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荫
林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66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之二十五

(2009-01-26 19:57:56)
标签:

、林荫

、散文、

原创

陕北

、绥德、

、文化

杂谈

                                      开  

                                          林荫

     嗷——来、来、来……掉、掉——

     当这夹裹着土香气的回牛声,在山坡峁洼上飘起的时候,陕北的春天,才算真正到了。

    这段时间,庄稼人称开春。一年的开始,一切都是鲜嫩的:脑畔上鸡儿们咯咯咯地啄食着初露头的草芽;草坪中有几只羊羔在欢蹦乱跳地嬉戏抵触;村道旁的柳树,呈一色的鹅黄,枝梢随风摇来摆去。顽皮的娃娃们爬上去折几枝,拧造成柳笛,嘟——嘟——的每天从早吹到晚。早饭后,村子里除过圪蹴在阳圪崂啦闲话的老汉们外,很少有人走动,全忙着到地里刨挖去了:犁地,施肥,打土,点种……远望去,哪道川里不是铺满弯腰劳作的人们,哪架山上没几个弓背蠕动的男女。一年的收成,开春是关键,千万耽搁不得……

     春季多风,虽是晴天,但并不清亮,空气里裹着浮尘,使本来就黄茫茫的高原,更是茫茫一片黄。太阳挺暖和,加之不停地出力劳作,男人身内赶到热烘烘的,象有火要喷出,脑袋上冒着淡淡的雾气,汗水顺着一道白一道黑的土脸,一滴滴落在脚下渗进黄土中。婆姨人不时地搭手照照太阳,心里盘算:到做晌午饭的时分了。便摘下搭在头上的方手巾,递给男人说:“揩一揩,快成唱戏的大花脸了!”说罢,拍打着身上的黄尘,风风火火离开了地头。男人直起腰,擦了把脸,用拳头轻轻捶着背,愣愣地望着山道上回家去的婆姨,同时也看见了山梁上满枝粉红的桃树,半山腰那座湿土未干的新坟和坟头上插着的引魂幡,还有远山公路上爬行的车辆,以及天地连接处的蒙蒙云气。心里就感到毛毛的,就想起许多遥远的事情,就觉得自己活得很混沌,很憋闷,很窝火,很无趣……心绪无来由地烦懆了一时,很快又回到实实在在的日月光景上,儿女们念书太费钱,忙过这一阵,要想法出去打几天工。日子再紧巴,也不能委屈了娃娃们,只要他们好好念书,拿命也要供。如今这世事,不识字怎么行。再说,有了文化也好解化这些自己解化不开的事理……男人胡乱想着歇缓了一会,深深吸了口气,又弯下腰去劳作……

    咕噜、咕噜……大雁鸣叫着从高空飞过,男人仰头看看,见雁群摆出一个特大的“人”字,便突然又觉得人活着挺有趣味:观山看水,婚嫁迎娶,生儿育女……就觉得自己转世一场十分难得。就深感自己作为一家之主,肩负责任的重大,胸内就升起一股豪气,老镢头就挥舞得更欢,就情不自禁放开声唱起了信天游:

           正月里冻冰立春消,

           二月里鱼儿水上漂,

           三月里花开风摆柳,

           四月里犁牛遍地走……

    婆姨提着饭罐走来,听见男人在唱便嗔怪:“咋嫑抖你那憨势了,快趁热吃饭。”男人嘿嘿一笑就圪蹴下端起碗海吃开了。几个掏野小蒜的娃娃看见了,就起哄:钱钱饭就小蒜,老婆吃哩亲老汉。

   “这些狗儿的们。”男人笑嘻嘻地嚼着饭嘀咕了这么一句。坐在身边的婆姨,看着犁过的地唠叨:“哎,旱结实了,该下场雨了。”男人望望天际,见有云头涌动,就说:“不得远时了。”

    饭罢,男人吧嗒着烟锅站起来,一股潮湿的风拂面吹过,他心里盘算:不敢歇缓了,赶雨前,一定得把种子全撒埋进土里……

    太阳正当空,好一个暖堂堂的好天。庄稼人 们在地头吃过了晌午饭,精神更足地又开始劳作了。一声声悠扬的回牛声也更欢畅地回荡在山谷间:

    嗷——来、来、来……掉、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散文之二十四
后一篇:散文之二十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散文之二十四
    后一篇 >散文之二十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