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荫
林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66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之三十

(2009-08-20 20:45:39)
标签:

、散文、

原创、

、林荫

、陕北

、绥德、

杂谈

我从小城走过

林荫

    深秋,我如一片被水泡钝的黄叶,日日飘流于小城的生活之河,行人如流动的枯木在眼前晃过左,晃过右,街市的各种声响,没有知觉地在耳中回复着。人们总像雨前的蚁群,老在行色匆匆地忙碌着什么,没有人在乎我的行走,我木纳地看着一大片充塞目光多年的老宅古巷如朽腐了的积木泥塑,没几日便消逝的没有了踪影,许多幢新潮的楼房和一片盆景般的广场,气吹似得不几日就膨胀在那里。年少的男女们,如没有长穗的青苗子,荡漾着一头秀发,目光浮游着这画儿般簇新的世界,体悟着与时俱进的激奋。广场连接的东山,有一道斜石插面的石牌楼坡巷,我如磨道驴般,好多日子以来,每天被生活抽赶着爬上步下,步下爬上,老是在一个残旧的院门口,遇着一位落果般干皱朽缩了的老者,面如尘土倚坐在门台上,两目无光地盯着不远处一只叼玩石子的小狗,我倏地生出满腔怆然,便不知天地是什么?世界为何物,自己属啥物件儿了。

    腰间荡起振动,我习惯性地打开手机,指肚大的荧屏显示出以下的文字:活的太清泠,弄点色彩出来,搞一次聚会吧!多少年轻易不再激动的我,心口突地一阵发热,这才记起自己也曾年少过,且经历了一段不同于常人的人生开端。我木木地在行人中走着,思绪渐渐搅活了沉逝已久的少年往事。如捧读一本纸张发黄了的小人书,三十多年前的小城影容,小城气味,小城晴空的云、朗夜的月和清晨那丝丝甜润的风,以及小城那几个胖的、矮的、痴的、癫的各具特色的井市人物一一复活于脑海。

    似一群鲜活的野雀,三十八个少男少女,穿着崭新的布衣布裤,酸气十足地被各家大人引领着,从四沟八岔的小山村里兴奋又胆怯地聚集到小城那个名叫杏树圪崂的剧团院内、成“m”状的两院窑洞里,窑洞脑畔上是小城当时最宏伟的建筑物——中山礼堂。那个年代红极无比的八大样板戏,时常在那里演出。三、四间排戏、练功的大平房与窑洞院子隔有十多丈的一块开阔地,错落长着五、六棵梨树,春天开满一树银花,蜂萦蝶绕,练功喘息时,我总是手托树杆,仰望着梨树的枝梢花叶想入非非,想着长大后的精彩生活,想着成年后的艺术生涯。总以为把剧团称为梨园,就是因了伴我们度日度月的这几棵梨树。

    那是个生活极端困难的年代,什么也不懂的一群土猴子,被老师吼喊鞭赶着一天三练功,搬腿、下腰、打飞脚,舞刀、弄枪、跑圆场。百分子九十的人都累得尿过床,偶尔晚上停电,能幸逃一堂苦练,那是多么的幸灾乐祸呀!顿顿吃的是玉米馍、高粱饭、蒸红薯、熬米汤,遇节吃一顿白面肉菜便是世界上再美不过的享受了。

    那是个国家机制极不正常的岁月,没有高考制度,个个聪慧俊秀的少男少女,几经严格考试,被小城的最高领导逐个审检后才被剧团招为正式学员,当之无愧是这方土地上同龄人中的最优秀者。逢着星期天,穿着统一的练功服结伴游走在小城街巷中,招来多少眼睛的青睐,这三十八个鲜嫩的生命,在当时的小城,确实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确实牵动过小城一代男女的心弦。我曾大言不惭地对念大学的女儿说,我当时吃过的苦、用过的功,考三回大学也长长有余。时势造英雄吆,我们这帮男女,如果那时像现在的社会重视教育,考制健全,出几个硕士、博士、专家、学者真可能是小菜一碟。小学文化程度的我,经常你在梦里胆颤心惊地考大学,凭着自己纯真的灵性、深厚的生活感悟、对理想的执著追求,曾幻想成为一名作家。二十多年的呕心沥血,只挣得鬓角的无数白发、额头几道皱痕,这才明白自己的背景、自己的根基、自己的秉性,很难走进世尘中上流社会的各种界域。面对苍穹叹一声无奈,便自得其乐地过起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边缘人的光景来。

    生活就是这样,时间可以把许多剪不断、理还乱的尘世争纷,沉淀过滤的条纹清晰、黑白分明,时间也能把无数苦难、伤感的经历抚慰、淡化成一幅幅意境高远的水墨画。

    上帝逗玩人,就犹如我们蹲在地上逗玩匆匆奔忙的虫蚁一样。老天要人时时生活在矛盾之中,我们的豆蔻年华,就无法逃脱那许多当时看来极其庄重的角逐,无法避免那无数当时觉得极其动心的情恋:一个角色、一个位置、一句话语、一个眼神,都可能引燃一场争吵,都可能堵截一片心海。

