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荫
林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66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之三十二《厚土——绥德》

(2010-04-27 21:27:07)
标签:

唢呐

石雕艺术

秧歌

黄土

绥德

杂谈

【散文】

 

厚土——绥德

 

    无数载的黄土囤积,形成这茫茫高原,许多年的天雨割锯,造就这破碎泥土。陕北,这块古老土地的层层皱褶里,蕴藏着中华民族的诞生之谜、繁衍之谜、发展壮大之谜。

    绥德,地处陕北黄土高原腹地,是黄土文化的主要发祥地。

   “绥德”之名始于北朝,取“绥民以德”之意。素有“天下名州”“秦汉名邦”之美称,人们历来崇尚宽怀安居、厚德处世。

    绥德,位于陕西北部黄河西岸,无定河下游,东临山西,西靠宁夏,南连延安,北接榆林。历史上一直是守护中原的边关要塞,金戈铁马,征战不息。

绥德城群山环抱,二水绕流,建置于春秋战国前的夏、商时代,历来是陕北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交通的中心。

    绥德,这块古老而神奇的土地,其悠久、深邃、厚重的文化,如阳光空气般弥漫,滋润着千万年的薪火相传,孕育了无数代的繁衍奋争。

    地域犹似生命,文化便如这个生命的品质和性情。绥德的文化就是个体魄硬朗、品性敦厚、心志坚韧、底气旺盛、后劲充足、终究会将苦日子过得殷实的汉子。将一腔的梦幻凝聚成巨锤,撞响了生命深处的声声呐喊,把满腹的情思灌注于锐錾,将绥德儿女的内心意象托生成石狮、石龙,傲立于浩茫天地间。

     绥德,只所以能成为陕北大地上一尊巍然的文化坐标,很大一部分因素缘于“米脂婆姨绥德的汉,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碳”这首享誉全国的民谣。而“绥德汉”的名声能远久传播,被世人共识瞩目,当然于抗金名将韩世忠、革命先驱李子洲等许多跃马沙场、沃血黄土的前人分不开,但“绥德汉”恒立世人心中的高度,更主要的还是由一代代普通绥德儿女的汗泥堆塑而起的。他们乐观自信、化艰辛为浪漫;他们犁耕日月、变寡淡为火红。那些整天用热手捏拿硬石,在沟壑间凿洞架桥,在崖畔上垒墙砌窑,有着石头一样刚毅性格的石匠和他们雕刻出的石狮,是绥德汉性格最好的诠释和注解。

    绥德的石雕艺术,从旧石器时代起步,历经新石器时代的打磨,秦汉风雨的侵蚀,唐宋日月的辉照,明清血泪的侵染,新时代营养的滋润,成为中华民族石雕艺术大观园中的一朵奇葩。

    一块普通的石头,在绥德石匠手中锤一锤、凿一凿,就会变成一件精美的艺术品。是龙、能腾翻云海,是虎,能咆哮山林,是雄狮,就成为生命的守护神。世代钟情于石雕艺术的绥德汉,创造出了或古朴,或精巧,或粗犷,或玲珑,皆有灵性的各种石雕艺术品。

    绥德石雕艺术的花朵,不仅在黄土高坡上开放,已斗艳与长城内外,香飘在大江南北。它是绥德汉精气神的凝结和升华,是绥德儿女品格秉性的具像体现,绥德已被国家命名为石雕艺术之乡,绥德石雕艺术列入了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滔滔的无定河如一根黄色的细稠飘带,在绥德大地上流过,绥德汉石狮般雄健、刚毅的外形里,其实大多裹着一腔水一般绵长,稠一样细腻的情感。许多讷于言表的汉子们,便将满腹的心思,满腹的爱恨恩怨、苦辣酸甜、生离死别幻化成一曲曲鼓满大碗唢呐的韵律,苍壮悠深、撕心裂肺,振荡着人们的灵魂,飘飞在高原的上空。

    据说唢呐在金元时期从波斯、阿拉伯传入我国,最先作为宫廷器乐,到明代发展为军中号角,激励将士撕杀疆场,守边夺城。古代的陕北是多民族杂居之地,常常号角四起,战火连天,这种激励将士斗志的军乐,经过千百年的沧桑沉浮,逐渐转换为一种民间乐器,成为陕北人宣泄情感的一种特殊的灵魂呐喊,成为绥德人婚丧嫁娶、逢年过节必不可少的一种喜庆和祭奠的演奏仪式。

