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竹魂
竹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543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家一个多月乱七八糟的-----流水账

(2009-05-30 19:24:58)
标签:

杂谈

分类: 胡言乱语

从老家回辽宁都有半个月了才写回家的流水账可见我多么滴勤劳了。这个流水没有具体的日子就想哪儿磨叽到哪儿。

没回家前就想回去后去泰山。向网友咨询了登山路径和从老家哪儿去泰山的车次。就等回家后休息两日去登上五岳之首的泰山之巅感受一下泰山的雄伟和壮观。

事情往往是想的很好。到时就事与愿违了。回家睡一晚醒来发现嗓子有点发炎。为了不耽误自己的泰山之旅赶紧吃药。知道自己有嗓子发炎就发烧的毛病。

吃药后第二天嗓子不但没好还厉害了。泰山之行只能被迫搁浅了。

几天后嗓子见好了烧也退了。就开始收拾泰山之行用的东西准备一两天之内起程。东西还没收拾玩呢。

事情又来了。三姨来我家说“老姨不舒服,老姨夫用煮熟一头猪的时间炒了一碟肉。”

说完眼睛直勾的瞅我。哎!不用脑袋思考,用心想就知道她那直勾瞅我的意思。无非是想让我去照顾老姨。

明白了她的意思我就纳闷了老姨前两天我去她家看她挺好怎么说病就病了呢?

疑心问出口三姨支支吾吾的才说“我老姨药流了。”

我听后那个纠结啊。四十岁的人了怎么又想起来超生一个孩子。怎么就药流了呢?三姨很不耐烦的和我说“胎儿没有胎芽不发育。必须流到。”还说“我去她家那天吃的药流药物。”

照顾老姨我义不容辞。这就是单身滴好处啊!

到老姨家后老姨在床上躺着生气,老姨夫在忙着向外出货。我就很欠扁的去问老姨“干嘛吃药了不告诉我?就因不好意思?要是那么不好意思干嘛怀孕啊。瞧现在没人照顾把身体弄坏了怎么办!”

现在虽然和邻居和亲戚间的感情不像以前那样淳朴了。但和老姨的感情还是很好的。从小是跟在老姨屁股后面长大的。

到了晚饭间在饭桌上和老姨,姨夫闲聊。我老姨夫很破天荒的对我关心有佳。前年春节我回家他就为我愁得睡不着。哎!

老姨夫关心滴还是俺的终身大事。具体说的什么我就不详述了。拿老姨的话说就是两头倔驴到一起最后不是都气死就是气死一个。

在老姨家那几天除了照顾老以外。就是和老姨夫斗嘴吵吵。吵吵的内容是他看不惯我,不爱金钱,不恋爱结婚。我看不上他那个和别人两拧着的劲。

我老姨夫是个很倔强的人。你说东他偏往西,你说西他偏东。拿进货说把他说这个货不能进,进了会亏钱。你接着说亏钱就不进。他马上就说进。原因就是你说不进了我偏要进。瞧我老姨夫就是这号人。

几天后他说了“你说不让我进,我就不进等于听你的。没自由。我要自由啊。”

听老姨夫说完后我很严肃滴告诉他“你看我疯了,我也看你不正常。咱们俩以后谁也别说谁了。我要的是自由,你要到也是自由。只是方式不同咱们谁也别说谁了。”

在老姨家的那些天时间过的飞快。三姨去老姨家我们说下午去姥姥家我一起回家。我说口说到“一个星期就这样过去了。”

说我后三姨,老姨,表弟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就纳闷了干嘛那么看到我。有什么好奇怪的。

表弟嘿嘿笑,笑完傻呵呵的说“姐,我爸说对了。姐姐是有点不正常。连在我家住了十二天都不知道。”

表弟说完我很不可信的看着他问“雷,姐姐真的住了那么久?”

我表弟很严肃的告诉俺说“姐姐,你自己算算我星期回家来几次不就知道了吗!”

表弟说完我沉思,沉思后只能无奈的说“时间如梭啊不能怪我。”

从老姨家回家后的第三天是老爷去世十周年坟。上完坟后的第三天去泰山。

再去泰山的头天晚上干爹给老爸电话有事。说起我第二天去泰山干爹再三在四的要求等他两天后来了和我一起去。原因是对我的不放心。

老妈接过电话说“有什么不放心的,她自己到处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干爹是吃秤砣铁了心就是不让我自己去。我只能无奈的在等两天了。

离回辽宁没几天了。既然去泰山还要等两天。那这两天也不能闲着。去市里的批发市场看布料和那个回家时在博文里提到亚洲第一客运。说在去时拍片上传到博客。市里是去了是别人给我送去的没到车站,也没到新的批发市场片也没拍成。

干爹终于来了。到我家后老爸妈就说“让她自己去吧。你也挺累的。干嘛陪她?”

老干爹很郑重其事的说“去平原和她喜欢的江南水乡,草原都不用陪。就是登山不放心。她曾经上四楼后晕倒差点滚下来过。”

听老爹说完我那个气啊!心想你老人家多嘴了不是。我身体不好的事父母不知道您老就不能找个别的原因。

回家一个月零十天我说的最多的就是老妈你上班走时把我锁家里。一个多月我除了在老姨家住的那段时间就是自己把自己锁家里。

今儿不磨叽了。在磨叽就去泰山了。

最后想起来老姨怀孕的事是我那位老姨夫和自个较劲。和我表弟同年生的孩子家里又都超生了第二胎。他看着不顺心为什么别人家都超生了我家没有。这就是我老姨夫要第二胎的单纯想法。为此我们俩也打口水仗好几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德山宣鉴
后一篇:临济玄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德山宣鉴
    后一篇 >临济玄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