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往事随想录六十九   我亲眼目睹了济南解放   凡尔纳

(2009-09-15 00:08:50)
标签:

杂谈

                    
          六十九     我亲眼目睹了济南解放      凡尔纳
   1948年下半年济南市就被解放军当时老百姓都叫“八路军”,四面铁桶一般团团围成了一座孤城。同外面联系的通道,除了空中和无线电,其他全部断绝。八路军即将攻打济南的传言纷纷扬扬,老百姓都在暗暗忙着储备吃的、烧的和用的。物价飞涨的速度令人吃惊,几天前还能买到一袋面粉的钱,几天后竟成废纸,金元券面额承递增速度飞快增加。9月中旬后,国民党军政要员们更是惶惶不可终日。老百姓能听到和见到的,就是他们忙碌着让家属携带细软财物,纷纷乘飞机逃离济南。国民党驻军则整天忙于修防御工事,保甲长领着当兵的到老百姓家卸大门,说是修工事用,只因是房东在盖门楼时,同时将大门镶在上面所以卸不下来,才免遭此劫。我们住的乐山街南边四里村,东西南三面,高的矮的到处都是碉堡,地面上还横七竖八挖了许多战壕。就是我们住的乐山街南头,也修了一个钢筋水泥大碉堡,只是平时无人驻守,小孩们拿它当厕所拉屎撒尿。街上行人稀少,店铺生意冷落,马路上疯狂奔驰的吉普车,大卡车拉的都是当兵的。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所有景象,都预示着济南市即将面临一场令人恐怖的大战。8 民工服务证.jpg
   九月下旬,从东西南三个方面都隐隐传来隆隆炮声,而且声音越来越近。只到今日,我仍然记忆犹新,是1948年9月23日曾经渡过的那个恐怖万分的不眠之夜。只因全市早已停电,而且那天晚上又是阴天,到处漆黑。从晚上开始,枪炮声就响成一片,我们一家都集中在房东住的北屋内,为的是人多好壮胆。开时我们几个小孩对此时此景,并不感到害怕,只是感到好奇甚至觉得有些好玩。满屋乱跑,并且戚戚渣渣说话,因而不断受到大人的斥责。后来枪炮声渐渐少了,可是另一种声音随之出现了。开时听到的是飞机声,突然“呜”的一声长长鸣叫,这种从没听到过的怪叫,让人听后有种撕心裂肺般的恐怖感觉。紧接着哒哒一阵声响,也有时随着飞机的轰鸣发出一种特有的“丝丝”声,随着连续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大人解释说前者是飞机在用机管枪扫射,后者是飞机扔炸弹。直到这时我们小孩们才感到害怕,我吓的鉆到桌子底下,紧贴着墙坐在地下,也有的鉆到床底下,只有房东太太因有吃奶的孩子,只好坐在床上给孩子喂奶。在每次飞机扔炸弹前先发照明弹,“啪”的一声一颗照明弹在空中炸开,顿时把漆黑的夜空照的贼亮,亮的地下有个针都能看的见。每到这时,特别是当听到飞机越来越近的声音时,吓的简直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飞机这时在头顶上打机关枪和扔下一颗炸弹来。
   半夜前后,一颗照明弹又亮了起来,随之一个巨大的飞机轰鸣和丝丝声又响了起来,接着天崩地裂般的一声巨响把房子都震的乱颤,满屋尘土飞扬,门窗上的玻璃全被震碎,崩的到处都是,其中有一块玻璃崩到给孩子喂奶的房东太太的胸膛上,从划破处向下流血。原来是一颗炸弹正好落在了我们的后院,把院子炸了一个大坑,北屋炸去一角,如果这颗炸弹向南略偏一点,我们都得炸死,这真把我们吓坏了。此时我们家的大人们开始讨论是否向老家逃难的事情。当时,正巧二姑才从老家来济南,因老家景县是老解放区,她了解解放区的情况,所以她特别坚持离开济南回老家去。全家只有奶奶对是否逃难这件事犹豫不决,后来在大家的坚持下,奶奶也知道,我们继续留在济南,非常危险,而且奶奶当时也被吓坏,最后她也勉强同意了。于是一家人顾不了害怕,开始忙活起来,有的收始东西,将所有值钱东西和钱都带上,有的合面烙饼,还带上十多斤面粉,决定次日天亮出发。
