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荫
林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66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之二十六

(2009-02-21 20:13:00)
标签:

散文、

原创

、陕北

、绥德、

、文化、

林荫

杂谈

                               雁咕噜雁咕噜摆溜溜

                                    林荫

 

    又到了大雁北上的季节。

    又到了春耕播种的时令。

    天上飘着淡淡云丝,空中吹过微微南风。气温渐暖,棉衣换成了夹衫,一正月的黄米馍、油糕、炖肉、丸子、长杂面撑圆了肚儿, 一正月的唢呐声、秧歌调舒缓了神儿。身子发痒,便打磨锨犁,心儿发痒就思谋着该赶着黄牛上地耕种了……

    陕北人把大雁称作雁咕噜。当雁咕噜“咕噜、咕噜”鸣叫着飞过山村的天空时,那脑畔、路口就冒出了奶气十足的草芽芽,那村旁、河边就泛黄了雏态可亲的柳梢梢,那蜿蜒的山路上,就往来开来挑担背篓红红绿绿的新媳妇、旧婆姨,那山山峁峁、坡坡洼洼上,就有半老汉、壮后生,双手端一捧新土,深深地吸着气,那甜滋滋的土香沁人心田。一冬天受够鞋袜窝屈的猴娃娃们,风跑到野外,踢飞了鞋赤脚在犁过的绵地上撒欢、摔跤、翻跟头。仰头看见乱了阵的雁群,就齐声朝天喊叫:

             雁咕噜雁咕噜摆溜溜,

             黄米捞饭炒肉肉,

             你一口、我一口,

             香香美美吃个够。

    简朴的儿歌,包含着多么深沉的期盼呀!

老人们说,雁咕噜南下时在哭,北上时在笑。它哭秋凉叶落大雪飘,它笑春暖花开草发芽……清明节,陕北家家户户捏的“面燕燕”,不就是祭奠死于冬难的云雁,迎接春到燕归来吗?!

    哦,那山山峁峁,沟沟岔岔,坡坡洼洼,土一身,汗满脸,弯腰弓背,犁地翻土,一手抓粪,一手撒籽,辛勤耕种的陕北农人,不就是南下北上追逐火热生活的雁群吗?!

    他们也哭过,哭那祖祖辈辈多少年受苦受累受饥受寒受惶的辛酸历史。他们笑了,喜这千载难逢的升平盛世,大好春光……

    瞧,水格灵灵,俊格旦旦,流水般飘散着长发的女子们,扯起白绸一样的地膜在黄土地上起伏曼舞,打扮着希望的田野……

    听,喜格滋滋,笑格眯眯,风度翩翩的后生们,边赶着耕牛边跟着地畔上的录音机在唱:“……我们对着大地说,信念不会改变……”

    啊 !好一幅情景交融的春耕图……高空,散乱了的雁群又排列出一个大写意的“人”字,远处,娃娃们仍在喊叫:

            雁咕噜雁咕噜摆溜溜,

            黄米捞饭炒肉肉,

            你一口、我一口,

            香香美美吃个够。

    哦,醉了!多么愿自己也是一只大雁,飞上蓝天,去游览这黄土高原上的美好春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散文之二十五
后一篇:散文之二十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散文之二十五
    后一篇 >散文之二十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