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荫
林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66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之二十七

(2009-03-11 15:28:47)
标签:

原创、

杂谈

、陕北

、绥德、

、文化、

、林荫

【随笔】

闲话陕北民歌

林荫

     趋炎附势”这个被所有人不齿的贬义词,现实中却又被大多数人阳奉阴伪的私供着,政界里、仕途中是这样,生活里、世俗中是这样,就连本应该是圣洁的“艺术界”又何其不是如此呢?!

    纯真过头是幼稚,狡黠有度为成熟。人的这种即善即恶、亦美亦丑的两面性,更多时候是纵容、迁就了社会风气的恶性循环。

   “名利”是促人奋进的动力,但更是阻隔人类文明进化的根源。领导、权威、专家,许许多多拥有话语权者,在高台上、在公众场合慷慨激昂、毫不脸红的夸夸其谈之词,当走下高台回到生活中时,有几个做到了不打折扣、完全的言行一致和表里相同了呢?!

    正事少叙,言归闲谈。侃几句当下时尚的有关“陕北民歌”的话题,供“歌界”的艺术家们和喜欢民歌的朋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人唱歌是为了表达内心那种只可意会难以言表的激动情绪。陕北民歌是抚慰和转移劳苦大众抗击苦难时所产生的剧烈的内心患痛和情感伤残的灵药,是不懂艺术、不为卖弄、不带任何功利目的的陕北“受苦人”在漫长的苦涩日子里感而思、思而积、积而满、满而唱,而唱出的最为本真的心声,是山民土汉们的一种精神释放和理想寄托。所以李有源脱口而出“东方红”,张天恩一气哼成“赶牲灵”,常永昌随意演义出了“三哥哥”和“四妹子”的美好爱情,他们是拦羊时走串在山梁上唱出了父老们共同的喜好;他们是犁地时踩踏在黄土里哼出了民众们想倾诉的情思,他们是声野意切、以情带声,所以听了就会令人心旷神怡、激动不已、荡气回肠、韵味无穷……

    当今的民歌演唱,在极其繁荣的假象下,所掩盖的真实是民歌生长土壤的严重流失。那些挖空心思捣弄不出新鲜玩意儿的“创作”者,就不停地花样翻新和包装、修饰那些老歌。有些没好题材可写的文人,也不遗余力的凑热闹般 、反复发表那些似曾相识的“民歌研究”、“信天游”老词句兜售、“新歌王”成长史之类的妙笔升华之文。出心无可非议,是为了拯救“非物质文化遗产”,推动提升民族“瑰宝”的发展,可不实之词无意中助长了“潜规则”的当道,“伪精英”的盛行。

    歌手的情操、品性、素养是一面毫不留情的镜子,准确地折射出所唱之声艺术感染力的优劣良贱。经常会看到一些歌手,在台上声嘶力竭的吼喊,吼得人不由憋气替他紧张,可根本无法把人带到歌要表达的意境。不少歌手不惜重金去拜师学习发声共鸣、气息控制,那只能解决一些外在的“皮毛”而已,有时是适得其反地倒置了演唱艺术的主次,如果脱离了对苦难的体验、农民情感的浸染、自身道德的锤炼,一味去“修声养音”钻营关系,在这个一夜可成名的大好时代里,也恐怕只能是白日做梦。当然并非是让歌者们有意去遭受苦难,但不善于生活积累、思想积累、真情积累,他的艺术道路是可定不会走得太远的……

    每当在饭局酒场,看到和听到达官贵人借“民歌”就饭下酒,就有一种把民歌“逼良为娼”的感觉,就不由地会想起“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手拿蝶儿敲起来”这些诗句和影视画面,这些不见阳光的演唱只能产生些“软骨”的小曲罢了。尽管“兰花花”“走西口”“船夫曲”等许多优秀的老民歌也不时地唱响在这些场合,但演唱的地点变了,从山坡野洼,迁到了灯红酒绿之下;演唱者变了,由纯朴的拦羊汉赶牲灵人,换成了豆芽一样白嫩的男女;听众变了,由山里沟里边劳动边倾听的乡里人,变成了“懂艺术会享受”的高层次都市人;演唱的出发点变了,由原来的情绪宣泄,变成了单纯的声音炫耀;演唱的目的也变了,由原来的解闷消愁,变成了逐利捞名。真正诞生“信天游”的山梁旷野里已很少能听到信天游,而在这些无法信天游的幽暗之室却经常放飞着“信天游”,就像高粱饭里吃出一块块肥猪肉,真说不清是个什么味道……

    当今,本应是一个很好的歌唱时代,演唱者升级,创作者珍贵,但又是一个最糟的演唱时代,伪艺术充市,俗歌手辈出。当今的陕北民歌最缺的是创新,创新最缺的是本土人才,人才最缺的是淡泊名利的心态,心态最缺的是珍惜艺术的社会土壤。对于陕北民歌以及其它地域文化艺术的发展,一些地方的政界要人和文化官员充其量也就是当代“叶公好龙”者罢了,而不少民歌演唱和各种艺术从业人员又都是些心性浮躁、“有奶是娘”的“夜郎自大”之徒。所以若想真正地繁荣振兴陕北民歌和各种民族艺术,不净化从业人员的意识垃圾和扭转演义行业的“流行”和“时尚”,任其大张旗鼓地渲染、造势,也必将是一句空话和一派“涛声依旧”的景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散文之二十六
后一篇:散文之二十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散文之二十六
    后一篇 >散文之二十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