所以围而不攻,只是在镇外呐喊,放冷枪。父亲他们不愧是战争中走过来的,什么场面没见过啊,虽然只有几十个战士,他们沉着冷静,一面组织群众隐蔽,一面分兵把住主要进镇路口,特别派人火速通告大部队。土匪头子带领小股匪兵试探地进攻,被解放军一阵激烈的枪火全歼,土匪头子也命丧黄泉,剩下的土匪一下群龙无首,这时大部队的军号响起,土匪作鸟兽散了。现在听起来倒有点像电视剧了,不过这确实发生过,因为这次历险,我父亲还得到一枚勋章呢(至今我还珍藏着)!

    后来,就很少听到我父亲唱京剧了。父亲转业到了地方上后,由于历年的政治运动,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后期,父亲因种种原因,下放到了农村,政治上的不得志,加之生活上的窘迫艰难,很少有开心的时候,唱京剧那就更无从谈起,那些现代样板戏,父亲有时也会凝神静听,但听后又总是摇摇头,一脸地讳莫如深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从现代剧的唱韵唱腔里听出了久违了的那些他崇拜的老京剧演员的韵声韵味,还有那丝丝的无奈和怀念。

    父亲虽然离世了很多年,他的一生也是苦难多于欢乐,流离多于安稳,但不息的京剧情怀始终伴随着他的颠沛岁月和多舛的人生,并将影响着我们后代无尽的怀念和追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