    绥德现有唢呐班子一百多个,唢呐手近千人,绥德人把绥德汉精神寄浑厚苍壮的大碗唢呐声张扬成浩然罡风,鼓荡成冲天豪气,爽朗着黄土地的乾坤,风流在大都市的舞台上。

    一九九九年“绥德汉唢呐团”,以其上百人的恢宏气势,威武阵容,撼人的声腔,吹响在北京、西安、延安,榆林等中、省、市的各种大型庆典活动和艺术节上。

    绥德的大碗唢呐,让黄土地上这枝独具特色的民间吹奏艺术之花大放异彩,名扬中外,登上了大雅之堂。唢呐成为绥德独树一帜的黄土文化品牌,绥德已被省政府命名为唢呐艺术之乡,绥德唢呐已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大碗唢呐吹奏出了绥德儿女过去的豪迈,也将吹奏出新时代绥德人更加奋发向上的铿锵足音。

    石雕托起了绥德汉外形的雄健、强壮,唢呐彰显出绥德人内质的厚重,宽阔。那如野草一样满山遍洼疯长的民歌、信天游,把这块土地上那些动人的故事和人们心中的喜怒哀乐,以及对宇宙人生的苦苦思索、追求,凝结成永恒,让白云托着,让清风带着传播到永远,永远。

    陕北的历史犹如无边的苦海,绥德的过去就深陷在这苦海之中,人们靠天吃饭,可老天却是十年九旱,春天黄风闭日,夏天日如火盆,秋天五谷欠收,冬天一片荒秃。揽长工,走西口,赶牲灵,跑南路。绥德人把辛酸苦涩咽肚里,把自信乐观唱嘴边,用山曲去消除愁肠,寄小调来缓解悲伤。那苦中带乐的腔,唱中带哭的调,酸中带甜的词,豪中带野的味,把绥德人的豁达、直率、质朴,粗犷和热情全都表露了出来。

    民歌犹如跋涉焦渴时的一泓泉水,滋润着绥德人永不枯萎的心志,民歌犹如旅途饥饿时的一把煮黄豆,支撑起绥德汉负重不垮的灵魂。

               天旱雨涝冷子打,

               少吃缺穿没活法;

               冬如暑夏苦不停,

               世上苦不过受苦人;

               发一场山水冲一层泥,

               别一会亲人脱一层皮;

               千年老根黄土里埋,

               太阳落山还出来;

               老羊皮袄毛磨完,

               又顶被子又顶毡,

               一把把酸枣顶一顿饭,

               过不上好光景心不甘。

    民歌在绥德在这块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就是无所不在供养人活着的空气和阳光。活得比牛驴还辛苦的陕北人,信念比石狮还刚强的绥德儿女们,只所以能笑嘻嘻地从容行走在天地间,眼泪汪汪地恋系着这块土地,就得益于常常能仙身道骨般站在这浩茫黄土山颠,随意尽兴地自由想象,随意尽兴地自由吼喊的这种得天独厚的生存环境和生活习惯。

    绥德民歌,像绥德人的性格一样明快、直爽,柔如春江水,劲似山顶风,乐时冲天笑,悲来动地哀。民歌是生命的一种内心真情的表白,而并非酒局、饭桌和各种舞台上的那种做作矫饰的演唱。民歌是绥德儿女生命内力的张扬,是蕴含深远厚重于一体的绥德汉精神的无形气场。

    民歌融化进了绥德儿女的骨血,是绥德人生命体态、气度、秉性、志趣的整体体现。民歌如小桥流水般的雅淡,似远天霞影般空灵,让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在苦涩寡味的日子里,走出一片辽远,一片爽朗,一片清风流云般的美妙。

在绥德这块天高地厚的古老土地上,不论你走到哪,不论你干啥,随时随地都可以触摸到那浓烈而浑厚的文化气息和底蕴。

    只要你沿着乡间土路,走进绥德的山沟沟、山弯弯,爬上绥德的阳坡坡、阳洼洼,家家户户的窗格门楣上、窑码院墙上、石碾石磨上、鸡窝猪圈上、泥囤瓷瓮上,那朴实厚重、流畅自然而又温婉俏丽、玲珑秀雅、异彩纷呈的剪纸,会让你一下感到走进了民间艺术的海洋。

