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大鸣
朱大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754,504
  • 关注人气:226,2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CPI峰值物价抗药性还要增强

(2010-12-06 21:50:09)
标签:

财经

分类: 民生经济

CPI峰值物价抗药性还要增强

 

2010年11月“第一财经首席经济学家调查”显示,23家金融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预测,11月CPI继续攀高至4.75%,刷新年内高点。也就是说,CPI达到了今年的峰值,但是,CPI的高跷之势可能还会在明年上演。

 

“蒜你狠”、“唐高宗”、“姜你军”……一系列的调侃式的称号,演绎了无数小民们在物价上涨压力的无奈。似乎整个物价都要上涨起来,涨价星星之火,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处蔓延。

 

11月20日,国务院下达了16条的降价令。此后的22日到26日,不到一周发改委连下五道降价措施。其中有九个通知为标志,组成降价组合拳。在通知中,其中有五篇评论,分别指向稳定通胀预期、实施价格监管、打击价格违法行为、完善补贴降低影响、建立救助与物价联动等长效机制;两份价格查处通知,均指向成品油流通环节;一份通知对各地物价管控部门进行工作部署,宣布实施包括蔬菜农产品价格通报等六项制度;此外,还有一份大宗商品期价下跌的通报,意在进一步稳定市场预期。这些措施,能否达到效果呢?短期内真能达到效果,现在各地的蔬菜价格已经降下来了。但长期来看,我们对于这些措施,就不一定有效。

 

事实上,当前中国物价上涨,主要有以下几个诱因。

 

第一,就是由于货币超发,引发的基础产品的上涨预期。这里我们不用通胀预期,是因为我们判断,当前经济依然处于过剩周期,制成品的价格压力依然很大。通过观察,我们发现价格上涨主要是能源、资源和资产价格在上涨。其中有一部分是成本上涨的压力,另一部分是因为保值的,还有一部分来自于货币超发的压力。

 

第二,短暂的供需失衡,加剧了价格上涨速度和烈度。这一轮价格上涨的烈度和速度是管理层始料未及的,而且,短暂的市场供需失衡,引起了供给与需求双方力量的改变,是物价上涨的一个基础。这一轮物价上涨,其核心原因在于,由于需求增多的原因,导致供给相对减少,比如说能源价格上涨,有一部分是供给减少,导致价格大涨,比如说农产品遭到了自然灾害,粮食和蔬菜减产。

 

第三,不合理的管理体系造成成本价格上涨。安徽、河南蔬菜烂在地里卖不掉,上海、北京等一线大城市菜价高居不下。发生这种荒唐现象的是,物流体系关卡林立,落后的税收体制和管理体制,导致管理成本高居不下,内耗不休。实际上,这一轮物价上涨菜农和农民并没有获得超额利润,真正肥了的是各级“血管”,闹出了“血管堵塞”的发烧病。“诸侯经济”是导致当前经济不均衡的重要因素,也是当前物价局部性暴涨的重要诱因。

 

第四,信贷资本和产业资本不断游资化和热钱化,炒作农产品和资源、能源以及资产,加剧了物价上涨的烈度和幅度,引起了百姓们的愤怒。我国现有的信贷体制不合理,大量的超级企业获得了巨额信贷,由于监管不力,很多信贷就变成了炒作热钱和游资,而当前实体企业特别是制造业,由于还处于过剩阶段,许多资金也哗变了,成为游资。把事关老百姓日常生活的物价玩得像皮球一样。

 

第五,人民币升值,导致国内部分实业受到压制,由于民企生存的领域多为竞争过剩的产业,生产越多死得越快,而垄断产业现在的玻璃门总是不开,导致这些产业资本游资化,去年他们屯兵楼市,将房地产作为储蓄池,今年房地产调控将他们挤出来,所以,就有了热钱到处为患,各种物价处处冒火的局面。与之相应的是,美元的贬值,也造成了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诱发了国内大宗商品的上涨。

 

以上五点是物价暴涨的四个主要原因,但价格体系却不是仅仅由这几个变量来决定的,而是一个非常复杂又互相作用的力量体系决定的。但是,我们在这里必须要明确的是,当前世界经济依然处于一个过剩的周期之中,这就意味着,我们当前的物价上涨更主要地看出一种货币失衡的现象来解释。现在欧日美诸国处于经济通缩阶段,这些国家的物价是在下降的,新兴国家的物价特别是基础物价却处处冒烟。

 

解释这种现象,不能用因为世界经济复苏脚步不同步来解释。事实上,无论是发达国家的“流动性陷阱”,还是新兴国家的基础物价火热,都是当前经济处于过剩周期的反映,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正是反映了当前资源配置以及货币配置已经严重畸形化镜像。就中国而言,与当年日本在日元大幅度升值之后,资产、资源价格暴涨而实业产品价格下挫,有异曲同工之处。因此,治理物价上涨,在当前最核心的措施是消除资源错配和信贷畸形的现状,而不能像当年的日本那样,滥用税收政策、紧缩货币政策,这样做只会导致畸形化的经济结构越来越畸形,而人民币升值后的资产、资源、农产品等价格,还会想脚癣一样,一再复发。还可能会对中国制造造成致命的一击。事实上,从2005年以来,中国物价的上涨,似乎都有金融战争的影子,这一点值得我们警惕。

 

因此,我们建议,不要企图采取加息和上调准备金政策来收紧“流动性过剩”和管制物价,这是一剂相反的药方。今年国家已经上调准备金五次,加了一次息,据说管理层还要继续紧缩货币政策。这种效用是有限的,而且还会加剧实体经济过剩化,不利于经济自主调整。

 

我们国内应当采取引诱热钱进入实业的方式,进行分洪。这就要以高度的责任感开放缺乏竞争的垄断产业,为民企和老百姓开辟一片新的天空,于国于民都有利。根治物价上涨这种现象,需要管理层站得足够高,找准原因才才不致于滥用“抗生素”,使得物价上涨具有“抗药性”。特别是行政手段,虽然具有快速和敏捷的效用,但是,常用就不灵了,使得调控对象不仅产生抗性,还会殃及无辜,削弱经济发展的动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