    我们历练着演戏的技巧,演戏的本领,却无法明白自己在世尘这个大舞台上装扮的是生还是旦,是净还是丑。更不知道自己倾其身心的表演,表演的是生命旅途上的“流水”,还是“导板”。我们如小溪泥潭里中的一窝蝌蚪,猝不及防地被生活的激流冲荡的四散而去,各自逃生,昏昏然地磕绊、碰撞、挣扎、奋争于自己的一方浪涛里,世俗形成的对下层从事演艺人的浅见,使我们承受了太多的世态炎凉,太多的鄙夷、歧视,使我们难以融入他人的缤纷世界,另者也轻易踏不进我们的流水年轮、我们的心灵净地。我们大都全神贯注,竭尽全力地付出了,虽然我们得到的太少、太少,但我们可以毫不脸红地说,我们无愧于这方生育自己的古老土地,我们感谢生活给予的酸甜苦辣,让我们拥有太多的感触,使我们不像一些命运宠儿一样,除过阔绰的衣食托生物外,活得如躯壳一样空白,我们多少年的履痕,让我们的灵魂得以充盈沉厚,我们经历的熬煎,使我们的生命变得大气悠远。我从容地在街上走过,同学聚会的请柬上所需要的几句话便跃然脑屏:

          小小少年、相逢梨园

            人生一段难忘的缘

            悠悠岁月、各忙一边

            牵念时而悬搁心间

            切切相约、叙旧共勉

            为了我们共同的明天

    少年时的情愫,浓浓地裹着我的心尖。不禁又忆起领着我们步上人生旅途的启蒙师长,那位身高体岸、高额骨、隆鼻梁、长脸庞的老师。老师是关外一个京剧团的老生演员,因为剧团改制便千里迢迢浪迹到陕北的这个高原小城。老师带有一身闯荡江湖的侠士豪气,同时也凝结着一腔多愁善感的世情柔肠,历练得许多应对苦难的能耐,能做木匠活,又是好裁缝,戏曲行道的唱作念打更是无不精通。爱写藏头诗,善讲聊斋故事,是演员行业里难得的具有较高文化素养的人,教学生有时如严父执杖施罚,有时如慈母般善善诱导。我对他的感念,是因为他能用超越世俗的眼光,公正地对待我这个当时冥顽不化、偏激、倔强、不通人情世故的冷血少年。记得他给我们代课两年后,将要调回老家和亲人们团聚的那段时间,终日两眼泛潮,茶余饭后总是和我们厮守在一起,情意绵绵地讲叙一些我们那时不太明了的世态人情和沧桑感悟。他说他会看相,我们便逐个让他断言未来,他便说唱旦的张三会当官太太,唱生的李四会经商,唱丑的王五将从政,唱净的赵六掌权印。我问自己将来干啥?老师说我一生讨要……许多师兄妹后来的发展碰巧都被老师言中了,我敬佩老师对世态走向的洞察和看人的入木三分。我虽二十年前已调离了剧团,可仍然干着与文艺有关的事情。弄艺的人,说白了不就是在为生存而讨衣讨食吗?所有的生命,没有谁能跨越这讨衣讨食的天地之道。老师离开小城的时候,我花四元钱买了十个小城的名食——油旋,老师诧然地看着我送的礼物,用他那一腔好听的普通话只说了三个字:这小子。这三个笔画不多的汉字,让我玩味了好长时日,直到现在我都断不清老师赏我的这三个字包含的到底是何意?

    日月更替,沧桑磨流,小城与老师失掉联系已有好多年了,是该请老师回小城看看了,看看小城这翻天覆地的巨变,看看这帮从小孩步入中年的徒儿们。我多想与老师把盏共饮,叙谈我四十多岁的人生感悟,问清老师赏我“这小子”三字的渊深谜底。

聚会临近,我如常地在人流中走着,偶遇同学聚会负责联络的师弟,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往老师居住的城市打了一周电话,好容易联系到老师家,可师母说老师六年前已离开了人世,享年六十多岁吧。我一句话也说不出,仰头望着小城上方一片虚空,一种从未有过、无法言表的感觉充塞肺腑。原来只是在书戏上看过的奇巧故事,竟在我们这帮平凡人身上悄然发生着、发生着……我搞不清自己是活在书戏里,还是活在现实中。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我品味到的并非凄切、忧伤,而是超越出个体生命的一种浩荡、悠远、厚重的沧桑壮美。上帝和生活把我们当虫蚁逗玩,我们当尽力摆脱这种被逗玩的劣根,活得明白豁达些。

    三天的聚会,这帮已过不惑将近知天命的男女,都一改往日身处井市之中的谨慎设防和虚假浮华,情不自禁地回归到了少年时代的纯真、无邪。语言变得苍白无力,心境变得浩瀚辽远。茶话会上,曾扮演过三只眼天将杨二郎,现已是市烟草局局长的师弟,唤着我的笔名下“军令状”,要我在下次聚会时,拿一部叙说我们师兄妹生命故事的书出来,众师兄妹也都七嘴八舌地插言激励我。我渐已冷却的创作欲望,重又被点燃了。我没敢当场承诺,我清楚书写一代人如歌生命的份量。我即便“像土地一样去奉献,像牛一样去劳动”,恐我的秃笔也难当此重任,我只是在内心默默地警告自己,不能有丝毫的松懈,竭尽全力去捡拾我们散落于世间人海中的斑驳印痕。

    聚会如一道绚丽的彩虹,瞬间就又变成了过去,我依然日日从小城走过,时时抬头望着无言的天空,牵念着师兄妹们的日出月落,思索着自己应该去干些什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散文之二十九
后一篇:散文之三十一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散文之二十九
    后一篇 >散文之三十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