   全家人整整一夜没睡,当天色蒙蒙亮时,我们一家老少五口和二姑家三口,扔下几乎全部家当,离开住了七八年的乐山街,踏上回河北景县老家的路。出门后第一眼看到的,街上站岗的军人都穿着一色的灰军装,这时才明白,一夜间,八路军打进了济南市,昨天晚上飞机扔炸弹是国民党干的。当时仗还没有彻底结束,是由于一些玩固不化的国民党散兵游勇和潜伏特务仍在负隅顽抗,所以枪声仍然不断。一路上冷冷清清,除见到为数不多的八路军外,再就是三三两两拖儿带女和我们一样逃避战火的人们。马路上到处扔的东西甚么都有,比比皆是,但谁见了都不去拣,心中只有一个信念,赶快离开这里。还见到一个老百姓打般的人两手捂着肚子,鲜血顺着手缝直向外流着,而且还露着了一断肠子,就是这样,他还是歪歪斜斜的向前挪动。我们一家人艰难的向北走着,直向洛口黄河渡口行进。将在哪里渡过黄河。
   我们害怕被仍在不断发生的零星枪战伤着,走的都是比较偏僻的街道,所有店铺和居民家家都是门窗紧闭,声息皆无,往事随想录六十九 <wbr> <wbr> <wbr>我亲眼目睹了济南解放 <wbr> <wbr> <wbr>凡尔纳
大街上空当当、冷清清的令人心中发虚。我们走过了七条马路,再过去一点便是济南火车站。当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估计时间差不多快到中午了。从早起五点算起全家人已经足足走了近八个多小时。那时的济南铁路广场比现在小的多,但是在当时来说也不算小了。原来广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卖吃食的小摊,在人缝中串梭往来的小贩,招揽乘客的“洋车”现在全都没有了,整个广场几乎空无一人。从前来来往往发出震耳欲聋声响的火车,如今也都静悄悄地停在道轨上一动不动。我们一家在火车站广场稍做休息,吃点东西后,往东穿过一条马路来到天桥,再向北行直奔洛口黄河渡口而去。
   大约下午三、四点钟,洛口黄河大坝遥遥在望,远远望去,一群和我们一样要过河的老百姓,正在接受穿灰衣服军人的检查。可能是奶奶怕仅有一点能当渡河钱用的细软物品被搜了去,于是把我娘身上带着的少许金元券和金银首饰要过来塞进小弟怀中。后来才知道,其实奶奶这样做是多虑,实际上人家只是检查武器等违禁品,但是粮食却一律没收,我们带的面粉和饼也全给扣下,奶奶和二姑等再三解释说这是回家路上的口粮,执行检查任务的军人说是奉上级命令,从济南市不许向外带出一粒粮食。后来我想这也许是八路军怕济南才解放闹粮荒而采取的措施吧,检查完后我们翻过黄河大堤,来到了滔滔黄河洛口渡口。
   早有一群人在下面等着乘船渡河,我们一家待了一个多小时才坐上船,在上船前奶奶把所有金元券和值钱首饰全给了船家,船家还说我们人多嫌钱少,经奶奶等说了许多好话,在再三肯求下船家才免强答应。这艘渡船对黄河来说实在是太小了,宽不过五尺长最多有两丈,实际上是渔民平时打鱼的小舢板。就是这样一条小船一次竟坐了三十多人。开船前船家说了一凡话,大体意思是,大家坐船过河,不要害怕,黄河水大流急,途中不管遇到甚么情况,一定不要惊谎,千万不要乱动,特别是要管好孩子,以免掉到河里。说完后,船家站在船尾,手持一根长长的杉杆用力向岸上一点,
往事随想录六十九 <wbr> <wbr> <wbr>我亲眼目睹了济南解放 <wbr> <wbr> <wbr>凡尔纳 船离开岸边驶进河中。要说船家还真有两下子,他面对滔滔黄河,在这小小的船上,满载三十多人,不谎不忙的挥动这根伸进水中的长杆,不一会船就到河中央。只因我被按排坐在右边船帮的地方,所以船边和河水的情况,我看的最清楚。小船因载重量大,吃水很深,水面到船帮最上边才半尺左右,那天风还不算大,但是河水掀起的浪花竟把我的衣服溅湿了半边。此时此景,令人想起,甚么叫“同舟共济”呀,这才是真正的“同舟共济”。事后我想当时全船人保证想的完全一样,那就是害怕船出危险。当时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更是没有一个人敢动一下。等船到北岸,船一擦到河底停了下来,人们才敢活动。等人们从船上一个个下到地面,除了几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半大小子还敢跑动外,大部分都坐在地下休息,主要原因是他们的腿都被吓软走不动了。
   离黄河不远处就有一个村庄,二姑告诉我们说,这里都是老解放区了,见了人说话要叫同志。原来国民党称八路军管辖地方为“共区”,现在第一次听到解放区和同志这两个名词,感到非常新鲜。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