     绥德剪纸携着汉画像石的古韵,裹着“信天游”的神采,将不同时期人们的衣食住行、民俗风情、飞禽走兽、花草树木,以及绥德独特的民间故事和人们的精神面貌表达得淋漓尽致。

    绥德剪纸不仅是女人倾吐情丝的专利,许多阳刚男子,也寄这薄柔的纸片,渲泄他们满腹的郁结,满腹的“块垒”。绥德剪纸与其它地域的剪纸相比较,大同中有小异,共性中含个性。心随意动,手随心转,撕剪出的作品,粗犷中含精细,精细中含纯朴,纯朴里含秀丽。柔中见刚,巧中藏野,静中显庄。具有“丰富的哲学,美学,考古学,历史学,民族学,社会学和人类文化学的内涵”。

    绥德的民间艺术一样一种景观,一类一番风韵,但最为吸引人,令男女老少牵魂荡魄,如疯如颠,如痴如醉的还要数正月里的秧歌活动。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扭秧歌成为绥德人生命里的一个组成部分。

    绥德人把扭秧歌称为闹红火,一个“闹”字就足以表现出这块土地上人们的心性。他们不是为了艺术,更不是为了表演,大多数人压根就不懂艺术是什么,表演为何物,他们是通过扬胳膊摆腿来宣泄一种情绪,通过观赏和参与这种无拘无束的娱乐获取一种奇诡的,在日常生活里难以找到的美妙幻感。

    日子太苦,男人们为了转移内心的患痛,把那种言不清、道不明,抓不住、逮不着的情绪,演化在走、扭、摇、摆、踢的动律中,通过四肢体态的进退曲伸、离合变化,释放出刚、健、稳、坚、爽、的黄土山般的雄浑气概;生活太闷,女人们为了抚慰情感的残缺,借用彩扇的绕、扬、缠、甩、把体内的气、意、神、韵呈现在闪、颠、柔、脆、俏的姿态中,以彰显她们心志的高旷、淡雅、灵秀、悠远……

“闹”是一种活气,一种奋争,一种不屈,一种更新。绥德人闹秧歌就是要在密集的人海里挤一挤、扭一扭、乐一乐、闹一闹,落一身喜土,出一头热汗,占个开门红,图个吉祥如意,谋个万事通顺。

    秧歌是陕北文化的主要部分,绥德“踢场子”又是陕北秧歌里的精髓:拳出云卷波浪翻,脚起电闪箭离弦,身软如柳露明月,步非似风水飘船。

    传承黄土文化,弘扬民间艺术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一九九六年绥德县顺应时代发展,组建了黄土地艺术团。把源于祭祀天地诸神,祈保风调雨顺的民间自娱自乐的广场秧歌活动,提炼为舞台表演艺术,耀眼大都市,香誉海内外,对民间艺术的发展,对绥德文化的提升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闹秧歌,闹的是一种心气,一种意念;踢场子,踢宽了狭隘的胸襟,踢活了板结的脑筋,踢亮了浅陋的眼光,踢得血气畅通,心意畅达,神志清明。踢踏出了绥德人生命的厚重和悠远。

    绥德汉是头耐力大,忍性强,负重爬坡挣死不后退的犟牛,绥德汉是匹气力大、脚力好不需扬鞭自奋蹄的骏马。绥德汉就是世上豪直,刚正的男人,在生命的大课堂里他们每天都在一笔一划,方方正正书写着每一个段落,每一个篇章,每一个日出,每一个月落。

   绥德文化如黄土地一样浩茫厚重、无边无沿;绥德文化似黄河水一般万古奔流、滔滔不绝。

   绥德文化与中华民族文化有着浑厚的源连关系,绥德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主流体系中的主要组织部分。当今的绥德儿女们,面对着经济发展,科技领先,城乡同化,生活多元的新时代,正在谱写着新的篇章。让绥德文化乘着中华民族腾飞的翅膀走向全国,走向世界,走向富裕,走向文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